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我无人机企业在美起内讧:事件始末及影响分析

大疆在美受阻,会成为“中兴第二”吗?

一、商务部:美企对无人机及其组件提起337调查申请

商务部这条消息来源为贸易救济调查局,具体内容为:2018830日,美国Autel Robotics公司依据《美国1930年关税法》第337节规定向美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出申请,指控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对美出口、在美进口或在美销售的无人机及其组件(Unmanned Aerial Vehicles and Components Thereof)侵犯其专利权,请求ITC发起337调查并发布有限排除令和禁止令。

无人机

众所周知,今年以来中美贸易摩擦不断,两国关系迅速恶化。近期,美新一轮对我2000亿美元输美产品加征关税听证会刚结束,中美贸易谈判结果又不甚理想,商务部这则消息引发强烈反响——难道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要成为“中兴第二”,成为美重点打击我企业的新对象?

二、美国Autel Robotics是一家什么公司?

美国Autel Robotics公司是深圳市道通智能航空技术有限公司于2006年在美国成立的子公司。我国工商信息资料显示,深圳市道通智能航空技术有限公司建立于2014年,注册地为深圳市南山区,法人潘相熙,股东中并无外资公司,大股东为个人股东李红京,持股比例91.25%,深圳市通元合创投资有限公司占股8.75%,李红京在深圳市通元合创投资有限公司占股61.65%。深圳市道通智能航空技术有限公司的母公司深圳市道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以汽车诊断方案和设备起家,李红京持股比例为65.76%,股东包括中兴、达晨等,并无外资公司。互联网中关于李红京的个人资料较少,仅知道其为留美归国人员。

2011年,深圳市道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开启了A股上市议程,但时运不济,赶上国内IPO暂停,其后便进入了排队阶段。2013年,深圳市道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获得一轮7480万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有金石投资、达晨创投,以及中兴旗下资本中兴合创。2014年排队期间,或许是为了剥离新业务“包袱”,也可能出于独立融资需求,深圳市道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将业务拆分成立深圳市道通智能航空技术有限公司(Autel Robotics归入深圳市道通智能航空技术有限公司),独立发展。深圳市道通智能航空技术有限公司成立后,其推出X-Star系列无人机受到消费者欢迎,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2017年高工产研机器人研究所推出《GGR:全球无人机企业TOP10企业名单》中,Autel Robotics排在第6位。

三、道通智航与大疆的纠纷由来已久

深圳市道通智能航空技术有限公司(后文简称道通智航)与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后文简称大疆)的纠纷由来已久。双方首次公开交恶发生于2016130日,在德国纽伦堡国际玩具展期间,大疆向当地法院举报道通智航的无人机产品X-Star涉嫌外观设计侵权,致使道通智航的展台被法警持“临时禁令”查抄。20167月,广东高院曾二审大疆诉道通智航侵害其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上诉一案。20168月,大疆以专利侵权为由,将道通智航诉至美国特拉华联邦地区法院。20175月,大疆还在华盛顿西区联邦地区法院向道通智航发起诉讼,再度指控后者侵犯其专利,最后该案于20183月被移送至特拉华联邦地区法院,与20168月的案件合并审理。20184月,道通智航的美国子公司Autel Robotics在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对大疆三家公司(DJI Technology Inc.SZ DJI TechnologyCo.Ltd.DJI Europe B.V.)提起诉讼,称大疆侵犯了其2件美国发明专利权。

四、美国的337调查是什么?

美国337调查的对象为进口产品侵犯美国知识产权的行为以及进口贸易中的其他不公平竞争,上至芯片电脑,下至纸尿裤,只要涉及侵犯美国知识产权,都在适用范围。若败诉,则面临退出美国市场,甚至在全球市场中被屏蔽、被封杀的后果。此前华为、中兴、联想均受到过来自美国的337调查。

目前,大疆被诉还处于ITC审核以决定是否要立案的阶段。根据流程,ITC在收到原告的调查申请后将进行审查,并在30日内决定是否立案。如果立案才会正式启动调查。

五、事件影响分析

(一)国家关心中美贸易战中我国企业的正常利益,部分企业却给国家出难题

今年以来,特朗普连续发起三轮针对我国的贸易战,中美两国关系迅速恶化至建交以来的冰点,第四轮对我2000亿美元输美产品加征关税则刚完成公众听证会环节,不日将实施。鉴于中兴事件的惨痛教训,商务部官网的专利诉讼预警提示栏及时通报了该起337调查事件,说明国家对中国企业在美遭遇诉讼事件的关注。

当前局势下,舆论对中美贸易相关动向较为敏感。此消息一出,媒体迅速转载,引发了一定的市场恐慌。全球君神经也绷紧了。可在知道美国Autel Robotics是咱们中国硅谷大深圳的子公司后,全球君不免松了一口气,又觉得有些话哽在喉咙:就事论事地讲,国家非常关心中美贸易战中我国企业的生存环境,但这一事件却给我国造成了不小的麻烦;从阴谋论的角度讲,这事存在很大的思考空间,但全球君只能言尽于此。

(二)推动我国企业内讧或为特朗普政府在中美贸易谈判中增加新筹码

93日,特朗普取消了既定的美国劳工节出游行程,在白宫处理事务。分析认为,特朗普取消劳工节重大行程安排需处理的事务很可能与中国及加拿大之间的贸易谈判有关。两场谈判都在本周进行。在美拟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公众听证会中,共有354位代表发言,但仅有27位表示赞成增加关税,这项措施要落实锤,特朗普面临的国内压力可想而知。

在如此关键的时刻,中国企业道通智航起诉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对美出口、在美进口或在美销售的无人机及其组件侵犯其专利权,请求ITC发起337调查并发布有限排除令和禁止令。整个事件的当事人从始至终都只有中国公司,因而不论结果如何,受害的都只是中国公司,这两家公司斗得越狠,对美国越有利。通过推动我国企业内讧的方式,以支撑其实施对我贸易打击措施的目的,将大大减轻特朗普此类政策制定和实施所需面临的压力,在增加其与我国谈判筹码的同时,还可能带来其他意想不到的好处。由此看,ITC接受美国Autel Robotics公司申请,对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公司进行337调查将是大概率事件,而且就算道通智航想撤销该申请,很可能还会遇到不小的阻力。至于调查结果和是否发布有限排除令及禁止令,则需看中美贸易谈判的结果。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