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眼见为虚?未来已来的MR穿越利器

2017-09-12

  在刚刚结束的世界经理人智胜未来东莞论坛上,视频里播出这样一个的画面:许多人坐在篮球馆的看台上,平坦的地面突然变成了海洋,一条巨大的鲸鱼卷起大浪出现在人们眼前,浪花扑到人们面前却突然消失了。这段视频展示的就是MR带你穿越现实与虚拟之间的感受。

  从上半年市场和资本热捧到下半年无人问津,去年许多率先投入VR制造的企业都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的洗礼,技术瓶颈、市场和内容平台的滞后严重阻碍了VR行业的市场化进程。

  在今年初的美国CES和西班牙MWC展上,高科技黑科技云集,无人驾驶、人工智能,机器人,VR/AR更是自带光环。一家中国硬件初创企业的风头似乎盖过了众多大腕企业,他们推出的一款名叫VMG的MR神器--黑科技智能眼镜,在CES上成为海内外观众争相体验的焦点;在MWC上,他们携手拟介科技共同推出的 “MR虚拟电动汽车的设计制造方案”更是惊艳全场,吸引了无数眼球。

  

科技前沿

  科技前沿

  这是一家怎样的初创企业?为什么他们的MR神器如此引人关注呢?MR是否代表着VR的未来呢?

  为了一探虚实,世界经理人记者带着疑问来到这家名为深圳市易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瞳科技)总部,跟其CEO梁剑泓探讨MR穿越现实与虚拟之间的现状与未来。

  硬件制造打磨一整年

  梁剑泓毕业于美国加州艺术学院专攻交互媒体,CTO艾韬毕业于多伦多大学专注穿戴电脑的研究,是全球两位创始人从2014年底开始着手做MR眼镜的项目,并于2015年2月注册成立深圳市易瞳科技有限公司,专注研发基于介导现实(Mediated Reality)的智能眼镜,2015年5月获得Pre-Angel和乐博资本的数百万天使轮融资,2015年12月份全球首款MR智能眼镜的易瞳VMG问世。2016年日获得由中科乐创领投、艾瑞资本跟投的数千万人民币Pre-A轮融资。

  MR到底是什么?梁剑泓的解释清晰明了:“简单来说,MR就是它结合了VR和AR功能,它实现AR的方式不是通过光学透视,而是视频透视。通过视频透视我们可以把裸眼看到的现实世界数字化,在这个数字化的现实世界我们不仅可以叠加一些虚拟物体,我们可以对我们裸眼看到的世界去进行修改,或者减少。”

  当记者试戴上带着好几根视频线尾巴、看起来有点笨拙的VMG-PROV 01智能眼镜后,看到眼前的实景透过摄像头产生了轻微的颗粒感,画面暗沉了许多,而实景之外,记者眼前多了一条蓝鲸,跟随着它游动的身影,记者情不自禁转动起脑袋,画面随之出现一些抖动。

  梁剑泓解释说,“这是第一代产品,我们采用了视频透视技术来做AR,最大的缺点就是所有的内容都有延迟,通过摄像头采集现实画面再经过处理、计算机视觉算法进行渲染,转头那一瞬间,所有的东西都会延迟,这就是我们二代产品需要解决的问题。”因为第一代产品需要将摄像头采集的数据传回电脑加工,再把加工后的影像回传到眼镜中,我们的眼睛才看到结合在一起的画面。随着芯片功能的强大,第二代的产品将运算过程直接在眼镜上完成,画面延迟大大减轻。

  谈及初创企业的制造难关,梁剑泓深有体会。就是眼前这个看似笨拙的MR智能眼镜,从手板到第一批量产成功竟然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他说,“制造环节真的很不容易,最早我们把硬件制造想得很简单,没想到光是头带的制作,就花了几个月时间。”所幸他们没有事先给自己套上众筹的紧箍咒,而是等产品成功生产出来后再通过Indigogo全球众筹。

  “创业做硬件,我们都没有制造的经验,跟工厂的磨合全靠结构工程师,好在他的制造经验比较丰富,能想办法解决所遇到的难题。”梁剑泓给他的团队成员点了赞。

  摸索商业模式要两条腿走

  虽然VMG的MR神器赚足了眼球,但梁剑泓却认为,易瞳科技的优势并不在此,拥有包括深圳研发中心和多伦多大学HI实验室两支研究队伍,并由“穿戴电脑之父”Steve Mann教授担任首席技术顾问,才是他们的独特竞争力。“当然,如果没有这个成功的硬件,我们很难说服客户我们具备这样的研发和技术优势。”梁剑泓坦言。

  2016年岁末,易瞳科技CTO艾韬成功进行了一次公开测试:连续戴了七天MR智能眼镜,活在左右颠倒的视觉中。此次实验的成功,为人脑能适应VR/AR所营造出的数字化的视觉,提供了全球首个案例支持。

  谈及这次试验,梁剑泓指出:这个实验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深入地去挖掘技术上的可能性,同时发现产品值得改进的地方,并且在商业模式上进行更深入的探索。”

  易瞳科技的初代产品VMG-PROV主要面向极客开发者、大学实验室和研究机构发售。第二代产品VMG-MARK会面向普通开发者和更多的行业用户。除去目前已经布局的娱乐、教育、营销行业,易瞳科技会继续拓宽商业合作领域,在军工、医疗、艺术等领域进行更广阔的延伸。

  作为一家技术驱动的公司,易瞳科技将利用自己的技术优势生产优质内容,并在细分市场上与专业的内容团队合作,以寻求更高效和专业的产出。

  在MWC展上,当用户戴上易瞳科技的MR眼镜并启动该方案的APP,一辆虚拟的电动汽车即将出现在用户眼前的地面之上,除了可以对汽车外表进行各个角度的查看,用户还可以将汽车进行拆解,进而看到汽车内部的底盘结构、充电电路、电池组、T类模组等详细工业结构。

  梁剑泓表示,“以往在汽车的产品设计中,设计师会在电脑中先建立3D模型。但2D的屏幕无法展示它与现实场景结合起来的样子。现在通过MR技术,设计师可以更加直观地进行设计。我们的MR眼镜提供了基于Inside-Out方式的SLAM算法,能够实现3D模型与现实环境相结合,在眼镜里看到的汽车模型紧贴着路面,就像是现实中的汽车一样。”

  基于目前的市场需求,梁剑泓将易瞳科技的商业模式定位于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深化软硬件技术,另一方面为行业客户定制解决方案。“把VR/AR作为一种营销或生产的辅助工具,选择最适合的游戏、教育、汽车制造、医疗健康等几个垂直领域,通过定制解决方案的方式来服务行业客户,开发出一些标准化行业解决方案。”

  风口之后的挑战

  在2B市场找到立足之地后,梁剑泓认为,目前最大的挑战是招聘到合适的人才。智能眼镜涉及硬件、结构、光学、芯片、算法、软件等多学科领域,新兴行业的人才培养需要较长的时间和较大的投入,边使用边培养成为行业企业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据职场社交平台领英日前发布的全球VR人才供需报告显示,美国、英国、中国的VR人才占比分别为40%、8%和2%。而中国的VR人才需求量达18%,仅次于美国。

  随着VR/AR在游戏、教育、营销、影视等领域铺开,虚拟现实行业的技术障碍、协议端口未统一、兼容性低、体验感差、产品参差不齐、内容缺失等问题成为行业内每家企业都需要面对的。经历过冰火两重天后,越来越多的VR相关企业认识到,单靠一家企业的力量是不足以将整个产业发展起来的,上下游对接,构建起持续健康的VR生态圈成为行业的当务之急。

  放眼未来,梁剑泓大胆的预测:“过去两三年智能手机的创新已经停滞了,取代智能手机的MR相关产品很快就会到来。”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条,参与评论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