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黄震:区块链有望在监管、教育等领域加快推进

可以预见,未来基于区块链的社会属于编程经济,管理与服务都要通过编程加强,而非人力。

核心要点:相对商业应用而言,区块链技术更有望先在监管、教育、社团管理等领域加快推进。类似央行等监管部门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获得更多数据。北爱尔兰银行通过采用“分布式账本”报表已经实现合规管理要求。其实中国也有类似的操作,北京市已经开发出一个链接用户和银行监管的网络借贷管理平台。

从法律角度看,权属登记领域应用空间也很大,但现在很多职业都有既得利益者,他们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位置,立马应用显然行不通。等这一代人老去,新技术必然替代旧工种。

任何主权国家都不希望货币发行权受到挑战

金融界:有观点指出,央行今年可能就会推出法定数字货币,您认同吗?这背后是基于怎样的监管理念?

黄震:这可能只是民间猜测,我国央行确实是在研发法定数字货币,但并没有明确表态什么时候推出的时间表。现在央行面临的现实问题是,如何管理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中国禁止ICO之后,很多ICO项目就跑到海外去开展业务,全球ICO融资依然火爆。或许光靠一国封堵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甚至还可能伤害区块链技术的创新探索。因此有观点认为,中国要疏堵并用,出于“疏”的目的,央行法定数字货币出台的速度确实可能加快。这样它就可以做一个主流的引导,同时这也是适应当前“现金数字化”趋势的需要。

金融界:监管当局对区块链技术的态度究竟是怎样的?ICO被禁之后,国家有没出台其他技术促进政策?

黄震:监管当局禁止ICO是为了控制风险,防止部分人以区块链的名义,进行传销、诈骗、非法集资;以保护投资人的利益和防止系统性金融风险。早在2016年,加快区块链研发就已经写入了国家和地方的规划。虽然有关部门尚未出台更多的区块链技术支持政策,但依然通过各种场合表态支持。

金融界:日本承认比特币的合法性,您认为这背后的动机是什么?像美联储这种机构,会不会担忧数字货币动摇美元地位?

黄震:日本允许比特币成为一种支付工具,可以购买商品甚至房产;也正式批准设立了一批比特币交易平台。但日本并未承认比特币就是一种货币。货币有支付功能,但支付工具并不等于货币。支付工具与货币是有差距的,黄金可以用来支付,但黄金现在也不是货币,这一点值得我们去思考。至于其动机,现在日本的数字货币和ICO都得到了快速的发展,我认为这可能是他们想抢占数字经济高地的手段,谋求暂获数字经济红利。

除了日本之外,美国也允许比特币交易,甚至还推出了比特币期货。某种程度上,这是在支持比特币、区块链的研究探索。但是,他们也并没有承认比特币是法定货币,只是允许它们成为一种投资品;另外监管当局也在研究加强比特币等数字资产交易监管的政策。

美联储肯定不愿意看到比特币替代美元,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不希望自己的货币发行权受到挑战,因为这会影响他们的铸币税收取权。

银行数据共享难 区块链有望在监管、教育等领域加快推进

金融界:当前区块链技术在行业的应用情况如何?

黄震:应用最多的还是代币,就是我们熟知的比特币、以太坊等虚拟货币领域。银行领域也有一些应用,但银行一般采用私有链管理数据,这与比特币的公有链不同,它并没有真正去中心化。

曾经美国有一个区块链联盟,很多银行都参与了这个项目,但后来越来越多的银行选择退出。退出的主要原因是理念不一致,银行认为“数据”属私有于资产,不能与同业对手共享。他们还是愿意开发私有链,让数据运行在自己的平台上,只有授权用户才能进入系统。

当然,像央行这种监管部门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获得更多数据。北爱尔兰银行通过采用“分布式账本”报表已经实现这个构想。其实中国也有类似的操作,北京市已经开发出一个链接用户和银行监管的网络管理平台。

相对而言,区块链技术更可能先在监管、教育、社团管理等领域推进。

从法律人角度看,对于那些需要形成多方共识的数据,比如权属登记领域,区块链应用价值巨大。举例来说,房屋登记要先通过公示生效,然后才能取得房屋产权,商标、版权、专利的登记流程也是如此。如果在这些过程中引入区块链作为确权机制,可以大幅提高效率。很多现在需要法律人来执行的合同起草、审核、诉讼等工作,都可以被智能合约替代,像公证、鉴证这些中介角色全都没有存在必要。但现在很多职业都有既得利益者,他们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位置,立马应用显然行不通。等这一代人老去,新技术必然替代旧工种。

金融界:当前资本市场上,但凡跟“区块链”沾边,股票就出现暴涨,这种“块来疯”现象您怎么看?

黄震:“炒概念”就是资本市场兴风作浪的一种手法。证监会和交易所已经发现这种现象,不仅对投资者进行风险提示,同时也在加大检查力度。倘若真有发布虚假信息和误导消费者行为,那就是触犯监管红线,判罚和重罚都是可能的。

据我所知,这些上市公司中,真正能利用区块链技术解决实际问题的极少。之前迅雷玩客币确实在做开发,但后来发行ICO就进入了监管禁区。其他大部分都处于研发阶段,尚不能真正服务客户,属于炒概念。

比特币面临巨大政策风险 但在一些场景中存在刚需

金融界:对于民众的炒币热情,您有什么建议吗?

黄震:比特币是一种暴涨暴跌的投资品,币值不稳定本身就属于价格风险。有人希望通过赌一把满足自己的暴富冲动。所有说教都不如现实的案例刺激大,比特币巨大的涨幅本身就具有极大蛊惑力。包括巴菲特在内的很多人都提醒过投资比特币的风险,但比特币依然暴涨。风险爆发前,人们不会相信投资家的提醒。作为投资品,比特币必然有风险,任何投资都有风险,这是投资者应有的基本常识。

比特币会形成对主权国家货币发行权和铸币税收取权的挑战,单这一点,它就面临巨大的政策风险。一些国家直接采取极端的禁止性规定,这些国家的比特币投资者肯定会有不同程度的损失,或者说暂时的损失。

当然,不同国家会有不同政策。比特币在跨境支付以及洗钱、贩毒这些黑色交易中存在刚需,日本还允许用它购买商品、甚至房产。全球自由兑换的特征让比特币具备较多应用场景,至少这几年,它的应用场景不仅不会被消灭,甚至还有可能扩大。德国、法国这些国家曾经提议,在G20范围内进行比特币监管,但是G20能不能出台统一的监管政策?有没有更多的国家追随?这都是不确定因素。

金融界:比特币是最早的数字代币,现在号称技术更为进步的各种代币层出不穷,会不会对比特币地位造成冲击?

黄震:种类和数量的增加会壮大数字代币的影响力,吸引更多人参与。如果有更多的投资者加入,就不会对比特币形成大冲击。倘若没有更多人涌入,仅仅是存量竞争,而类似比特币分叉等新的币种又不断增加,那比特币的币值和应用就会受到影响。

未来社会属于编程经济 律师、会计师都要有编程能力

金融界:从一些招聘数据来看,北京区块链相关岗位较其他地方更多,现在区块链领域存在地域分布特征吗?对于年轻人就业,您有什么建议吗?

黄震:但凡互联网发达的地方,比如深圳、杭州,区块链研究和开发都已经在兴起。但北京和上海是走在最前面的,特别是北京。

北京相关领导对区块链应用非常重视,所以批准了一批区块链协会、研究院、技术联盟等等,这些举措推动了区块链技术在北京的发展。另外,北京具有更多区块链应用场景。各行各业监管总部都在北京,使用区块链技术进行监管是必然的,所以北京成为区块链中心也是必然的;北京聚集了中国最多的高等院校,一个非常可能的场景是,未来高校都采用区块链技术授予毕业证书,这个构想不仅实用而且相对好推进;同理,全国社团也可以采用这种方式来管理。

当然,也不排除有一些偏僻落后的地方,通过其他优势换取区块链发展先机。在上一轮大数据热潮中,贵阳通过弯道超车、换道超车形成了自己的大数据产业优势。现在有几个地方也想把区块链打造成自己的后发优势领域,比如江西赣州。

此外,北京还是中国的信息产业基地,拥有像“中关村”这样的高新技术聚集区,有利于技术研发。

可以预见,未来基于区块链的社会属于编程经济,管理与服务都要通过编程加强,而非人力。律师、会计师这些职业以后可能都要求有编程能力,年轻人应该拥抱新技术。

黄震系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金融界网站《洞见》对话栏目。

本文系黄震授权世界经理人发布,并经世界经理人编辑。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世界经理人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并请附上出处(世界经理人)及本页链接http://m.ceconlinebbs.com/ARTICLE/8800092073,推荐关注(ID:CEC_GLOBALSOURCES)。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