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创业团队应否以大家庭为楷模?

2017-01-01

  受中华传统文化的影响,国人动则把事业看成家庭的延伸,于是称兄道弟,携手奋斗,拼命苦干,你我不分,岂可计较一时得失?这种温情脉脉的组织管理,即使在始创阶段,也不见得是稳固的,因为创业是利益的结合,与亲情无条件自我牺牲的性质有很大的不同,甚至是相抵触的。创业者的铁哥儿们提前散伙的不计其数。反之,感情疏离,也不见得影响创业。

最佳管理智囊档案

姓名:周乃蓤

 
个人简介:世界经理人总编,曾任路透社资深记者,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全球财经项目创始人及主任,著有《国际财经新闻知识与报道》。

  亚马逊头号员工的创业经

  舍尔·卡凡(Shel Kaphan)于1994年和贝佐斯合伙创立亚马逊,发展成市值3820亿美元、在美国排名第四的大公司。他是位编写程序的老手,从七十年代上大学时,就在加州信息技术圈工作。在九十年代初,他意识到刚具雏形的网页浏览器Mosaic的发展潜力和互联网的商机,开始酝酿一些创业的想法。他的搭档有位老同学在华尔街的一家对冲基金工作,和贝佐斯是同事。那时贝佐斯担任互联网创业投资分析师已有数年经验,正在考虑离职自己创业。经过这两位中间人牵线,卡凡和贝佐斯有了初步的接触,找到了利益对接。贝佐斯飞到加州来和他会面,商谈开创一家网上书店,而这位做为媒人的老搭档却另有打算,退出了与卡凡的合作。

  在创业圈已经打滚了一段时间的卡凡,直觉上认为贝佐斯有商业头脑,拟定计划,干脆利落,懂得怎样融资和推广,选择的不是尖端复杂的技术,而是易懂的投资项目:一个单纯面向广大消费者的企业,谁是顾客,他们要买什么东西,公司如何盈利和继续发展,都考虑到了。时机上,网络、超文本、图表等技术开始广泛应用,给互联网开辟了新的空间。他的结论是: “我认同他的想法。”

  做为电商,照理说可以把创业据点放在任何地方,然而考虑到发展需要人才,偏僻的地方无从解决技术类人力资源的需求,硅谷固然人才济济,可是仓储发货成本过高,他们选择了西雅图。该地区已有微软带头而形成的软件产业链,已聚集了众多这方面的人才。

  卡凡开始建立一个互动的网页和一个简单的数据库。主要是跟踪顾客的足迹,他们如何把商品加入购物篮,完成下单手续。然后在发货、收货、库存、信用卡支付等编码, 都由自己来。当遇到技术阻碍,程序出现漏洞时,先自己想办法来解决,实在解决不了,再求教于当地计算机应用的研发设备技术前沿的专家群。

  卡凡回忆在那个年代,“创业”还没有被理想化成为很“酷”的行当,他白天黑夜不分,一星期工作七天。那时没有资金投入硬件的建设,受到相当大的制约,也根本顾及不到运用分析软件,脑子里只想到如何以有限的资源把这家网上书店办起来。他颇为自豪的是那时存档做得很周密,对日后建立数据库非常重要。

  当时一般的消费者对网上购物还是相当陌生,卡凡设计的程序必须顾及到客户的数码知识水平和对新事物“试试看”“慢慢来”的心理。于是亚马逊推出“购物车”,顾客可以将想要购买的书籍先放在购物车中,下单之前还可以删除。于是心理压力就轻松了许多。

  亚马逊从1995年春天开始运作,没有特意大张旗鼓的宣传,当时开发互联网浏览器闻名的Netscape网站编辑把这家新公司放在推荐“新” 和“酷”页面,帮了大忙。顾客下单,每季度翻倍。卡凡技术部门的人员也随之增加。

  亚马逊在1997年春季上市,卡凡负责软件开发,后来正式的职衔是首席技术官。程序员出身的卡凡面对管理团队迅速扩张,没有心理上准备,他职位高高在上,然而多年的习惯使然,他还是想自己动手来做项目,于是在1999年,也就是在亚马逊工作五年后,这位头号员工挂冠而去。

  创业理想和目标,比亲情更重要

  卡凡毫无保留地称赞贝佐斯的商业智商和眼光远大。可是他和贝佐斯个性和背景不同,年龄上他比贝佐斯大10来岁,两人之间的私人关系从来就没有很密切,但是这不妨碍创业时各司其职。他在一次访谈时说,投入创业的人一心想到的是,这个项目搞不成,我该怎么办?很少人先去规划,如果项目轰轰烈烈地颠覆了传统商业模式,我该如何应对?虽然成功的概率低,但不是不可能,措手不及的尴尬也是一种考验。

  创业的风险性高,面对无数的不确定性,需要有理想和目标,这比亲情更重要。创业不仅仅是为了发迹赚大钱,而是坚定的追求解决某个问题或是创造新产品。卡凡废寝忘食的工作,挑战自己来探索互联网科技在商业运用上的可能性。卡凡离开亚马逊后,成立了一个基金会,从事一些非营利的项目,与贝佐斯几乎没有彼此来往。

  成功的创业者讲究的是利益对接,合作起码的下限,追逐的是一时之间共同的利益,在平时沟通上,常态是就事论事来解决矛盾。网红六神磊磊读金庸写过一篇博文,感叹中国文化里,人与人关系上,爱讲“上线”,往最理想状态上攀,动不动就情同父子,或是称兄道弟。在创业群体中,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到都市工作,也许渴望大家庭的温馨。问题是,中国传统的大家庭早就在现代化的冲击下变了样,一般人说不清楚大家庭关系到底是什么,模糊的“父慈子爱、兄友弟恭”的理想,往往经不起考验。佯作一家人,公私不分,吃点亏,不吭气,“腹诽暗生,怅怨滋长”等到矛盾累积到翻脸成仇时,说什么都太晚了。磊哥认为先讲利害,在合作的过程中慢慢生出感情,还牢靠些。

  到了农历岁末,城市灯火阑珊,身心疲惫的游子渴望回家,沐浴在真正的亲情的爱抚之中。假期完,回到工作岗位,不妨重新审视与工作团队的人际关系。在新的一年,把过于理想化的观念束之高阁,调整心态,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该说什么,就说什么,共奔创业目标,说不定会创造另一个亚马逊的奇迹出来。

想了解“最佳管理智囊”吗?想成为“最佳管理智囊”吗?点击了解详情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条,参与评论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