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陈春花对话宋志平:中国企业的“质量革命”

陈春花 |2018-04-10

两个维度去想,我们现在更大的一块努力是在供给侧结构性的调整。

本文首发自陈春花教授唯一官方微信公众号:春暖花开(IDCCH_chunnuanhua.kai

本文根据「朗润园论坛」第5期整理

1

主持人问:在这场中国企业的「质量革命」对话中,你们的感受是怎么样的?

宋志平:我们做企业的,都是围绕中国建材集团,在高质量阶段里边应该是怎么做,有一定的局限性。但是刚才陈老师讲的这 8 条,细化了我们怎么做到,什么才叫高质量,怎么去做到高质量,用我们能够接受的方式讲出来,这是我印象极深的。边听她讲边想,我们企业,应该有更多的同学,能够听陈老师给大家讲一讲。因为现在高质量发展是一个热门话题,但是怎么才叫高质量发展?它的维度到底有多少个?怎么自己对号入座?我觉得应该有更多的干部们听一听陈老师刚才讲的这些。我觉得也是我们企业现在进入高质量时代大家急需的。

陈春花:宋总的分享的的确确能够让我们知道,把一家企业带到世界五百强,他的路径、方法和他所做的选择是什么样的。有三点感受特别深,第一点他有一个很强的欲望,带这个企业不断地成长。这个实际上是领导人很重要的一件事情,自己驱动自己的力量。第二个就是,你得有真的适合于这个企业的解决之道,比如说 25 万人,在国有体制下,他怎么能够让每一个单元,甚至每一个年轻的管理者,能够安于把这个事做好,我觉得他有他的解决之道。第三点,创新的能力非常强。作为领导人,一旦做创新,就一定要取得成效,虽然我经常鼓励创新不要怕冒险,但是稳健和可持续是他的首选,这三个方面完完全全是非常值得我们认真去体会的。

2

主持人问:中小企业可以成为世界一流的企业吗?

宋志平:世界一流的提出,是在十九大报告里边:要把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要继续深化国有企业改革,要继续开展混合所有制,要培育一批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世界一流,不光是大型企业要追求的目标,有一本书《隐形冠军》,德国人的发展很多是靠中小企业,隐形冠军最开始的时候他说是 3 亿欧元,这个公司应该在区域,在全球,在市场占有率的前三名。这种企业可能知名度不高。小产品做的很好,书里有一个做狗链子的公司,做到在全球的市场占有率 70%,做铅笔的一家公司,全世界排在第一名。中等企业和小企业,如果一件东西你能做的非常精致,你也是世界一流。现在中国建材不再在规模、数量、速度上下工夫了,而是围绕着质量和效益这方面下工夫。过去我们想的每天早晨醒来就是我的营业额是多少,我在行业内排在第几,我在全球排在第几,我离世界五百强还有多远,现在你在想什么呢?我的质量怎么样呢?我距离世界一流还有哪些差距呢?围绕着做好,谁比我做的更好呢?等等所以世界一流这个命题,对大企业、中企业、小企业和各位在座的同学,都要深入地思考这个问题,它不是大企业自己的事情。

陈春花:我同意宋总的意见,其实我们谈世界一流跟企业规模的大小没有关系。它主要是提出一个新的标准。首先我们可能先解决生存的问题,然后我们再来解决我们自己在行业或者在市场当中我们自己的竞争力问题。但是我们走到今天,我们把这个标准提高了,这个标准就是说你得世界一流。所以第一个,它跟你的规模没关系,大企业也好,小企业也好,现在这个标准变了,现在的标准就是你得站在世界一流的地方。第二个,你现在所做的事情都应该按照一流的角度往回看,以未来决定现在。第三个,这个标准要求你,无论你的企业大还是小,全球性的企业还是区域性的企业,都要站在世界的角度来看。

3

主持人问:国有企业家和民营企业家的「企业家精神」有什么区别?

宋志平:有人因为国有企业不是白手起家,创造的财富也不是自己的,而且还是国字头任命的,凭什么说是企业家呢?去年 9 月份党中央和国务院关于企业家精神的文件里边不光提出了民营企业家,包括提出了国有企业家的这样的概念。你看德拉克讲到,在公营部门里面有创新精神的这些人,也是企业家。他们往往也是从基层起步,一路历练过来的。他们既创新,也创业,为国家创造财富。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家之间有什么相同和不同呢?我觉得在创新创业,在坚守责任这些方面是共同的。从股本结构,有的是民营的,有的是国营的,但是把资本放一边,看经营者做的事情,我觉得他们是共性的,而且同在一个市场里面进行竞争。所以我觉得这是他们共通的。如果说他们不同的,我觉得民营企业家市场的创新能力和拼搏能力就更强一些,因为他没有一些框框,他可能在创新和创业上他就更加能够发挥的更好一些。国有企业家,他的优点是什么呢?我觉得就是他的奉献精神。国有企业家创造了巨大的财富,和民营企业家相比,应该他得到的那些是很少的。但是他们还在那里坚守,还在那里顽强地拼搏。在国际市场上,实际上是国家队带着民企队去打仗的,国企和民企是联合在一起的。不分国企民企了,就是中国军团。所以我总是在讲,国企民企都是我们国家重要的两个经济力量,是互补的,是共赢的,如果有点竞争,也是市场竞争里面,正当的竞争。所以国有企业家和民营企业家,大的特点是一致的,一定讲它不同,可能就是在拼搏上,民营企业比我们更大胆一些。在奉献上,可能国有企业家付出更多一些。

陈春花:中央文件出国有企业家这个词的时候,我记得我还跟宋总电话聊了一下。如果按德拉克的定义,什么叫企业家,这种人总是能够比较敏感这个变化,又把这个变化变成是一个机会。这一类的人基本上称作企业家。改革开放 40 年,非常多的国企的领导人,实际上就是把这个变化变成了机会,而且带领着国企,走到世界上去。从这个定义上讲,这是企业家的定义。企业家精神应该有这几种,比如学习,冒险,担当,合作,韧性。从定义本身和精神本身上来讲,民营企业家所有权很明确,但是很多的国企的企业领导人,他反而是有很强的主人翁意识,然后把这个企业做好,我觉得这是很独特的地方。这也恰恰是这个定义本身能够赋予他的内涵。

4

主持人问:知识经济时代,如何理解新时代的员工管理?

宋志平:知识时代来临,我们首先要根本的改变过去我们对资本的看法。过去我们比较多的去看像厂房、机器,这些固定资产等等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这些财产。现在在知识时代里边,人成了重要的资本,人的知识,能力,经验,创造力,这些就成了企业最重要的。可是财务报表上,这些东西是没有反映的,反映的是现金,是存货,是这些固定资产。这样的话,在企业里边,我们怎么去看这些东西,这就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民营企业,比较早的认识到人力资本。现在创新创业,尤其是独角兽公司都是这样产生的,它把人力资本作为企业重要的资本参与了分配。对于国有企业来讲,怎么把人力资本也能让它参与到企业分配里来。比如说一个技术人员发明了一个专利,按照我们过去的想法,这个专利应该归公家所有,和你个人没关系,大家想一想,他不做不也可以吗?为什么要做?有的人做了就有,有的人没做出来,他们之间有没有差别?所以我就思考这个问题,我就认为应该承认他们在技术上,在知识上的不同。应该在财富里边,分给他们一块儿。这是我刚才讲到了,共享经济。如果我们只看到厂房,看到设备,看到土地,看到货币、资金,如果我们看不到人力资本,看不到人的价值,我觉得我们在新的一轮经济大潮里边肯定会失败,也不可能锤炼出高科技的市场化的公司。作为国企领导人,我今天遇到的也是这个问题,就是我们怎么看待企业里的人力资本,怎么把这个东西加入到我们企业的改革里边去。

陈春花:这一轮我们可以称之为叫知识革命,最重要的价值产生是来源于创造力。如果我们要以创造力作为驱动力量来获取新的发展,很重要的我们讲关于人的价值的肯定。今天非常多的独角兽公司,他的平均年龄非常低的。我不太在意年龄,我比较在意的是两件事情,一件事情是组织管理当中怎么能够让你的员工持续拥有创造力,如果让一个企业持续拥有创造力,我们要保证员工的持续创造力,就是要保证你这个组织是不是真正让员工贡献他的价值。第二点,其实我们每一代人的责任感、使命感、创造力都是很强的,否则不会有这么大的进步。如何管理他们,不要单独看他们跟我们有什么不同,反而要去看他们和我们共性的东西,可能唯一不同的就是沟通的方式不一样,交流的方式不一样。

5

主持人问:中国完成质量革命,需要多长的时间?

陈春花:两个维度去想,我们现在更大的一块努力是在供给侧结构性的调整。如果要完成这个质量革命,实际上要把很多落后的产能和落后的东西都要调整出来。另一个维度就是按照未来的竞争来讲,新兴的部分的质量革命的速度会实现的比较快,因为我们实际上是在更高的起点上来做的,开场是快的。

6

主持人问:国有的体制和市场化企业,动力机制是不是完全不同?

宋志平:无论从国企也好,民企也好,激励机制是共同的。其实我们老讲国有企业改革,从最初那一天开始,我们就是想把市场机制引入到企业里来,让国有企业也能够有激励机制。也就是说,国有企业只是股本、股东,这里边是国有出资。但是从运行上来讲,应该是市场化的,都是我们国有企业在改革里面能够引入的。现在我们国有企业在搞混合所有制,来改变我们的内部机制,让我们的机制进一步市场化。当然,国有企业也有它一些独特的优势,比如说党的领导,比如说主人翁精神,这些是源于国有企业它这种特殊的背景和它这么多年来,它的成长路径和它的历史沿革,我觉得和这些都是有关系的。

7

主持人问:在中国企业的质量革命中,企业该如何去寻求市场机会,创造更好的需求?

陈春花:今天因为技术的出现,其实是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在之前我们大部分的企业都是要去满足需求的,但是今天很多很多的顾客,其实是在学习和被推动的过程当中。之前我们并不知道手机可以作为智能终端的,也不知道出行用滴滴和共享的,都是由企业通过技术创造出来并呈现给我们。在大部分的领域当中,我们有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要学会创造需求。这个变化就导致了我们非常多的新兴的企业,他们的成长是几何量级的,为什么以这么快的速度释放出来?原因就在于他创造了一个需求给你,你一定要接受,你不接受就感觉到好像要被淘汰。但是今天为什么我们都没有特别多的突出这个部分,因为今天我们谈的是整个企业的综合维度,创造需求的部分把它放在创新里边,就没有单独把它列出来。我们从更多的维度上来讲,我们可能要求你质量的成长有更多的维度完成它,其中一个维度放在创新里面,创新里面就涵盖需求的创新。

8

主持人问:这个时代,我们需要怎样的学习?

陈春花:我有两点感受,第一个就是在这个时代,在这个时间点上,可能我们真的要静下心来学习,因为确实太多变化了。我们有四个词很重要,一个词叫数据,一个词叫信息,一个词叫知识,一个词叫智慧。数据就是没有加工过的事实,所以我们大家在网上,在任何的地方,你会拿到非常多的是数据,它没有加工过,它可以随意地获取,但是它是一个事实。什么叫信息?信息就是你加工过,你加工过的数据就叫信息。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到信息的时候就对你有用了,但它还没能帮助你。第三个词叫知识,知识是什么?就是被你判断过的信息叫知识。如果没有判断过和个人化,它还是信息,能不能够真正的全分析和个人判断,这个过程是要学习的。什么叫智慧,就是你把这个知识能够运用,并取得成功,就叫智慧。智慧实际上是一个运用的过程。你运用了知识,并取得成果的时候,你就拥有了智慧。这四个词是非常关键的。把我们讲管理学的很多很多的信息,把整个行业的很多很多的数据,经过团队的这样的一个我们称之为叫知识的积累,最后又运用到这个企业当中,让这个企业拥有了一种开放成长的智慧,所以我就非常希望我们大家能够回到学校来学习,把数据、信息、知识、智慧,把它能够得到。第二就是,学习真的是需要更多的交流。无论线上线下的朋友,回到我们学习的场景当中,我们彼此智慧的交流,会让你提升的更快,升华的更好。

作者:陈春花、宋志平

本文系陈春花授权世界经理人发布,并经世界经理人编辑。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世界经理人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并请附上出处(世界经理人)及本页链接http://m.ceconlinebbs.com/ARTICLE/8800092754,推荐关注(ID:CEC_GLOBALSOURCES)。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