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马斯克可以这样拿到“私有化”的550亿美元

李檬 |2018-09-04

马斯克如果要发行Token,就是要绕过资本市场,直接面向粉丝,将粉丝“股东化”,实现更广泛的“向量对齐”。

最近,有朋友跟我讲:“越来越看不懂埃隆·马斯克。”为什么呢?

不久之前,马斯克在上海街头从容吃煎饼的画风犹在(特斯拉当时已决定在上海建一座超级工厂),一个多月以后,马斯克却对着媒体落泪,坦承自己“很痛苦、会经常失眠,每周工作120小时,重度依赖安 眠药,但不会放弃特斯拉CEO职位。”从意气风发到CEO职位难保,态势骤变。

脆弱的“硅谷钢铁侠“

埃隆·马斯克作为美国科技界“第一网红”,难道已经坐困愁城?在我看来,如果哪天马斯克财务破产了,他还能迅速东山再起,因为他个人极具价值的“社交资产”尚未被充分开发,在最新一波“共识经济”的浪潮之下,他仍可以享受巨大的“网红”红利。

以下将从四个部分谈谈我的看法:

1、徘徊在天堂与地狱之间的“硅谷钢铁侠”

2、为什么特斯拉本身最大的资产就是埃隆·马斯克本人

3、马斯克,你可以用Token(通证)开启“共识经济”

4、将粉丝“股东化”

如果你对马斯克和特斯拉的近况特别了解,请下拉直接跳到第三部分。

徘徊在天堂与地狱之间的“硅谷钢铁侠”

小米CEO雷军是马斯克的“死忠粉”,雷军曾说:“和马斯克相比,我们就好像在做每个人都能做的事情,但是他做的是别人想不到的事情。”马斯克第一次一鸣惊人,是在2002年,他创办的PayPal公司——开创了全新的网络支付方式——被eBay以15亿美元收购,他个人套现1.8亿美元。

此后十几年间,马斯克又连续开创多个全新领域——电动车公司特斯拉、火箭公司SpaceX、能源初创公司SolarCity、“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隧道建设公司The Boring Company以及被大肆炒作的“超回路列车”公司Hyperloop。最近,马斯克在社交网站上发文称“将创造前所未有的加密糖果(一种加密数字货币)”。

可是,马斯克此时已遭遇事业上前所未有的损失:

1、特斯拉已经连续几个季度的亏损金额超过7亿美元,账上现金也快消耗殆尽。华尔街分析师据此认为,特斯拉很可能年底之前就会面临生死关头。

2、今年6月,特斯拉宣布要加大裁员规模,以缩减公司在行政方面的支出,裁员比例接近10%。

3、不久之前,美国两大评级机构穆迪和标准普尔认为,特斯拉债券具有高度投机性,将其评为“垃圾债券”。(“垃圾债券”并非像垃圾一样没有价值,而是指在“投资级”以下的债券。在标准普尔和穆迪的信用等级里从BB级到CCC级的债券,都属于“垃圾债券”,中国四大国有银行在标准普尔和穆迪的信用等级一直被评为BBB级,属于勉强够得上“投资级”,也就是说特斯拉的投资价值低于内地四大银行。)

以上负面讯息经过持续发酵,华尔街开始集结大量“做空”特斯拉股价的投机者,截至目前,特斯拉已经成为美国股市的头号“做空”目标。

什么叫“做空”呢?就是投机者向特定机构“借到”一些特斯拉股票,在市场上大量抛售,比如以500美元的股价抛售,等股价跌到400美元再买回来,还给别人,这中间100美元的差价就是“投机利润”。这些投机者们就希望看到特斯拉倒霉,不断散布对公司不利的信息、不断营造对公司悲观的氛围,这会严重干扰特斯拉的运营环境。

由于特斯拉是全员持股,员工过分关心股价波动会导致精力分散,这是马斯克最不愿意看到的。可是,特斯拉与马斯克独特的“网红”气质,又免不了“市场杂音”的不断干扰,这不符合他自己坚持的“向量观”。

向量,就是既要有能量,也要有方向。假设一个公司有4个能力一样的人,如果两个人前进,另外两个人往相反方向,那么公司就是在原地踏步,向量是0,尽管可能这些人都有很高的能力和影响力。

马斯克将投资人、运营团队、供应商分别视作一个向量,股市中的投资者大多是有投机心态的,他们遇到负面信息就会摇摆不定,传导悲观情绪,这会干扰公司的发展方向。马斯克所说的“对齐向量”就是“最优解”,这意味着要让所有的向量(员工、投资者和供应商)都对齐,每个人都朝着统一的目标前进,也就是“劲往一处使”,齐心协力。

我个人高度认同马斯克的“向量观”,所有向量的综合结果就是公司的发展方向和动力,必要时刻,要果断消除其中的“干扰因素”。埃隆·马斯克作为一系列“新产业的开创者”,经常会徘徊在天堂与地狱之间。我还记得,2008年,创立不久的特斯拉和SpaceX都处在崩溃的边缘,马斯克沦落到从朋友那里借钱来维持生活开支。但只要保持“向量对齐”,转机迟早会出现。

为什么特斯拉本身最大的资产就是埃隆·马斯克本人?

面对“做空”特斯拉的投机浪潮,马斯克正在考虑的应对办法是“私有化”。今年8月,马斯克在社交媒体上主动透露:“我正在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资金已经落实。这样做的原因在于为特斯拉创造最佳运营环境。”

只有上市公司才会考虑要不要“私有化”,就是将发行出去的公司股票全部回购,上市公司“摘牌退市”,股票不再公开交易。

特斯拉在2010年上市以来,市场价值增长迅速,到2017年4月,特斯拉已经以超过500亿美元市值,成为美国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可是,当时特斯拉电动车总共卖了不到10万辆,而同期福特公司一年可以卖出670万辆,通用的年度销量更是突破1000万辆。相差太过悬殊。

2017年,特斯拉新型电动车Model 3的订单数量已经超过50万辆,而且以每天1800辆的数量在增长。但是,问题卡在“产能不足”上。马斯克希望能在2017年实现每周生产5000辆车、2018年每周生产1万辆车的目标,都没有按期兑现。

特斯拉最早的产品是高端跑车Roadster,当时每周只能生产600辆,而且特斯拉还只负责动力系统和组装,其余部分由合作方莲花汽车(与保时捷、法拉利齐名的豪车厂商)生产。

后来,特斯拉开始做更加复杂的Model S,负责生产和组装所有零部件,每年生产量也只能达到2万辆。特斯拉Model 3的定价只有之前产品的一半,目的是使特斯拉电动车从“贵族化”向“平民化”转变,这就一定要靠“走量”来打开市场,“产能”更是核心关键。

马斯克现今的最大痛苦,就是“为了努力提高Model 3轿车的产量,自己一直处于疲惫不堪的状态,已经对身体造成伤害。”产能迟迟未能真正突破,持续、高度关注特斯拉运营状况的资本市场,开始出现人心浮动,特斯拉股价被认为“高估太多”,于是,引来大量投机者“做空”特斯拉。

马斯克做事有自己的方法和节奏,外界“做空”的杂音,对特斯拉的发展方向绝对是一种“负能量”。马斯克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就是希望让特斯拉不再受到市场密切关注,身上的压力也随之减轻。比如,私有化的公司不需要在每个季度发布财报,也将终结“做空者的负面渲染”。

不过,因为私有化方案确实有难度,与主要投资人和董事会协商以后,马斯克已经于近期决定放弃。他正在考虑别的解决方案,化解特斯拉作为“公众公司”面临的困扰。

马斯克不想再让特斯拉受到市场密切关注,难道要放弃“网红”红利吗?我看,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不如回归底层逻辑:什么是公司?

《人类简史》作者尤瓦尔·赫拉利给出一个精彩定义:“公司不是一种实体,而是一种‘共识’。”公司是它的产品吗?NO,改了产品、换了行业,公司也还在。公司是它的大楼吗?NO,公司是可以搬迁的,搬到哪里还是这家公司。公司是它账上的钱吗?公司是全体员工和董事会成员吗?NO,钱和人都是流动的,有进有出,但这家公司还在。

其实,公司不是任何具体的实物,而是人们的“共识”。有了这个“共识”,员工、投资者、供应商都会有的,然后产品、市场份额也随之而至,都只是迟来早到的事。

从这个意义上讲,马斯克最重要的事情其实是“凝聚共识”,多年来,他已经沉淀深厚的“社交资产”和“粉丝资源”,这都是持续“凝聚共识”的结果。这也是为什么即使那些对电动车不感兴趣的人,也知道特斯拉,尽管特斯拉经常会延期交货,忠实的用户还是会心甘情愿排队购买新车。

在我看来,特斯拉本身最大的资产就是埃隆·马斯克本人,如果没有他不断融资、不断“凝聚共识”,这家规模其实很小的汽车公司,怎么会做到“美国市值最大的汽车制造商”?

马斯克,你可以用Token(通证)开启“共识经济”

马斯克有没有一种办法,可以绕过华尔街金融圈、绕过资本市场的喧嚣与浮躁,既能有效凝聚公众的密切关注,又能规避各种恶意的“做空”干扰?

我认为,马斯克是有这个办法的,他可以用Token(通证)开启“共识经济”。马斯克在认真考虑“发币”,也就是打造“加密糖果”,并明确表示他是“超级认真”的。OK,这一段话连续出现几个关键词——Token(通证)、发币、共识经济,是不是一时很难消化?听我慢慢解释:

江湖上流传的“发币”,就是Token(通证)的一种重要形式。J罗(James Rodríguez)是2014年巴西世界杯“金靴奖”得主,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发币”的足球明星。今年5月,J罗在社交媒体上宣布:推出以他个人名字命名的数字加密货币——JR10 Token。在6月12日的公开对外发售中,JR10 Token被抢购一空,价值500万美金。

发行当日,JR10 Token被抢购一空

你可以这样理解,购买了JR10 Token,就等于拥有了J罗的“个人股票”。一旦J罗的个人品牌价值上升,球迷持有的JR10 Token价值也会提升。注意:资本市场只能流通“公司股票”,但很多时候“公司=CEO个人”(比如特斯拉=埃隆·马斯克),资本市场不能流通“个人股票”。

通过Token,名人可以发行“个人股票”,也就是“发币”,将自身流量变现。这种“发币”,其实是将名人效应的自身价值“Token化”。

因为“区块链和智能合约”技术的逐渐成熟,个人“发币”或者发行“个人股票”,已经在技术上变成现实。当然,除了区块链技术和政府监管的因素外,最重要的,就是你要“凝聚共识”,很多人关注你、认同你、喜欢你,你的个人价值是“大众共识”,你才有“发币”机会。所以,这一切又叫做“共识经济”。

马斯克在最需要“破局”的时刻,开始“超级认真”考虑发行个人“加密数字货币”,寻求“将自身影响力Token化”,正是他设法绕过资本市场,将自身“网红”红利变现的一种高明手段。

那么,马斯克个人发行的Token靠什么做“价值支撑”呢?这是最关键的问题。粉丝拥有了马斯克这个Token,究竟拥有了什么?答案是“回报预期”。

想起特斯拉电动车、民营火箭、城市光伏,很多人会立刻想起埃隆·马斯克,人们甚至不太关心这些技术和产品背后的公司。不妨想象几个场景:

1、哪个做光伏技术的工程师,想到一个办法可以改进电动车的储能环节。如果是在光伏公司的体系下,这个工程师有什么动力贡献他的创新智慧?他的创新技术并不能给光伏公司赚钱,也就没办法在自己公司获得回报。

但是,如果在马斯克的产业体系下,这个工程师能帮助马斯克解决一些问题,马斯克可以绕过“光伏公司的孤立体系”,奖励这个工程师一些Token。一旦技术带来了商业回报,电动车公司会给马斯克输送红利,而马斯克可以通过Token的变现,将红利输送给那位工程师。

2、特斯拉电动车之前的几个版本,有很多体验不好的细节,一般用户就只有抱怨,如果是马斯克的粉丝,他们会以解决问题的态度看待产品细节上的瑕疵,并提供自己的解决办法。对于这些能够帮到马斯克的粉丝,马斯克可以用Token奖励他们。

3、哪怕一些人完全不懂得技术,也没用过马斯克旗下公司的产品。但是,在马斯克遇到负面公关的时候,他们只要能在声量上声援马斯克,OK,马斯克也可以用Token奖励他们。

总之,对于那些能够在创新技术、产品体验、品牌传播上帮到马斯克,有助于整个体系“向量对齐”的“正能量”,都可以获得马斯克的Token奖励。等马斯克商业成功以后,可以用自己获得的各种利益分红,将这个Token变现,间接将红利输送给那些“正能量的粉丝”。

在基于Token的体系中,每个人都有机会直接分享商业价值,因为整个体系的价值会映射在每一个Token的价值中。只要你获得马斯克这条链上的Token,你就成为这个商业体系的一部分。

更进一步的话,马斯克在“发币”的时候,还可以登录交易所,比如登陆全球最有威望的加密数字货币“国际大盘(C-CEX)”进行交易,可以与全球金融中心最有威望的英国visa卡出入金,进行强强合作(世界通用,可以提取各个国家的法定货币)。这样,马斯克发行的这个Token,还可以在国际上享受“流通溢价”。

将粉丝“股东化”

相比特斯拉向公众发行“公司股票”,马斯克向粉丝发行“个人股票”,有什么特别的好处?或者主要解决了什么问题?

公司上市确实能带来一些优越感,中美两国各有大中小微企业几千万家,但两国股市主板市场也只有3、4千家上市公司。可是,上市也是有代价的,这还不是钱的问题。“投行贵族”高盛为无数公司操办上市,自己却极不情愿上市,直到1999年整整130岁时,才为情势所迫在纽交所挂牌,而且只向公众发行12%的股权。高盛不愿上市,是因为深刻理解上市所带来的交易成本——“戴着镣铐跳舞”,束手束脚。

上市公司的重大举措、战略都需及时准确地披露,例如某项重大并购,按监管要求需从正式接触起,就开始披露每一步的进程。最终,管理层的专业判断,还需交股东大会的“外行”们审议、票决。信息披露等同向竞争对手公开“底牌”,这已经陷企业于被动,而优质项目被股东大会否决造成的损失,更是难以估量。而一有差池,媒体就无情地向全社会曝光……

在特斯拉上市以后,马斯克就多有抱怨:“围绕在上市公司周围的噪音实在太多了,人们时不时就会评论你的股价和估值。对于任何公司来说,上市都会增加管理上的开销。”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特斯拉会被无数双眼睛环视,股东、空头、监管层和记者们无时无刻不在等着劲爆消息出现;并且,每个季度特斯拉都得将自己“解剖”给公众看。在马斯克看来,这会给自己的未来愿景带来巨大风险。

目前,马斯克和特斯拉最需要什么?最需要“向量对齐”、最需要“凝聚共识”、最需要粉丝“无条件的追随”,只有这样,马斯克才能争取更多时间解决眼下的“产能”问题。而资本市场的“做空机制”带来太多负面因素,不断压缩解决问题的回旋余地。

马斯克选择去“发币”、发行“个人股票”,亲自加入一场Token经济的实验,契合了Token的价值精髓——兼具“货币属性”和“股权属性”。Token可以给不同人赋予不同权益:

股权属性你可以将马斯克个人发行的Token,视作“个人股票”。马斯克的“粉丝团”遍布全球,如果其个人品牌是不断升值的,token就随之升值,Token持有者可以享受这个升值回报。

而马斯克作为Token的发行者,不必按照SEC(美国证监会)的要求来做定期信息披露,不必考虑短期利润和股价变动,执行策略更加灵活,一些敏感信息也不用公开。马斯克可以直接向粉丝寻求支持,绕过资本市场这个“中介”。另外,Token的价值浮动也可以用于检验“粉丝忠诚度”。

货币属性公司股票是没有“使用价值”的,你不可能拿特斯拉股票去购买特斯拉汽车。而马斯克个人的Token可以被赋予“货币功能”,用于兑换各种周边产品。不要忘了,特斯拉不仅是电动车,更是带四个轮子的“电子产品”,各种软件和APP都可以在线购买和升级,相关支付都可以通过Token来实现。

马斯克本身就是“科技巨人”和“超级网红”,背后有很多实体企业和技术产品,有很多手段使这个Token更有价值。而马斯克不仅要将粉丝可以获得的利益,尽可能多的投射进去,更希望以此将自己与粉丝结合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也就是将粉丝“股东化”。

在我看来,与粉丝形成“利益共同体”,是Token超越股权、货币的最大价值呈现。这当中最重要的,就是Token经济的系统设计:要解决什么问题,要解决多大问题,要成就多大事业;有哪些参与者(生产者、消费者、投资者、传播者);各个角色之间如何展开协作;如何设定贡献度,同时进行多层次激励。

非常清楚,马斯克如果要发行Token,就是要绕过资本市场的浮躁和杂音,直接面向粉丝,将粉丝“股东化”,实现更广泛的“向量对齐”。区块链技术能帮助马斯克,建立一个新的与粉丝的沟通平台,一个减少中介、更加直接的生态系统。这样,马斯克与粉丝的距离会更加接近,原本就具有抱团性质的粉丝经济,将进一步发展成为“共识经济体系”。无疑,这是马斯克又一个开创性的举动,往后更加精彩可期。

本文系李檬授权世界经理人发布,并经世界经理人编辑。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世界经理人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并请附上出处(世界经理人)及本页链接http://m.ceconlinebbs.com/ARTICLE/8800094901,推荐关注(ID:CEC_GLOBALSOURCES)。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2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