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多种问题袭来:崩溃在边缘的“直播赚钱路”

康斯坦丁|2017-10-12

  当下愈发多元化的娱乐形式中,直播是绝对不可忽视的一种。在被称为直播元年的2016年,直播行业以一种瞠目结舌的方式高歌猛进。覆盖三亿多上网人群的同时,迅速衍生出一条囊括多个细分职业的全产业链条,并成为一座真正的金矿。作为一种娱乐形式,直播行业的兴起速度前所未有,但谁也没想到其衰落的苗头也来得如此之快。

  用户数量增长陷入停滞、主播收入两极分化严重、行业太不规范且灰色事件增多……闭着眼睛就能挣钱的好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甚至还处在了崩溃边缘。直播行业的寒冬,或许比业界和大众想象地还要来得更快——衰落苗头背后接踵而来的或是断崖式下滑。

  直播经济下滑,内容产业链开始瓦解

  对于互联网细分行业来说,有两个标准证明其处于良性态势:一是用户数量达到一定的基数,二是基数以较快的速度变大。但直播行业却是一口吃了个“胖子”,在用户数量达到顶峰之后,似乎再也难有寸进,甚至还有所滑落。

  8月初CNNIC发布的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7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共3.43亿,占网民总体的45.6%。看似人数还很多,但相比截至2016年12月3.44亿直播用户的数量还减少了1000万,且占比也降低了1.5个百分点。而其他数据也显示,部分直播平台的日子也没那么好过——映客活跃用户数量的峰值是在今年1月,达到2516万人,而8月已经下降至1230万人,缩水严重。

  从另一个角度看,目前直播行业的内容产业链也开始瓦解。在将游戏、舞蹈、音乐、公益、生活、搞怪、户外等全部直播N遍后,随着用户新鲜感的褪去,内容方面的先天不足开始凸显出来。游戏还能靠“吃鸡”、王者荣耀、LOL等支撑,但其他内容却不断重复着相同的内容,同质化严重、刺激性不足。

  冗长的结算链条带来崩溃危机

  更让直播行业陷入崩溃危机的,是在主播收入层面。动辄数千万元的签约费、直播收入等,让年轻人以飞蛾扑火的态势纷纷向直播行业涌入。但事实上,真正能获得巨额收入的,仅仅只是极少数人,绝大多数还都只是在“挣扎生存”。

  而且,与一般人们印象中主播只是与直播平台直接五五、四六、三七等分成方式不同,主播面临的是冗长的“结算链条”。《2017上半年中国直播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经济公司遍地开花——广州多达290家、上海也有256家、深圳则为193家……而据繁星直播平台监测显示,直播行业中的公会企业的平均收入达数千万元,大型公会的收入甚至可以达到百亿级别!

  这些经纪公司、公会是围绕主播进行运作,通过包装、炒作等一系列手段去将主播捧红,然后再进行分成。直播平台经纪公司、公会主播,再加上其中存在的经纪人等,构成了一条不断分成的冗长“结算链条”,能分到主播手中的钱只是“小虾米”。

  比如都市快报曝光的一起先网络直播公司老板跑路事件中,就揭露了其中的“黑幕”。众多主播被聚集在隔开的小玻璃间中进行直播,他们与这家公司签约,而后者又与直播平台签约。一场收入2000元的直播结束后,斗鱼抽成50%,剩下的50%由老板掌控并再分配,主播只能分到150块钱,经纪人一次只能挣5块钱……

  这样层层压榨的“结算链条”,其实是目前直播行业主播收入层面的真实写照。看起来那么美好、前途无限的直播行业实际上却浑浊不堪,让人难以忍受。而在主播离去后,直播行业会陷入到“崩溃”之中。

  你真得想想,收缩市场中如何自保?

  直播行业让不少人成为受益者,赚足了眼球和money。其中的佼佼者甚至还出现在众多电视台的娱乐节目中,或者参加各种商演去捞金。但在风光的背后,是无数主播成为了“炮灰”——与网络文学市场其实很相似。而在直播行业停滞不前、大坑无数的当下,如何自保就成为关键。

  不管加强自身修养和才艺、技术,还是寻找靠谱的经济公司、公会,抑或是单干,都有要自己与众不同的一面。如果一直是“泯然于众人”,还是找个正儿八经的工作吧。毕竟直播做习惯了,人是会变懒的……撒撒娇、跳跳舞、唱唱歌、玩玩游戏就捞钱的直播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科技新发现)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