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我很想知道,有没有人从乐视先跑了?

王芳洁|2017-08-02

  贾跃亭来了?贾跃亭走了。

  有人说他前几天降落在北京机场,那时候正下着大雨,也有人说他根本没有回来。上周五乐视董事会开了个电话会,孙宏斌当了乐视网的董事长,从经营层面上讲,贾跃亭出局了。

  乐视的崩溃,像多米诺骨牌被推倒,最关键的当然是第一张倒下的牌——贾跃亭那与能力并不相称的贪心(七个葫芦娃,一个都不能少)。但就在火烧连云的几个月里,贾跃亭至少有一些机会,可以出手,或借他人之手,挡一下前面的牌。他没有这样做,这是最令人费解的地方。

  在引入孙宏斌的时候,贾跃亭其实表现出了挽救乐视的巨大决心。他卖了所有在乐视网能卖的股权,1.70711107亿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一股都不少。他还让孙宏斌做了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的二股东,后来干脆把影业所有的股权都质押给了孙宏斌,大概也清楚,债转股是在所难免。

  这一百多亿来之不易,本来贾跃亭去年11月作“海水与火焰”这样的自檄,应该是想呼救,等援兵。哪知道资金市场从来锦上添花,一时援兵没到,讨债的倒上门了。在去年年底的中国大饭店,我提前感受了一次什么叫山雨欲来风满楼,贾跃亭在厅中演讲,大门被擂的山响,当时我特别担心酒店大厅的隔断被人推倒了,毕竟我就坐在旁边。

  在那个时候,贾跃亭只能选择孙宏斌,放眼市场没有人比他付钱更爽快,乐视150个亿,尽调只有一个月,到了融创、万达、富力三方交易的六百多亿,时间只有十来天。签约五天后,60个亿到了贾跃亭的账上。

  关于一共168亿融资的用处,原本贾跃亭是这样计划的,70来个亿注入上市公司,90多亿注入非上市体系。按理说,问题最严重的非上市体系,资金链已经非常紧张。贾跃亭首先应该给这个体系注入流动性,让本来就盘根错节的资金流转动起来。但是他不,他把这90多亿全用来还钱了,还不够,还了一百多亿。我问孙宏斌有没有劝过贾跃亭,他说劝过啊,不听啊。

  即使出于好奇,贾跃亭应该也会学习下二股东的那次著名的失败(孙宏斌败走顺驰),那是一个典型的因为流动性不足导致的失败。即使出于本能,贾跃亭也应该知道账面现金远比负债率重要的多。

  贾跃亭为什么要急着还钱?他又把钱还给了谁?据他说,是还给了金融机构,是为了维护好乐视的信誉,真的这么young,这么simple­

  但还是忍不住想,在贾跃亭的抽屉里,有没有一叠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债转股协议?至少从他个人的经历上来说,并非完全没有可能。在2014年那桩著名的公案中,贾跃亭以治病为名,远避香港,数月后又神奇的降落在北京机场。是什么让他有了重返战场的信心?

  回来也就几天时间,贾跃亭站在乐视大厦的高层,望着外面白茫茫一片的混沌,宣布了一项令人瞠目的计划——乐视超级汽车。这件事回想起来总是不可思议。在香港的那几个月里,贾跃亭身处于PM2.5百位数以下的环境,又显然身心俱疲,回内地尚不确定,怎么就作了中国汽车梦?

  又或者是他回北京后的突发奇想?但从突发奇想到不可撤销的计划,距离不可能只有短短几天,太玄幻。有没有一种可能,贾跃亭在找一个资金需求量特别大的盘子,从无到有,从有到大,有一天树大根深,盘根错节,树上的所有机构、所有人就真的数不清、理还乱了。超级汽车需要花多少钱?一百亿够不够?三百亿够不够?

  关于贾跃亭的汽车梦,我曾经和一位与他有深交的人聊过。我问他,贾跃亭到底是有梦想,还只是受了那些旧事的影响,希望能迅速的做大盘子?他的回答是,两者兼而有之吧。

  通过一个巨大的盘子,贾跃亭可以将很多利益绑在一起,有机构,也可能有其他的。我知道市场上有这样一群人。有人说孙宏斌就像盘旋在空中的一只秃鹫,闻腐味而动,那么这些人就像狼一样,只食鲜肉。他们嗅觉异常灵敏,胃口也特别好,开出的条件甚至连猎物也很难拒绝。但一旦肉质有腐烂变质的迹象,他们会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将猎物留给食物链中的下一环,比如秃鹫。

  现在,贾跃亭还了很多钱,但他从乐视上市体系里出局了,非上市体系和他个人的信用仍接近破产。我总觉得,那个以前蒙眼狂奔的人,连最后一块蒙眼布也被人扯掉了,大概只能“裸奔”了。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