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VR生态初长成:拓荒者的淘金梦

2016-09-26

  提起HTC,这个曾是世界上最大的智能手机的制造商,生产了全世界第一款Windows手机、第一款安卓手机。到了2011年,市场份额一度攀升至9.1%,销售量达4300万部。然而近几年,在爆发式增长的中低端安卓手机中,坚持走高端路线的HTC把绝佳的市场机会拱手让给了小米、华为等中国大陆的手机厂商。“那时我们没有去做生态圈,只是专注做设备。现在吸取这个教训,Vive我们将完全做得不同,就是要环绕Vive搭建完整的生态圈。”HTC Vive 中国区总裁汪丛青表示。

  基于对Vive的信心,HTC正计划单独拆分VR业务。但不久前,Vive关键技术开放的消息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游戏平台 Valve 宣布决定把 Vive 系统中最为关键的定位追踪技术 Lighthouse 授权给 HTC 之外的第三方硬件生产商。这也就意味着,硬件厂商可以生产出兼容 Vive 的手柄或其他外设,甚至也有人猜测可以直接“复制”一个 Vive 头盔。如果这样,Vive怎么办­ “这次不是开源,是为了把我们的生态圈做得更完整。”汪丛青申明,技术授权的决策是 Valve 和 HTC 共同研究决定的。“我们和Valve一起开放这个系统,让更多硬件厂商进入这个生态圈做更丰富的硬件配件,目的是鼓励第三方厂商开发基于 Vive 的周边,比如椅子这样的道具。”

  虽说是“乌龙”一场,但也适时的对处于还缺少强大竞争对手的Vive敲响了警钟:随着更多竞争者加入VR生态圈以及对各自利益的争夺,HTC也将面临来自各方的更多压力。

  开放是VR生态圈的基础

  近两年才进入大众视野的VR,正处于生态建设的初期,无论在内容还是硬件上都可谓是一片“荒田”。“你可以想象我们就是‘农民’,在播种不同的作物,提供不同类型的流动肥料来滋养生态。首先我们在整个行业的宣传,普及,教育市场,让渠道客户可以找到他的消费者;对于未来可能成为独角兽的创业公司,初期在没有客户群的时候,我们提供从资本到技术不同类型的支持,让他们拥有活下去的生命力,从而创造更好的内容,吸引更多的客户去使用,这是一个健康的循环。”汪丛青说。

  通过与不同类型的内容,硬件供应商展开合作,HTC正在不断扩充VR生态圈内“物种”的丰富性。在Vive的应用商店里面,已有不少开发者得到了百万级美金的回报。“VR行业不是单靠一个公司就能推动的,大家都向着一个方向,把行业的产品,技术做的更丰富,把用户体验做的更完美,这就会让市场接受度更快,价格更低。我们不介意巨头来参与竞争,反而开放生态系统使我们得以跟很多不同公司合作。”

  在每一个行业兴起的时候,最早投入到其中的初创公司最容易成为五到十年后的巨头。如今,风投正在积极寻找一些对不同行业有解决方案的公司,这些公司将会扩展它的业务和服务与VR产业相关联。比如两年前没有市场的高端显示卡,借着VR的兴起,需求越来越大,这促成了NVIDIA与Vive从产品本身的软件、硬件的搭配、跟集成相关的SDK等一系列合作,确保用户买到这些VR产品,内容能完整流畅地运营。除了从底层和技术上的合作,两者也会一起推动一些高质量的体验,触及更多市场,也会展示一些很好的内容,拉动整个产业的成长。

  汪丛青表示,Vive在生态中扮演的是一个平台提供商的角色,“共创、共享、共有”是生态各成员的权利义务准则。VR从一个概念到把完整的产品送到客户手上,中间会产生很多环节和层面。一个完整健康的生态圈能够把各个环节都搭建起来,让其中的每个环节都有合适的伙伴。不管是提供内容,思维还是销售渠道,企业垂直方案,生态圈中不同成员一定是可以利益共享的。“如果我们不先把生态做起来,导致生态圈的内容,技术缺失,成长的速度就会非常缓慢。在VR生态系统的发展初期,整个行业需要统一目标共同努力,才能打破制约VR普及的禁锢。”汪丛青说。

  加速器:让整个VR行业变得更好

  作为一个曾经的创业者,汪丛青发现,真正变成行业巨头的创业公司,都是有风投的公司,有了风投就可以激励给这些创业者去做一些新的创新,去把一个还没有成熟的行业发展起来。“如今VR不是一个成熟时段,不能马上就要求这些公司赚钱,所以要形成够规模的联盟,有一个坚实的后盾,才可以给这些公司生存,发展的一个阶段。”汪丛青说。

  今年HTC与28家风险投资公司成立虚拟现实风投联盟(VRVCA),截至目前,联盟成员已达36家,总公司投资资金已超120亿美元。HTC将与联盟成员共同评估最有潜力的VR创业团队,旨在加速打造健康并可持续发展的VR生态圈,为行业内的创新公司带来了被发掘、被支持的机会,除了满足他们的资金需求,也为他们加速商业化和盈利的进程。

  此外,HTC发起了Vive X加速器计划,与合作伙伴共同投入总值超1亿美元的基金支持,首批33个入围团队已经路续入驻位于北京、台北、旧金山和课训办公场地“Vive X加起来差不多有一百个多左右的项目。我们计划每两个月把全世界最优秀的、有前景的VR创业公司积累起来,让这些几十个风投来评估。”汪丛青说。取得虚拟现实风投联盟和Vive X资金支持的初创公司,可以通过HTC自有VR应用商店——Viveport实现商业化。

  抢占用户的“VR初体验”

  VR设备在国内兴起已经有大概一年半左右的时间,然而一开始大量涌现的低端硬件产品并没有消费者真正的关注,也没有引起开发者的关注。

  “一个新生态的诞生,首先要做的是给用户一个好的体验和丰富的内容选择,而不是马上去压低成本。廉价硬件的泛滥会造成对整个VR行业失望的态度,最后的后果就是VR起不来,还会破坏整个行业的成长,令这些硬件创业公司的处境越来越艰难,这是最大的危险。所以我们在做的事就是把好的体验提供给更多人,让内容越来越丰富。为什么Google和索尼这样的厂商开始做更高端的VR设备,主要是希望给用户更好的体验和保证。Vive一直没有推出低价的版本,也是有恐于产生负面效果。”汪丛青说。

  为了扩大潜在用户基数,HTC正加快线下体验店的铺设,也带动了VR体验市场的火爆。“我们希望这种体验店越多,就越有人有机会试用什么是真正的VR,让他们理解VR的潜力在哪里,他就很难再去购买廉价的产品。因为VR不是一个你在电视上看到,在新闻里读到就会懂的东西,不去尝试很难说服你什么是好的VR。”汪丛青说。

  内容为王,亦敌亦友

  不同于索尼、HTC、Facebook等以硬件为突破口,国内互联网巨头选择了“生态突围”之路。目前,互联网公司纷纷宣布了自己的VR生态圈计划。腾讯已选择游戏、电影、社交、地图和直播五大主要领域布局VR业务。阿里以内容培育和硬件孵化为目标,首个项目“造物神”计划正在建立世界上最大的3D商品库,并联合阿里影业、阿里音乐、优酷土豆等尝试VR内容输出。而百度则以爱奇艺等为先锋,布局在文化娱乐场景中的VR应用。

  目前Vive有上万个开发者。汪丛青认为,一个开放的生态是丰富VR内容的基础,而封闭的生态从开发团队到销售团队,从主机到投放的硬件全部都是自己做,优势是可以保证用户体验,因为它可以控制每一个环节。然而这种系统成长很慢。在封闭的系统里,想要增加,更换高性能的硬件设备对开发者是个非常困难的事,有限的开发者数量对内容的丰富也是一大挑战。

  此外,只将视野局限在游戏领域也是一种“封闭”。“VR不只是游戏机,同时它也可以是很好的教育系统。举个例子,在纸上记录内容,可能只会记住10%;通过老师的讲解,可能会记住20%;但当真实的体验、真实的应用过后,你可能会记住80%~90%,所以VR可以是优质的教育神器,这是未来最重要的用途之一。目前HTC已着手与最好的学校、老师共同设计教育内容。此外,目前特斯拉、宝马、奥迪,都在利用VR与汽车设计进行结合;再比如最近的淘宝造物节的Buy+,就是利用Vive设备,在虚拟商店中,你能拥有与零售店同样的购物体验。VR这么特殊的技术只能做娱乐游戏,我觉得是低估了VR的潜力。”汪丛青说。

  在VR生态中,没有永恒的敌人,即使是被视为竞争对手的索尼,也可能走上合作的道路。汪丛青表示,在VR影视领域HTC已经和索尼方面有所合作.“一旦体验过VR电影之后,以后就很难回去看老电影了。”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条,参与评论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