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创业难还是守业难?1400年前这位帝王给出了答案

郁伟|2017-05-04

  如今的科技创业圈常常感慨:“创业难,守业更难。”这是一种思考也是一种指引。

  《资治通鉴•唐纪》记载:贞观年间,唐太宗李世民和身边的侍臣聊起了管理话题:“创业与守业哪个难?”房玄龄回答说:“建国之前,与各路英雄一起角逐争斗而使他们臣服,是创业难!”魏徵则说:“自古以来的帝王,没有不是艰难地取得天下,又在安逸中失去天下,是守业难!”唐太宗总结了二人的观点:“玄龄与我共同打天下,经百死得一生,更知道到创业的艰难。魏徵与我共同安定天下,常常担心富贵引发骄奢,忘乎所以而产生祸乱,所以知道守业难。但是创业的艰难,已经成为过去,守业的艰难,正应当与诸公慎重对待。” 房玄龄魏徵等人拜谢说:“陛下说的这些话,是天下的福气!”

  守业,也是一种创业

  从太宗皇帝的话中,我们可以看出一代明君唐太宗在治理国家的过程当中,很认真的区分了创业期和守业期,并且告诫创业班子要时刻谨记管理制度创新的重要性,主张用不用的管理方法去应对创业期和守业期。

  唐太宗具有惊人的管理艺术。他之所以下了这么一个极具辩证意味的结论,表明了他已经看透了问题的本质,从而坦言了治理国家的心声,君臣对话即是一个集思广益探讨管理解决方案的沙龙。在抛出 “创业与守成孰难”这个话题之前,唐太宗已发觉管理上出现了一些问题:譬如有功臣宿将,因创业成功而产生了麻痹大意的心理,有人居功自傲;有人则开始打起“小算盘”,潜心于经营个人或小集团利益……这些都是不利于国家治理、政治清明的苗头,由此,唐太宗提出该话题给创业的班子讨论,希望以此提醒诸位创业合伙人切勿让胜利冲昏了头脑,切勿在和平环境中栽了筋斗。他的做法既肯定了功臣宿将们的创业打拼,又敲打了他们守业需要更加认真参与管理,可谓一箭双雕!

  《贞观正要》是一部更为详尽记录唐太宗日常言行的典籍。其中有注“自古创业而失之者少,守成而失之者多。”

  古为今用,约1400年前的帝王都悟出了创业守成的辩证关系,在如今这样一个创业绽放的时代,唐太宗的结论就更值得我们深思了。初创企业的管理者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企业是处在创业期还是守业期。如果是创业期,那么就必须以创业的解决方式来解决问题,如果是守业期,那么就得用守业期的解决方式来解决问题。

  也有观点认为,创业期或守业期与企业创立成长的时间长短并没有直接的关系,有的企业过了十年二十年还处在创业期,而有的企业不到三年五载就步入了守业期。企业如何来衡量呢?

  创业,永远没有终点

  世界经理人明星经理人博主牛根生认为创业永远没有终点,创业和守业不是前后关系,不是并列关系,而是包含与被包含的关系:创业是永恒的,守业是相对的;守业是创业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一切守业都是创业的子集。

  许多人误解创业是需要“动”的,守业是需要“静”的;创业是需要“激情”的,守业是需要“寂寞”的;创业是需要“扩张”的,守业是需要“内敛”的;创业是需要“大刀阔斧”的,守业是需要“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创业比守业离创造更近,守业比创业离激情更远。

  这世界只有“创业态”,没有“守业态”。创业是惟一的“长生不老”药,当你不再创业而妄想“守业”的时候,前面的路只剩下一条:萎缩,衰落,死亡。要么自我革命,要么被人革命,没有第三条道路!

  翻开厚重的历史,我们也可以清晰的看见曾经的诺基亚、柯达的陨落源于固步自封、抱残守缺,不思进取,曾经利润丰厚、家喻户晓的巨头企业,倒下仅仅也只是瞬间发生的事情。

  对于企业管理者而言,不论是创业还是守业,都需要一种创业精神——不断学习开创性思考、锐意进取永远不满足,这样的企业才有坚强的生命力。守业是创业另外一种形式的存在。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4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