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专家圆桌:日本制造“生死劫”启示录

太阳 |2018-03-12

日本制造正在进行的转型,究竟是主动为之还是被动为之?日本模式是否真的已经走下神坛?

最近一段时期,日本制造业丑闻频传,震惊世界。“日本制造”大有走下神坛,甚至崩塌之势。“日本制造”何去何从?“日本制造”的“基本面”究竟如何?“日本制造”能否“逆袭”新时代?本期专家圆桌深入采访两位资深专家——合众资源•3A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承元和南开大学日本研究院副院长张玉来。他们分别从各自视角给出了鞭辟入里的解答。

  日本制造正在转型

《世界经理人》:在你看来,造成日本制造业丑闻频发这一现象的背后原因都有哪些?

张玉来:背后的原因是日本制造业的主动转型,而质量滑坡是转型过程中的一个必然阶段。大家只看到了丑闻,关于“日本制造转型的布局和成果”,媒体却关注得比较少。具体来讲,日本制造的转型至少有这五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传统“日本式经营”根基的土崩瓦解。我们知道,所谓日本式经营的基石是1972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提出的“三大神器说”——企业内工会、终身雇佣和年功序列。正是在此基础之上,日本员工才对企业形成极高忠诚度,使得精益生产方式的核心理念——“改善”得以被彻底贯彻,从而让日本建立起称霸世界的质量管理体系。

但是如今,除了企业内工会,大部分企业已经放弃了“终身雇佣”和“年功序列”。从上个世纪90年代后,很多企业都在引进“绩效主义”。现在,非正式员工(派遣员工等)在日本占比已经将近40%,他们对于企业缺乏归属感,而且,即便是那些终身制的正式员工也因企业改革而产生危机感。

二是生产方式的快速转型。日本企业的高品质诞生于传统的垂直一体化生产体制——这也就是曾被日本制造业界津津乐道的“磨合型”优势。然而,“模块化革命”却改变了这一切。比如,水平分工型生产体制在经过“IBM模式”、“苹果模式”以及“大众平台化战略”等经营实践之后,已经成为各个产业领域的主导模式,而IT命以及IoT(物联网)新技术革命又发挥了进一步推波助澜的作用。在经历了所谓“孤岛化”技术执迷期之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日本家电、汽车等产业相继“倒戈”,适应并接受了水平分工模式。比如,丰田推行的TNGA(丰田全新全球体系架构)以及日产的CMF(通用模组家族)平台等。

三是公司治理模式的欧美化趋势。新世纪以来,大量日本企业纷纷转向强调股东利益的欧美经营模式,过去高度重视“现场”的企业经营层已经把主要精力转向了短期利益状况。日本企业过去更重视长期性经营,因此不断强调质量管理,普遍盛行一点一滴式的质量改善活动(QC),但如今各种短期财务报表成为经理人向股东汇报的重点。

四是日本制造业的“服务化”趋势。近年来,日本制造业的服务化特征开始加速,企业强调要从“提供价值”向“共创价值”转化。以前,企业只要重视提供高品质的有形产品即可,但在IoT时代,这种单一格局已经转变成“有形产品+无形服务+经验”的新格局。企业以此作为获取竞争力、确保收益和适应新技术革命的目标。当然,这也是日本企业试图摆脱新兴市场国家企业价格竞争的重要手段。在此背景下,质量管理体系则相对受到忽视。

五是技术进步的背景,也就是IoTAI(人工智能)。第四次工业革命,日本叫社会5.0,也就是用技术改变原来的生产现场,生产越加简单化,质量管理也要新的进步。

刘承元:日本制造曾经享誉世界,但是现在却不得不被动转型。最近丑闻不断,其背后的原因除了新兴技术的更迭外,还有中国制造快速崛起造成的竞争压力。在全球化竞争中,基本上是日本制造步步为营,中国制造步步紧逼的局面。在中国制造低成本、快节奏的高强度竞争压力下,日本制造表现出了强烈的集体焦虑。而且,日本企业战后一代有担当精神的创业家们已经不在,企业的领导层以二代、三代或者职业经理人为主,他们缺乏担当和进取精神,所以遇到经营困难,或者选择粉饰业绩,或者铤而走险造假,以图自己任上不出问题。

  日本模式走下神坛?

《世界经理人》:现在有很多声音说“日本制造和管理模式走下神坛”,你是否认同?为什么?

刘承元: 与中国制造的追赶相比,日本制造看上去确实是在走下坡路,但日本制造依然具有深厚的技术底蕴和强大的竞争优势,不容小觑。日本制造和管理模式也依然值得我们尊重、学习和借鉴。即便有一天,日本制造被中国制造全面超越,我们依然要汲取日本制造和管理模式中的优秀养分,如重视过程管理、人性化对待员工以及精益管理等。

张玉来: 日企造假是针对自身原来的标准出现了问题,但它的标准本身就高于同行,所以,不应该说它走下了神坛,只是相对他原来的标准出现了质量滑坡的问题。对我们来说,仍然是需要赶超和学习的对象。当前技术进步日新月异,时代潮流也在不断改变,日本制造及管理模式正因为没能适应这种新的环境才出现了问题。不过,也应该看到,尽管出现了造假丑闻,但日本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依然非常强大。今后有两个可能,第一,用新的体系来适应原有标准;第二,它的标准可能会发生新的调整。他原来的经验还是值得学习的。

《世界经理人》:你认为,“日本制造”和“日本管理”能否“逆袭”新时代?

刘承元: 制造业的转移通常是不可逆的,所以日本制造要逆袭新时代是很困难的。原因在于世界真的变了,技术模式变了,商业模式变了,制造模式也变了,变得让日本人无所适从。再加上日本是一个成熟的富裕社会,良好的社会保障,已经让国民变得懒惰,没有激情。这就决定了日本制造未来难有大的作为。

当然,日本制造可以通过改变策略延缓其衰败的过程,即利用日本既有的各类要素技术优势,通过与中国制造联手,与中国制造进行某种意义上的战略联姻和战略分工协作,以换取巨量的中国市场。可惜的是,日本制造采取的策略正好相反,处处把中国当对手,许多企业撤离中国市场。

由于日本制造影响力的逐步下降,日本管理也会逐步失去光环。但日本管理的某些基因将会得到传承,中国企业也许是日本管理最好的学生。

张玉来:完全有这个可能,因为日本制造业已经实施了多年战略转型。在泡沫经济崩溃之后的所谓“失落的二十年”之间,日本企业发生了巨大变革,其全球化经营与服务化趋势都有了很大进展,在汽车、产业机器人、云计算、电池、新能源、新材料等诸多领域领先世界。当然,日本制造业也存在一些继续改进的方面,比如企业决策速度存在缓慢问题、设备投资也常常犹豫不前、用工体制仍存在流动性不足等问题。

  日本制造危机启示

《世界经理人》:根据日本制造和管理模式过去的辉煌历史,你认为日本制造和管理模式是否仍有优秀的基因在传承、可借鉴?这些基因是哪些?

张玉来:日本制造和管理模式仍有许多优秀基因在传承和发展,比如日式管理所强调的PDCA循环、QCD现场管理体系和5S现场管理工具、新旧七种质量管理方法、可视化管理、员工培训体制等等。其中,标准化作业、自动化和准时化生产制造理念等,仍是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可以借鉴的基本理念。

中国企业之所以有竞争力很多是依靠新技术,以及新的分工体系,所以一下子走到了前面。但是从传统方面来说,我们和日本的实力还差得远。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过去的课要补,日本企业在管理上的可视化、员工培训以及标准化、精益化等,我们还应该学习。不要因为他们出了问题就觉得他们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重中之重就是学习其标准化,如果做不好,中国企业形象和质量体系很难上升。在国家的标准化还没有出来的时候,我们的行业就要协作,或企业内部先实行标准化。

《世界经理人》:在全世界都在向工业4.0迈进的新时代,“日本制造”究竟有怎样的新定位、新布局、新贡献?

刘承元:在德国制造、美国制造和中国制造的压迫式竞争压力下,日本制造也在谋求进一步发展。就我了解的情况看,日本制造将会进行一些调整和扬弃。比如,日本制造将会逐步放弃终端产品的竞争,除了汽车这个门类之外,其他如家电、IT类产品等等都会逐步退出。

张玉来:“精健化”可能是日本企业未来的定位——不再追求庞大的身躯(市场份额很高但不盈利),而是以高附加值化为经营目标。据我观察,很多企业都放弃了传统的“多元化”经营战略,比如奥林巴斯、富士胶片、大金工业、松下电器等等。

最近,铺天盖地的造假丑闻确实遮掩了日本制造业的光芒。具体包括:第一,日本制造业盈利能力得到大幅提升,制造业大企业的经常利润率已经达到8.11%,实现了对欧洲企业的赶超,开始直逼美国企业。第二,企业积累了巨额财富,为今后经营创新做足了储备。第三,全球化经营取得极大成功,日本制造业海外生产比率突破25%,汽车行业甚至达到67%,这不仅积累了丰富经验,同时也带了丰厚利润,日本企业海外直接投资余额已经突破174万亿日元,经常利润率突破5%。第四,日本制造业不仅获得了一些领域的竞争优势,如机器人、碳纤维、电池、云计算等,其“制造业服务化”进程也获得极大推进,日立、小松、普利司通等企业均取得成功经验。此外,日本政府也积极支持推进日本制造的“系统”推销,如成套基础设出口等。

本文作者太阳,世界经理人原创,经授权使用文章的网页转载须注明“来源世界经理人(www.ceconline.com)”、图文作者信息以及本文链接http://m.ceconlinebbs.com/ARTICLE/8800092295。微信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ID:CEC_GLOBALSOURCES)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