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我为什么放弃700万美元股票去创业 ”

李涛|2015-11-02

  《纽约时报》7月撰文,称亚洲有11家涌现出来的独角兽公司,并认为APUS是亚洲新兴公司的独角兽的代表。从APUS的速度,的确可以看到互联网公司高速发展的场景。产品发布一周,用户达到100万;一个月后用户量1000万。一年内用户量突破了2亿。北美市场有10%,欧洲(含俄罗斯)18%、东南亚15%、南亚15%、中东14%,其他地方的用户相对比较少。

  顺势而为

  我从去年5月辞职的时候开始构思APUS产品,辞职一个月后产品上线,很多人不信。事实上,我在2009年10月16日加入360公司,同年12月10日就发布了第一版产品360手机卫士。2010年,又用一年时间从0突破到4000万用户,拿到了市场67%的份额。

  为什么离开360?因为我判断,中国智能手机的用户最多不超过9亿。到2014年的五六月份,国内8亿到9亿用户的移动互联网市场完全被开发,这是所有互联网从业者面临的致命问题——要么在市场上进行无休止的抢夺,要么找到一片新的市场。

  我比较谨慎,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基本上是不出手的。顺势而为,有一个很重要的思想就在于知道什么时候不出手,而不是什么时候出手。2014年,我放弃了700万美元的股票离开360自己创业,因为这个机会我已经等了10年。因为我看到,海外有巨大的潜力和空间,有30亿乃至50亿用户的市场。这就是APUS在2014年6月创立的时空背景,它的成长速度以及获取用户的速度远远超过早期的谷歌、Facebook。

  印度、印尼、马来西亚、越南、泰国、俄罗斯、巴西、墨西哥等新兴国家的互联网都比中国的落后2~5年,这意味着,在中国2年前发生的事情,将在这些市场上演;我们今天做的事情,3年后会在这些市场出现,这相当于让你回到2年前买股票或投 注某一场比赛,没有不赢的可能。

  而国内的几大巨头,阿里巴巴、百度、360、腾讯,在互联网市场做出有统治力的产品都有一个特点,早期以抢新用户为主。APUS在过去的一年也是不断地获取新用户。争取一个老用户的成本,可以得到20个新用户,而且新用户的忠诚度远远高于老用户。所以,不要跟竞争对手有任何纠缠,不要争一城一地的得失,把更容易打下来的市场先打下来。

  痛点、亮点和甜点

  互联网行业这几年很强调把用户体验做到最好,我不完全认同。用户体验固然重要,但必须要解决用户的刚需,一把菜刀无论有多漂亮,若不能切菜,就没有价值。

  APUS做用户系统,不做操作系统,我们为安卓手机的用户提供最好的服务。因为安卓没有用户系统,操作有各种各样的缺陷、不方便和漏洞。APUS的使命是让用户不需要打补丁,不需要装安全软件、清 理软件等获取信息和服务之外的应用。

  小米在上一轮的融资估值是450亿美元,我划了一条线,小米手机价值50亿,米UI价值400亿——400亿就是用户系统的价值。用户系统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它能支撑起在移动互联网上的一个完整生态。在用户系统上人们可以进行信息、游戏、电影、音乐、消费、娱乐等业务。

  在这个大前提下,谁能提供一个产品,既能满足256兆内存的手机的使用,也满足4G手机的使用,提供流畅的服务,谁就能占领市场。世界上最差的智能手机都可以使用APUS,我们在5月发布了自己的浏览器,只有600K,是世界上最小的浏览器。

  我们一直坚持推出最小、最快、最简单的产品,第一款产品APUS Launcher推出时只有1M大小。刚需就是找共性,比如说,很多人用的安卓手机很烂,特别复杂,不好操作,APUS系统的功能是通过共性解决问题,找到共性满足所有人的刚需。

  获得用户的第一步是找到用户痛苦的点,满足他们,只要做到这点,产品很烂也不要紧,60分就可以。产品推出时不需要做到100分。满足用户的基本需要,用户就会给你时间,让你去改进,甚至他愿意参与进来帮你去改进。

  解决了痛点,亮点也非常重要,酒好也怕巷子深,要一下子抓住别人的眼球。互联网产品都有青春期,不能够在推出的第一时间内抓住用户,不能在青春期内获得用户,很快会被超越,被淘汰。APUS的雷达是一个亮点。无论是应用市场、Google Play、360手机助手还是应用宝,用户获取软件的时候,要么就瞎翻,要么是你朋友推荐的,这两个方法不是最好的。

  有一种方法是用雷达,让你看到你周围的人使用的APP是什么,非常符合人性,是一个轻社交的功能,位置信息跟社交有很大的关系,用位置来定义你的社交属性,以及你手机里的APP,周围的人手机里的APP,你们看的电影,听的歌曲,发生的热门新闻,雷达功能都能实现。当然,是绝对保证匿名的情况下。

  此外,产品还要有甜点让用户黏在平台上。品牌是强势的甜点,比如360在安全上就形成了品牌。用户习惯也很重要,对APUS系统,我为什么很自信?因为用户使用别的系统会非常地不方便,体验会很差,所以构建用户的习惯、帮助用户养成习惯是很重要的。

  要留住用户的一点点东西,比如钱和数据,这是为什么我们的产品后面会建立一套账号系统,有一个大数据平台的原因。用户把钱和数据存在这里,就很难切换到其他产品上去。

  互联网产品本质上是运营出来的。我们在产品中设计了非常多的场景:手机内存使用超过60%会变黄,超过80%会变红,强迫你去清 理。手机运行时间太长发热,超过37.5度就会告诉你手机过热了。这些设计,都会让用户更加高频度地使用我们的产品。

  没有1000万用户别谈推广

  APUS公司到今天100人左右。我们内部有一个明确的指标,每一个员工支撑150万左右的用户,贡献150万美元左右的市值,我们会根据这个标准去招人。

  我们的团队是由7~10人左右的小团队组成,每个人用创业的模式在自己的平台上不断地将产品孵化。要在外部的竞争中生存下来,我们就要先打造内部的竞争,在用不断地加快跑的速度来决定自己的未来。我们公司也有很多人有梦想做社交软件,这种想法被我拍死了,我们要坚持在自己的战场上用自己的优势跟别人竞争,不要跑到别人的市场上去。

  在过去一年,我们平均每周推出一个版本,保持快速迭代。现在是两周推出一个版本。传统做法是,先做需求调研,再做产品设计、产品开发和产品包装,这个时代不允许有这样的周期。

  做设计产品的时候,用户服务部门、营销部门等一起设计,工作从原来的串行工作改成并行工作制,在一个节点上汇总,团队的磨合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做小团队的原因,小团队可以让目标精准。很多时候产品是市场部门想到的,再做设计的,不完全是产品做完后交给市场部门。与产品有关的人都明白为什么做这件事,这是最重要的。

  攻打市场的时候,产品才是占领军,要让你的产品能够打动用户,再推广,推广是让别人看到,而留住用户的只能靠产品。要弄清楚产品跟推广之间的关系,不要以为推广能让你获得市场。产品没有达到1000万用户的时候,推广没有成功的可能。正如打仗,步兵要有足够强的占领力之后,才能动用炮兵,否则轰下来的是没有任何价值的东西。

  我在360花了5年的时间尝试管理技术人员,不断地提出问题,然后倾听。代码我是不会写的,但是我在公司里面有一个基本思想:所有的产品经理都要懂得技术逻辑,所有的技术人员都要懂得产品需求。

  尊重技术人员,他们像宝库,教给我非常多的知识。我的团队是国内安卓最好的团队,我自己也投资非常多的国内、国外做安卓开发的一些小团队。我们要理解技术人员在做什么,没有能力领导他们的时候,就不可能管理他们。

  文/李涛APUS创始人 (本文根据李涛在中欧创享+课堂上的演讲整理而成)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