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市值蒸发1189亿,富士康艰难转型

工业富联被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寄予厚望,但资本市场显然并不看好富士康的转型。

 自从68日上市以来,顶着富士康帽子的工业富联(601138.SH)被外界寄予厚望。即便按发行价13.77元计算,这家超级独角兽其市值也超过2700亿元。券商预测称,若连续11个涨停,其市值将超过贵州茅台,达到万亿。

不过,仅三个涨停板后,工业富联此后股价开始连续下跌。

619日,工业富联迎来第一个跌停,市值蒸发1189亿元,其市值不足4000亿。

工业富联被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寄予厚望。他希望借着向工业互联网转型摘掉代工的帽子,希望各位不要说我们是工厂,郭台铭在不同的场合经常说,我们不是工厂,而是智能制造基地。

但资本市场显然并不看好富士康的转型。一位投资机构人士称,工业富联股价疲软,反应出市场对该公司的前景并不看好。

它本身仍是传统制造业,本质上还是代工企业。上述人士称。

股价反转

在工业富联上市前一日,富士康在深圳举办了成立三十周年庆典。在庆典中,郭台铭作了以走进历史转折中的富士康为题的演讲。

在演讲中,他用了一半时间回顾了富士康过去30年走过的历程,然后用了另一半时间憧憬了富士康的下一个30年。对郭台铭来说,富士康的下一个30年,工业富联至关重要。

庆典次日,郭台铭并没有出现在工业富联的敲钟仪式上。但从这一天开始,外界对工业富联的股价表现充满期望。在众多的券商分析报告中,工业富联被冠以科技巨头精密制造航母电子制造龙头等响亮的头衔。

68日当天,工业富联涨停,其市值达到3905亿元,超过海康威视,成为A股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此后的两天,工业富联连续涨停。

外界有理由相信,作为超级独角兽工业富联将令人惊喜。同样作为独角兽,药明康德曾收获连续16个涨停。

研究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在上市且已开板的新股中,上市后平均连续一字涨停板数量为7.5个。

如果富士康上市后达到这一平均水平,以7个涨停板计算,其市值将达到6916.99亿元,超过中国人寿。如果富士康在上市后能有11个一字涨停板,其市值将突破万亿元,超过当前的贵州茅台。

如果富士康上市后涨停数超过药明康德,其市值将达到15000亿元,超过中国石油,成A股市值最高的非金融类上市企业。

但这些如果非但没有实现,工业富联仅在三个涨停板之后便打开,最高股价仅为26.36元。

614日,工业富联大跌9.45%,此后连续下跌。619日,工业富联跌停,总市值降至4002亿元,距离一周前,缩水超过1189亿元。

转型难题

在三十周年庆典上,郭台铭显得很疲惫,现场并没有见到他激昂的演讲。

过去一个月里,由于工业富联上市在即,郭台铭不得不穿梭于广东、北京和天津,频繁地见不同机构,会见各地官员,做着同样的演讲,反复地讲着工业互联

代工曾给郭台铭带来了财富和名望。但当2010年的“14连跳发生时,这位代工皇帝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而他所缔造的富士康帝国也被冠以血汗工厂之恶名。

代工厂这顶帽子是多年来郭台铭极力想甩掉的身份负担。富士康转型之路也由来已久,郭台铭也进行了多番尝试。

2010年,富士康推出了门店+网站的体系构想;2013年推出拓展品牌的在线销售渠道富连网2014年,富士康子公司FIH

Mobile从国外挑选创业公司,籍此创办自己的硬件创业公司孵化中心。

这些尝试称不上成功,传统制造业与互联网的碰撞能否擦出火花至今仍鲜有成功案例。2015年,富连网从天猫平台撤下,富士康计划设立独立的业务部门经营。

此外,郭台铭还曾试图染指造车领域。今年129日,小鹏汽车宣布成功完成B22亿亿元融资,富士康出现在股东名单中。

大家对富士康有很多错误的看法,它有很多自己的技术,还收购了很多公司,很多方面,富士康都做的很好。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说。

在富士康投资之前,何小鹏和郭台铭见过几次。据何小鹏透露,富士康不会仅是财务投资,双方还会在电子电器上进行合作。

20155月,中国提出中国制造2025”计划,郭台铭从中嗅到机会。他认为,实体经济和数字经济的融合,实现实体经济+互联网,是富士康的转型之路。

郭台铭将富士康的下一个30年定义为重生,而他所倚仗的便是工业互联网。为此,郭台铭将公司进行拆分,单独打造了工业互联网平台工业富联。

在工业富联的招股说明书中,富士康将自己描述为全球领先的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及工业机器人专业设计制造服务商

第三方机构的数据预测,到2025年,工业互联网将创造82万亿美元的经济价值,占全球经济总量的二分之一。

对郭台铭来说,他寄望于工业富联能够成为中国的PredixPredixGE(美国通用电气)推出的针对整个工业领域的基础性系统平台,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它可以应用在工业制造、能源等领域。

但转型工业互联网,富士康依然面临着诸多挑战。

工业富联招股说明书显示,2015年至2017

年,该公司的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75%2.01%2.24%。尽管呈连年上升趋势,但比例依然不高。

此外,过去三年,工业富联在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上的收入比重仍然太小,销售收入分别为9.34亿元、6.51亿元和9.66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均在0.35%下方。

更为严重的是,其工业机器人产能、产量与销量已经连续三年下降。工业富联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工业机器人产量从6600个下滑至3500个,销量从6100个下滑至3500个。

上述人士称,工业富联的估值其实是如何寻找在代工厂与工业互联网转型之间的平衡点。按照2018年净利润20~25倍市盈率,其合理的市值区间应该为3731亿元—4664亿元。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