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陈瑞宪,李嘉诚“钦点”的建筑设计师

SASA|2015-11-02

  关于陈瑞宪,有三个问题很值得关注。一是他为什么会成为李嘉诚“钦点”的建筑设计师?二是他如何能走出企业二代的身份而找到自己路?三是作为出身于安藤忠雄建筑事务所的设计师,他如何从美学上看待东方与西方的关系、以及唐代传统与现代日本的关系?

  带着这三个问题,我们和陈瑞宪有了一次思想上的短兵相接。

  李嘉诚为什么挑中他?

  李嘉诚为修建汕头大学图书馆曾砸下八亿八千万港币,并且亲自指定台湾著名建筑师陈瑞宪作为图书馆的设计师。2009年6月,新图书馆落成,外形像是一本打开的线装书,充满书香气息又干净利落,被媒体誉为“亚洲最美丽的大学图书馆”。

  李嘉诚为什么会选中陈瑞宪呢?

  这个问题的细节大概需要问李老先生本人才会有答案,不过,也许我们能从陈瑞宪的作品和经历中找到线索。

  陈瑞宪毕业于日本东京设计师学院建筑系,曾先后师于安藤忠雄、黄永洪。1987年进入大阪安藤忠雄事务所,后回到台湾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1994年,陈瑞宪被日本媒体选为“当代大中华区最具影响力的五位建筑师”之一。2005年11月,陈瑞宪凭借高雄大远百诚品书店,获得“亚洲最具影响力设计大奖”。陈瑞宪和诚品书店有长达十几年的合作,50间诚品书店有半数的设计出自他之手。

  2015年3月,陈瑞宪为台湾中华航空设计的商务舱客舱获得了有设计界奥林匹克之称的“红点设计大奖”。客舱座椅在现代化的设施中融入了东方美学,“以深蓝云纹搭配暗金色渲染,加上全平躺座椅,再搭配情境式灯光及桌灯,让旅客彷佛穿梭在宋代古色古香情境”。这条新闻除了让人感叹陈瑞宪的设计功力之外,也不得不佩服李嘉诚看人的眼光。

  27岁人生才转向

  和陈瑞宪面谈的时候,他穿着浅蓝色的麻质西装,雅痞风,很有设计师的范儿,但他说话语速快,逻辑清晰,就事论事,不太像一般人想象中思想天马行空的设计师,倒很有些科学家的严谨做派。不过,假如了解他的教育背景,这一点也就不奇怪了。

  陈瑞宪出生于台北,毕业于台湾淡江大学化学系。直到27岁的时候,他才考入日本东京设计师学院,并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从此走上了另外一条人生道路。为什么人生的道路会有这样的急转弯呢?这就不得不谈到他的另一重身份:台湾知名的小美冰淇淋公司创办人的第二代。

  从制作出|台湾第一杯本土冰淇淋到现在,小美冰淇淋已经有了近70年的历史。所以,作为家族第二代,陈瑞宪在大学时选择了化学系。当被问及转向建筑设计这个行业,是否遇到困难时,陈瑞宪否认。可是,他也说:“高中时候,我就知道自己会学建筑。”从高中的梦想,到大学的化学系,再到27岁重新学习建筑,从这样的时间线便能看出,陈瑞宪的人生转向并不像他自己说得那样轻松,也或许是他的内心一直是坚定的,因而回首当时,并不觉得经历了多少波折。

  “唐在日本”的说法合理吗?

  陈瑞宪被称为“建筑诗人”,他崇尚简约和留白,喜欢简笔山水画,喜欢宋代的美学精神。他的作品里,既能看到东方与西方之间的交融冲突,也能看到中国与日本的碰撞。

  前段时间热映的电影《聂隐娘》大部分拍摄取景都在日本,这引发了很多的讨论和感慨,不少人又重新提及了“唐在日本”这个论断。关于这个问题,陈瑞宪也曾经迷惑过。他刚到日本时,也是怀着对这一说法的好奇而四处探访,试图找到能够映证的证据,然而,他最终发现,这个说法是站不住脚的。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日本的建筑肃杀、极致,是冷色调的。而唐朝是盛世,是开阔大气和热烈的。他觉得,如果真要把日本的古建筑风格和中国文化联系起来,更恰当的说法是“宋在日本”,日本建筑和文化中的极简风格应该是受到了中国宋代内敛、简约美学的极大影响。

  陈瑞宪擅长于处理传统与现代的关系,但并不热衷于盲目强调中国元素。在他看来,那些所谓的元素、符号都是表象,建筑传递的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怎么能让传统中美好的东西真正融入现代生活,就像他在设计台北故宫博物院三希堂时所作的那样,这才是真正重要的。当被问及对中国当代建筑风格的看法时,陈瑞宪说:“这是一个阵痛期。经济发展得太快,人还没有成熟,所以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他笑言台湾因为“穷”了,所以慢了下来,有时间去思考,这其实并不是坏事。

  陈瑞宪推荐阅读:《阴翳礼赞》

  《阴翳礼赞》是日本文豪谷崎润一郎的随笔集。收录《阴翳礼赞》《懒惰之说》《恋爱及色情》《厌客》《旅行杂话》《厕所种种》六篇随笔,是谷崎润一郎的随笔代表作。其中最广为人知的《阴翳礼赞》,从“阴翳造就了东方建筑美”这一观点出发,衍生开来,探讨了东方建筑和文化的精妙之处。其他各篇也围绕东方和西方文化的差异,行文挥洒自如,旁征博引,妙趣横生,可以说建立了一个“谷崎式”的东方美学体系。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