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怎样区分好理论和坏理论

风里_李峰|2016-06-23

  社会心理学之父勒温(Kurt Lewin)有句名言:“没有什么比好的理论更实用。”(There is nothing as practical as a good theory.)对于实用主义者,理论跟产品一样,就是被使用的,关键是好不好用,有没有副作用。理论消费者面临诸多困境:流行的理论不一定好,好的理论 不一定流行。学术地位高的理论不一定实用,实用的理论不一定有学术地位。

  流行理论长什么样?

  流行理论具备四大特征。

   第一个特征:结构简单 在世俗眼光中,理论本是烧脑的东西。1965年安索夫出版了《公司战略》一书,提出了他的3S模型:战略(strategy)、组织 (structure)和系统(system)。后来麦肯锡的彼得斯和沃特曼出版了《追求卓越》一书,提出了7S模型,除了安索夫的3个S以外,加了四个 S:人员(staff),技能(skills),风格(style)以及共享价值观(shared values)。虽然《追求卓越》比《公司战略》畅销,但是简单的3S比复杂的7S更容易流行。

  越简单越容易流行。三比四好,四比五好,超过五就没法流行。这可能是人类记忆力局限所致。我问过好多人,波特五力是哪五力?一般人总是想起四个,剩下一个怎么也想不起来。松下的管理21条,戴明管理14条,谁记得住?

   以人才标准(素质模型)为例,韦尔奇的4E(Energy,Energize,Edge,Execute)加1P(Passion)。五个,孙子兵法也 五个(智信仁勇严)。姜太公八条,谁记得住?任正非用人就一个标准:简单。如果有人对“简单”二字从三四个角度诠释,从推广的角度看,完美!

   第二个特征:外形性感 就像工业设计对产品很重要,很多人买商品看包装、产品外观、材质,等到使用了一个阶段才知道品质好坏,例如买手机就是这样。一个理论的表达是否形象生动很 重要。所以,隐喻(metaphor)式的理论容易流行,例如长尾理论、蓝海理论、刺猬理论。

  第三个特征:偏激、反主流 比较另类的理论容易流行,因为它们抵消当时主流理论的副作用(counter-balance),就好比大家都用差不多的电脑,突然苹果电脑出现了。

  梅奥领导了管理学划时代的霍桑实验。这个实验对他是个冲击,甚至被认为导致了一个革命性流派——人际关系学派的诞生,与当时主流的科学管理学派抗衡。然而,这个实验对大众来讲,只是对常识的验证而已。所以说,经典,有时是圈内人的自嗨。

  在人才管理领域,当智力测验大行其道很长一段时间以后,麦克利兰提出测评素质(competency)而非智力。一般人不知道素质是什么鬼,戈尔曼大肆炒作梅奥和沙洛维的情感智力概念使情商家喻户晓,随之各种“商”(例如钱商、胆商、逆境商)层出不穷。

   流程再造是企业经营被偏激理论误导的一个例子。哈默尔1993年提出的流程再造,其理念和气势跟现在的互联网革命旗帜下的各种“颠覆”异曲同工。哈默尔 的口号之一就是:“破坏现有的机制”“用信息技术联结一切”,他颠覆的是亚当·斯密的经典概念“分工”。当时世界500强企业中60%趋之若鹜,但近七成 以失败告终。与哈默尔合著《企业再造》(Re-engineering the Corporation)的钱皮所在的咨询公司靠着再造业务,营业额十年间扩大了二十倍,但随着再造热的退去,不久即倒闭。

  对于大多 数国内企业管理者而言,我的忠告是:先别急着颠覆,赶紧恶补基本功,因为国内很多企业的管理水平还没有达到泰勒制的及格线。我曾经深入一家位于上海的外资 工厂,发现员工流失率高达80%,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50%。经过调研发现,班组长有辱骂工人的行为,作息制度连上厕所都来不及(厕所距离工位太远), 工人上班的8小时不可以坐。至于物理环境,那是让泰勒看了都要皱眉头的。我调研或者参观过的工厂,这类事情很常见,程度不同而已。记得我在课堂上讲工作价 值观,出示一个清单,罗列员工所追求的价值,共有26项,每次讲课我都问大家有没有补充。一次,一个外籍管理者告诉我,“缺一个物理环境”。他在国内工厂 里的办公室是车间的铁皮房子,嘈杂闷热。我在想,是不是国人已经司空见惯了,所以只有外国人才会补充我的清单?

  第四个特征:有政治利用价值 如果理论迎合了某些身居高位者的需要,就容易火。例如,业务流程再造可以被用于裁员。

  那些经得起实践考验的好理论

  学术界和企业界的游戏规则不同。

   学术圈的游戏规则:目标是发表,不贵真,而贵新,因此偏激的理论胜出。企业经营的游戏规则:目标是盈利,不贵新,而贵真,因此中庸的理论胜出。学术界对 于好理论有着不同于应用界的标准。例如,好理论必须容易证实或证伪、好理论做出大胆预测、好理论假设很多事件的不发生而不是发生。但是从应用的角度看,好 理论有不同于学术标准的四个特征:

  第一个特征:好理论基于对人性的准确把握 心理学一百多年的研究,并未给我们总结出一个靠谱的,至少是主流心理学家公认的“人性说明书”。经济人(homo economicus)假设把握了人性自私、算计、好逸恶劳的一面,而忽略了人性在乎人情脸面、感情用事、闲着难受、寻求意义感的另一面。

  在激励理论中间,我们看到很多好理论:麦克利兰的成就动机论、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论、赫兹伯格的双因素论(保健因素和激励因素)。以上理论都是基于对人性的准确把握。弗洛姆的期望理论则是一个坏理论,因为它基于人本质上是理性动物这个错误假设。

   第二个特征:好理论超越常识 例如,常识认为,船小好调头,小企业比大企业更灵活。但《组织变革的极限》作者赫伯特·考夫曼提出一个反常识的理论:大企业有更多的资源应对环境变化,因 而比小企业更加灵活。第一,大企业有充足的资源尝试新领域。第二,大企业可以用不同的子系统同时做一件事,从而找到最好的解决方案。(腾讯就有这个传统: 组织内部两三个团队同时做一个项目。)第三,大企业有多样化的团队(教育背景、文化背景或技能),更能够创造性地解决问题。

  第三个特征:好理论解释费解的现象 为什么现代社会出现了企业?企业成长的上限在哪里?这是两个费解的问题。相对于亚当·斯密的专业化和社会分工理论,科斯的交易成本理论更好地解释了企业存在的意义。

   第四个特征:好理论具有整合对立观点的能力 一个新理论的建立,往往是通过PK另一个已经建立的理论而实现。如果一个理论可以整合两个甚至更多的对立理论,它很可能是一个好理论。例如,交互作用论整 合了相互死磕的人格学派和情境学派。再例如智力的反应范围(reaction range for intelligence)理论,认为遗传决定智力的上下限,环境决定智力最终落在上下限之间的哪个点,在一定程度上平息了互为宿敌的智力遗传决定论和环 境决定论。

  理论分等级,当然是级别越高越好。第一等级的理论只能对现象进行描述和分类,第二等级的理论可以解释现象的机理,第三等级的理论可以预测现象的发生。

  对于行为科学而言,达到第三等级的理论非常少。第一等级上也不乏好理论。例如,SWOT分析模型实际上是一个用于描述和分类的好理论,几乎受过管理培训或者有过公司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它,以至于我都不好意思在课堂上讲它。平心而论,它却是少有的既流行又真实的模型。

  在战略咨询领域,BCG矩阵是一个坏理论,麦肯锡矩阵是一个好理论。然而当我在课堂上讲这两个理论,问大家喜欢哪一个时,全班20人,有19人喜欢BCG矩阵,只有1个人喜欢麦肯锡矩阵,他是班里唯一的企业家。大家听了他的解释后,也都开始喜欢麦肯锡矩阵。

   据《经营战略全史》的作者、前BCG顾问三谷宏治书中透露,BCG矩阵是刚刚进入公司一年的咨询顾问为了向客户做报告而灵感突现的发明。BCG矩阵具有 流行理论的很多特征:第一,它简单,只考虑两个指标,即市场增长率和相对市场份额。用两个百分数就可以决定资金流向哪个业务单元,多么美好!第二,它性 感,2×2=4类业务,名字很好记:奶牛、明星、问号、瘦狗。太形象了!四类业务一一对应各自的投资策略。第三,它有政治利用价值。三谷认为,BCG矩阵 受热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多元化公司CEO用它在事业部之间协调资源。但这个模型最大的问题是短视和扼杀创新。我们用这个矩阵看看当初的微信,再看看当初的淘宝,再看看当初3M的post-it,再看看当初的苹果iPod,iPhone——恐怕都是瘦狗。

  麦肯锡矩阵(也叫GE矩阵)是 比BCG矩阵晚出现的理论模型。它比较复杂,甚至比较含糊,它考虑四个维度,画在一个平面上,智商低的人还真看不太懂。其中两个纬度——市场规模(以圆圈 面积表示)和市场份额(以圆圈中的扇形表示)可以数量化,但另外两个更重要的维度(行业吸引力和公司实力)则比较不确定。我班上那位唯一的企业家学员喜欢 它的原因很简单,他觉得麦肯锡矩阵可以指导他做生意。

  按照学术标准,BCG矩阵也许是个好理论:可证实、可证伪,大胆预测。麦肯锡理论则是个坏理论。但是在应用上,正好相反。

  如何鉴别劣质理论

  鉴别劣质理论有一个好办法,就是审视“逻辑距离”。

  在制造品质这一点上,理论太像产品了,也有假冒伪劣。造假有两种:有意造假和无意造假。故意造假的理论家,我认为是少数。无意造假的一种类型,是因为个体研究者的学术功力弱。多篇调查报告显示,在业已发表的医学研究中,至少半数使用的统计分析方法是错误的。

   无意造假的另一种类型,是因为整个学术界的游戏规则造成的系统误差。这个误差有多大我无法估计。在行为科学界,无论是基于相关逻辑还是基于实验逻辑的统 计分析,如果得出的结论是变量之间没有关系,就很难获得发表。今年闹得沸沸扬扬的“意志力自我损耗”研究就是一例,参见丹尼尔·恩贝发表在在线杂志 Slate上的文章,《科研圈》上译文的标题让人震惊:“又悲剧了:一个假理论十八年间被‘证明’了几百次,学界大众皆受其害”。

  鉴 别劣质理论有一个好办法,就是审视“逻辑距离”。我最近一直在倡导我的学生用这个方法抵抗伪科学。例如星相学,它号称宇宙万物都是有联系的,这是星相学的 第一个逻辑;不同时间段孕育出生的人,天体之间的相对位置不同,这是星相学的第二个逻辑;但是,仅此而已。问题是,天体之间的相对位置,对一个胚胎和新生 儿心理特征的影响有还是没有?有多大?这是一个关键问题。还有,如果有足够大的影响,那么,什么样的天体相对位置对应什么样的心理特征?星相学无法论证。 星相学推理的跳跃太大,也就是“逻辑距离太大”。

  有了逻辑距离这个概念武装自己,我们就不太容易被一些伪科学忽悠。例如“全脑人”的概念。科学研究只是发现大脑左右半球的功能不对称,仅此而已。多数人的语言中枢在左半球,但还有一些人的语言中枢在右半球。这样看来,左脑人右脑人的提法就不科学。

  理论采购要诀:不信邪

  信邪是低智商的表征。

  采购理论,首先要不信邪。信邪有很多表现形式。

  “尽信书不如无书”,书呆子式的信书是信邪。

  迷信最佳实践是信邪。一些小企业主想把企业做大,盲目照搬大企业的管理方式,结果非常惨:企业不大却得了大企业病。

  信“远道的和尚会念经”是信邪,他们总是从企业外面寻找人才,而对企业内的优秀人才视而不见。

  “不明觉厉”是一种信邪,面对满口复杂公式和技术术语的人顶礼膜拜,而真正的大师从不故弄玄虚,能够深入浅出。“明觉不厉”也是一种信邪,如果一位专家讲理论讲科技讲得连他们都懂,他们就开始低估对方的水平。

   迷信炫概念是一种信邪。炫概念自古有之。勒温认为好理论最实用,不过他本人不擅长理论建设,更擅长领导科研,他开创了行动研究(action research)。他的理论代表作场论和拓扑心理学,都炫而无用,属于心理学中的玄学。他喜欢用数学公式和物理学符号注解人的行为,其“炫”的程度类似 于现在的buzz word“大数据”(big data)。

  迷信科学也是信邪。科学的灵魂是质疑,迷信科学是对 科学精神的背叛。实验室的结论,不可过度推广到实验室以外。行为科学实验有“内在效度高但是外在效度太低”的问题,也就是说,实验设计完善得出的结论靠 谱,但这个结论对于应用而言意义太小,对于一般民众的意义就是个“然并卵”。如果将这些结论过度延展,则会误导受众。这一点《心理学大曝光——皇帝的新装》(作者:保罗·克利恩)里面有详尽阐述。

  风里_李峰  领导力测评师、培训师、教练,香港大学心理学博士, 《五大品质:卓越领导力心理基因解码》作者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