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退休问题:有大把时间你干点什么?

2016-04-12

  退休令你激动万分,有没有?你已经拼命工作了40-50年,是不是?你已经受够了。再也不需要早上定闹钟了。再也没有会议了。再也没有截止日期了。再也不用搞办公室政治了。你能相信吗?你只为自己而活。出门见友人;慢条斯理地整理花园;照顾外孙。简直太棒了!

  只是,如果一切并不尽如人意该怎么办?如果你这么多年所一直期盼的:更多时间来满足自己的爱好、更多时间去旅行以及更多时间来放松,都不足以令你长期感到满足,那时又该怎么办呢?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实践教授、“沃顿工作-生活整合项目”的创办人兼项目总监斯图尔特•弗里德曼(Stewart Friedman)指出,即便是那些不日即将退休、对自己人生新篇章有着宏伟规划的人,也会对今后将要面临什么产生巨大的疑问。“人们在幼年时产生的疑问会在晚年阶段变得更为深刻,”他说道。“我所过的生活是我想要的生活吗?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谁是对我最重要的人?你看到自己的人生即将走向终点,因此你会思考余下的时间自己究竟想要做些什么。这里就有一个问题:现在该做什么?”

  研究显示,在退休阶段最快乐的人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往往是“回馈社会”,并且能够从中获得一种目的感。回馈社会可以是为慈善事业捐款。但越来越多的退休者认为其形式可以是担任某个重要的志愿职位或者迎来“返场事业”(encore career)。弗里德曼指出:“退休后最成功的一些人会利用自己的才干和热情做贡献。”

  不过,明白自己将以何种形式做贡献以及如何定义自己的目的感并非易事。这离不开自省。“反思自己所重视的东西很重要,”弗里德曼说道。“这个阶段的人都会关心自己的遗产。你要积极地自省:我想要给后世留下些什么?”

  “金钱不是万能的”

  对于这一阶段的金色年华,存在着一个著名的悖论:时间一大把,同时又所剩无几。退休,毕竟意味着你的人生迈入了最后一个阶段。通常退休会在长达40多年的工作后来临,在孩子都已长大成 人、在房屋贷款都已还清的时候。92岁高龄的沃顿商学院金融学名誉教授杰克•古滕塔格(Jack Guttentag)表示,退休也因此成为一个人开始思考自己终将死去这个问题的阶段。他说:“当人们到达生命晚期的时候,意识到自己人生即将迈向终结可能会引发些许的焦虑。”

  “你一直都知道生命短暂的道理。只是在你打拼事业、组建家庭的那些年,对那一事实的情感认知是被隐藏起来的。”他继续说道。“而当你意识到自己不久与世的时候,这种意识就会觉醒,人们的反应或感到无所适从、或完全平和以对。”

  终点似乎越来越近,但实际上绝大多数人才刚刚开始收获社会保障福利,人生还有很长一段路。随着人们的寿命越来越长、健康状况越来越好,65岁时从全职工作岗位上退休之后还会继续生活20到30年。对于来自威斯康星州皮沃基的莎士比亚财富管理公司所有人兼主席里尔登(Kevin Reardon)来说,这个时间区间令很多人感到畏惧。“人们在临近退休时往往既感到兴奋又有所焦虑。”他说。“兴奋来自即将拥有更多的闲暇时光,而焦虑则来自担心自己有多少钱可以支配?那么多时间我究竟要做点什么?”

  两者相互关联,但钱是最实际的问题。很多即将退休者都会对自己是否有足够的钱继续维持退休后的生活方式有着深层次的担忧。他们完全有理由担心:根据美国联邦储备系统委员会所做的最新家庭调查,截至2014年约有31%的美国人没有任何退休存款或养老金。

  而来自美国雇员福利研究所(EBRI)所开展的最新“退休信心调查”显示,美国人对自己有能力获得舒适退休生活的信心值曾在危机频发的2009-2013年间达到历史低点,目前虽有所回升,但仍然较低:近四分之一的美国工作者表示完全没有信心攒下足够多的钱来过上舒适的退休生活。

  沃顿商学院金融学兼 职教授、沃顿财富管理项目教学主任、来自Jacobs Levy财务定量研究股权管理中心(Jacobs Levy Equity Management Center for Quantitative Financial Research)的克里斯•盖齐(Chris Geczy) 说:“退休者对自己退休后的收入会有多少不太肯定。”

  他又说,尽管如此,对于一段成功的退休生涯来说“金钱不是万能的”。“有足够的钱以备不时之需,抵御任何不测是很重要的,比如经济冲击或者健康恐慌。但相比金钱还有更多东西。”

  换而言之,临近退休的人需要有一份财务规划,但同时也必须对保持社会参与度和生产力有所规划。“在我们的社会中,你的灵魂价值和经济价值是相互关联的。因此在迈向退休的过程中要想方设法保护好这两份价值。”盖齐说道。“健康地老去,优雅地老去,是我们的人生目标之一。”

  “了解自己很关键”

  在退休后健康并优雅地老去或许是我们的目标,但做到这一点往往充满挑战。毕竟,离开工作的世界可能会造成创伤,特别是在你的自我意识与工作密不可分的情况下。你可能会感到自己不再重要,丧失了活力;你可能会对友情的消失而悲戚。“很多人都需要从工作中获取身份认同,他们的社会网络也来自工作。因此,停止工作的概念意味着他们会失去这两种东西。”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管理学院人力资源中心主任彼得•卡佩利(Peter Cappelli)说道。“(你要)尊重事实,这是巨大的损失。”

  “如果你即将进入生命中的那一阶段,而你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你就应该为此担心。”他补充道。“不要想当然地认为一切都会很好,到时候你就知道该干什么了。现在就要想好。让自己忙碌起来。”

  首先是要自我反省。先要实事求是地评价自己喜欢工作中的什么,退休后会失去哪些东西。一方面,你可能会觉得自己已经做好准备告别工作的世界;但另一方面,随着退休的现实真的来临,你可能会感到无所适从、不知如何是好。

  还要考虑你该如何利用原本用来工作的每周40、甚至50个小时的时间。卡佩利建议你开动脑筋:“我们假设办公室将关闭一周。问问你自己:多出来的时间想要做些什么?如果你的回答是:‘呃,我不知道。’那就想想自己的爱好。想想你喜欢干什么。想想你喜欢工作中的哪些内容,你想要做哪些志愿工作。了解你自己很有用。”

  纽约西塞尼卡的财务规划师劳贝尔(Amy Jo Lauber)说,要深入挖掘。“想想有哪些组织强烈地吸引着你。问问自己: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哪里是你希望变得更好的?”

  你在清单上逐一列出可能的机遇时,也可以寻找一些对你的新事业有帮助的课程或活动。明尼苏达州一家财务咨询机构的总裁阿桑托(San Asato)认为,在退休之前的几年,投资一些活动、关系和专业知识是很明智的。他说:“事实上,没有人能真正预见到自己退休时的感受。在退休之前一切都是假设。”

  “但是一个最大的挑战就是一旦期望和现实之间存在偏差。” 阿桑托又说。“例如一位事业有成、十分忙碌的高管。他很盼望退休,因为他想要追逐某个爱好或者某种消遣项目。然而在退休后,他发现自己并不擅长此道。这种爱好很难。因此我会鼓励客户(在工作时就开始)参加一些课程,上一上课,培养一些技能。”

  如果你仍然需要时间来思考自己该如何度过退休,或者你实际上还需要挣钱,则可以考虑分阶段退休。也就是在开始领取退休金的同时做兼 职。沃顿的卡佩利指出,很多公司、包括英特尔和西格钠(Cigna)等公司都有相关的项目,允许年长员工逐步转为合同工或兼 职人员。他说:“(员工)的身份不变,基本上仍在原先的部门工作,只不过不再作为其他员工的上司,也不再承担行政职责。”

  这类工作的好处多多:保持你与社会的互动,保持更加敏锐的思维,同时还有大量自由时间尝试其他机会。额外收入总是多多益善的。“你不会被扫地出门,而是会逐步淡出。”卡佩利这样说道。

  新挑战,新天地

  也许你已经对下一个努力方向有所规划了。或许是令你充满热情的事业,可以是灾难救援、普及对孤独症的认识和治疗、改善粮食不安全现状或者服务于当地学校。或许你想要继续职业追求,在新的领域解决新的问题。或许是一段冒险,利用自己的真本事开辟新天地。

  已经有人为你的这些想法命名了:返场事业(encore career)。一份综合了个人意义、继续收入,且通常带有一些社会影响力元素的工作。研究机构Penn Schoen Berland代表Encore.org和MetLife Foundation开展的调查显示,目前美国有多达900万44-70岁的美国人参与退休后事业,还有3100万美国人希望从事某种返场事业。

  根据研究,返场事业(也被称为“后续事业”或“事业第二春”)往往比前一份职业更能给人以满足感。研究报告作者指出,从事返场事业的人对工作满意度极高,并且绝大多数人表示自己对所从事的工作感到开心,认为自己的工作富有成效,自己的工作能够改变现状,感到自己利用自身技能和经验得到认可和喜爱。(尽管返场事业并不局限于非盈利事业,但这项研究的结果与针对志愿工作益处的类似研究结果相符。根据美林公司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一份调查,从事志愿工作的退休者目的性更强,有更强的自尊意识,并且比没有从事志愿工作的人更快乐、更健康。)

  参与返场事业的人感到自己活力充沛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弗里德曼说:“他们利用自身人力资源,也就是在漫长的生活和职业生涯中积累起来的知识和经验,再结合所拥有的社会资本,也就是他们以前结识的人,让社会变得更好一点。”

  沃顿商学院退休教授杰克•古滕塔格(Jack Guttentag)仍然在从事全职工作。他的故事淋漓尽致地体现了上面提到的这一点。他目前所做的事情与他作为一名学术人员和研究者时的工作并不是完全没有关系。他正在研发一种基于互联网的计算器,帮助退休业主更加方便地评估反向抵押贷款是否有利可图。“这是我早年的研究兴趣之一,那要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但今天我们有了计算机工具和互联网,这让我们得以用全新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他说道。

  谈到自己如何迈入目前这份职业时,古滕塔格的回答颇具哲学意味:“最失败的(退休者)痛恨自己曾经赖以谋生的手段;期待退休后可以开始做自己所钟爱的事。最成功的退休者热爱自己壮年时期所从事的事业,并在逐渐老去时继续做同样的或者密切相关的工作,只不过不再像以前那样拼命而已。”

  “第三类人曾拥有回报丰厚、生产力旺盛的职业生涯。而退休迫使他们不得不结束这一生涯。从那一刻开始,他们转而参加新的活动。”他继续说道:“他们是否能够做好,取决于在多早以前就开始接触占据他们绝大部分退休时间的这项活动。”

  财务规划师劳贝尔说,归根结底并没有适用于所有人的解决方案。“没有统一的公式。退休生活的形式多种多样。通过不同的方式都可以拥有成功的退休生活。”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条,参与评论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