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张颐武:对“逆全球化”应有更多观察

人大重阳 |2018-06-28

“逆全球化”的实质究竟是什么?全球化的基本要素是否正在发生改变?

最近一段时间,对逆全球化的讨论很多,人们高度关注这些年来逆全球化的作用和影响,对于逆全球化的冲击有了相当大的忧虑。特别是2016年英国脱欧和特朗普上台之后,原有的全球化的基本架构都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在西方这个主导全球化运作的中心出现了对于全球化的不同认识。

逆全球化的实质究竟是什么

今年一月中信出版集团出版的芬巴尔·利夫西所著的中文名为《后全球化时代》的书,英文名字直译是《从全球到本土》,副题是制造与全球化的终结。这部书并不是简单地将当下出现的逆全球化作为一个逆流来理解,而是试图很深入地分析逆全球化的实质。作者认为有可能出现一个去全球化的阶段,全球贸易让所有人受益的想法受到了冲击,特别是特朗普上台之后开始了一种以贸易保护和制造业回流为中心的运作。这对全球贸易冲击极大。他认为,在某种程度上,以全球贸易的大发展为基础的全球化可能仅仅是工业发展的一个阶段,而当下的这些新的趋向则暗含着一种改变整个全球化的内在逻辑。

他开宗明义,在书的第一章就指出:已经有早期迹象表明,世界经济正在发生转变。许多国家的企业正在将生产基地和供应链迁回国内或设在邻国,自动化的发展使劳动力成本不断下降,改变企业管理者的决策思路。这些因素正在限制制造业的空间分布,对产品运输过程中的气体排放的限制就是一个例子。他认为:贸易的增长速度,尤其是实物商品贸易的增长速度,一直落后于全球GDP的增长速度,这可能是世界范围内本地化发展的早期迹象。

他提出了一个从离岸到回岸,从海外到本土的新的框架,而人工智能、3D打印等技术可能在加快这个进程。因为将来对机器人等的应用就无需像现在这样极度重视劳动力成本了,劳动力成本变成了相对不重要的因素,也就不需要到劳动力成本低的地方设厂了。劳动力成本的未来就会改变生产逻辑。运输成本上升,文化和政治等考量等等,都让本地化生产更有吸引力。认为未来经济活动反而会走向本地化而非全球化,全球化受到的冲击深刻化了。这可能是一个长期化的过程。全球贸易为主的状况极有可能快速逆转。这些说法极为值得关注。

全球化的基本要素是否正在发生改变

这部书可以说从劳动力成本变化的角度分析了新的逆全球化逻辑基础。劳动力将要在很大程度上被机器人或3D打印等新技术取代,劳动力成本高低不再是问题,那么制造业回流就成为可能,原来的全球贸易分工的基础就会动摇。特别是一种西方新的本土化要求兴起,和旧有的衰败的传统工业留下的大量人群的政治和社会诉求相适应,就使得逆全球化有了很强的诉求。而保持西方的优势正是需要在新的制造业潮流中领先,而不是仅仅控制金融、科技等。因此遏制全球贸易就成了可能。而缩短供应链带来的成本下降,发展中国家的环境要求急速提高和人力成本持续上升,都让全球贸易的吸引力下降。生产开始回流本国或区域之中。这是从生产方面的角度来观察得到的结论。

同时,现在从消费市场看,消费者所需要的更为个性化,更为定制化和灵活生产的产品,使得本土化的智能生产成为可能。消费者由于互联网等技术的发展,其更为个性化的要求使得消费品的原有的大规模批量生产的产品未必受欢迎,而更灵活的生产机制,更趋于定制的商品成为未来消费的主流。本书举出了ZARA这样的时尚业公司的例子,公司必须快速推出各种新品,以适应不同消费者的个性化要求,因此就有缩短供应链的需求,在欧洲市场就不得不把工厂放在欧洲或附近,以便新品能迅速上市。

这本书提出了必须思考的重大问题是:是否原来全球化的基本要素正在发生深刻的改变?作者认为特朗普或西方最近兴起的贸易保护主义有其深层的原因,并不是老工业逆势反击,而是新工业兴起的某种征兆,也是全球贸易为根基的全球化发生重大变化的征兆。这种观点和主流的支撑全球化的理念形成了鲜明的对照,非常值得我们关注和思考。回应逆全球化是否仅仅靠坚持全球化的理念,还是需要在当下的新趋势中做出更多的改变?是否需要未雨绸缪地对逆全球化的发展有更多的思考和观察?应该说这些问题都需要更多的新的思考和探究。

作者张颐武系北京大学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6月25日《北京日报》。

本文系人大重阳授权世界经理人发布,并经世界经理人编辑。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世界经理人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并请附上出处(世界经理人)及本页链接http://m.ceconlinebbs.com/ARTICLE/8800093878,推荐关注(ID:CEC_GLOBALSOURCES)。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