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李嘉诚退而不休,商界常青树如何炼成?

史亚娟 |2018-03-26

对这个被预言即将改变世界的崭新领域,90岁的他,依然跳动着一颗不老的心。

“我的计划是‘退而不休’,计划继续担任长和系政策顾问。”20153月,李嘉诚第一次谈及自己的退休计划。

三年后,2018316日,年届90高龄的香港首富、企业家李嘉诚宣布退休。由长子李泽钜接手长和董事会主席一位。

对李嘉诚而言,这称得上是一次体面的谢幕,他表示这是退休的最好时机,应董事会要求,他将出任公司资深顾问,继续就重大事项提供意见。

事实上,从12岁出道至今,李嘉诚从来没有停下过奋斗的脚步。就算那副标志性黑框眼镜似乎能将时光凝滞,他却从来没有空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反倒是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直到今天,他仍坚持每天清晨6点起床,打完高尔夫球,便投身于一天的忙碌中,每周坚持工作5天半。偌大办公桌上,只有一沓很小的便笺纸,两支笔,一副放大镜,因为多年来他已习惯“今日事今日毕”。

办公室最惹眼的,是语出左宗棠的诗句:“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这24个字,是李嘉诚的人生信条,也描绘出这位已入暮年、还在紧握日月旋转的企业家,是如何闯过人生的无数难关,成为商界常青树的。

1无法复制的“超人”轨迹

早上打完高尔夫球,李嘉诚就要开始一天的工作。在70层的办公室里,他会收到一份新闻资讯列表,和很多看摘要的领导人不同,他阅读的是标题组合。如果看到感兴趣题目,他就让手下全文翻译,出现在这份列表的媒体包括《经济学人》、《华尔街日报》、《外交政策》和《名利场》等,一个4人团队专门负责翻译。平板电脑出现后,他已习惯用iPad浏览这些资讯。

如果没有商务宴请,他一般会在办公室度过忙碌一天。他对吃喝没什么讲究,晚上临睡前读书、看英文电视节目,生活非常规律。

很少有人比李嘉诚更能象征香港在过去半个世纪的演变。他从一个少年难民,变成了世界性的商业领袖,这也是战后香港经济奇迹的缩影,也代表了海外华人社会的成就。比起同代人,李嘉诚也是最具有全球眼光的一位,投资领域遍及各项产业。

末任港督彭定康曾经告诉史塔威尔,李嘉诚是他打过交道的富豪中,唯一一位“明显是天赋异禀(或者说具有某种天才) 的人”。

1928年,李嘉诚出生在广东潮州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小学校长,但因为连年战乱,全家迁移到香港投靠亲友。很不幸,少年李嘉诚早年丧父,被迫放弃教育开始养家糊口。他做过工人和销售,非常清楚一家企业在底层是如何运作的。时至今日,他的生活作风依然保持了早年的简朴特色。与郑裕彤、李兆基、何鸿燊等二战后崛起的香港大亨相比,不论是资源还是教育背景,他都没有什么优势。

让外界啧啧称赞的是李嘉诚创业以来,他个人和公司资产每一年都比上一年增加,同时代的大亨都多少经历过几次生死波折,但他成功避开风险。从来没有一个华人像他那样成功整合了全世界的资源,他的事业版图拓展到52个国家,有26万员工。每一次经济危机来袭,他都成功地活了下来,超越了市场局限与竞争对手,他是一个天才的商人。

1950年,红色中国成立不久,香港的未来还是未知数。22岁的李嘉诚结束打工生涯,开始创办长江塑胶厂,几年后凭借塑胶花业务积攒下第一桶金。

1972年,全球经济不景气,李嘉诚凭借长江实业成为上市公司主席,并将业务主营范畴转到房地产业。他的事业进入加速期。

1979年,在汇丰银行的帮助下,他接手老牌洋行和记黄埔,开始改变香港经济结构版图。从此,长江实业与和记黄埔成为李嘉诚旗下两大旗舰公司。

1986年,李嘉诚做出海外业务最重要一笔收购——并购加拿大赫斯基石油公司,使他的业务更趋多元化。

1999年,出售在欧洲的电讯公司Orange,一举获得1130亿港元的利润,为日后进军欧洲3G领域奠定基础,世界开始意识到LKS (李嘉诚英文缩写) 的力量……

汕头大学执行校长顾佩华,以前是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教授,赫斯基能源公司总部也在这座城市。他曾表示,在李嘉诚接手后,赫斯基从一家亏损企业迅速成为能源巨头,这让加拿大人非常佩服。在油价高企的今天,凭借之前对油砂技术的投资与积累,赫斯基能源已在世界500强企业中排名第466名(2012年)。同样的点金之术在和记黄埔码头事业上也得以体现。

李嘉诚是一个厌恶风险的人,但是会冷静地分析风险。他对现金流的掌控和对低负债率的追求,让很多内地企业家由衷钦佩。当中国企业家迅速崛起后面对困境时,来自同样文化背景的李嘉诚,显然是他们最好的精神偶像,这包括了对风险和进取的平衡把握、高超的财务技巧,以及政商关系的处理。

时至今日,外界只能从李嘉诚实践活动中试图总结一些成功经验,关于他的管理理念,一直没有得到系统总结。在少数采访中,李嘉诚也总是用哲学化的语言做高度概括,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善于言谈的人,所乐意谈及的,大多都是童年往事……他更喜欢不评价他人,在公众场合不愿说太多的话。

关于对风险的把握,他最知名的一句话是“把90%的时间用来思考未来的事情和失败”。他旗下三大公司均很好地控制了负债率:长江实业4%,和记黄埔21%,赫斯基能源12%。对于如何管理如此庞大的一个集团,李嘉诚近期总结出了心得——

1)采用现代西方模式,组织架构完善,也要有良好的监察与制衡(check and balance)制度,但我内心也常存儒家思想。比如诚信是企业管理者成功的首要元素,要守言诺、重言行,答应过别人的事,明明吃亏都照做,让竞争对手也相信你,那就成功了。

2)管理之道,首要任务是自我管理,在流动与变化万千的世界中,发现自己是谁,了解自己要成为什么模样,是建立尊严的基础。

成功的管理者,应是伯乐,要甄选、延揽“比自己更聪明的人才”;在高度竞争社会中,高效组织的企业无法负担那些滥竽充数、唯唯诺诺、灰心丧志的员工,同样也难以负担光以自我表演为一切出发点,只会能言善道而无实干能力的明星级“企业大将”,所以管理者必须知人善任,赏罚分明。

3)管理者要知己知彼,清楚所从事行业的现况,竞争对手想什么和要做什么。即使以数据为业务成绩的依据,亦不能单看绝对数字,而是要多参考同业情况,作出比较,才能检讨改善公司策略及思考未来发展的路向。

2动荡人生中深谙财富意义

出于华商回报桑梓的传统,李嘉诚很早就在潮汕地区做公益,汕头大学是其中最大的项目。每年的6月,李嘉诚都会到汕头大学做毕业演讲,这是他雷打不动的一项安排,外界也能从他的演讲内容中了解到他的思想。有一次为了参加毕业典礼,李嘉诚推迟了一笔几十亿美元合同的签订。

在今年的演讲中他分享了作为华人首富的感受:“在过去数十年,别人给我的昵称是‘华人首富’,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滋味。我的一生充满了竞争与挑战,历程是好不容易的。常常要有智慧、要有远见、要有创新,怎不令人身心劳累,四方风风雨雨中,我还是不断在学习笑对人生,作为一个人、一个爱自己民族的中国人、一个企业家,我不断在各种责任矛盾中,尽了一切所能服务社会。”

也许是看到香港社会仇富心态的累积,他在演讲中特别提到这一代年轻人面对最大的挑战是社会不平等的恶化。他说:“每人有不同的能力和道德标准,恻隐足以为仁,但仁不止于恻隐。有能力的人,要主动积极,推进社会的幸福、改善和进步,这是我们的任务。不仅是对社会的投资,帮助和激励别人的同时,也能丰盛自己的人生。”

汕头大学执行校长顾佩华此前是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机械和制造工程系主任,因为赫斯基能源赞助了该校,他应邀去汕头大学做演讲。李嘉诚基金会董事周凯旋邀请了他,希望他能在这里做一些探索为国家提供经验。类似的话,后来李嘉诚也对他讲了。他清晰记得第一次见到李嘉诚是在校董会上,李嘉诚对教育发自内心的热爱,坚定了他留下来的信心。

让他意外又感动的是,李嘉诚每一次向汕大捐赠的资金都超过学校的申请,同时也让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学校财务。

李嘉诚至今每年都只从公司领取5000港元薪酬,他称这是一种自我激励。在财富处理上,他并不吝啬,在去年财产分割计划中,把1/3的财产都捐献给了“第三个儿子”——李嘉诚基金会,现已达到830亿港元。和西方很多同类型基金会不同,李嘉诚基金会只有一个捐赠者,且他注入的都是交完税后的资金,基金会将会把八成资金用于大中华地区。

在《李嘉诚传记》写作参与者许知远眼中,李嘉诚和洛克菲勒那一代美国资本家有很大相似性。不管是清教徒还是中国传统,节俭都是一种美德。李这一代人还是老派人物,都具有某种道德上的审慎。况且,炫耀性的消费不能提供他所需要的人生意义,他需要从别的方面来寻找。

尽管安排了财富分割,但李嘉诚依然没有退出工作。现在有两百多名长和系高管可直接向他汇报。他说:“人要在工作中发现人生,生活就乐趣无穷。”对于像我这样一个充满好奇心的人来说,工作带给我的存在感不是其他事情所能替代的,因为总会有陌生的事物来刺激我。杰出的企业家与艺术家都是终身的职业。全世界都是如此,默多克就没有退休。

李嘉诚的长子李泽钜内敛低调,和父亲住在一起,被父亲评价为“比我还不喜欢应酬”,已经被确定为接班人,将接收父亲庞大的公司资产。

弟弟李泽楷性格外向,和父亲的关系更加微妙。他得到了父亲更多的现金支持,这种财产处理在外界看来不偏不倚,而公正对于李嘉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在电讯盈科的私有化中,李泽楷曾拒绝父亲的主动资助。李嘉诚的一位助手曾透露,首富那一次主动求了儿子,虽被拒绝,但他依然会尊重儿子的选择。

在一次媒体采访中,他甚至回顾了与张子强的对话。1997年张子强绑架了李泽钜,并亲自到家中与他谈判。这起惊天绑案一直被他回避,外界甚至传言李嘉诚劝张子强买自己公司的股票。

对此李嘉诚回应道:“我没有劝他买,绝对没有!只是对他说,我一个铜板也不会少给你。但不得不承认我错了。他问为什么?我说在香港我的知名度这么高,却一点防备心没有……你拿着这笔钱几辈子都花不完,可以远走高飞,但也一定要做个好人。有一天他打电话给我,说李先生,我害怕去赌完,有什么办法可以保险的?我说一条大路在你眼前,你彻底洗心革面吧……”

3敏感高科技,做时代“弄潮儿”

最近10年来,李嘉诚似乎比他过去大半辈子都更加时髦。他对新技术的了解,不逊于年轻人。

在华人社会,很难找出像李嘉诚一样将近90岁还在科技产业最前沿潮头挺立的人,这也让他成功投资了一系列前沿高科技公司。

李嘉诚旗下私人高科技投资公司维港投资,最近两年投资了70家科技公司,涉及互联网、虚拟现实、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3D打印等领域。其中不乏明星项目,典型如FacebookSkypeSiriWazeSpotifySummly等等。

事实证明,这位耄耋老人在数字世界的确有着超人魄力和敏锐。

李嘉诚曾透露,他在200712月只用五分钟就决定投资Facebook,尽管当时这家公司几乎毫无营收可言,但据其融资计划测算的估值却已高达150亿美元。这个投资机会是维港投资负责人周凯旋呈交给他的项目。随后,李嘉诚立即被Facebook不断增长的用户群及其在移动领域的业务前景吸引住了,很快便同意投资1.2亿美元买下Facebook 0.8%股份。此后,又追加投资,考虑到Facebook上市后市值要突破1000亿美元,为其带来10亿美元乃至更多的财富,也将是大概率事件。

“他并不是一个生活在象牙塔中的人,相反,他对潮流的把握远超年轻人。”一位下属透露,这源自于他是一个危机感很强的人。“他每天90%的时间,都在考虑未来的事。时刻在内心创造公司的逆境,不停给自己提问,再想出解决问题的方式,等到危机真正来临时,他早已做好了准备。”

正是这种危机感,让李嘉诚抢占了无数先机。上世纪70年代香港工业式微之前,他果断结束塑胶生意,进入地产行业,一直到现在,其麾下拥有遍布世界的港口、移动通信业务、零售以及科技公司。

2017年,李嘉诚全程观看了柯洁与AlphaGo围棋大战的最后一战。在香港会见了DeepMind创始人、阿尔法狗(AlphaGo)之父DemisMustafa时,李嘉诚一边全神贯注倾听,一边像个小学生一样恭敬做着笔记,他在请科技新贵们为他“上课”,讲解人工智能研究方向与各种应用的阶段成果。讲到认同之处,这位耄耋老者,数次像孩童般兴奋地站起身来。

事实上,维港投资早在2012年就是Deepmind投资人,后于2014年将股权转手卖给谷歌,并获得了数倍回报。

DeepMind,李嘉诚还在人工智能领域投资了至少5家拥有核心技术的新兴企业。对这个被预言即将改变世界的崭新领域,90岁的他,依然跳动着一颗不老的心。

本文已获得中外管理新媒体微信号转载授权。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1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