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曹德旺:接班的事情分三步走

未来如何引领这家市值641亿的全球最大汽车玻璃生产商,正考验着这位“富二代”的智慧。

曹德旺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近日,这位72岁的“玻璃大王”对外宣布,其在外创业的儿子曹晖将回归福耀玻璃。这家市值641亿元的玻璃制造商终于确定了它的继承人。

父子十余年拉锯战的背后,是中国82%的“富二代”不愿接班的现实。

与儿子不同,曹德旺一直把自己定位成福耀玻璃的大家长。“我一生财富都在中国的福耀集团。”

65岁退休的计划被搁置,时至今日,他依然与福耀玻璃一起,面对着舆论的风口浪尖。

父子拉锯战

早在2011年,曹德旺就曾启动过退休计划。彼时,《中国企业家》对曹德旺的专访,是在他家中进行,主题就是退休生活。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给前来取经者布道,是他生活的真实写照。

那时,曹晖已在公司锻炼多年。“曹晖是长子,他有接班的权利。”曹德旺骨子里非常传统。

出生于1970年的曹晖,在1989年高中毕业后,就已进入福耀玻璃的车间,从最底层的岗位干起。他先后被派驻香港、北美等地。2006年,曹晖开始担任福耀玻璃总经理。

曹德旺盘算着,再当几年董事长,只把握战略决策方向,给儿子扶上马送一程。

“接班的事情分三步走:第一步我们把总裁调整了,第二步把董事长交给曹晖,我去当名誉董事长。第三步,等曹晖到一定程度了,几年以后,我名誉董事长也不当了,让他全部拿去,这样就接班了。”在2017年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他如是说。

然而,事情发生了变化。2015年,曹晖突然提出辞职,要出去单独创业三锋控股。“他想自己试试,从零开始,看看怎么做一家企业。”曹德旺说。

按照曹德旺的说法,曹晖最初是不想接班的。曹德旺甚至曾考虑过,让河仁基金会作为产业控股平台,来控股福耀玻璃,曹家人将来做二股东。

在曹德旺的极力说服下,曹晖曾应允接班。但2015年,曹晖再度出现反复,并辞职。虽然在曹晖辞职后,又有其他人接任总经理的职位,但曹德旺并不甘心。

事实上,曹德旺父子的情况并非个例。与曹晖相似,宗庆后之女宗馥莉、柳传志之女柳青、王健林之子王思聪都是“富二代”独自创业的典型案例。

2017年7月,中国新闻网的一篇报道给出了这样的数据:

有针对182家中国最杰出家族企业的调查显示,在平均年龄达到52岁的创业家群体的子女二代中,多达82%的人表示“不愿或不主动接班”。这意味着今后一段时间,“无人接手”或成不少民企面临的尴尬。

一份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曾调查,约65%的受访二代财富继承人希望以引入职业经理人或只担任股东的方式延续家族企业的经营,或转卖并退出企业。

父子拉锯战并未结束。去年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曹德旺高兴地告诉记者,曹晖又同意接班了。

2018年6月25日,福耀玻璃(600660,SH)发布公告称,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福耀香港拟收购曹德旺之子曹晖所控制的三锋控股持有的福建三锋集团100%股权,股权收购的交易总价为人民币2.24亿元。

对于外界可能针对关联交易产生的误解,曹德旺思虑周全。他已经在为儿子的接班人计划铺路了。

曹德旺还表示,目前双方关于接班一事,已经有过良好的沟通,但暂时还没有时间表。在接班的具体形式上,之前考虑过效法欧洲部分企业的做法,由企业创始人作为“监事长”,即公司董事长亦在“监事长”的监督之下,如有重要的事项也需要“汇报”,但目前具体采取何种方法,也仍在讨论之中。

“玻璃大王”

接班人已定,但曹德旺并未打算退休。他可能是中国年纪最大的空中飞人,每个月的飞行时间超过50个小时。

“目前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德国公司也正在建立,这不是一两年就能完成的。”他说。

去年,“曹德旺跑了”的传闻,把他推向舆论的漩涡中心。

曹德旺有些无奈,福耀在9个国家和中国16个省份有投资,但这些投资都是以集团的名义进行的,福耀集团的注册地在中国。曹德旺如果要跑,首先应该减持自己在福耀玻璃的股份。

曹德旺还在操心着福耀的海外战略。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生产商,国际化不仅是顺势而为,也是不得不为。

目前福耀集团与法国圣戈班集团等其他三家企业,占据了全球汽车玻璃市场超过70%份额,其中福耀的市场份额为23%~25%。但就目前而言,福耀的一半市场在中国,其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在70%左右。

受2008年金融危机影响,美国本土企业的汽车玻璃生产能力在衰退,对下游的供应能力不足。

也是自2008年开始,PPG一直在推进剥离玻璃业务的计划,出售芒山工厂便是计划中的一项。直至2016年,PPG的玻璃业务全部出清,这家百年企业,最终转型为涂料和特种型材生产商。

福耀接手了芒山工厂。在交接仪式上,曹德旺对工人说:“我是中国来的个体户,福耀做玻璃,还是PPG教的。我没有政府背景,也没有什么爸爸背景,靠的就是自己。现在,我要和你们一起,把这个工厂做起来。”

目前,就美国市场而言,福耀已经打造了从浮法玻璃到玻璃总成的产业链条。

2011年,应大众集团邀请,福耀集团在俄罗斯卡卢加州设立汽车玻璃生产基地,投资额2亿美元。这个项目受到了中俄两国领导的高度关注,签约仪式在克里姆林宫举办,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 锦涛和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作了见证。福耀俄罗斯工厂已于2013年9月投产。

此外,福耀正在德国建造包边玻璃工厂,这是基于它和德国奥迪的长期合作关系。

作为中国第一代民营企业家,曹德旺将经营一家跨国企业作为毕生的骄傲和荣耀。

而曹晖,则几乎是伴随着福耀的国际化而成长。

1994~1995年间,福耀在香港成立了进出口公司,在美国的南卡罗来纳州设立了销售公司,开始从代工厂转型品牌国际化。曹晖则被派驻香港,于1994年3月至1996年6月间任福耀香港总经理。

2000年初,福耀在美国遭遇反倾销官司,这是中国企业第一次打反倾销,官司虽然打得艰难,前后持续4年时间,但最终福耀不仅取得了胜利,还打响了海外知名度,引起了众多整车厂的注意。

彼时临危受命的也是曹晖,他于2001年8月至2009年12月任福耀北美玻璃工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此后,自2005年开始,福耀陆续成为大众、奥迪、通用等多家国际知名汽车品牌的配套商。

同意接手福耀,曹晖无疑是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未来如何引领这家市值641亿的全球最大汽车玻璃生产商,正考验着这位“富二代”的智慧。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