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中企走出去:如何在“走稳”的同时“走远”

沐野 |2018-04-03

中国企业“走出去”如何既保持热情,又变得更加理性?在逆全球化势力“抬头”的复杂背景下,中国又该如何应对?

随着中国加快经济转型,中国将进入“全球投资”新时代。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第一季度,吉利成为奔驰母公司戴姆勒最大股东,继沃尔沃后又完成一次大手笔海外收购,中国企业正在加速推进和实现其“全球抱负”。但是,政府也希望中国企业能够理性的“走出去”,商务部部长钟山在不久前结束的两会上表示,下一步中国将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打造合作平台、深化产能合作及壮大投资主体,并继续控制非理性投资。另外,美国针对中国挑起的新一轮贸易摩擦,又给全球化蒙上了一层阴影。

各种迹象都表明,2018年将会是充满变数的一年。在这样一个变革的新时代,中国企业“走出去”如何既保持热情,又变得更加理性?在逆全球化势力“抬头”的复杂背景下,中国又该如何应对?

43日,由世界经理人举办的中国企业竞争力论坛——企业升级与全球化在北京落下帷幕,论坛邀请了环球资源企业推广部副总裁兼世界经理人出版人李杰、恒生银行(中国)有限公司环球资金管理部销售副总裁查宇芳、联合能源集团副总经理兼总法律顾问张伟华和汉哲咨询集团创始人兼CEO段磊等多位重要嘉宾演讲发言和探讨交流。

为了更好的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环球资源企业推广部副总裁兼世界经理人出版人李杰在会上发布《2018年中国海外投融资调研分析报告》。该调查报告以日前世界经理人对512位转型活跃的中国企业高管的访谈调查为基础,分析了中国企业海外投融资的趋势及主要驱动因素,同时报告剖析了影响中国企业全球化进程的主要因素,并详细解读了“一带一路”政策下,中国企业海外投融资的新机遇。

李杰表示,作为行业发展的守望者和推动者,世界经理人长期关注和跟踪中国企业的转型升级和全球化进程。很高兴能在国际金融机构、专业咨询公司、海外并购专业服务组织的见证下发布这份《2018年中国海外投融资调研分析报告》,希望能为加速走出国门的企业和企业家提供一些参考,更有效的引导中国企业制定符合发展需要的全球化策略,在稳步前进的同时“走得远”,不断实现企业价值的增长。

恒生银行(中国)有限公司环球资金管理部销售副总裁查宇芳在演讲中表示,我们很高兴能与世界经理人一起探讨中国企业更好的走出去的话题,其实现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当中,需要解决两大挑战:第一是境内资金方拿到境外使用,第二是境外投资所得的资金流回到境内使用。希望能以金融机构的专业视角给大家带去更多启发。

此外,活动中世界经理人邀请的多个领域的专业人士分享了对中国企业全球化的洞察,并在多个角度分析了中国企业“走出去”将会面临的全新挑战以及总结了许多应对之策。

2018年中国企业在走出去可以概括为三个特点:一是审批和监管越来越严格,二是投资上的多样性,在现有的投资基础上会有很多新类型出现,三是更加理性,去年我们就已经感觉到了企业开始变得理性,冒进的越来越少,当然也跟国家政策的影响有关系。

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世界经理人举办了很多场中国企业如何做好全球化的相关论坛,从接触到的众多企业发现,企业战略的准备工作非常重要,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如何跟自身的长远规划相匹配?其实就决定了企业后期全球化战略的成功与否。世界经理人也跟不同的公司进行合作,希望把这些专业的知识带到论坛现场,帮助中国企业和企业家更好的走出去。今年,世界经理人还会在多个城市分别举办相关的活动和论坛,也欢迎大家能够参与。

从目前中国民营企业全球化给大家总结一些启示的话,可以用五句话来概括:

1、全球化拓展是一项需要战略眼光、战略耐心、战略决断力的事业。

2、结合自身的中长期规划考虑全球化发展,会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国家没有鼓励的时候企业在并购,国家在限制的时候企业也在继续做自己的动作,只是不断完善企业的产业结构。

3、先农村后城市,先小后大,先商务后实业,应该是全球化拓展中相对比较稳健的战略线路。

4、聚焦熟悉的一点、一链的并购,聚焦这些并购往往容易快速取得效果,风险也相对可控。

5、在综合实力强的前提下,前提允许的情况下,积极参与有知名度、有市场地位品牌的并购,联想并购IBM这一单,包括吉利并购沃尔沃,美的并购库卡,如果你确实有能力、有实力,实际上是可以快速提升品牌的国际形象和影响力。

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过程当中,其实往往会碰到两大难题。第一是企业境内的资金如何方便快捷的拿到境外使用?第二是在境外投资和所得的资金如何方便的流回到境内来?

先看一下在跨境人民币金融服务方面的演进过程,跨境人民币从2009开始试点,到20142月份,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业务又率先在上海自贸区进行试点,这标志着中国跨境资金双向流动一个新模式的开启。接着20171月份,全口径跨境融资业务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覆盖。在这9年政策放开的过程当中,企业在跨境的资金流入和流出方面,整个渠道变得非常多样化。

在流入方面,有三个部分。一是资金项目,有外债和资本金;二是跨境资金池,分为人民币和外币的跨境资金池。三是融资租赁公司,可以应用到资金流入的方案中。跨境流出方面也是一样,分为跨境放贷、跨境资金池和融资租赁公司。

谈到海外投资的成功经验,交易逻辑要想好,经常说三个问题,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行为金融学上有一个理论,很多的收购都是因为董事长的自大,只买贵的不买对的。逻辑一定要想好,你能不能干得了,先要走出去,走进去、走上去。

再就是交易风险的把控,在交易里有各种不同的风险,融资风险、政府风险、第三方带来的风险,如何在交易流程里管理风险?还要做好交易管理,做交易就是一个项目管理,能够把所有参与者的风险管理好就可以了。

最后是后续整合,买始终是容易的,KKR一个创始人曾经说过一句话,“傻子都能买的公司,但是只有你能够把它卖出去的时候才能够得到祝贺。”你只有把它弄得更好,或者能够卖出去的时候,这个时候才算是交易成功了。

从企业本身的策略来说,第一肯定是要走出去的。走出去其实就要看买与卖,就是利息高抛,时机如何把握好,包括自己口袋里的钱袋子,资金的准备方案是否足够充分。2018年是一个资金周期的大年,虽然现在有中美贸易战,但是在资金的充沛性方面来说应该还是一个比较好的年份。

其次,企业一定要好好思考一下,走出去是不是可以使自己的布局更加智能化、产业升级化。能不能提高企业整体业务在行业内的影响力?比如说吉利收购沃尔沃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还有就是并购以后,可不可以让企业自己的活法更加优雅,而不是更加吃力,蛇吞象一定是不优雅的,吞进去的时候在外部看起来很厉害,但是在内部来说是很痛苦的。企业做国际化并购的策略一定要思考清楚。

最后,用中国的一句老话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如果现在中美贸易战正浓,就是不合天时,可以等一等,对目标企业多跟踪一下。地利,如果美国不跟我们来玩,可以找其它国家。最后是人和,跟当地政府的关系,当地行业的关系,跟目标企业老板和高管的关系一定要看清楚。

从钱的方面来看,还是得确保企业收购资金的可靠性。大部分的海外收购,无论是通过发债还是并购资金,这些都会造成跨境资金流的问题,当你获得了这些资金,其实还要有一个备胎,就是内保外贷,它并不会造成一个实质性的跨境流,这个可以作为企业收购的一个备用方案。如果一旦那边的资金出现了问题,内保外贷其实就是一个有效的方式,监管也比较鼓励实体经济走出去,通过内保外贷的方式来作为他提供资金的一个渠道。

图 / 世界经理人

本文作者沐野,世界经理人原创,经授权使用文章的网页转载须注明“来源世界经理人(www.ceconline.com)”、图文作者信息以及本文链接http://m.ceconlinebbs.com/ARTICLE/8800092696。微信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ID:CEC_GLOBALSOURCES)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1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