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为什么婚姻失败和职场失意的都是你?或许靳东《我们的爱》可以给你答案

2017-08-18

  靳东新戏《我们的爱》,女主丁雪自带招黑体质,第一集就把假离婚“作”成了真离婚。随后的两集,不仅作没了婚姻,还作聋了闺女,顺便伤透了妈妈的心。

  如果说问题全是女主的,确实有失公允,不过,丁雪和她的婚姻、事业是可以作为反面教材来回答一个问题的:婚姻失败和职场失意的为什么都是你。

  1938年,哈佛大学教授阿列·博克开启了一项以 “什么样的人,最可能获得人生的幸福?”为主题的研究,对象主要是哈佛大学的精英们,包括后来成为美国总统的肯尼迪。另外一个名为“格鲁克研究”的项目,拥有相同的研究主题,不过研究对象主要来自社会底层。后来两个项目合并,就成了著名的The Grant & Glueck Study。经过70年的漫长历程,该项目得出的其中一项重要结论就是:最终决定内心是否有充足幸福感的,是我们与周围人之间的关系。

  婚姻失败和职场失意的往往是同一拨人,他们对社会关系糟糕的处理能力,让他们在某一时刻走向被唾弃的“人生巅峰”。也许你还不完全知道自己要成为怎样的人,可是这部电视剧可以告诉你,你千万不要成为哪种人。

  社会关系就是幸福指数

  社会关系如此重要,它直接反映了一个人与社会的连结程度,也反映出一个人对自身幸福感受的评价,也就是对幸福的认知和认可程度,社会关系越好,对幸福的认可度越高,反之,幸福指数越高,那么这个人的社会关系也就越好。

  电视剧《我们的爱》里的女主丁雪有这么几个性格特征:性子急到爆、刀子嘴、甩锅王、自私鬼、无格局。生活和职场里,像丁雪这样的其实还真不是少数。

  起初,由于房屋限购,丁雪和靳东扮演的丈夫许光明二人打算假离婚好买一套学区房,为女儿婷婷上学铺路,可是后来买房出现了问题,一份由丁雪签好的合同就成了废纸,左右为难又有点“怂”的许光明还在考虑怎么和丁雪说这个事情的时候,被许光明撕了的合同被丁雪发现了。

  女主的爆发力,那简直是不一般啊。不问青红皂白,连潘虹饰演的亲妈都拦不住,丁雪直接冲到许光明单位,当着同事的面大骂老公是“骗子”,还摆出一副“撕渣男”的“正义脸”,就连之前捕风捉影的“找小三”也张口就来,“许光明你还要不要脸、是不是人”,完全不顾影响,不光是不给面子,里子也撕得稀巴烂。把一时气愤上升到人格侮辱,还是最亲的人。

女主的爆发力-当着同事的面大骂老公

完全不顾影响-把一时气愤上升到人格侮辱

  火爆吧?还没完。

  潘虹饰演的姥姥目睹了一切后大骂女儿混,不知道是情绪降温了还是妈妈的话起作用了,丁雪后来竟然道歉了,一句道歉许光明就心软了,做出要好好过日子、给孩子一个好的家庭环境的表态,但是,一分钟过后,因为许光明身上的香水味,一记响亮的耳光又打破了这难得的平静。不管许光明是对是错,这种张嘴就骂伸手就打的泼样,让一个女人失去她本该有的得体和优雅。前脚原谅和解,后脚矛盾升级。

张嘴就骂伸手就打的泼样-家庭环境

  再说说职场,丁雪所在的是个类似剧团的事业单位,作为单位的台柱子,对团长说话从来都是趾高气扬,“我说了算”的姿态,在一次去北京演出的机会上,团长希望丁雪高风亮节让一下新人,丁雪则是绝对不让、必争高下,甚至还用上了介绍团长买学区房的欺骗手段想来个黑幕交易。职场里分毫必争,让人联想到的是那些斤斤计较、目光短浅、重视眼前利益的职场人,争一时高下和与傻瓜论短长一样,往深里说都是没有格局,这样的心胸和气度,在真正的高水平竞争到来之前,就已经被淘汰出局。

  剧中所有人都说丁雪“刀子嘴豆腐心”,好像一副因为你“豆腐心”就原谅你的“刀子嘴”的样子,但这个逻辑就有问题,把豆腐心等同于善良,但真正的善良是不动声色的帮忙、是推己及人的体谅、是不舍更不会故意伤害的动容。而丁雪,让人只看到了刀子嘴、自私鬼,她的豆腐心让人完全联想不到善良。

  糟糕的社会交往,在婚姻里没有伉俪情深、在生活里没有知心朋友、在职场里没有合作伙伴、和领导同事们的关系紧张,这样的结果就是,夫妻间的荣辱与共、朋友间的推心置腹、工作里的荣誉奖励,几乎都是奢望,别人根本不会认同。即使勉强认可某些方面的优秀,也只是出于当下利益考量,一旦出现替代,也将第一个被扫地出门。

  思维密度关乎生活能力和职场高度

  社会关系的好坏,往往取决于一个人的认知水平和思维能力。那些思维密度较高的人,权衡利弊后有能力做出更和谐的选择,反之,推卸责任、自私自利、任性妄为就是另一些人的代名词。

  除了上面这些,丁雪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甩锅王。

  所有的甩锅王都有一个共同的座右铭:不是我的错。他们永远在案发第一时间找到所谓不在场的证据,找到事不关己的充分理由,首先不认错,就算好不容易错了,也一定是别人的错导致了我的错,我的错情有可原、正当无比。

  丁雪在和许光明闹离婚的时候,一气之下把女儿婷婷带去外地演出。在这之前,丁雪的妈妈已经表达出了强烈的反对,结果丁雪一边答应,一边乘着妈妈去做饭的空儿,带着女儿跑了。就算人设崩塌到要拿孩子做夫妻较量的筹码,也起码要考虑一下孩子的情况,孩子还小,这个阶段需要的是保护和引导,可是,丁雪没有,不知道是过度自信还是智商欠费,总之她没有。

  第一,孩子一直是姥姥带着的,饮食起居的细节,丁雪这个妈妈是不是能在姥姥不在的情况下给孩子更好的照顾,她没考虑;

  第二,带着孩子去夜总会演出对孩子造成怎样的影响,舟车劳顿和举目无亲,孩子幼小的心灵是不是能受得了,她没考虑;

  第三,孩子对陌生环境、人物、事物做出抗拒反应,细心的父母早就洞察了孩子内心的不和焦虑,她没有感受到。

  可怕的是,就算把第四第五第六都说出来,这些都无法阻止孩子偷溜出去跑上车回家找姥姥的行动,也无法阻止孩子途中出车祸的事实,继而,是听力受损不得不做耳蜗手术的现实。她才是一个七岁的孩子啊!

  如果非要说车祸是意外,那意外之前丁雪的所作所为就把这种意外的可能性升到了百分之百,即便不是身体受损,心灵的伤害也不可避免。孩子还小可能不懂什么怨恨,但是这样的事故确实发生了,等孩子再大一些,由此再遭受的苦难多一些的时候,这份母女关系会如何发展?不仅这样,看着从小带大的外孙女受了这么大的罪,潘虹演的姥姥简直心在滴血啊,丁雪作为女儿也是把自己的妈妈伤到了深处了。

潘虹-丁雪作为女儿也是把自己的妈妈伤到了深处了

  然后,就是这样了,丁雪还是能在发现女儿出车祸的时候对大老远赶来的姥姥的时候,说了下面这些话:

  “医生说左手腕关节有点错位,加上脑震荡,应该没什么大事。”

  “妈,你也别都怪我,婷婷自己不听话,自己乱跑,不信,你一会儿问薛立君,我们找她都找疯了,我也不希望婷婷出事啊,妈你不知道,我每天可忙了……”

丁雪-拿忙碌做借口

背黑锅-自食其力

  找自己的孩子背黑锅,幼稚到找路人甲证明清白,拿忙碌做借口,这样的妈妈岂止是不靠谱,完全是扼杀孩子未来种种可能性的杀手。

  再看看职场,丁雪后来“转变”了思路,接受了老同学薛立君的邀请,去一开始看不上的郊区KTV草台班子唱歌,也开始愿意出入婚丧嫁娶等等各种活动现场演出,只要给钱多,她都愿意去。看起来好像是个自食其力的开始,可是这后面有两个问题,是职场人必须要考虑的。

  第一,邀请丁雪去自己的KTV唱歌的老同学,是不是谁都能遇上?无条件的保护和包容、一个劲地塞钱和鼓励,总有一种想进一步发展的感觉,这样的职场关系并不单纯,就是没明说,也多少算是“用心良苦”吧。这个的“有爱心”、“爱奉献”的领导,是不是大家都能遇到?如果遇到了,你敢接受他给的机会和提携吗?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你得问问自己,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白吃的午餐?而你的答案,决定了你的选择。

职场关系-机会和提携

  第二,丁雪的事业从一开始就没有长远打算,看不出围绕核心竞争力的努力,也看不出竞争力的复利能力,所谓的转变思路无非是“做一单是一单”的单打独斗。纯粹的商演对其职业的发展和经验的积累,是好是坏还很难下结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阶段持续到了一定时候,如果还没有大的进步或者突破,那丁雪的职场上限基本就是这样了。

  稍有深度的思考,在电视剧里的丁雪身上是看不到的。以亲密关系为代表的社会关系的崩塌,从根本上毁坏了丁雪的幸福感,而这些的根源正是她较差的认知和思考能力。

  无原则的善良招致无底线的越界

  第1集里,因为学区房的事情和妻子丁雪在丈母娘家吵得不可开交,吵到最后,许光明要走:

  “妈,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你敢走,你走一个给我试试、给我试试”

  “我现在连走的权利走没了,我就走、我偏走”

  “看到了吗,看到了吗,翻天了!以前唯唯诺诺全是装的,骗子。”

学区房-吵得不可开交

凤凰男-许光明

  看看这段剑拔弩张的对话,丁雪的蛮横源于“很久以前”,因为太久了,她自己都恐怕都觉得一切顺理成章,“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模式久而久之后,一个擅长威逼利诱,一个习惯退让隐忍。

  很多人认同的“你的善良要有点锋芒”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没有原则的善良无法得到相同的回报,还经常招致他人毫无底线的越界和伤害。许光明就是这类人的代表。

  起初,来自农村的凤凰男的出身让许光明始终背负着“配不上”的思想负担,这份潜意识从一开始就影响着两人的关系,让许光明表现得过度谦卑。

  大学期间,丁雪还是艺术院的院花,对于那时一无所有但成绩优异的许光明来说,自己一方面对自身的肯定和对前途的信心让他敢追求这样一个美丽的、条件更为优越的丁雪,一方面原生家庭的自卑让他在获得这份感情的时候格外珍惜,以至于在相处中常常表现的惟命是从。

  后来,总是被质疑的许光明开始学会隐瞒,以“我不告诉你是怕你瞎想”为借口,掩盖自己没有能力解决问题的实质,矛盾在一次次争执里激化,两人渐渐背道而驰、相行渐远。

我不告诉你是怕你瞎想-没有能力解决问题

  可怕的是,爱情最初的痕迹变成了婚姻后来的模样。从大学到婚姻,接近十年的磨合也没有让彼此找到更加合理的相处方式,在某个时刻到来的时候,这段关系全面崩塌。这也是许光明身上不安全感和自卑最后爆发的根源,他没法和矛盾的自己达成和解,只能以破碎的婚姻完成转变。

  不光如此,许光明给自己的“重担”还有很多。面对曾经的女学生李梦竹,这个颇有心机的小李以一情怀孕为由,成功变身这个刚离了婚的男人的现任女友,然后以莫名奇妙的流产表达出“你记住你欠我一辈子”的捆绑之意,当老同学康剑提醒他对方可能别有目的的时候,他仍旧没有表现出一个科学家该有的思考水平。

  整个过程里,许光明或许有怀疑,但是大多时候表现出的是半推半就,就算不情愿也得负责的意思。

许光明-个人意愿

  如果说丁雪对许光明是某种程度的压榨,那许光明身上这份奴性又让他迅速变身另一个女人奴役的对象,他的个人意愿越是被淡化,这个人的悲剧色彩就越是浓烈。即便是亲密关系,也应该有适当的界限,越界本就意味着风险,风险带来磨合,磨合的好自然好,可是大多数时候,没有底线招致的越界,通常招致磨损和伤害。

  再说许光明的职场,科研精英,个人能力不在话下,但是面对辛苦研究出的专利的去向时,似乎并没有多少话语权。你可以说这是体制的问题,专利属于研究所属于集体,但是科学家不只是低头搞科研的科学能人,在职场交往中,他们同样是需要有交际手腕的职场人。

  面对和小李的医药公司的合作,他没有一开始就强调科研周期和合作方式,可能中间还有帮忙购买学区房的投机心理作祟,等到因为科研时间较长,无法与小李公司合作、不得不转向与国际公司合作的时候,他又表现得心有不甘,看起来是不希望专利卖到国外,但其实合作之初的态度不明、界定不清早就昭示了结果。

  情场和职场总是那么相似。时常表现出“怎么都行”的人往往在“某些事不行”的时候得到情人和同事的埋怨,而那些从一开始就立了规矩、被看作“不好惹”的角色,却反而坚持初心,守望到最后。其实不好惹并不是坏事,至少别人在欺负你的时候还会有所顾忌,别人在与你合作经营一段感情或者一份事业的时候,会更清楚底线在哪。

  最后

  虽然养育出丁雪这样的女儿,潘虹扮演的姥姥多少难辞其咎,但是就她个人而言,不管是社会关系、思维密度、情商水平、个人气质都远高其他人。这也让这部起初叫《隔代亲》的电视剧有了一个正能量的视角。

社会关系-思维密度

  故事还在继续,生活和事业亦是,清醒思考后再去期待美好的未来,实现的可能性会大一些。

  注:图片来自腾讯视频《我们的爱》剧照

本文系世界经理人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世界经理人(www.ceconline.com)及图文作者信息。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ID:CEC_GLOBALSOURCES)。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5条,参与评论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