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零零无限:用产品讲一个有别于大疆的故事

2017-03-25

  “用户想要的不止是飞,而是能够快速的捕捉下某一瞬间。”在零零无限位于北京的总部临窗的会议室里,王孟秋对《世界经理人》分享自己对消费级无人机的看法。

  采访中他多次强调自己做的是一个“会飞的机器人”。王孟秋是北京零零无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零零无限)创始人兼CEO,2014年3月,在斯坦褔大学攻读完博士学位后,他就回国一头扎入了创业大潮。做无人机之前,王孟秋曾经尝试过一些纯互联网思维的软件产品,不过,由于多种因素导致产品的市场化程度普遍不高,大概在创业两个月之后,他才确立了做一款安全便携的跟拍无人机。“我们希望服务最普通的消费者,为他们提供一种新的拍摄体验和视角,他们不用学习操控无人机如何去飞,这个‘会飞的机器人’能够自主的帮助大家记录下美好的瞬间。”王孟秋解释到。

  眼下,零零无限已获得总额为2500万美元的融资,其中,去年完成的A轮融资2300万美元,投资机构当中不乏业内知名的IDG、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等。2016年10月,零零无限发布了旗下首款跟拍无人机——Hover Camera Passport,中文名称“小黑侠”。小黑侠的整个机身都被碳纤维保护壳包裹起来,保证了无人机的安全性,可以实现空中徒手抓取,指尖放飞;同时对半折叠的机身拥有很大的便携性以及几分钟便可上手的简易操作,这也是小黑侠的三大特色。

  这是一场“另类”的发布会,去年10月份零零无限把举办地选在了北京798艺术区的东区故事D·live生活馆,不同于其它智能硬件的发布会,王孟秋没有在发布会上摆出阵势,将产品的各种参数一路罗列下来,以此获得喝彩,反而更像是一场时尚人群的大party。当然,这也受到了业内人士的质疑。

  “我自己不是特别拘泥于某种形式。”王孟秋认为这不是他们真正的发布会,就是觉得硬件做完了开个party大家庆祝一下,让消费者来使用和体验,开始培养用户并取得反馈。“关键还是说你怎么去定义这件事情或者说你的目的是什么,我觉得我们从头到尾在做这个产品的过程中都不是以卖这个东西为第一优先级,我始终坚信如果你做了一款好的产品,它确实能够创造价值或者给大家带来新的体验,它本身就能很好的吸引消费者。”

  王孟秋向《世界经理人》透露到,尽管硬件做完了,产品并不是就做完了,小黑侠的软件一直在更新,大概在今年4月份,小黑侠将会有一次重大的系统升级,届时消费者将获得更具独特的用户体验。

  创业就是变态的过程

  “反正我觉得创业就是挺变态的一个过程。”这是王孟秋第二次创业3年后对创业的一个评价。

北京零零无限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王孟秋

  2012年,王孟秋从Twitter辞职后思考着再次创业,在此之前的2008年,他已经有过一次创业经历,当时他离开了呆了近半年的Facebook回到家乡杭州创业,不过第一次创业并不顺利。但是4年后再次离职他却困惑了,因为没有想清楚应该做什么,他觉得自己如果马上跳槽到另外一家公司或者直接创业都会很迷茫。恰好当时学业也还没完成,于是他重新回到斯坦福大学完成博士的学业,这样也给了他充分的时间去思考和筹划第二次创业。

  Facebook和Twitter的工作经验对王孟秋的创业都打下了一定的基础。他在这两家公司的时候它们都还没上市,在当时一样也是创业公司,“我去的都是还没有成长为大公司的小公司。”王孟秋笑着说,“第一就是你对一个快速成长的公司会面临的一些挑战有一个亲身的经历,比如不是所有事情都会有明确的规章,很多事情看起来都是一团糟,但是就要在乱糟糟中理出一个头绪来,要很快的去适应变化,这些东西都很有用。”

  2014年刚创业的时候,王孟秋认准了基于计算机视觉或者人工智能的应用会是未来,当年的5月份,他决定要做无人机,一直到现在做了整整将近三年。在王孟秋看来,创业公司永远都只有两种,大家看到的都是表面的光鲜,一种是已经没钱的,一种是快没钱的。如果你还有很多钱,说明你没有把资源最大化的利用,因此正常的话就是这两种。王孟秋没有说自己是属于哪一种,不过,从2016年4月发布demo产品后,国内外大大小小的媒体都对其争相报道,王孟秋还带着小黑侠两次登上了著名娱乐节目《天天向上》,在外界看来,他们至少是光鲜的!

  但零零无限光鲜的背后一样有着不为人知的辛酸,“我们曾经有段时间真的就是……”王孟秋没有说后面那个词,他也不愿透露具体的时点,那应该是他们事关生死的关头,当时融资环境等各个方面都不是特别理想,零零无限又不赶巧的遇到了一个瓶颈,资金很紧张。

  “我们需要一点时间,就真的是时间,当时我得拿个人的全部信誉去抵押贷款,我觉得那个时刻真的是蛮难的,而且并不是说贷款后就瞬间可以好转起来,且数额也不少。那时你就会去思考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去做这件事情,因为以前很多创业者都是拿着投资人的钱,觉得反正也不是自己的,失败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但当你真的要把自己的所有身家都搭进去的时候,你不可以赌,你一定要很确定这件事情是你很想做的事情,你赌不起,因为你背着巨额的债你这辈子往后还怎么活。”王孟秋回忆。

  “第二是所有东西都是有失败的可能性的,这个过程和经历会逼着你去想清楚很多东西,以前可能就稀里糊涂的觉得好多事情都可以做。说实话不太公平,其实在那个时点公司也不全是我的,可能我在公司的股份也就那么一点,为什么我要来承担这些责任。”他继续说到。

  不过,王孟秋最终还是将自己的身家搭进去了,他觉得就是两点。一是员工都是他招进去的,他不希望这些人因为一些外在的客观因素或者之前犯的一些规划上的小失误,就让这么多年的努力白白浪费掉。另外一个是他做的这件事在那个时点也还没做完,事情做完了起码会有一个成败对错,这样他也能心安理得,“失败了还可以回去总结一下,也许还能够东山再起,但那个时候还没有做完,那太可惜了,”他说,王孟秋不服,所以他觉得一定要继续走下去。

  在他看来,创业者应该具备两点要素。一是要认清楚自己做的事情的可行性和价值,创业是一个要不停去想的一个过程。二是必须能够将自己想做的事情表达清楚,才能让别人跟你去做,自己一个人是不可能创业成功的。你一定学会如何跟别人一起工作,还得教会他们如何团队作战。

  “创业需要很大的耐心,就得一点一点去做,如果你很容易被别人的意见左右的话,你就没有办法创业。”王孟秋说。

  会飞的私人跟拍摄影师

  2016年下半年,轻小型化的自拍无人机成为消费级无人机中的热点话题,这也是大疆还未进入的领域,同时也是零零无限主打安全、便携、简易的小黑侠的主战场。

  传统的消费级无人机(航拍无人机)市场竞争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而且产品愈发同质化,可能在设计上有点小区别,但是都很容易被复制。价格战也在慢慢开始了,小米最新的无人机只卖2999元,其实已经没有太大的利润空间,大疆一直独霸市场,能够跟他们竞争的拥有独立研发能力的团队太少,市场上也一直缺乏能与大疆竞争的特别好的产品。王孟秋表示无人机在消费级领域是有很大的机会的,只不过需要大家的想象力,所以这也是零零无限正在努力的一件事情。

  小黑侠桨叶全包裹的设计无疑消除了用户的“桨叶恐惧症”,采访中王孟秋不断强调无人机的安全性。“对我们来说安全性是第一位的,我们想建立在所有用户的使用场景里面。你只要在安全性上没有很大的突破,是不可能获得很大的用户场景,没有保护罩的无人机,人是不敢接近它们的。”王孟秋说到。

  小黑侠主打家庭娱乐拍摄,它肯定不是一个航拍机,其最核心的场景还是跟旅游相关,观看零零无限的各种宣传片和用户原创视频就会发现,旅游是小黑侠主要的一个运用场景。在王孟秋看来,今天大家的旅游体验都是不完整的,因为跟亲人或者朋友一起旅行的途中,总有一个需要出来扮演摄影师的角色,需要拍合影时总是不得不找一个路人来帮忙,“你也不好意思以各种角度摆各种pose让路人都帮你拍一张,让路人跟拍一对情侣的海滩漫步几乎不可能”。

  “我们就是做给最普通的消费者,所有那些热爱旅行、生活的人,让他们能够记录和分享那些美好的瞬间。英文名为何叫passport,一是因为它对折起来后长得就像护照,二是是希望在功能上,小黑侠能像一本护照一样,可以陪伴你全世界出行。捕捉你生活中的场景,我们希望做成用户至少在每次旅行的时候都会想着带上它。”王孟秋说。

  零零无限在2017年1月于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的全球消费电子产品展(2017 CES)首次演示了小黑侠升级后的一个新功能——Owner Mode(主人模式),小黑侠可以通过先进精准的人脸识别技术,自主定位出人群中的“主人”,类似于在我们的手机上键入你的指纹,放飞后的小黑侠就会自动识别你并自动对你进行跟拍,让小黑侠变成一款完全不要手机操控就可以完成整个跟拍过程。此外,还有自动构图、手势识别拍照等新功能。这整个过程就变得非常的简单,而传统的无人机都是跟航拍比较相关,都有复杂的操控程序。

  王孟秋认为这不光是增强了人机之间的交互性,他觉得这将设备和人之间的关系颠倒过来了,原来是从你出发,需要你去控制它,未来是它来决定什么时候给你拍,怎么给你拍,零零无限要做的是会飞的且具备自主“意识”的机器人。他认为这也是无人机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

  尽管从去年发布首款产品后,业内有各种针对零零无限的质疑,但是,王孟秋坚信,一款有价值的好产品是会自己讲故事的。一个公司最后能不能成功,产品占了95%以上,其它的都只是那5%,损失一点也不足以决定公司的成败,“现在的大公司在强大前都遭过各种黑,那又怎么样,产品好,大家愿意用,你就是能够很好的存活下去。”王孟秋淡淡地表示。

  图 / 零零无限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条,参与评论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