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论如何做LP体验感最好的GP

看平地长得万丈高 |2018-08-01

在资本日益谨慎,LP投资决策日趋理性环境下,开心麻花取得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远在美国,不过郑培敏却又一次开心的笑了。

开心麻花出品的《西虹市首富》炸了出来,作为“开心麻花”自然人股东的郑培敏安然的开始了度假。

然而,在当前投资圈,更多的投资人却开心不起来。

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2018年募资难成为行业共识。

然而,凭借“开心麻花”、“自在传媒”等实力项目,荣正投资在新一期的新消费基金当中获得了早期LP的持续支持。

“我们早期确实走过弯路,输过大钱,但对LP坦诚沟通,在客观原因面前,最终获得了LP的谅解,后来,荣正投资不断复盘思考,最终找到了投资的感觉,相继投出了不少爆款项目,后来在LP的继续支持下,我们基金的业绩开始扶摇直上。郑培敏介绍说。

他们是如何一路走过来的?

风投市场变革在即 GPLP的消费升级

募资难的一个直接后果是中国的风险投资市场变革正在拉开大幕。

对此,身在投资圈的郑培敏感同身受。

“最近3-6个月募资难的真相是:1、市场整体行情的确是不好,国家在去杠杆,FOF募资也难;2、到了集中退出期,退出难的同时对LP采取逃避策略,遮遮掩掩。最终导致老LP的离开郑培敏坦言。

当然,遇到这种情况,在投资圈当中,只有极少数LP会主张自己的权利,大部分的LP诸如他自己,就绝对不会再投这家基金了,LP也在消费升级,变得愈发理智精明。市场上虽然钱减少了很多,然而对于一些真正的LP来说,他们是不差钱的。郑培敏体会过做LP的切肤之痛,2015年成立基金公司募集基金后,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做LP体验感最好的GP

郑培敏看来,GPLP的投资回报分两种:一种是物质上的经济回报,指基金绝对的财务回报,另外一种则是精神享受,具体包括基金管理过程当中的信息披露、投资者关系维护和资源整合等,这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关于中国GPLP的关系,荣正投资总结出了如下四种类型:

GPLP的关系处理不当还有一个客观原因,那就是伴随这过去十年的发展,LP也在成熟,他们告别了以前的初级阶段开始逐步升级,如果投资行为算做消费的话,显然,LP的消费已然升级。作为GP,不能忽视这一点,除了回报之外,这些LP投资GP的诉求也更显多元化。

“财务回报坦诚讲,有时候是不以(管理)人的意志转移的,比如IPO暂停或放缓、经济危机、川普发起贸易战……后者,则取决于管理人(GP)的态度和真诚,是GP发自内心地对LP尊重和感恩LP给予信任和真金白银的资金支持。以个人LP而言,他们的钱也是辛苦而来,如果托付给GP的话,GP必须对LP 一百二十分负责。郑培敏介绍说。

如果说创业是一帮兄弟一起拼搏的话,那么,投资同样是LPGP一起经历黑暗等待光明的过程,而且通常LP自身带有各种资源,如果做到了帮忙不添乱,显然,也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情。

意识到了这个变化,荣正投资开始说到做到。

“我们投资文娱和消费升级领域,有线下体验的项目比较多,LP可实地考察,体验很好。此外,投委会投决的过程我们都打开给LP旁听,当然只有投委会委员才能决策。但是LP可以完全清晰的知道我们投资的整个流程和逻辑。郑培敏介绍说,虽然这一点对很多基金而言不可想象,但对荣正投资来说他们一直在努力做着。

LP年会与被投企业共饮江湖酒

此外,荣正投资的LP年会邀请他们的LP与被投企业一起召开,个别LP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出席,董事长郑培敏都会专门飞过去汇报业绩,无论金额大小,让他们真正感受到真诚而透明。

历史上,荣正投资每个基金规模不大,平均为3-5个亿左右,但是从LP出资结构看来,包括多家上市公司及母基金的组合让LP构成颇为优质,当然,在2018年这波募资寒冬当中抵抗风险的系数也更高,一句话,他们不是募资难了才对LP好,而是一直就对LP足够好。

“我们二期基金募资过程顺利,老LP的复购率超出我的预期。在这点上我很感动,至少我们对大家的真诚得到了肯定。郑培敏感慨,早期募资难的记忆他一直记忆犹新,因此无论基金走到了哪里,荣正投资依旧用行动证明自己的努力。

从开心麻花到西虹市首富 风投3.0时代的升级

荣正投资敢为天下先的另外一个底气则是他们不断进步,在风险投资3.0时代主动全面升级,其业绩足够靠谱,从开心麻花到自在传媒再到洛克公园,作为时不时的爆款股东出现,荣正投资的实力由此可见,并不次于任何大牌投资机构,这来源于自发掘开心麻花之后,他们就建立了自上而下体系的行业研究,再加上本身有企业成长为网红的股权激励服务,这让很多大牌基金甚至都不能比肩。

在经历了探索期聚焦期之后,荣正投资在消费升级领域投资3.0时代开始全面升级。

比如,对投资的理解,如果说做GP最核心的能力是什么,那么,郑培敏肯定的告诉你,核心能力就是经验和教训。

在血的经验和教训面前,荣正投资愈加敬畏资本,其投资风格也愈加稳健而专注。

这跟郑培敏的性格有关。

2018710日,荣正咨询成立20周年,作为中国最早做股权激励的公司,荣正咨询如今依旧坚持在股权激励这个传统业务当中。

作为荣正的创始人,郑培敏喜欢执着的做每一件事情。荣正投资从事股权投资11年,依旧坚持稳健而专注、专业的投资风格,保持对资本的高度敬畏,一个GP的投资风格一定要稳定,第一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第二要专注专一,不被外面的干扰所影响。郑培敏观察,GP一定要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才能够最终活下来。

或许很多人募资难之后才感受到资本的残酷,然而,其实早在很多年前,郑培敏就曾经经历很多基金的生死,他见过太多的风口以及及追风口的机构人,比如说当年的千团大战以及PRE-IPO投资热潮,这让很多机构和创业者折戟其中,背后更多的资本同样灰飞烟灭,因此,在他看来,追风口的GP非常可怕,所有的GP要敬畏资本。

荣正投资有一个投资铁律,那就是如果一个项目超过5家机构去抢,那么他们就会选择主动放弃。

这背后则折射出一个投资的本质,那就是如果多家机构去抢,必然会造成被投企业的估值非常高,创始人会容易迷失,此外,另外一个侧面表现就是该投资机构缺乏独立思考能力。

“所以当我们自己独立思考,聚焦某个行业投资之后,感觉比以前从容多了,投资要克制自己的兴奋”郑培敏介绍说。

这在荣正投资体现的淋漓尽致:

面对被投企业,他们告诉创始人忘记创业,忘记估值,回归生意。

面对已经进入红海的文化行业,荣正投资更愿意将其归结为新消费行业。

“我们现在定义的新消费投资是指精神消费升级,所有精神产品的生产、流通和为精神产品生产流通做技术支持的科技产业,文化产业是消费升级的一种,不一定只是影视投资,其中还包含体育、素质教育、时尚产业、旅游等细分行业。”

当然,他坚持消费升级投资的背后还有一个数字支撑——2015年,中国的文娱产业总体规模已经达到4500亿元,预计到2020年将有望达到1万亿元,在万亿市场规模下,文化产业将进入快速发展期。

比如开心麻花这一个项目,即便不上市,荣正投资都获得了3亿、4亿的回报。

相比模式,他们更看重创业者背后的商业本质。

相比单纯的对赌协议,他们更看重企业的增长,企业只要正常保持增长,投资人自然有退出的可能。

“关于退出这个事情,在我们看来,企业好了,成长好了,退出是很容易的,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投资的核心就是投成长。”关于退出,郑培敏告诉GPLP君。

或许,这正是荣正投资独到的地方,凭什么在上万家投资机构当中脱颖而出?

必然机构要在风险投资3.0时代全面升级。

投资从没有改变,但是对投资的理解无论是从LP还是GP都已经全面升级。

比如,从投资的角度来说,荣正投资基本只投“冷门”行业的项目,提前布局该细分行业,让风追着荣正投资跑,换句话说,在别人看不懂的时候提前布局,做别人看不懂的投资,荣正投资的投资能力由此开始体现。

一个典型案例是体育这个冷门行业的投资。

2017年、2018年的体育行业,自从乐视体育爆冷之后,一直乏人问津。

数据显示,自从2017年开始,整个体育产业就开始进入冷静思考期,整个行业的融资额度相比较2016年下降了超50%,所有投资人对体育产业的投资开始日趋谨慎及理性,甚至有些文娱基金几乎不投体育产业。

此时,荣正投资逆势而上,反而重仓体育产业。在郑培敏看来,他坚信未来五年这个行业一定会爆发且未来体育明星身价不会低于影视明星。

“这个行业的未来将如同七八年前的影视行业,也会诞生像华谊兄弟、光线传媒这样的独角兽企业,十亿美金,十五亿美金的企业。我们投资的洛克公园,三年前投资时才6000万估值,作为国内民营体育行业的开心麻花,目前估值也不过六到七亿人民币。洛克公园拿商业综合体或者传统超市闲置的面积创造出了场馆,而且场馆硬件很好软件服务也很好,品牌很好,给消费者的体验很好,这样企业的生意自然就会很旺。对荣正投资创始人郑培敏而言,被投企业屡出爆款比自己成为投资界网红更开心。

当然,在具体投资的时候,荣正投资同样也是优中选优,比如在体育+旅游这个细分市场,他们也有自己的投资逻辑,做出自己的投资特色。

“在体育+旅游的这个细分市场,我们要投的这个事情一定要有内容,而且还要有一定的自然景观,比如云南的抚仙湖,可能很多人只知道大理,并不知道这么一个地方,但是通过我们投资的一个铁人三项赛事活动,我们就有可能把这个旅游景点带起来,因为参与这个赛事的人群基本都是中高端消费人群,这样我们也就把这个地方带动了起来。郑培敏表示。

做别人看不懂的事情,或许很孤独,然而,这才是投资人作为一个GP的价值。

成熟期的投资决策是更加理性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当做完了所有升级之后,最难的投资决策也最终开始升级。

在注重感情的文化行业当中做出理性的投资决策,荣正投资郑培敏依旧在探索的道路上前进,这跟他本人的性格有关,虽然他本人身在娱乐投资圈,但是他从不凑任何热闹,做投资的时候,郑培敏亦从不人云亦云。

众所周知,在投资圈,雷军有一个投资习惯,那就是“只投熟人”。

然而,郑培敏却出乎意料的坚持自己的判断,不投熟人。

这个结论的背后自然不是为了另类而另类,而是来源于郑培敏血淋林的投资教训。熟人投资我可能更谨慎,因为我知道我的很多判断可能会受感情的影响,被这种感情所迷惑,这样在投资在决策的时候不容易做出一个理性判断,相反,对于陌生人的项目我们会认真得多,感觉投资就是一个商业事件,大家不用掺杂任何感情所以我们现在更愿意有一定距离地跟陌生人接触,通过各种各样的理性和感性手段来观察他,郑培敏深度思考之后告诉GPLP君,这个投资决策的决定并不容易。

如果不投熟人,在缺乏信任的陌生人身上投资几百万甚至上千万,这多少都是一个非常冒险的事情。

郑培敏是如何进行陌生人投资并且获得成功的呢?

原来,郑培敏有一套自己的尽职调查体系,当然,这也是一个不断战胜人性的过程。

或许,投资就是投人,在战胜自己,战胜人性的道路上,对投资的探索永无止境。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