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好汉,别提当年勇

2015-11-12

  小Case:乘纽约地铁

  纽约,世界之都。但凡来到这个城市,大都会选择去著名景点看看,自由女神像、大都会博物馆、华尔街、第五大道、百老汇剧院、时代广场,这些耳熟能详的地方都要亲眼一见。

  纽约的地铁交通发达,出行自然会选择地铁。头天晚上规划好第二天的线路,一早到酒店的旅游服务处再次确定乘坐哪条线在哪站下,便乐呵乐呵地去找地铁站了。恰好右手边就有一个地铁标识,一头扎下去。下去傻了眼——咋我要乘的三号线就是没有呢?想想咱也是从另一个大都市北京来的人,难道乘个地铁还不会?可事实证明就是不会!纽约的地铁不像咱北京,几条线交叉的地方总会是个枢纽站,从任一个入口下去都能找到你想乘的线路,而纽约的各条线大多是分设站点和出入口的。终于搞明白了,半个小时后坐上了地铁,如释重负。

  吃一堑长一智,第二天再向酒店问讯处打听时,就知道多问一句:要乘的线路该从街道的哪个站口上。问题又来了,乘惯了下线到downtown(下城),今天改乘上线到uptown(上城),轻车熟路地走到了站台,才注意到怎么只有一个方向的车?原来要去另一个方向得走出地面,到街道的另一面乘坐。又晕了!纽约的地铁建得早,大都是单方向的,不是双方向可以混乘的。

  整一个经历,都是让北京经验误导,彻底把我带上了纽约地铁站的错误打开方式。

  大决策:投资50亿建新产品线

  钟总,带着他“是否要投资50亿建立新生产线”的议题来到私董会,希望大家给他建议。

  他现有的主业处于产业链的中上游,不仅受到更上游的大宗原材料的挤压,也受到下游产品商的挤压。为了寻求更好的利润空间,他曾经以合资的方式巨额投资了煤化工产业,还没等赢利就赶上了低迷的行情。好在有人接盘,他不仅顺利地出.售了该业务,还赚了一大笔。今天他看到了产业链下游的另一个机会,收购了一家拥有核心技术的海外研究机构。这是世界上第七家掌握该技术的机构,其他五家均为国际巨头,第六家是靠此技术和产品创下高市值的国内上市公司。钟总要投的,就是这家公司的生产线。

  整个私董会上,他反复提及决定投资的理由:收购了掌握技术的第七家机构(尚未量产过);下游很赚钱;可以与现有产业协同,并因此可以制约(记住是制约)另外几家的供应(前六家中有一半要购买他现有的原料);高薪挖国内那家的人才来弥补自己的不足(现在急需人才)。最最被他引为决策支撑的,是他有大项目投资的成功经验——就是那家合资建设又卖掉的工厂,关键是还赚大钱了。

  上述一小一大两个案例,或解决生活中遇到的小问题,或解决企业的重大战略转型问题,都发生在成功经验的拥有者身上。在面对不熟悉或者不确定的未来时,过去的成功经验往往成为继续前行的绊脚石。让我们来看看,硬币的另一面是什么样的?

  硬币的另一面

  第一,成功的动机。过去创业办公司,多为解决生存问题、获求个人 “五子登科”式的胜利,这本无可厚非。问题是,实现了这些梦想的成功者并没有因此升级人生和事业的目标和意义,而是抱守着原始动机,从而极大地阻碍了自己的斗志,也限制了自己的格局,更重要的是,这很难影响到一大群有志之士来共同开启一场新的事业和成功。像前面的钟总,在今天战略进入一个新领域,只想着自己的产业链打通,挖墙脚搞垮对手,试问,你带给这个行业的价值是什么?让自己不死的法宝又是什么?未来的成功将远不是个体的成功,更会是整合思维下的平台的成功。问题是你升格的动机和目标是否能聚集到这些资源与力量。

  对策:明确人生和事业的目的和意义,找到大义名分,引领自己从过去穿越到未来,并感召一批志同道合的有识之士开始一场新的成功旅途。

  第二,自信催生的封闭。没有自信断不可以成功,这也是为什么今天一路拼杀下来仍屹立不倒的企业家大都是自信的。他们自信对机会的捕捉与决断能力、自信对公司的掌控力、自信对团队的引领与驾驭能力。但也正是基于过去成功经验的决策思维与行动思维让我找不到纽约的地铁。钟总在面对50亿的新投资时,他还想去复制过去的自信,直觉感性地做一个重大战略决策。大家深问下去,才发现他对第六家国内公司成功的要素,甚或进入这个行业的成功要素,其实是不清楚的。所以自信催生的封闭是非常可怕的,更甚者可能会毁掉基业。

  对策:唯有保持开放、好奇心和学习力,随时感知外部的变化与别人的进步,不断消化与吸收,并借助于成功累积的自信去超越,成功才有可能被延续。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2条,参与评论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