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创新,而非效率! ——二十一世纪商业环境变化对经营思维范式颠覆的思考

晏贵年(上海芭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总经理) |2018-06-29

二十一世纪经营思维是以“创新”为中心的时代,以“效率”为中心的经营思维,已然成为过去。

2018 528日,习近平同志在两院院士大会讲话中高瞻远瞩地指出:进入21世纪以来,全球科技创新进入空前密集活跃的时期,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构全球创新版图、重塑全球经济结构。中国要强盛、要复兴,就一定要大力发展科学技术,努力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

中华民族的复兴,离不开科技创新,同样,也离不开企业经营与管理的创新。应该说,在党中央对“创新”精神的高度重视积极倡导的社会大背景下,随着以人工智能、量子信息、移动通信、物联网、区块链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加速突破应用,以及因此而导致商业环境颠覆性的裂变,这一切都明确喻示:二十一世纪经营思维已经来到了以“创新”为中心的时代,二十世纪那种以“效率”为中心的经营思维,已然成为过去。

锲子:二十一世纪企业的衰亡与新生

二十世纪后半叶不断发展的计算机及互联网技术和二十一世纪初的人工智能、量子信息、移动通信、物联网、区块链等技术,引发了二十一世纪初商业环境的颠覆性裂变以及企业经营的风云突变:

一方面是曾经风靡全球著名跨国集团公司前赴后继的破产倒闭:创造了手机通信行业的摩托罗拉公司首开先河,于2011年下嫁给成立仅13年的Google;著名影像器材全球垄断制造与供应商柯达公司则紧随其后,在2012年申请破产保护;公司市值曾经高达3030亿欧元的诺基亚,也是在2013年,其手机事业部以54.4亿欧元贱卖给了微软;继而,艰难维系的索尼电子,也在2014年申请破产保护。

另一方面,是极速成长的独角兽企业,在撬动着传统商业帝国的版图:2003年创立的特斯拉汽车公司,全球每个员工的市场覆盖率以每年30倍的速度增长;Google公司在创建之初,其盈利模式,在当时人看来还是天方夜谭,但到今天,它已经是拥有7620亿美金市值的巨型企业;20103月成立的小米科技,在2017年手机全球市场萎缩6.3%境况下,逆势增长,销售自营品牌手机一亿台,成为全球第四大手机供应商;而201010月,“微信”,还只是张小龙脑海中的一个概念,到今天,它已经是拥有8000亿人民币市值、在中国具有垄断地位的网络社交平台;

反思:科学管理的贡献与局限

是什么导致了二十世纪经典商业帝国突然间的坍塌?难道是这些曾经在战略规划、组织管理和资本运作等领域长袖善舞的CEO们,突然间变笨了吗?显然不是。如果他们在利快些用经典科学管理工具与方法上已经做到完美无缺的话,经典商业帝国瞬间坍塌唯一的解释就是,商业经营的外部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诺基亚CEO约玛·奥利拉在同意微软收购时最后说: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输了的这句话,清楚地告诉还在商业世界搏杀沉浮的人们:今天的商业环境,因为技术的发展,已经发生了颠覆性的裂变,如果一味坚守传统以效率为中心的商业思维,尽管“并没有做错什么”,到最后,还是摆脱不了破产保护和清算收购的命运。

曾经对二十世纪经济增长和管理做出巨大贡献的三大管理思想:泰罗的科学管理、马克斯·韦伯的科层组织理论以及亨利·福特的流水线生产方式,都是围绕着以“效率”为种心来展开。他们将复杂的生存运营管理分解成细小可重复的模块,成功地实施了标准化的操作,并在精确计算成本和利润、通过标准化操作和强大的命令控制系统,协调数以万计专业功能各异的员工进行高效率的配合等方面,取得了极大的成功。

泰罗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被一百多年来工厂生产率提高这一事实所证明。“从1890年到1958年,美国制造业每人/时的产出提高了5(《管理的未来》P11 美 加里·哈默著);近百年来的经验表明,马克斯韦伯的科层组织结构:从技术的角度看,能极大程度地提升效率,并能合理地控制人的行为(《管理的未来》P12 美 加里·哈默著)。而亨利·福特流水线生的产方式,在引进到T型车工厂后,做到了每十秒钟就一部福特T型车下线,工人劳动效率提升了8倍。

然而,以泰罗为代表的科学管理虽然促进了企业运营管理的规范性,提升了劳动生产的效率,但却将具有创新能力、有主见和自由精神的人们,纳入了一个标准化的规则体系内,从而降低了组织的变化适应能力和员工无限的想象力及创新能力。

信息技术对以效率为中心的经营思维范式的颠覆

在发端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计算机技术、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的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区块链和智能机器人等技术的推动下,二十一世纪的商业运营与管理,从产品服务的研发、生产到销售及货物的流通等各经营环节,都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

“半导体芯片影响了图像捕捉、显示、存储和控制;互联网改变了供应、分销和零售渠道;社交网络和群件改组了机构”(《指数型组织》P18 加 萨利姆·伊斯梅尔)。

2004年,全球只有5亿部链接到互联网的设备,2014年就达到80亿部,2017年已经超过100亿部,预计到2025年将达到500亿部,2035年,将达到一万亿部,习近平同志在两院院士报告中指出世界正在进入以信息产业为主导的经济发展时期,我们要把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融合发展的契机,以信息化、智能化为杠杆培育新动能。在这种新动能的培育过程中,信息化智能化技术的发展,带来的不仅仅是企业生产与服务方式的变化,更重要的是带来了企业经营与组织理念颠覆性的变化:

1、市场的主动权从生产商转移到了消费者手中:在过去,消费者由于专业知识的缺乏、信息有限和搜索成本过高而忠诚于某些品牌产品,这些企业也从这些消费者手中赚取了丰厚的利润。而现在,由于信息搜索的便利性,消费者掌握了充分的产品与服务信息,并参与在各专业社群中充分表达自己对产品与服务的需求,使得那些仍然在追求标准化产品设计和规模化生产,借由信息不透明、不对称的营销方式来推销产品与服务的企业,不再有很好的生存空间。当前,企业要挖掘自己的生存空间,唯一的途径,则是利用网络社群平台与消费者充分融合,创造性地满足市场对产品与服务多样化与个性化的需求。

2、产品与行业的核心优势期在缩短:由于信息传播成本大幅降低、外包机会涌现、社会资本充裕,新产品推出和新行业的发展,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更加容易。但是,新产品和新行业发展得越快,它的商业模式就会越容易达到发展的极限,企业核心产品和行业竞争力也就越容易消逝。当年柯达独占影像行业鳌头达近百年神话般的荣耀,已经成了历史;创造了移动通讯行业的摩托罗拉,其在手机设备生产与销售领域,保持世界头号霸主地位,也不过是20年左右的时间。当今企业经营,唯有不断挑战环境与否定自我,保持组织和自我持续的变化适应能力和创新能力,才能在产品与行业核心优势期不断缩短的信息时代,保存强有力的发展势头。

3、组织成功要素发生颠覆性的改变:由于市场主动权转变和产品与行业核心优势期缩短,今天,影响企业经营成功的要素,也从原来强调规模、标准化、专业权威和命令控制,转变为速度、灵活性、资源整合能力与创造力。这个转变,也使组织得对员工的要求,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由原来强调工作的服从精神与勤奋态度,转变为要求员工拥有工作的主动性与创造力。显然,员工的工作主动性与创造力,不是在以效率为中心思维范式下,通过命令和控制能够产生的。

信息时代:以“创新”为中心的思维范式

我们知道,在以信息为基础的商业环境中,随着链接到互联网设备井喷式的增长和信息资产化的形成,使得产品研发成本大幅度降低,传播成本也基本上为零。如果今天的CEO们,仍然抱着以效率为中心的经营思维不放,强调专业分工与标准化运营、以命令控制作为组织管理的基本方式,试图用纪律和命令将所有人变成一个人,那他和的企业,则必定重蹈诺基亚的覆辙。

当然,如果我们可以做到毅然决然地抛弃以“效率”为中心的思维范式,那么,在今天这种为基础的商业环境中,我们又应该以什么为中心来运营我们的企业呢?

今天公司的CEO们,要想培植像苹果、亚马逊、Google、腾讯、阿里巴巴、小米科技等这样的独角兽企业,唯有培养自己和整个经营团队以创新为中心的思维范式,激活组织及组织成员的变化适应能力和创新能力,才能在不断裂变的商业环境中,保持强大的发展动力和快速增长能力。

在上海东北角一工业园区内,驻扎在这里的世界某知名运动品牌公司,早在二十年前,就开始逐渐地退出传统的生产领域,它将生产环节逐渐“外包”,曾经是产业链所有环节都投入资源艰辛经营的知名而庞大的商业帝国,逐渐蜕变为以品牌管理和设计为主的灵活智慧型公司。

该公司认为,基于信息资产化与顾客需求的个性化,今天企业间的竞争,不再是生产效率之间的竞争、而是创新能力之间的竞争。换句话说,不再是“一个人的劳动成果多少”的竞争,而是“一个人的智慧创新表现力”的竞争。因而,组织管理的理念与方式,也要符合信息社会商业环境变化的要求。他们取消了打卡考勤制度、绩效考核制度和严格的作息时间。办公室里的员工可以像居家生活一样的自由自在:员工们可以三五成群、海阔天空地讨论,也可以在园区河畔独坐静思,甚至召集足球爱好者们,在他们办公楼后面迷你足球场上来一场小型比赛------。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是为提升创新能力、而不是为实现效率而营造工作环境。在他们看来,传统的打卡考勤制度和绩效考核办法,只能考核员工的劳动产出数量、而不能考核员工大脑的活动表现!也就是说,考勤或绩效只能够考核一个人的劳动成果、却不能够考核一个人的创新成果!

正如今年518日,马云在香港大学授予他名誉社会科学博士的答谢词中说到:过去是知识驱动、未来是是智慧驱动,是体验驱动;过去是以制造为中心,未来以创造为中心;过去追求标准化、规模化,未来讲究个性化、特色化

事实上,马云所说的未来已经到来,生活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企业经营管理者们,都需要很好地迎合这种思维范式的变迁:以创新而非效率为中心,和科技界创新研究人员一起,为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贡献企业创新智慧与能量。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