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贾晋京:从“三个人”看金融格局巨变

贾晋京 |2018-02-09

第一个人是“野蛮人”;第二个人是“隐身人”;第三个人是“机器人”。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院委贾晋京,今日在参加第一届新时代资本论坛时表示:当今世界有三个人改变了世界的金融。第一个人是“野蛮人”;第二个人是“隐身人”;第三个人是“机器人”。并且下一步,随着人工智能,随着机器人的发展,这个情况还会继续深化。但是恰恰告诉了我们一个如何回归金融本源的,不忘初心的新的可能性。

以下为演讲全文:

今天是第一届新时代资本论坛,这个单元的主题是“直击改革痛点,回归金融本源”。所以我的破题就是,对于金融来说,当今是一个什么样的新时代。我们要首先从当今的改革痛点来看,最后探索回归金融本源的方式。

我演讲的题目叫做《从“三个人”看金融格局巨变》,可能大家比较好奇是哪三个人。今天上午在报告发布环节,发布了我院的研究报告——《大接替:国际金融危机十周年来的世界经济动能转换》。这份报告讲了金融危机十周年这个时间点上,过去全球经济和金融发生的大的宏观层面的变化在哪里。从“三个人”来看当今金融变化,实际上是对于下一步要发生事情的一点剧透,非常适合于在金融危机十周年的这个时间点来看。

当今世界有三个人改变了世界的金融。哪三个人?第一个人是“野蛮人”;第二个人是“隐身人”;第三个人是“机器人”。为什么说这三个人深刻改变了当今世界金融,并且会在未来给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带来完全不一样的改变?这是什么原因?

我们首先来看“野蛮人”。什么是二十一世纪以来地球上人类社会发生最大变化,什么是2008年到现在金融危机10年来发生的最大变化?实际上这个变化是很明显的。今天在座的基本上都是搞金融的,可能有一点是身在其中,不太注意到这种变化。这个变化就是,货币的数量变得远远大于实体经济活动的数量。而在此之前,这种情况是没有发生的。关于货币的数量远远大于实体经济数量,基本上有这么几个大的数据。

从全世界的角度来看,衍生金融的数量,场外衍生大概是700万亿美元,场内大概是300万亿美元,全世界的金融机构总资产大约是200300万亿美元。世界上实体经济一年的全球总的GDP大约7580万亿美元的样子,根本就不在同一个数量级上。举例来说,当今世界并购的数量连续三年,预计很快就会变成连续四年超过3万亿美元。并购大规模的发生,我们经常用“野蛮人”这个词来讲,这个是反映了当今世界金融的活跃程度,它是一个表征。当然,背后实质的现象就是钱的数量远远大于实体经济活动的总量。

第二个人是“隐身人”。实际上带来的深刻影响远远不止是会发生并购这样的一些表征明确的现象。我们知道,人和经济当中最直接的关系就是人的经济行为,所有人的经济行为加起来就是经济。人的经济行为要通过就业和公司来看。但是现在世界上有一个大的现象在于,全世界包括中国在内,以及包括西方所有的主要经济体在内,每年新增注册公司的数量在大幅度上升。但与此同时,如果我们看所有总的就业人数,在美国这个数据叫做劳动参与率,也就是参与劳动的人口在总人口当中的比例是常年持续下降的。工作的人口总数占总人口当中的比例常年在持续下降,表现就是不少西方大公司在大幅度的裁员。这里就产生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为什么工作的人总数在下降,但是公司的数量却在飞快的上涨。这个里面难道不是存在一些“隐身人”吗?因为总要有人才能支撑公司的数量。一个企业集团在过去可能就是一个法人。但是现在世界上大多数的企业集团是N多个公司的集合体。凡是最著名的大企业集团,往往可能注册了几千家,甚至是几万家公司。而绝大多数的几千家,几万家公司,实际上都可以简单的去注册,并且同时也可以简单的去注销,它发挥一个法律上法人的角色。也就是在法律上面,他就可以融资了。我们可以看到,这里面实际上“隐身人”现象反映的是当今直接经济大的循环当中,金融本身自身可以构成它的循环,它就可以由一些法人来承担循环当中主体的角色,而不一定对应着真实的自然人。

第三是“机器人”。我们面对着这样一个世界,货币的总数要比实体经济的活动量大,更大的货币总数里面的行为主体是一些法人,但法人不一定对应自然人。这些法人通过什么样的一些方式在行为呢?完全可以通过机器人产生他的行为。这个世界就有意思了,一个人的实体经济行为是一个世界,而机器人的虚拟经济行为,事实上可以构成另外一个世界。这就好像阿尔法狗构成了一个跟自然人下的围棋完全不同的围棋世界一样,事实上这种事情在全世界,如果从国际的角度来看,并不稀罕,并不奇怪。

我举美国一个典型的超大型的对冲基金的例子,美国很多靠量化投资自动交易的对冲基金,90%以上的员工是工程师。这些工程师主要工作是维护电脑,可以理解成维护机器人。而机器人管理一个对冲基金的内部黑池,即内部指导用户进行交易,所形成黑池的这个交易量,要大于纽交所的交易量。为什么公司内部交易量会大于纽交所的交易量?因为它可以在全球1000多个市场交易,不光是纽交所这一个市场,还有商品市场,纯粹的衍生金融市场以及黄金市场等多个市场。我们完全可以把这种经济行为、金融活动看成是一种存在于人类自然人构成的实体经济之外的另外一个世界。这种事情当然是过度的衍生化,所以我们现在讲如何从这个现象再来看回归金融本源。

前面讲了这三个人的问题,下一步随着人工智能,随着机器人的发展,这个情况还会继续深化。但是恰恰告诉了我们一个如何回归金融本源的,不忘初心的新的可能性。这个新的可能性在哪儿?实际上要看这“三个人”,这个现象最初来源于哪里?实际上最初来源于世界上三个分化:第一个分化,源于西方发达国家的金融市场形成的虚拟经济体系跟他们的实体经济体系之间的分化;第二个分化是全世界的实体经济的中心,也就是工业中心跟西方之间的分化,中国成了这个工业中心;第三个分化,人工智能创造的经济活动将会跟人类的经济活动之间产生一个比较大的分化。但是这个并不必然导致更进一步的虚拟化和金融化,因为如果我们看中国的经济来说,中国在虚拟经济这一块,其实并没有走得那么远。

中国绝大多数的资产并没有被纳入到越来越金融化、虚拟化的这种轨道上。同时中国的实体经济也并没有大规模地脱实向虚。与此同时,中国现在成了新的工业中心。因此,我们能够通过一种大规模跟实体经济密切结合的新的可能性,类似于共享单车这类,引导资金流向实体经济。

举例来说,京东方公司生产的液晶面板,必须投资几百亿去砸这个项目,而且即便你砸了几百亿,也未必砸得出来。而京东方是靠贷款来支撑的。中国最关键的是有巨大的需求支撑量,所以可以像京东方这样,为人类开辟未来新的美好生活的项目,提供一种新的资金去处。这就是未来有可能会在中国产生的一个金融回归本源的新型现代化道路。

贾晋京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院务委员兼宏观研究部主任、首席研究员,本文刊于119日新浪网。


本文系贾晋京授权世界经理人发布,并经世界经理人编辑。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世界经理人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并请附上出处(世界经理人)及本页链接http://m.ceconlinebbs.com/ARTICLE/8800091935,推荐关注(ID:CEC_GLOBALSOURCES)。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