广告

像朴槿惠那样的女老板,也会受到性别攻击

2015-09-18

  在女老板帐下听差,恐怕是件折磨人的事。很久以前,有一位游客在世界经理人网站上留下这样一篇帖子——《跟老板千万不能跟女老板》,历数了她所经历的4位女老板身上的种种缺点:太情绪化、太任性、太自我、太爱挑剔、太爱不满,而且太爱发脾气;如果遇上更年期的女老板,则可能会经常性加剧你的肾上腺激素分泌,并且让你的生命在无谓的劳动中流逝。

  这位游客非常心痛地总结说:我的职业道路被这些女老板毁了。这话颇有些红颜祸水的意味。而在世界经理人网站上,也有人专门发帖传授与女老板的相处之道:保持安全距离——与她太近,会有人说小话,但是离她太远,她肯定会有想法,你需要与之保持安全距离。

  在回帖中,有人认为,女老板作为一个群体,形象惨遭抹黑。并指出:是否感性、情绪化、脾气暴躁,与个人本身素养相关,而不是性别。我们的女老板就非常棒,是我们崇拜的偶像。

  性别其实不是软肋

  刚刚过去的大阅兵,相信很多人还意犹未尽。在天 安门城楼上,分列于习大大两侧的是俄罗斯硬汉普京大帝和东亚第一位民选女总统——人称“冰公主”的朴槿惠,二者一刚一柔,相映成趣。这位“冰公主”在历经劫难之后,还能有如此沉稳的气度,很多媒体评论她:神态谦和,但内心坚定。

  2014年初,日本前首相野田佳彦曾在媒体上讽刺朴槿惠是“爱打报告的小女生”。这已经不是朴槿惠首次因为自己的性别而受到无端的侮辱,之前,日本《周刊文春》杂志就曾嘲讽朴槿惠至今单身,还把朴槿惠的对外政策称为“欧巴桑外交”,意为“大妈外交”,其本人“生活亟需爱情滋润”;朝 鲜国防委员会政策局发言人则称,朴槿惠自上任以来就开始掀起了“让人脸红的裙子妖风”。

  仅仅是因为自己的性别,就可以给别人如此多的攻击话题,然而,性别并没有成为朴槿惠的软肋,反而帮助她更好地完成总统职责。她通过东方女性特有的亲和力在外交场合推广韩国形象,比如出访时多次身着韩服。

  有评论认为,朴槿惠的政策主张弹性很大,也非常富有女性的特质。因此,她既能够在加强美韩同盟的同时,与中国明显拉近关系,也能在面临带有性别歧视的侮辱时,做到不卑不亢。

  可见,性别的特点也可以是优势,网友“聂荣”在帖子后颇有些调侃地回复道:我喜欢女上司,出奇的喜欢,越漂亮、越性感更是喜欢,越能干就更喜欢了。因为男上司整起人来太狠了,哪像女上司那么仁慈啊。

  那不过是一场投射与认同的游戏

  女老板为何频受攻击?在亚洲,长期以来有看低女性的文化,如日本媒体之所以一再拿朴槿惠的性别说事,也是其国内长期以来女性地位低下文化的体现。尽管日本早就是发达国家,而且在一些制度和社会管理上也有照顾女性的安排,但是社会对于女性的歧视还是存在。韩国传统上女性地位也并不高,不过作为首个韩国女总统,朴槿惠已经向世界展示了韩国社会在性别平等方面的重大进步。

  从政坛回到职场,女老板不被认同的原因,除了文化传统的因素,也有心理学上的成因。网友“水般若”回帖称:我也是女性,看到这个帖子,深为中国的封建余毒感到悲哀。新中国成立这么多年,扫毒也扫了很多年,但是有些人心理上还是传统的认为女性就是怎么怎么的,所谓的头发长见识短。发此贴的女性该多扩展心胸,拓展视野,宽容为怀。你身为女性,竟然对女性有这么多的不满,是对女性上司的不满吗,还是对为自己的无能感到愤慨呢。

  没错,从心理学上来说,对女老板的敌意,不过是一场投射与认同的游戏。

  一个人如何看待别人,其实是其内心的反映,套用一个心理学术语,叫投射。有人对女老板有偏见和敌意,实际上是认同了传统文化中看低女性的部分,并将其投射到女老板身上。有些职场女性,更是将对自己女性身份的不认同投射到女老板身上,并因此造成一系列职场问题。

  有些人也开始在对此进行反思,如网友“幸福誓言”回复道:以前我也总是把事情的责任都推到女老板的问题上,但是后来想想却不是这样,如果换做自己是老板的话可能会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呢也不是男女的问题,关键是我们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想问题。这种情况下多做做换位思考吧,那样心态会好一点,就像是论坛的那篇文章一样“没有不好的老板,只有不好的员工”。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条,参与评论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