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独角兽宁德时代不能说的秘密:竞争环境恶化,收入靠补贴

恶劣的竞争环境下,宁德时代能否坐稳独角兽位置?

24天火速过会,刷新IPO过会记录。宁德时代的华丽登场似乎是不可复制的神话,这家福建小渔村的企业,成立仅仅7年,估值1300亿元、动力电池销量超过松下电器、比亚迪荣登全球第一,一跃成为全球动力电池销量排行榜的老大。

到底是行业奇迹还是实力所归?

面对新能源汽车补贴递减、技术竞争激烈、竞争对手发起猛攻等现实问题下,宁德时代是否还能稳坐独角兽的座位?

让我们走进新能源独角兽宁德时代。

宁德时代独角兽是如何炼成的?

如果没有上市计划宁德时代可能还只是动力电池领域中默默发展的一匹黑马。而如今,宁德时代披着独角兽的外衣华丽登场。

发展初期,在宝马这样的知名车企做品牌背书的背景下,曾经的宁德时代赢得系列车企的青睐,后乘着国家政策的东风快速发展。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资料现实,宁德时代母公司为ATL,成立于1999年,是日本TDK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主要是大型锂电池生产。

2011年,宁德时代从ATL所在宁德的子公司的动力电池事业部分分拆出来,专门负责做新能源动力电池。

2014年宁德时代与ATL完全解除股权控制关系,保持战略联盟关系。

所以说,宁德时代可谓“含着金钥匙而生。”

宁德时代的快速发展除了ATL这个巨人,还有宝马公司这个伯乐的助攻。

宁德时代真正名声大噪其实是在2014年,宝马公司因为看重ATL的历史背景以及作为当时苹果最大的电池供应商,看重了ATL及相关子公司的整体实力,故选择了宁德时代作为动力电池的唯一供应商,这次合作不仅为宁德时代带来销售,研发收入。宁德时代也因为宝马企业的背书,快速与宇通、金龙等知名企业合作。经过短短五年,宁德“时代”来了。

宁德时代的B面:收入靠补贴 竞争环境恶化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ATL成就宁德时代,同时也让其危机四伏,宁德时代的B面不忍直视,

主营业务单一

宁德时代是作为ATL的动力电池部门分拆出来,所以其业务单一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从招股说明书近几年数据中可以看出,动力电池系统占据宁德时代主营收入的87%以上。

众所周知,在几代汽车人艰苦卓绝的努力之下,我国燃油汽车行业的发展与西方汽车行业还是有一段距离,然而新能源汽车则给中国的汽车产业提供了打响“翻身仗”的契机。

在这场追赶中,国家对符合要求的新能源汽车给予可观的补贴,宁德时代因其主营业务是动力电池系统,乘着国家政策的东风一路发展。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从上面这张图可以看出,受益于国家新能源汽车产业政策的推动,2009年以来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整体发展较快,动力电池作为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部件,其市场亦发展迅速。

但是依靠政策的补贴,单一的主营业务很难做到因为补贴政策额度的收紧而不受影响。从 2009年国家开始新能源汽车推广试点以来,我国一直推行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发展,国家对补贴政策也有所调整。但总体来看,补贴政策呈现额度收紧,技术标准要求逐渐提高的趋势。

这点从宁德时代近几年的毛利率便可以发现。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报告期内,宁德时代的毛利率都在35%以上,然而从2017年的43.7%下降到36.29%,整整下降了7.41%。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国家补贴政策的调整,开始收紧普通新能源的补贴,大幅下降40%,补贴政策要求开始面向高标准、高技术的要求。

然而,补贴减少直至完全取消是大势所趋,在呵护中成长的新能源汽车及动力电池企业,受益于补贴的同时,也受累于补贴。同时动力电池是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部件,成本占整车的30%~50%,补贴退坡意味着动力电池企业要承担相应的降价压力。

宁德时代也同样如此——在宁德时代的招股书中表示,2017年宁德时代的主营业务动力电池系统受政策影响售价降幅较大,导致公司毛利率下降。

除此之外,宁德时代还享受国家高新技术企业15%的优惠税率。

主营业务单一的宁德时代,如何随着国家政策补贴以及税率优惠保持当前的盈利能力,这对宁德时代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营业收入占比较高的应收账款

此外,除了主营业务单一,严重依靠补贴之外,宁德时代占比过高的营收账款也是一个潜在风险。

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系统用户主要面向大中型整车企业,由于交易金额较大,外加行业特点、商业模式等因素会导致应收账款数额较大。

2015年—2017年,宁德时代的应收账款余额额分别为239,798.07 万元、732,271.45 万元和 693,803.44 万元,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42.05%49.22% 34.70%

宁德时代占营收将近一半的应收账款虽然账龄主要集中在1年以内,但由于应收账款金额较大,且占资产总额的比例较高,如不能及时收回或发生坏账,可能造成亏损,这对宁德时代来说是一个不利因素。

不得不说的关联方

从宁德时代公布的财报来看其在2017年净利润同比增长了38.4%。但是扣非后的净利润却相比2016年下降了16.5%2017年的非经常性损益占净利润高达35.26%。而2016年和2015年分别为2.17%5.95%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根据招股书披露发现,宁德时代在2017年非经常损益净额占净利润的比例高,主要是因为将持有的普赖德23%的股权全部转让给了东方精工。

事实上,在宁德时代前五名销售客户中,普莱德一直排在前三名。

 招股说明书

数据来源:招股说明书

宁德时代将持有的普莱德23%的股权出售给东方精工,而宁德时代是持有东方精工6.20%的股权的。

过多的关联交易还是迷雾重重的出售逻辑,GPLP君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到底是宁德时代的战略性出售股权还是其他利益相关的交易目的?

除此之外,值得一提的其中还有新能源科技公司。该公司在2014年是宁德时代位列第四的销售客户之一。其实际控制人也是宁德时代的实际控制人曾毓群。

一句话,只能用水太深形容宁德时代。

不断恶化的竞争环境

卧榻之下,岂能安眠。

宁德时代这个独角兽坐的并不安稳。

一方面面临行业产业链两头挤压的困境,另外一方面,竞争对手,诸如比亚迪的入局也让宁德时代万分难受。

关于行业竞争,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秘书长刘彦龙曾经直言:

“动力电池能量密度的不断攀升,提高了产品入市门槛,加速了对落后企业的淘汰”;

“降价压力逐级向上游传导,动力电池逐渐从暴利产业转变为微利行业。”

宁德时代所处的真实的竞争环境是:在下游新能源汽车和动力电池的带动下,上游电池所使用的钴等原材料价格疯涨——一边是客户对电池降价进行施压,一边是上游供应商疯狂涨价,动力电池企业可谓处境艰难,面临两面夹击的困境。

除此之外,昔日新能源巨头比亚迪以及其他竞争对手的入局也让宁德时代压力倍增。

相比宁德时代,比亚迪是典型的重资产企业,其生产的动力电池自产自用,这让轻资产的宁德时代抓住契机,赶超了比亚迪成为行业龙头。

然而,有一天,比亚迪意识到了自己之前战略性的错误。

为了夺回电池龙头宝座,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在发展战略上做出两项重要调整:一是调整电池技术路线。从2017年开始,比亚迪就在其乘用车业务上开始使用三元锂电池,2018年及以后生产的纯电动车型也都将使用三元锂电池。二是将动力电池业务分拆独立运营,向其他新能源车企供货。曾经,比亚迪封闭的全垂直发展战略使其失去大量整车客户,然而如今,动力电池业务拆分之后,其乘用车市场上潜在客户将是原来的数倍。

面对补贴政策的变动、成本变动、竞争环境的恶化等因素,宁德时代这个独角兽的位置可谓亚历山大。

或许,时间将会给我们最终的答案。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