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联合利华事件揭示了什么?

朱伟一|2017-04-11

  收购联合利华之争,是工业巨子和金融寡头之间的较量,而在西方商业评论中,联合利华拒绝收购被提到了吓人的高度。联合利华被视为贯彻“负责任的资本主义”,而收购方则是推行“生猛资本主义”或称“热血资本主义”。其中大有可说之处。

  蒙古人攻打乌克兰首都基辅,日耳曼人攻打罗马,都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敌意收购有如野蛮人攻城,轻易不肯退兵。但卡夫海因茨(Kraft Heinz)收购联合利华(Unilever)的攻略是个例外,战役还没有打响便宣告结束。在联合利华拒绝收购建议后数日,卡夫海因茨便偃旗息鼓,悄然撤并。原先准备围观的各方人士大为失望,他们迟迟不肯散去,有的还在起哄,争先恐后为两家公司献计献策。在各方的深度挖掘下,一些幕后故事浮出了水面。

  卡夫之所以迅速退去,首先是因为其出价太低。卡夫出价每股50美元收购联合利华的股票,溢价18%。但业内人士认为,像联合利华这样的公司,收购溢价30%到40%也不算高。更要紧的是,英国政府和荷兰政府强烈反对卡夫收购联合利华。联合利华在伦敦上市,在英国也有很大的业务。联合利华创始人威廉·赫斯克特·利弗就出生在英国。英国首相当时表示,要留住联合利华,荷兰议会2017年要换届选举,捍卫民族企业是候选人争扛的一面大旗。

  联合利华金瓯无缺,但公司领导层还是吓得不轻,惊恐之余承诺开展调研,设法提高给投资者的回报。但有业内人士提出,联合利华应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路。若注重短期利润,难免牺牲长期利益。要平衡当前股东与未来股东之间的关系。股东现在持股时间普遍过短,经常只有数月,赚了钱便跑。有些对冲基金更是信奉路易十四的名言:“朕死之后,哪管他洪水滔天。”回顾以往,联合利华给投资者的回报应该说非常可观。2000年至2017年,平均年回报接近13%,而同期富时(FTSE)100指数的公司的平均回报不过5%,两者相去甚远。

  在西方的商业评论中,联合利华拒绝收购被提到了吓人的高度。联合利华被视为贯彻“负责任的资本主义”(responsible capitalism),而收购方则是推行“生猛资本主义”(red blooded)或称“热血资本主义”。确实,私募股权基金收购海因茨之后,18个月内裁掉了7000个职位。这些私募基金也是卡夫问鼎联合利华后面的推手。在“负责任的资本主义”的大旗下,有人提出了“有宣示目的公司”(companies with declared purpose)。这是将公司拟人化,要求公司有远大志向。比如,苹果和宝马要当业内最好的公司,有些公司是要挑战业内老大,有些是要办成可持续公司。据说,这也是提供业绩的好办法。

  收购联合利华之争,也是工业巨子和金融寡头之间的较量。60岁的联合利华首席执行官保罗·波尔曼,长期在实业界工作,先后在宝洁、雀巢和联合利华工作。而收购方的灵魂人物之一,是77岁的乔治·保罗·雷曼。他是私募集团3G的共同创始人。3G集团2004年在纽约成立,专门从事兼并收购的业务。雷曼与股神巴菲特联手,2013年收购了海因茨,两年后又收购了卡夫。雷曼的父亲是移民巴西的瑞士人,雷曼也可以算是巴西人,身边的人也都是巴西人。

  联合利华收购案,也让世人再次领略了股神巴菲特的风采。巴菲特人缘很好,能与美国财政部长直接沟通。在一般公众眼中,巴菲特形象也很不错,老先生很懂人情世故。巴菲特有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经济学理学硕士学位,但在他内卡拉斯加州奥马哈的办公室内,没有挂这张学位证书,也没有挂他内卡拉斯加大学的本科学位证书,挂的是戴尔·卡内基讲授的培训课程证书,日期为1952年1月23日,课程名称为“会说话、领导力培训、交友和影响他人的艺术”。巴菲特与前妻生活25年之后友好分手,但对前妻称赞有加,感谢前妻教会了他做人。巴菲特盛赞中国一家厂商生产的西装,而且穿起一套为厂家做免费广告,给中国朋友留下了十分可亲的印象。

  米歇尔·克莱因是新浮出水面的一位要角。此公原在花旗集团当高管,后出来单干,是所谓的交易制造者。他很有些我国战国时代说客的遗风,口吐莲花,八面玲珑,纵横捭阖。他在证券市场牵线搭桥,两边都能说得上话,有时也可缓冲各方的矛盾。比如,英国政府坚决反对收购联合利华的立场,就是由克莱因转告给巴菲特的。这个意思由中间人转告巴菲特,老英雄知难而退。证券市场实在很需要克莱因这样的人。英国政府一向标榜自己是市场经济的倡导者,总不能公然跳出来阻止收购。再者,如果英国政府直接向巴菲特表明立场,不免要伤和气,弄得不好还有下战书之嫌,反而激起对方的斗志。巴菲特富可敌国,还背靠美国这棵大树,英国政府不愿轻易得罪。唐宁街更愿不战而屈人之兵。

  联合利华与巴菲特和他的伙伴们之间是否还会有后续故事,或许还有悬念。在克莱因斡旋下,卡夫宣布停止收购行动的数小时之前,巴菲特与波尔曼通了电话,但内容没有公布。私募基金时而收购上市公司的某些股票,然后要求上市公司高价回购,否则就发起敌意收购,得手后便将目标公司现任高管赶下台。卡夫和巴菲特会不会有什么好处,外人一概不知。公司并购业务中的保密向来很重要。

  作者朱伟一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4月5日《上海证券报》。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1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