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ofo还能撑多久?

OFO的运营管理层调动频繁,海外业务收缩,账面现金流难以支撑烧钱模式,共享单车未来该如何走?

戴威正努力向员工传达信心。

黄立新(化名)还没离职前,在5、6月参加了几次内部称为“骑葩大会”的午餐会,见到过戴威。这一会议公司员工都可以报名参加,向戴威提问,气氛很轻松,戴威看起来很有信心。

大家提出一些运营上的具体问题,关于智能锁、车辆等。至少在黄立新参与过的那几次会议上,没人问到公司资金问题,似乎有种默契,所有人都心照不宣。

实际上,5月底、6月初或许是戴威较为焦虑的一段时间。黄立新的同事看到戴威每天晚上11点去找各部门主要负责人探讨业务,一起在理想国际大厦楼下转圈。

根据多名ofo内部人士的消息,主管运营的ofo副总裁池文明已于5月离职,这对城市运营造成了一定影响。同时,首席产品官陈为和技术部多名核心人员也都已离开。对此,《中国企业家》记者向ofo求证,但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应。在此之前,ofo高级副总裁南楠已经离职,地方运营人员和北京总部则传出裁员的消息。

除了团队动荡,资金压力的传闻也一直伴随着这家公司。拖欠供应商款项、挪用押金、可能再次抵押动产获得资金⋯⋯员工能感受到的资金问题来自于报销难。多位离职员工均表示,离开公司一个多月了,仍然没有收到报销款。不过ofo相关负责人回应《中国企业家》称,员工报销一切正常。

在用户端,从6月份开始,ofo在全国范围内取消免押,部分地区试点新的收费标准,这被质疑为变相涨价。当时ofo的回应是“探索更趋合理的计费方式”。

另一方面,竞争对手的举动仍在引起市场对共享单车行业盈利问题的新思考。继哈罗单车信用免押后,摩拜宣布无条件免押。前者背靠蚂蚁金服,在ofo与摩拜鏖战之时,耕耘三四线城市,正准备进军一二线城市。摩拜在美团体系下,正在尝试更多合作。

对更看重独立发展的ofo来说,如何寻找到走出困境的方向?

业务缩减

多种迹象表明,ofo的重点正从粗放式扩张转向精细化运营,这也被视为目前共享单车行业的转型方向。

不久前从ofo离职的刘山(化名)告诉《中国企业家》,由于硬件研发已不再是重点业务,硬件团队2018年的工作量很少,半数以上员工已离开公司,包括很多核心成员。其中有不少是主动离职,裁员多集中在技术含量不高的运维团队,三四线城市的运维人员受影响较大。

ofo联合创始人于信在2018年6月接受《财新》采访时谈到这一问题,他指出,ofo运维人员从12000人缩减至9000人,这不是“裁员”,而是重新梳理团队。一位ofo离职员工对《中国企业家》表示,此前运营方式过于粗放,无效搬运较多,团队属于正常缩减。安徽一位已离职的运维人员则说,当地运维团队裁员基本在10%左右,主动离职的也有不少。

实际上,ofo的运营管理团队调整频繁。据黄立新介绍,2016年11月,Uber前北区西区总经理张严琪加入ofo,出任ofo COO,主要负责搭建运营体系,并推广到全国。2017年6月,张严琪开始负责海外事业部,池文明接手运营事务。2017年7月,滴滴高管入驻ofo,付强等人也负责国内运营。同年11月,付强离开。2018年5月,池文明离职,联合创始人薛鼎开始负责运营事务。

从时间节点看,每届运营团队管理层在任时间分别为7个月、4个月、6个月。如此短时间内每次管理层调整给公司带来的冲击可想而知。

此外,ofo的海外业务也被察觉出收缩的信号。

2018年7月,ofo宣布海外业务从此前的开拓阶段进入到深耕重点市场的第二阶段,将对新加坡、美国、法国这一类规模大或增长迅速的地区,进行精细化运营。但新加坡运营不良、美国业务缩减的消息先后被爆出。对此黄立新表示,美国情况确实不太好,但由于美国市场是战略性市场,所以不会撤出。新加坡、日本、韩国和法国等地的营收情况略好一些,不过尚未盈利。

2018年7月以来,据当地媒体报道,ofo正在着手关停澳大利亚和德国业务;美国的业务将会退至几个大城市里。

“其实早在2017年11月,就有缩减海外业务的计划。”黄立新表示。

彼时,ofo传递给外界的声音是即将实现年底登陆20国的目标,但实际上,ofo已经资金紧张,根据《财新》后来的报道,截止到2017年12月1日,ofo账面包括押金在内可动用的现金仅剩下3.5亿元。黄立新说,当时公司意识到海外烧钱模式不可持续,已开拓的地区不再投放新车,未来还会慢慢缩减。

ofo和摩拜的海外扩张战从2016年年底开始。黄立新透露,摩拜在市场宣传上更为擅长,ofo就比拼投放数量,在生产上从来不“say no”。

资金难题

在公司内部,也出现了一些资金紧张的迹象,比如报销款迟迟不发。多位离职员工均表示,离开公司一个多月了,仍然没有收到报销款。ofo相关负责人对此进行了否认,表示公司报销一切正常。

ofo也不再和芝麻信用合作实现免押。2017年3月,ofo联合芝麻信用推行650信用分及以上免押金活动,并迅速覆盖了25座一、二线城市。2018年5月31日,ofo取消20座城市信用免押金,6月15日,再次取消上海、广州、深圳、厦门、杭州5座城市的信用免押,至此,ofo全面取消信用免押金骑行。

在业内人士看来,ofo的这一做法是遭遇到了资金链的压力,急于用押金来回流资金。

在ofo恢复押金之际,哈罗单车继续和芝麻信用合作推行免押,摩拜开始实行全面免押政策。一位投过共享单车项目的投资人对《中国企业家》表示,现在各家推行的免押政策是一种竞争性手段,只是单纯免押,并没有推出更好的约束机制,对用户来说是额外福利。

目前看来,ofo在这项额外福利“掉队”的背后,或是资金承压的现实。2018年2月,ofo两次通过动产抵押换取阿里巴巴17.7亿元借款。3月,ofo宣布完成E2-1轮融资8.66亿美元,阿里巴巴领投。6月7日,来自阿里的4.5亿元借款已到还款期。

根据36氪的消息,6月初偿还阿里贷款后,ofo又在尝试通过抵押动产的方式获得资金。但是,ofo还有多少资产能用于抵押?据盛景网联集团微信公号报道,戴威在2016年10月举办的盛景核心学员大会上计算过ofo的折旧成本:一辆小黄车成本不到300元,12个月报废,每日折旧不到1元。中国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ofo在中国投放的单车车辆数达1000万辆。如果按每日1元的折旧成本计算,一个月的折旧成本达到3亿元。6月下旬,ofo宣布已在北京完成保养计划,包括车身清洁,对车辆传动系统及制动系统进行调试。

接下来,ofo还将面临车辆的返厂换新。以北京为例,政策规定共享单车一般投放使用三年应更新或报废。2015年6月,ofo开始在全国数百所高校运营。2016年11月,正式开启城市服务,迅速进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ofo早期投放的单车或将面临换新问题。

来自供应商的一些信息表明,ofo的车辆采购正在减少。天津富士达自行车有限公司一位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ofo主要由天津东丽区的工厂来生产,这两个月以来,工人们“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过,承接其他共享单车订单的静海区工厂同样萧条。

商业化探索

各种压力下,ofo定下盈利目标,开始全面探索商业模式。

B2B部门承担了探索商业模式的重任。今年4月,ofo宣布成立B2B部门,业务涵盖车身广告、APP端内广告等。

其中,ofo为广告商定制车身广告,最低价位是160元/辆/月,加了车轮部分广告的品牌定制是2000元/辆/月。同时在APP上做流量分发广告,按照CPM(千人展现收费)和CPC(点击收费)的方式进行计费。

有地方运维人员告诉《中国企业家》,团队内部实行的是“全员B2B”计划,鼓励所有岗位人员去找广告合作。另一位离职员工则表示,B2B部门的KPI考核机制很严格,新员工进来后几乎没有过渡期,该部门员工流失率较高。

6月13日,ofo宣布B2B业务营收超1亿元。6月于信在接受《财新》采访时表示,ofo在武汉等二线城市已开始车身广告业务,曾在武汉改造200辆车,收入100万元。平均算下来一辆车收入5000元,远超ofo车身成本及一年运营费用。

另一个商业化尝试是为金融平台导流。目前在ofo APP上,已上线“我要借钱”的板块,提供4家金融平台的借贷产品。其中一家金融平台对本刊表示,公司于6月底开始和ofo合作,有新用户注册会支付ofo一定费用,如果最终放款成功,再和ofo分成。据公开报道,这可能会成为ofo重要的盈利来源。目前ofo已成立专门团队,由联合创始人杨品杰负责。

此外,ofo还上线了新闻流和小游戏,前者是ofo党委推出的项目,后者则被看作是增强用户粘性的一个尝试。

ofo目前将150个已覆盖的城市分为三部分:以北京为代表的六个一线城市、以省会城市为代表的47个二线城市和约100个三线城市。于信曾表示,只有47个二线城市未能实现整体盈利,因为这些城市竞争最为激烈,其他已整体实现盈利。

在海外,ofo尝试了一些其他方式。2018年4月,ofo在新加坡上线了“骑车挖矿”功能,骑行可获得一种名为GSE的代币,由合作方GSELab发行。ofo称该活动可以达到吸引用户的效果,并公开表示截至今年5月,新加坡的平均周订单约100万,累计订单量突破2500万单,用户约占总人口五分之一。

黄立新告诉《中国企业家》,在6月初,新加坡的营收大概能覆盖60%的运营成本。除了和GSELab合作,ofo内部也在探索通过区块链实现盈利的可能。今年5月,ofo成立了区块链实验室,戴威本人也多次表示对区块链很感兴趣。目前,GSE已经可以在某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交易,截至7月21日价格为0.09元/个。不过,ofo已经多次否认会进行ICO。

日本、韩国也上线了骑车挖矿的活动,但时间较短,效果尚未显现。黄立新透露,在日本,ofo为了鼓励运营人员提高车辆利用率,会根据所运营车辆的收入调整外包人员的工资。在法国巴黎,ofo的车身广告已经卖给了一家公司,不过尚未实现盈利。

5月7日,ofo曾推出“V计划”——100天公司月度EBIT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翻正,200天季度EBITA翻正。这一计划已经推出近三个月,ofo能否实现这一目标,答案即将揭晓。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