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华尔街沉浮六年,一名交易员如何引爆金融?

王博|2016-04-01

  上台后,张鹏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满怀深情地做了一个诗朗诵。纸上的诗是他自己为公司成立一周年写的,名字是《致中子星》。现场员工才发现,原来他们的老板还是一位文学青年。

  70后的张鹏是中子星优财创始人。华尔街交易员六年沉浮,看尽了资本的繁华与冷漠,厌倦了枯燥的生活,2012年张鹏选择回国创业。他先后创办三家公司,失败一家、放弃5亿传统业务、两换CTO……

  而他最终给自己的定位是中产阶层的财富买手和资产搭配师。

  据福布斯统计,截至2015年,中国大众富裕阶层——个人可投资资产在60万-600万元的中产阶层群体人数已达1528.2万人。其中,国际资产配置、基金、房产投资成为主流。2015年,国务院提出《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业内普遍认为,这一政策让互联网金融告别野蛮生长,开启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黄金时代。

  现在,成立一年的中子星共发布超过20只产品,总管理资金约17.5亿元。作为掌门人,张鹏也活活把自己的性格从内向逼成了外放。以前他是只盯报表、看大盘、对投资人负责的基金经理,但现在他是对全公司的业务、管理、人才负责的大管家。

  跟一般创业者截然不同的是,作为企业家二代,张鹏从小就有近距离观摩企业管理和成长的优势,因此,他对浮躁的创业现象有了些天然的抵抗能力。他从不看网上心灵鸡汤似的创业宝典,却经常读德鲁克,读《基业长青》。

  如果沿着原来的路走,他很可能成为有技术积累的陈宏超——深圳精英投资管理公司的1号人物,曾在四个月内让管理的15亿元增值到25亿元。但是,这与他在华尔街做交易员又有多少区别呢?

  厌倦华尔街

  推开瑞士信贷银行的大门,长长的走廊如同一条时光隧道,挂满了这家公司从创始人到各届掌门人的肖像画,一路走过去,仿佛读书时看到的华丽的资本故事重现眼前,充满了历史沉淀。

  2006年,张鹏的华尔街生涯由此开启。他是一个对自我要求很高的人。在中国科技大学读完统计学后,张鹏在2000年出国深造,拿到了会计学硕士学位。

  2002年赶上美国经济危机,工作不好找,他又去读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统计学博士。但当他出现在瑞士信贷银行面试官面前时,跟专业能力相比,对方对他沉稳的性格更为欣赏。

  面试官曾经这样评价张鹏,“怎么刺激他,也语速平缓、波澜不惊。能来面试的都是聪明人,我问了几个常规问题后,突然用过难的问题去刺激他们,他们大都会特别激烈地反驳,我们称这为过度反应。这种人往往喜欢展现自己,在实际工作中为了赚钱,能用各种各样的办法。而交易员正直、坦荡更重要。”

  就这样,张鹏靠着与年纪不太相符的淡定拿到了人生的第一个offer。业绩好时,张鹏的年薪可以拿到百万美元。

  但是,如果在这一行干久了,神秘感就会消失,还会有桎梏、沉闷的感觉。不仅是每天枯燥、固定的与报表、数据、买来卖去打交道,更让张鹏无法容忍的是资本的冷血。

  赚钱的时候是狂欢,一旦市场不好,就会立刻裁员。“上午还和我问早安打招呼的兄弟,下午就被立刻通知走人,连办公桌都不能回,在人事那把东西一收,抱个箱子就离开了。”张鹏回忆。2008年金融危机从美国开始蔓延,总资产高达1.5万亿美元的世界两大顶级投行雷曼兄弟和美林相继爆出问题,前者被迫申请破产保护,后者被美国银行收购。张鹏亲眼见到了华尔街由盛转衰的过程,也见过很多人入职时神采奕奕,短短几年头发就白了。他在心里开始问自己,“在这样的文化里,你追求的是什么?几年拿多少钱?才华枯竭后被马上扫地出门,人生的价值是什么呢?”

  除了内心的不安全感,客观环境也在由热转冷。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出来很多法规,限制金融行业的冒险行为,金融机构不断萎缩。相形之下,中国的追赶者形象越发清晰。

  张鹏在沃顿商学院读书时,帮中国证监会的一个培训项目做助教和翻译,跟不少参与培训的中国券商建立了联系。在张鹏的印象里,2007年这些券商去华尔街参观,还是抱着膜拜的心情,但从2007年金融危机之后,大家的口气变了。到2010年再跟这些券商接触时,“感觉中国已经很好了”。

  2012年,他放弃了美国的工作,决定回国做点事情。回国后,有人建议张鹏去做股票配资或者股票社区,但都被他否了。在他看来,这些项目都是随大盘趋势走,不太稳定。张鹏想从老本行量化私募基金做起。

  在中子星之前,张鹏先后创办了两家公司,第一家名为信弘天禾资产管理中心,但因团队内部问题不欢而散。“最开始创业,都是哥们义气,大家聚在一起,并没有考虑太多,平均分的股权,而一个企业的发展,是应该根据贡献多少来分的。”张鹏反思道。第二家宽谷奥立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也是做偏技术型的传统金融业务。

  告别传统

  大河创投合伙人刘志硕没想到,自己本来是奔着买基金去的,却投了一家公司。

  2014年10月,金融客咖啡厅,20多个净值百万以上的投资人,一边吃着简餐一边听着一个年轻人讲量化交易的投资。这个年轻人就是张鹏。

  “创业者面对投资人,讲到优势时略微张扬才是主流,张鹏却很冷静,逻辑清楚、思维缜密。但是,他也有个缺点,就是越讲越深,也不管别人听不听得懂。”这是刘志硕对张鹏的第一印象。

  刘志硕听了张鹏的量化基金项目很感兴趣,就把张鹏介绍给自己的同事,大河创投另一位合伙人张翊钦。“张翊钦是技术大拿,量化基金一定要看后台的技术,我们第一次和中子星见面就直奔后台数据。中子星的算法和技术的确很牛,功能也全。可是他们的展示设计实在是太烂了。”作为投资人,刘志硕看过很多创业公司,他认为中子星算是“核”很出彩,外包装一定遭人嫌弃的那种。

  这之后不到一个月,刘志硕找到了张鹏,表达了投资意向,不过有一个要求,张鹏已经拥有的管理约5亿元的传统量化基金业务必须剥离。“我们投的是一家互联网资管平台,如果有原来的传统业务在,会影响公司的基因和未来的发展。”刘志硕强调。

  张鹏不否认自己的量化基金业务更多与数据分析、技术挂勾,却少有互联网资管平台的特质。“这和在华尔街做交易员有什么区别?每天盯着市场、股票上上下下,一旦出现大波动,就开始为投资人担惊受怕,根本没有跳出传统的圈子。”

  通过和刘志硕的聊天,张鹏对互联网资管平台的架构和业务模式更加清晰了。对于做互联网资管平台的想法也越来越强烈。

  2014年12月,一只专注于投资国内量化私募团队的量化母基金——宁波宽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其投资人包括联想控股、海尔集团、明光集团等。这只基金成为了中子星的母基金。

  2015年初,脱胎于宽谷奥立安的互联网资管平台中子星优财正式创立。大河创投是中子星优财的A轮投资方,投资额为3000万人民币。

  “中子星既可以为高端人群提供定制 服务,也能让中产阶级享受到原来专属于少数高端人群的金融产品。这样的创业才更有价值。”张鹏说。

   中子星的模式是FOF+互联网。FOF是一种专门投资于其它证券投资基金的基金,FOF以基金为投资标的,而基金是以股票、债券等有价证券为投资标的。中子星的FOF+互联网,即在资产端与国内外大量一线私募基金、黑马团队,以及券商、期货公司等金融机构合作,推出综合基金产品,在资金端通过互联网资管平台对接机构、个人投资者。

  中子星的利润来源,少量是从客户端获得一些平台费用,大头还是在投资私募基金的业绩提成和认购费上(业绩提成和认购费来自于C端的高净值人群)。其中,业绩提成会有一部分分给私募、券商、期货公司或者黑马投顾团队。

  海尔集团和联想控股是中子星的母基金,在优质资产的选择上给予了这家公司很大帮助。在选择黑马投资顾问团队上,张鹏花了大量时间。这些黑马公司都是初创团队,中子星在与其合作时的分成议价能力更高。

  更重要的原因是,“行里有句话,规模是业绩的天敌,规模越大,资格越老的团队,业绩可能就越趋于平庸。中子星费那么大劲把好的投顾用复杂的产品组合起来,就是因为可以通过这种形式分散每一个投顾的风险。所以,我们就希望在选择的黑马投顾团队可以呈现非常好的业绩。”张鹏说。

  不断引爆

  创业不易,压力过大,张鹏新长了不少白头发。一年内,中子星换了两个CTO。

  中子星成立不久,就面临着要出互联网产品的压力。这一时期张鹏需要的是各部门的沟通协作,梳理中子星的前后端技术架构。压力最大的时候,中子星的产品都开始卖了,网站还没有建好,APP还没有,甚至当时连客户在网上转账支付都实现不了,只能线下卖。这让张鹏很焦虑,他不愿看到经营模式又回到原来的老路上。这时,投资人大河创投推荐了一位技术大牛。

  这位技术高人对中子星的整个系统进行了全面梳理,但如何通过互联网的前端展示吸引高净值客户,打造基于互联网的理财论坛和产品,提高客户粘性,却不是他的强项,而张鹏的量化交易金融背景似乎也派不上什么用场。中子星COO黄旭回忆道,“我们的第一位CTO技术一流,可是比较内向。”

  2015年4月,大河创投给张鹏推荐了一位CTO李森。李森曾在爱奇艺工作,虽然对金融不在行,可是做互联网产品却是一把好手。当时他有自己的创业项目,本来是以帮忙的心态到了中子星,可是干了不久就决定留下来。“好的团队能够把一个定下来的错误方向执行出正确的结果,中子星就是这样。”李森说。

  来自传统金融的张鹏特别注意风控,“过分保守,不够激进”是团队其他成员对他的评价。“如果你亲身经历,就会发现在真正巨大的利润面前,就算风控部门觉得有风险,也无法阻止交易员的自作主张。这就是为什么后来在金融危机时,很多银行出了事。”他说。

  但在李森看来,“有时候还是需要互联网基因往前冲的,他会虚心听我们的意见”。遇到技术团队不懂传统金融,张鹏就让大家开个账户去炒股,鼓励大家去考金融从业证。2015年,李森考过了,“有80多分呢”。

  中子星创立初期主要面向高净值客户,投资门槛100万元。而“微星宝”则更具互联网思维和普惠概念,客户只需要1000元就可以进行投资。

  2015年12月16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了《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其中规定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为规避合格投资者标准募集以私募基金份额或其收益权为投资标的的产品,或者将私募基金份额或其收益权进行拆分转 让,变相突破合格投资者标准。在微星宝的模式上,政策规定尚不明朗,张鹏不想发展过快。2016年,海外市场和企业级的投资业务会是中子星发展的重点。

  截至目前,中子星总管理资金规模约17.5亿元。“摆脱了传统业务,中子星就有了增长的爆破力。”刘志硕说。这还只是开始,“在国内一线的基金经理几十年才能管到百亿,中子星明年管100亿应该没问题。”

  跟规模相比,持续生存对张鹏来说或许更为重要。“引爆一个点,让你的产品和用户规模迅速起来,不代表你就成功了。能不能在萎缩的过程中再找到一个新的引爆点,连续地去创新,是一个永恒的命题。”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