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一个连续创业者的觅才故事

2015-11-10

  中国的70后、80后乃至90后大抵对这一幕都不陌生:周星驰饰演的孙悟空手持月光宝盒,大喊一声“般若波罗蜜”,刹那间电闪雷鸣,山摇地动,时空穿梭。打算做自营电商跨境平台的张振栋也熟谙这一幕。他想象了另一个场景:国人拿了手机,通过一个平台瞬间穿越到海外去购物,能清晰看到国外的店头价,斩断漫天加价的代*购。同时还可以看到海外购买过程中,别人是怎么沟通的。于是,他创建了一家“只卖当地店头价”的平台“波罗蜜”。

  这不是张振栋的第一次创业了,然而,为创业公司寻找合适的人才这个难题,就像上海的黄梅烟雨,依然浸润在他心头。

三顾茅庐得来技术大拿

  2015年6月2日中午,上海虹口区花园路上一栋2层的Loft内,张振栋坐在产品部员工边上的一张桌子边,读着一段微信。

  特别感谢张总对我的赏识和诚意邀请,不过我现在还是想在原公司再坚持一下,请张总理解。”他身边的CTO潘自强跳了起来,愤愤叫道:“什么?他又不来啦?”

  这个发微信的人叫小乐,是振栋亟需的视频直播技术人才。波罗蜜今年2月创立,3月和4月已经秒速完成两轮合计13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振栋对自己的商业模式很自信,也认为能够打动小乐。“我们见面后半小时他就给我发了一封offer。”小乐回忆,“但当我向老东家提出辞职的时候,我的顶头上司飞到上海来,当即允诺更高的薪资和期权。”小乐多年职业生涯都在互联网大公司度过,突然要进入一个初创公司,心中本就有些忐忑,一番考量后,小乐拒绝了波罗蜜。

   张振栋有着一颗柔韧度很高的心,拒绝?没关系,再邀请就是了。“你在原公司做,只是把现有的规模扩大而已。但到了波罗蜜,你会带来视频直播领域里革*命性的改变。”一番游说之后,张振栋深信这一次小乐下了决心。但在临近入职两周前,张振栋突然收到了这封微信。事实上,还有一家游戏公司正在力邀小乐去做云计算负责人,整个空白图纸由他画。小乐犹豫再三,发送了拒绝的微信。

  我们的整个计划都排满了,所以我能理解CTO的愤怒。但话说回来,我也很能客观理解小乐。设身处地想一想,我可能也会犹豫,毕竟那边的诱惑会更大一点。”振栋的声音略有顿挫,“我问CTO,你确定他是我们要的人吗?对优秀的人来说,我们必须得花10倍、100倍的精力和能力去做这件事情,才可能成功。”

  就在波罗蜜园区门口的星巴克里,振栋和小乐又见了一面。张振栋条分缕析:如果加入游戏公司,虽然资金丰厚,但做云计算是属于凑热闹。“它在这一领域能做老大吗?老板是专注做这个的吗?这个事情本身是不是够性感?但波罗蜜就不同了,我们只专注做跨境电商,能成的可能性会比游戏公司做云计算大一些。更重要的是,我们够性感,能够改变中国某部分人的购买习惯,对整个社会都有影响力。”振栋滔滔不绝,小乐沉默不语。一个晚上的辗转反侧后,小乐决定加入波罗蜜。

半小时直播感化“主战区大将”

  在创办波罗蜜之前,张振栋是国内最大的AppStore解决方案商(优拓解决方案)悠悠村的创始人。

  创建悠悠村时,张振栋打算请一个职业经理人帮助自己,当时台湾最大的芯片公司中国区总经理斯蒂文进入了他的视野。彼时张振栋还很稚嫩,“台湾那边职业经理人已经很成熟了,他一上来就谈很多股权和薪资方面的事情。而且,请他来以后,我当时的团队必须增设一个岗位。那时我一心想把公司做大,所以就让出了自己的部分股权,希望他进来以后再来整合团队。”然而台湾高管水土不服,大公司的打法并不适合这个本土化小团队,结果是每个月大家为了各种KPI考评而疲于奔命,影响了业绩,也和团队老骨干发生了强烈冲突。半年后,张振栋被迫请他离开公司,再亲自操刀,把公司往前拽。那时张振栋就想,下一次创业,一定要把70%的时间花在人身上。

  所以,当2014年底张振栋需要为波罗蜜寻找人才时,他赶往日本,去见了运营合伙人许胜推荐的陈少春,“关于日本留学的小春论坛是他创办的,十几年前就有将近42万注册会员、日发帖量约2万条。携程日本也是他一手一脚搭建起来的,如果我们能请到他,波罗蜜日本布局就有谱了。”

  彼时陈少春是携程日本区总经理,1980年生人。于他而言,这次会面不过是与朋友聊天。然而,下一幕很快就让他很错愕。聊了一个多小时后,张振栋和他的另一位朋友水*野裕哉相视一笑,向他“求爱”,“波罗蜜很需要你,能加入我们的队伍吗?”

  当时我和水*野使了个眼神,这哥们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不管怎样都要拿下他。”张振栋笑道,“我当面提出的时候,他的表情真的很吃惊。”陈少春下意识地婉拒,一则是携程日本耗费了他很大的心血,二则是携程待他不薄,三则携程毕竟是家大公司,波罗蜜则是个新生儿。

  这样的反应在张振栋意料之中,他根本没打算放弃,一门心思想该如何破局。波罗蜜的商业模式是将视频直播与海淘结合,临场感与互动感非常强。张振栋到日本还身兼波罗蜜视频主播的角色。离开日本的最后一晚,他原定去做DHC的商品购物直播,“或许可以请少春去亲身体验一下?”那晚张振栋请少春共进晚餐,之后少春很义气地帮助“身体不太舒服”的张振栋进行了半个小时的直播。晚上7点45分左右,少春出现在视频直播中。“半小时,仅仅半小时,化学反应发生了!他自身感受到了波罗蜜带动用户的一种欲望。我眼看他融入场景,直到结束还意犹未尽!”他并没有“趁热打铁”再次对少春发出邀请, 而是在微信中频频和少春谈对波罗蜜的展望,谈布局,谈模式。

   2015年1月11日,上海五角场雕刻时光咖啡馆,陈少春与张振栋再次会面。当张振栋再次发出邀请时,陈少春谈到自己的顾虑,包括离职携程对个人财产的一些重大影响。“虽然对于这样的问题,我那时也没想好怎么帮他,但我知道,他能跟我说这些顾虑,说明加盟波罗蜜已经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果然,回日本前的晚上,深夜12点,波罗蜜边的星巴克里,陈少春狠狠一拍大腿——“脱光了,和波罗蜜一起干了!”就这样,张振栋找到了麾下开拓日本主战区的大将。

一直在等待橄榄枝的前上司

  波罗蜜与很多跨境电商的不同在于完全自营,不做B2C,也不做C2C。但这样的麻烦也显而易见——得在日本完成选品、供应链采购和仓储。波罗蜜公司的模式比较重,日本区的重要性不亚于中国,仅凭陈少春一人夯不下来。“他需要一个伙伴。日本供应链上都是上市很久的大公司,一个中国人肯定很难谈下来。最好是人脉比较广的日本人,而且跟我们熟悉,可以有默契的人。”

   这时张振栋脑海里已经勾勒出了合适人选,但这个人让他在邀请时颇为踌躇。三浦浩之,曾任日本最大手机邮件提供商Net Village(株)的创业合伙人兼CEO,成功带领Net Village在日本JASDAQ证券交易所上市。Net Village就是张振栋曾经的老东家,三浦当年正是他的老板。2011年三浦退出公司后,在很多日本中小企业担任顾问。从日本区架构上来说,波罗蜜总经理是陈少春,三浦的职位是日本区供应链合伙人。这个曾经的上市公司CEO会不会有心理落差?

  见他之前,我心里没有底,我只知道我很需要他,还是试试吧。当时,他正要答应帮助一家企业做上市。”张振栋很庆幸,“我把波罗蜜的想法和困难跟他说了一下,他很快就给了我回复。”原来,三浦一直都在等待与张振栋的合作机会。

这样的信任是如何发生的?要从当年Net Village孵化的搜索引擎、后来的悠悠村说起。当时作为Net Village的职业经理人,张振栋面临着带悠悠村团队离开母公司的境地。如果他眼光短浅一点,做事急切一点,可以直接把团队拉出去,因为当时的团队基本上都已经跟着张振栋回到中国。但这种方式是张振栋不能接受的。当时不过二十多岁的张振栋为了给老公司一个交代,选择了MBO。整个过程耗费两年,需要拿出百万级别的现金购买50%的股份。正是这个过程,张振栋和三浦建立了非常深厚的信任关系。这次,当波罗蜜需要他时,三浦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谁也不知道,当日的善因结下了今日的善果。

从Uber跳槽来的“小鲜肉”

  第二次创业,张振栋感觉脑力、爆发力、想象力跟90后员工比起来稍逊一筹。怎么找来优秀的90后,让他们像打了鸡血一样去爆发?

  邀请90后、来自Uber公司的胡中舟,张振栋也颇费心思。那是2015年春,正值Uber红得发紫的阶段,“要找他来,就是把波罗蜜跟全球最有情怀最优秀的公司去比较。”张振栋说。不出意料,胡中舟连连摆手,“我百分之九十九不会来,只是来听你随便讲讲。你一个小公司,能不能成还不知道呢,怎么可能让我放弃Uber?”胡中舟并不客气,张振栋对如此直接的表达“略显牙疼”。“从见面的那一刻开始,我整晚都笼罩在这小子夸Uber的阴影中。每隔四五分钟他就提一次,真的能感觉到他的工作热忱。但我没放弃,我对他说我有信心把你挖过来。现在想来,那晚真的有点鸡同鸭讲。”

   现在再问已经入职波罗蜜的胡中舟,最终张振栋是如何说服他离开Uber的,这个大男孩的回答是:“最打动我的一句话是,大栋跟我说,你在Uber,见证的是从1做到100的过程,它已经是一个商业模式完全成立的公司,只是在中国打下这片江山罢了。但你做波罗蜜的话,参与的是从0到1的过程,你可以见证这套还未验证的商业模型打磨的过程,见证不知名团队怎么去拉拢成员的过程。这事更难,你敢出来吗?”张振栋的激将法管用了。

 找有学习能力、有热情的“弹簧人”

  只卖当地店头价”的自营直播跨境电商模式一旦成功,规模不亚于京东。但这种体量的国际化公司,对人才的匹配要求非常高。张振栋说,“我希望找到像弹簧一样的人。”比如要做视频直播的购物平台,没有合适的主播前,张振栋会自己顶着个布偶鸡头,称自己为“栋栋鸡”,出没在日本街头扮演主播。

  我每天花四五个小时搜简历关键词。有很多很好的人才,可能正好我需要,大海里面我要把他捞出来。”看到一份不错的简历,张振栋就一个电话打过去。好几次,来波罗蜜面试的人对他说,“您的声音跟人事的嗓音很像”,他只是笑笑。

  但仅仅是个弹簧人还不够,张振栋说,人才还得有学习热情。学习能力好,脑子一定很聪明,没有经验不要紧,很短时间内,他一定会把其他人的经验吸收过来。最重要的是,波罗蜜是颠覆原有的模式,并没有前人的脚步可以追随,“如果是依靠经验,那我们追求的永远只能是比别人更好。与其更好,不如不同。”

  波罗蜜虽然势头不错,但没有品牌,说服别人加盟依然很难。“每一个人进来都不容易。一个新创公司,还要找各领域最优秀的人,难。”但不可否认,张振栋有着极大的人格魅力。所以,近十年的老搭档水*野裕哉来了,是他想到了与视频直播相结合的点子;原先自营知名海淘公司和香港物流公司的许胜来了,他告诉张振栋跨境电商硝烟刚起,波罗蜜还来得及杀出一条自己的路;来自波罗蜜风险投资方的雷婷婷来了,她组织了“完美蜜探”活动,让电商和娱乐圈沾上了边;还有经过微软、百度洗礼的技术大牛潘自强、曾任日本Mixi和Gumi公司中国区CTO的钱荣伟……

  阵容豪华的波罗蜜依然面临很多挑战。譬如全球的组织架构搭建,找到当地最牛的人,还要有授权适当的管控模式,难度有多大可想而知;其次,电商与视频直播人才要努力兼容。电商是一个严谨的过程,视频直播则强调创意和想象力,这两种不同特质的人才如何一起愉快地工作和玩耍?这些难题,是移动互联时代新创企业的缩影。时光流转,时空交替,永远不变的还是人心走向——跟靠谱的人,找靠谱的人,干靠谱的事。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3条,参与评论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