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子歌教育机器人:一个“馒头”的成长记

2017-09-04

  在刘颀创业时,人工智能(AI)在中国已经有一大批奋命追逐的“赶潮者”。他说自己不会为了追赶‘风潮’而去做一个很炫酷的产品,更不会去做风口上的买卖。

  作为子歌教育机器人(深圳)有限公司(下称子歌)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刘颀和团队用了半年多的时间做出了旗下首款机器人Mento(馒头),这是一款针对4-12岁儿童的教育机器人,通过教育内容AI化来辅助儿童学习,具备多模态交互能力,能用自然语言和儿童进行对话,且能随着场景变化调整与儿童的互动方式。

  产品从样机生产、测试、演示,并即将在今年第四季度开始量产,而产品本身结合了人工智能、机器人硬件制造、供应链管理,以及后台数据管理等多领域,涉猎如此之广的项目仅仅花了不到9个月。从这一简短的发展历程来看,刘颀对自己的团队感到非常骄傲。

  拉人选地

  2016年11月份,刘颀陆陆续续聚集了一批人。

  最早组建子歌初创团队时,刘颀秉承的是精英主义加上实干精神。在大家一起共事前,公司核心团队都就职于世界五百强的企业,但有创业经历,刘颀自己就曾历任贝塔斯曼中国、谷歌亚太区和迪士尼亚太区的高管。刘颀告诉《世界经理人》,团队核心成员中的五位都是前谷歌的高管,他们亲切的被称作Xgoogler。

  因为此前在一些项目都有过接触和交流,彼此之间都认识和互相了解。刘颀也得以顺利的将初始团队的核心成员们“拉上船”。他和黄靖新谈了不到15分钟,双方就“一拍而合”,把黄靖新拉来做子歌联合创始人兼CEO,负责带领公司的技术团队。黄靖新早在2004年就任职于谷歌美国总部,也是谷歌中国最早的PM之一,一手打造了谷歌最赚钱的产品Google Adwords的中国版。

  黄靖新和刘颀拉进来的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黄博文和冯涛,三人在加入子歌之前都有过创业经历。其中,黄博文也是子歌“Xgooglers”之一,冯涛则有20 年教育销售经验。

  “我们团队有一个共识,可能是由于谷歌的基因,我们认为技术永远不是障碍,任何技术难点都不会对我们形成压力。我觉得人也一样,有很多突破的机会,而我们就想在儿童教育领域做出突破。”刘颀对《世界经理人》说到。

  初始团队的年龄层都非常接近,90%以上都有小孩,如果把即将有小孩的也算上,那就是100%,因此这帮在儿童教育上都有自身理解的“准中年创业团”就走到了一起。而年龄、背景、经验,让每个人单拎出来都能独当一面。

刘颀表示,做机器人产品要打通整个产业链上下游

  2017年年初,当时已经搭建起了25人小团队的刘颀做了一个重要决定,团队成员全部由上海搬去深圳。当时子歌受到了深圳市高新投集团有限公司的大力支持,深圳市高新投与子歌初次接触,就明确表示子歌是深圳市政府会大力支持的企业。“我们见了高新投的几个领导,他们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同时介绍了深圳创业的一些资源布局和未来的产业发展方向,对我们帮助也很大。”刘颀说。

  刘颀表示,做机器人产品要打通整个产业链上下游。北京有大局优势,上海有市场优势,而背靠大湾区的深圳有很完善的产业链条,和最新的国际市场同步接轨,各种基础设施和政策都完备。加上后续“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对初创企业的支持只会越来越多。

  深圳的天然优势和当地企业与政府的支持,刘颀决定“南下”,原本25人的团队最后只剩下那帮初始的核心成员跟刘颀一起去了深圳。“对我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决定,也没有几个可商量的人,深圳一直在期待能出现新的腾讯,我相信我们有机会在机器人行业中造就一个全新的独角兽,如果我们做到了,这就是最正确的一个决定。”刘颀说。

  重新组建整个公司的团队架构时,不同于初创时核心团队的“精英化”,刘颀追求的是“精简化”。他们现在整个团队只有30多人。刘颀说,“也不会迅速扩张成100人以上的团队,我们还是会非常精简。这个可能和我们谷歌的基因是比较有关系的,我看重具体到每个人肩负的营收数据,并不追求组建一个员工数量庞大的机构。”

  产品思维

  “我们对整个教育行业是抱着敬畏之心,并不是觉得中国教育有问题而去做一个改革者,我们想要做这个行业的高科技应用者或者说是重新发明者,将学习工具重新发明。”刘颀说。

  谈到针对儿童教育中的辅助教育产品,目前大家可能主要会想到复读机、学习机、点读机以及近几年新出现的学习手机。刘颀认为,这类产品的市场分布已经非常成熟,创业公司还去做这些的话,根本没有任何竞争力。

  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给了他重新定义儿童辅助教育的机会,刘颀以坐标轴中的横坐标来解释其发展趋势,“横轴最左端是点读机、学习机,最右端是一位顶级的私人教师,帮助儿童学习专业的语数外能力,24小时陪伴,并对儿童的生活起居、精神状况,甚至仪态举止等各方面形成一个综合培养,年薪可能会过百万。”

  刘颀认为人工智能儿童教育机器人是上述两个极端的中间点。他判断在不久的未来达到“燃爆点”之时,每个家庭都会需要类似的一个儿童机器人。“我们不是做一个APP,也不是卖一个概念。”

  “子歌核心是一个产品公司,要改变一些教育信息的获取途径,这是我们生态中做的一部分,首先要有机器人这个载体,其次要有在这个生态中认可你的合作伙伴。”刘颀对《世界经理人》说到,因为儿童教育机器人本质是做好教育内容的AI化,这需要内容和产业上的合作伙伴,光凭某一个技术是做不到的。

  子歌和百度合作,在馒头机器人搭载了双方共同研发的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机器人操作系统。在感知系统上,则采用英特尔最新的3D感知视觉技术。为了做好用户体验和内容提供,刘颀和团队专门基于儿童语言定制开发了NLP,并与北京迈瑞科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和IT教育培训机构达内科技有限公司共同研发内容合作。

  但刘颀不愿意拿技术出来说过多的故事,在他看来,真正的技术只有能够满足用户的需求,让用户体验好,这才是一个有价值的技术,否则这只是一个实验室展示的技术,没任何意义。“把产品做到最好才是我们要干的事,所以并没有对外宣布说我们拥有自己的语音识别芯片,我相信凭这块芯片也能成为一家公司,但不是我们想做的事情。”

  他们最关注的是用户内容和用户的数据。具体而言就是教育内容的AI化和用户体验糅合在一起的作用,技术只是一个辅助手段,最终目标只是借助技术服务于教育领域,服务用户。

  “只是通过机器人这个载体,合理配置教育内容,并在细分教育领域做内容传播,让儿童机器人真正进入家庭,这是我们五年十年以后都不会变的方向。”刘颀说。

  融资与未来

  子歌采取的是典型的研、产、销模式。拿刘颀的原话说他们是在“做一个实业”,因此有点偏重资产运营,需要打通整个产业链的上下游,当初他们想做这个项目的时候,其实并不是资本市场上很受欢迎的一个方向。

  不过,资本却自动找上了门。今年5月份的时候,还没有进入市场融资的子歌正和达内科技谈一个儿童机器人编程项目上的内容合作,将达内科技的相关内容资源输入到子歌的Mento(馒头)教育机器人,教儿童编程的基础知识。

  刘颀跟达内科技的CEO韩少云见了一面。韩总告诉刘颀,他本人在过去四个月一直在观察市场上各种做儿童教育机器人的创业公司,分析比较之下就非常想投资子歌。

  经过和韩总的见面沟通,刘颀发现双方在儿童教育与机器人方面有很多看法都非常一致,并感觉到韩少云能站在较高的视野去看待市场发展,于是便接受韩少云的投资。

  像子歌这样“研、产、销”都自己做的公司,对资本自然是有需求的,但并不意味着就是“来者不拒”。刘颀知道当前阶段并不需要1个亿的资金。而且此前也对公司的融资做过规划,当时也并没有融资需求,“至少产品发布了再投,这样对子歌的估值也有帮助。”刘颀说。

  最终刘颀主动降低了20%的估值,韩少云则以2400万的投资拿了子歌少量的股份。同时为刘颀带来的是,子歌成为达内科技在教育机器人领域的独家合作伙伴,所有资源全面的与子歌教育机器人进行合作。

  在刘颀看来,初创公司面向市场寻求资本的时候,像基金这类纯粹的财务投资,注重短期利益的传统型基金肯定是不合适的;要选择具备国际视野的基金,对行业发展有自己的判断,并且愿意和所投企业共同承担风险。而行业内的企业和机构层面,也要认真筛选,这些平台本身在渠道和内容方面都有自己的资源,要避免将自己的产品变成装无数个APP的这种平板形态,对于这方面的合作与投资都要精挑细选。

  刘颀向《世界经理人》透露,子歌目前已经收到了至少6家机构超过2.6亿的TS(投资意向书),其中几家已经完成了尽职调查,因为签订了保密协议,这个阶段不能公布太多,而子歌目前已经达到或者超过了了10亿的估值。

  “接下最重要就是快速接受市场检验,一是直接面向C 端,分别为体验式的线下销售和电商平台众筹的线上销售,二是通过和教育类机构合作,走2B2C 端渠道销售。”刘颀最后说到。

  图/子歌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条,参与评论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