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为什么英特尔在这个小国家一口气投资30多家公司?

雨乔 |2018-08-06

为什么资源贫瘠的以色列能对外如此大量出口?

我们在这一系列的开篇曾提到,以色列是“上帝许诺给犹太人的应允之地”,是“流着奶与蜜”的地方,但超过50%的国土却寸草不生,没石油、缺淡水。

这样一个资源贫瘠的国家,与最近公布的2017年对外出口报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2017年以色列对外出口商品和服务总额超过1000亿美元,较上年增加5%。

出口是拉动GDP的三驾马车之一,而以色列的出口额占2017年全国GDP将近三分之一(2017年以色列GDP:3177.48亿美元)

在地大物博、常年出口顺差的中国,这一比例是多少呢?2017年中国出口占GDP比重约为16%

为什么资源贫瘠的地方还能对外如此大量出口?

我们来简单看下以色列出口比例构成:

22%是贵金属、钻石珠宝等(以色列是全球最大的裸钻加工、交易集中地之一),主要出口至美国、香港、比利时、瑞士、印度等地;

第二位是占比13%的是电子元器件,包括半导体芯片等,主要出口至美国、中国、德国、印度等地。

那么,在消费电子、半导体领域,以色列的全球地位如何?

其实几个全球消费电子巨头,英特尔、苹果、博通、亚马逊、阿里巴巴(正大举进军人工智能领域)都有在以色列的动作和布局。

我们以英特尔为例,从这家大鳄在以色列的动作,看这个国家的技术实力与创新能力。

45年前,英特尔建立以色列研发中心

作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设计和生产公司,英特尔的产品在消费界、工业界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包括微处理器、芯片组、板卡、系统及软件配套等。我们熟知的奔腾系列、酷睿系列CPU(中央处理器),都是英特尔公司的代表性产品。

45年前,在加州英特尔工作的以色列物理学家Dov Frohman开发出了一种革命性的存储器EPROM,这种存储芯片在断电后,仍然能保留数据记录,同时可以通过强紫外线来照射擦除,进行下一次读写。

这种芯片,解决了那个时代主流PROM芯片只能一次性写入的痛点。

这个发明家Dov本人,也因此获得了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爱迪生奖。

随后,这款存储器成为了英特尔接下去十年的利润支柱,帮助英特尔在两年内将销售额提高了七倍。

当时年轻的Dov Frohman,则带着一支五人团队来到了耶路撒冷,创立了英特尔以色列研究中心, Dov任职英特尔以色列第一任总经理。

仅五年后,这支团队就研发出了著名的8088处理器,成为IBM个人计算机的核心部件,也为英特尔再次带来了巨额利润。

但是,真正使这支以色列团队成为世人焦点的是在世纪交替的时候。

90年代末,英特尔被宿敌AMD一套组合拳打得狼狈不堪,这个时候,以色列团队带着一款神奇的架构登场了:图拉丁奔腾III。以色列团队又继续在图拉丁的基础上改进奔腾III,先后推出了奔腾M和酷睿Solo/Duo系列,完全占领了笔记本市场。

如今的酷睿i系列中,除了第一代、第四代和第五代都是由英特尔俄勒冈设计团队研发之外,其他的包括经典的二代、六代和最新的八代全部都是由以色列设计团队领导研发,可见这支团队的实力冠绝全球。

英特尔多款改变命运的产品,都来自其以色列的研发团队。

这也是英特尔在以色列不断布局的原因之一:以色列的创新研发能力,是公司发展的内涵原动力。

以色列半导体行业的“黄埔军校”

最高峰时期,英特尔在以色列总共有三个Fab(半导体制造工厂)。

其中最早的Fab 8由于位于耶路撒冷,2007年因为当地正统犹太教徒持续反对其在安息日进行生产作业而放弃扩张计划,最终因设备老化而停产。

另两座Fab位于以色列水牛城 (Kiryat Gat),这两座Fab使得原来只有数千人口和一座纺织厂的水牛城跃升成为一个五万人口的高科技重镇,同时吸引了惠普等一批跨国企业入驻其工业园,堪称产业新城的规划典范。

除了现存的两座Fab,英特尔在海法(Haifa)、雅库姆 (Yakum)、耶路撒冷和佩塔提克瓦四个城市还拥有四个研发中心,直接雇员超过一万人。

其中海法团队就是上文提到的一次又一次挽救英特尔于水火的功勋团队,海法研究中心是英特尔在美国本土以外规模最大的研发中心。

海法研究中心是英特尔在美国本土以外规模最大的研发中心。

图:英特尔在以色列的布局(来源:开普乐研究院)

不仅如此,英特尔堪称以色列半导体行业的“黄埔军校”,英特尔以色列研发中心的员工每年平均孕育了30家创新公司,创造了250个工作岗位。

英特尔、博通等跨国半导体巨头则定期在以色列对新技术进行收购,形成了良好的正向循环。

就在刚刚过去的五月份,英特尔公司向以色列政府提交了一份总额50亿美金芯片生产扩大计划。

以色列政府此前宣布为英特尔提供总额3.8亿美元的政府资助。

英特尔每年自以色列的芯片出口占以色列国际技术出口总额的8%,而英特尔在以色列历年的投资、并购总额已超过350亿美元。

英特尔以153亿美元收购Mobileye

产业资本在以色列总是非常吃香,而英特尔领头的Intel Capital则是半导体创新公司梦寐以求的资金支持来源。

多年来,Intel Capital在以色列投资了超过30家公司,金额达到数百亿美元,这其中既包括像RedBend、Anobit这些后来成长为细分领域巨头并被收购的创新公司,更有直接收购Mobileye这种超级大交易。

再加上其旗下多个孵化项目的支持,在以色列英特尔几乎能满足创业者从设计支持、到流片再到推广背书等等所有的需求。

这么大而完善的体系化布局使得英特尔在以色列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根据统计数据,英特尔以色列分公司承担了超过9%的以色列的技术出口,如果刨除一开始讲的钻石的话,占以色列商贸出口总量的一半。

相对应的,以色列政府也愿意为英特尔做出大额补贴:2020年前,英特尔将分批获得6亿美元的政府补助;而2023年以后,英特尔只需要缴纳5%的企业所得税,对比之下,以色列的标准税率是26.5%。

政府和跨国巨头的合作形成了又一良性循环,既带动了技术研发和出口,也创造了经济稍落后地区大量的工作岗位。

2017年3月13日,英特尔和全球自动驾驶巨头Mobileye联合宣布,双方已经达成一项最终协议,据此,英特尔将以153亿美元收购Mobileye。

这单超级交易成为了以色列科技圈金额最高的一起收购案,也是自动驾驶行业金额最高的收购案。

总结来说,英特尔在以色列通过设立创新研发部门,充分利用了以色列全球顶尖的研发创新能力,为英特尔建立了极高的竞争壁垒。

同时,又通过风险资本、风投市场的资本运作,积极参与投资、并购相关产业链里的优良标的,进一步巩固自己的版图。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