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电竞练习生:训练到呕吐,拮据到绝望

游戏是享受,职业则是折磨

“知道,知道,我知道错了!但我现在不想放弃。”杨海龙(化名)一周前与父亲的通话,依旧是在不休的争吵中挂断的。

作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杨海龙两年前离家来到武汉后,和父母的关系就一直十分紧张。他无奈地说到,每当有闲暇时间,自己总会通过电话,主动向远在湖南老家的父亲示好,希望家里人能够理解、支持他。

文丨木子  编辑 | 秦言

在父母眼中,海龙就是个没有一点儿责任心的“不孝子”。为了追逐所谓的“打游戏”梦想,背井离乡来到陌生的大城市,掏钱参加了一个专业培训班,还加入一个所谓的战队。

而海龙这半年多来,也在周围亲友的质疑声中,开始怀疑当初的选择了。毕竟,想象中的大赛、鲜花、掌声和财富,如今看来都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虽然经过两年超高强度的职业训练,但他依旧还是像一名“练习生”,与各类联赛表演擦肩而过,和顶尖选手的实力仍然有着不小差距,虚度着似乎漫无止境、希望渺茫的“游戏人生”。

“我这么做值不值得?”1996年出生的杨海龙,看着周围几位大自己两三岁的战队队友都去企业上班了,发出了这样的叹息。

玩游戏是享受,职业培训是折磨

“本来以为这次国家电竞队亚运夺金之后,我爸能理解我。”

每当电竞圈有类似的重磅新闻,海龙都会给父亲的微信推上一份,想让父亲逐渐了解电竞的意义,明白电竞并非简单的沉迷游戏。然而,却从未得到过父亲的回复。

几年前高考失利,从小沉迷网络游戏的他,向父母提出要参加专业的电竞培训,成为一名职业选手。不想,却遭到了家人的一致反对,甚至还换来父亲一顿板带暴揍。

“一气之下,我就离家出走来到武汉。”在光谷,杨海龙开始逐梦电竞,并开始冷处理与家里的关系。他告诉懂懂笔记,当时东拼西凑带出来的三千元,只够置办住处。

为了报名参加职业电竞培训课程,他只得通过培训机构推荐的贷款方式,支付了三期共一万八千元的学费。为了偿还这笔贷款,以及维持基本生活开支,他只好在课余找了好几份兼职。

“每天都要训练超过12个小时,而且中间休息时间很短。”杨海龙回忆,开课不到一个月,便陆续有学员因为忍受不了这样高强度的训练方式,离开了电竞培训班。而他的体能和精力,更是被训练和兼职打工搞得严重透支。

对着电脑屏幕连续操作了十几个小时,的确非常人能够经受。这种滋味,和高中时在网吧彻夜打副本完全不同。他和不少学员经常出现眩晕的感觉,甚至有强烈的呕吐感,连晚饭都吃不下。深夜从打工的餐馆回到出租屋后,要不就是倒头就睡,要不就是失眠到清晨。

“以前觉得玩游戏是享受。参加了职业培训之后,觉得看到游戏界面都是一种折磨。”幸好,他最终在自尊心的驱使下坚持了下来,成为这个电竞培训班首期毕业的八名学员之一。

然而,这仅仅是他职业电竞生涯的开始。

如果按照打怪升级的游戏套路来看,他现在还只是一个新兵,真要见到BOSS,还有很多进阶关卡要通过。之后,杨海龙陆续报名参加了几轮职业电竞进阶(高级)培训班。在2017年十月,他终于加入了一支不太知名的职业电竞战队,成为了一名职业电竞选手。

“因为零经验,所以能够加入的战队都是比较草根的,补贴也很少。”他告诉懂懂笔记,在找到“组织”之后,每天实操对战的时间反而更长了,有时甚至超过了18个小时。这使得他不得不放弃兼职,全身心加入到团队安排的训练、提升计划当中。

此时,暂时失去打工收入的海龙,生活变得十分拮据,甚至三餐都吃酱油白饭。他希望能够得到父亲的帮助,给予一些经济支持(毕竟母亲没有工作,只能默默地在精神上支持他)。然而电话中听到的,却依旧是父亲冷冰冰的回复:“不可能”。

电竞战队的工作是枯燥的。痛苦的训练、实战过程,让不少新学员、职业选手叫苦不迭,但是,这也是游戏玩家向职业选手蜕变的必经之路。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杨海龙和一些同病相怜的战队成员都是十分无奈,因为家人的不支持以及手头的拮据,的确是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打击。

“财困”,似乎一直是不少职业电竞选手成名前的常态。

不少职业电竞选手,都是低收入的“穷孩子”

“房租900元、餐费500元,贷款分期1600元......”

那段时间,每逢月底杨海龙都会和几位战队成员聚在一起,算一算这个月各自的开销与结余。他告诉懂懂笔记,战队里的不少选手都是被家里人扫地出门的,只能自力更生。

除了每个月一千元左右的训练补贴之外,这部分队员还要想办法兼职赚外快。而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就是利用实战训练以外的时间,在线上给“菜鸟”玩家当陪练。

“根据不同的游戏,每一局收费15~30元不等。每天训练之后,精力还够玩5~8局,大概收入一两百元左右来补贴生计。”杨海龙表示,尽管战队有规定,队员不能额外从事陪练等兼职活动,以免影响常规训练的状态。但为了缓解学员的经济压力,后来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陪练赚外成了战队里公开的秘密。

即便如此,有不少成员依旧还是欠下了巨额的信用卡债,一时难以偿还。有的甚至迫于无奈,为了让父母帮着还清培训过程欠下的债务,最终答应家人要求退出电竞的条件。

“这两年来看到太多了,有借贷机构上门追债的,也有家长过来大闹队友出租屋的,这真是一种精神折磨。”杨海龙的室友,同为职业选手的莫伟(化名)告诉懂懂笔记,身边一些经济状况最好的队员,也仅仅就是吃住在家里。尽管他们的家人不会为其参加训练、购买专业电竞设备提供一分钱支持,但却已经足够羡煞旁人。

莫伟坦言,因为没有钱,他曾两度想要退出职业电竞圈,找一份社会认同的“正经职业”,并“改过自新”,重新回归家庭。高中的同学有在房产中介上班的,也帮他约好了面试,但他临出发前想到在电竞上投入了这么多精力和金钱,心存不甘,最终还是拒绝了。

“如果我们向父母妥协,这一切的困境都将迎刃而解,但太不甘心了。”杨海龙补充说,为了获得更高的训练补贴,直至拿到正式薪资,他和莫伟不止一次尝试“跳槽”,但了解到多数战队的待遇都大同小异。

为了改变这一现状,杨海龙和好友不得不加紧训练,提高实战经验,以获得战队、俱乐部的高层认可,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数十名队员中脱颖而出,去参加各类联赛、商业表演,获得更高的奖金与劳务分成。

对于职业电竞选手来说,想要出人头地,就必须参加有行业代表性的联赛,或有足够曝光度的电竞表演,这样才能获得更多的收入与衍生的商业合作。

那么,职业电竞选手只要能够参赛、表演,是否就意味着距离成功不远了?

电竞是碗“青春饭”,付出不一定有回报

“这一行其实和玩直播的有点相似。”

进入职业电竞圈三年,李越(化名)已经忘了自己参加过多少场比赛了。他告诉懂懂笔记,评价一名职业电竞选手的资历和能力,并不是单纯看其参加竞技比赛的次数,而是要看每场比赛的规模和名次。

这就有点像网络主播,每个人都可以注册直播账号成为一名主播,然而那些年收入数百万甚至千万的网红明星,却寥寥无几。在职业电竞圈,情况亦是如此,能够站在金字塔尖上的高手,甚至是名号被人人传诵的,就那么几个。

“光靠固定月工资,职业电竞选手早都饿死了。”李越笑着表示,一些规模较大的战队,能够给队员开出不错的工资待遇,但要是迟迟出不了成绩,也很容易被战队解约。

如果想要赚得更多,就必须不断打比赛,而且必须赢!另外,还要不停走穴参加商业表演活动。而比赛奖金、演出劳务也要经由战队抽成后,选手才能够拿到剩余部分。

“至于分成的比例,就看选手牛不牛了,越牛掰的拿到的比例就越高。”李越告诉懂懂笔记,为了成为牛人,他和几个队员曾在两个月内,不间断地参加了战队安排的各类大小赛事,没有休息一天。

然而,近三十场赛事下来,战队仅有四场得到了季军。他这两个月付出所能拿到的奖金分成,也才不到八千元。

更让他感到气馁的是,即便是这一类小型联赛,其战队和冠、亚军之间的水平差距也并不小,更别提与那些大型联赛上的顶尖团队相比了。毕竟,现在电竞圈高手林立,竞争太激烈了。

“练习强度足够大,战略也时时更新,是我缺少天赋吗?”在连续输掉了好几场比赛后,李越曾想过放弃。他无奈表示,电子竞技和体育竞技一样,并不是说投入多少努力就一定有对等的回报。

有时候投入了精力、时间去专研打法和战略,也不一定比得上一些年轻职业选手的天赋异禀。而团队成员之间的配合默契,更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够快速养成的。

“打游戏是娱乐、是享受,但成为工作就是一种折磨、一种煎熬了。”李越告诉懂懂笔记,不是每一名游戏玩家都能够成为职业电竞选手,也并不是每一位职业电竞选手都能够参加顶级联赛和国际赛事。

实际上,这条路是大浪淘沙的险途。绝大部分职业选手,都只是一些不愿意放弃电竞梦想、个人爱好,苦苦坚持着的普通游戏爱好者罢了。

据相关公开数据显示,普通人在16至21岁之间,是反应速度的巅峰时期,也是最适合从事电子竞技的年龄段,这种状态大概能够保持到25岁左右。

以一名17岁入行,参加了两三年培训的职业选手为例,若不能在之后的五年内脱颖而出,那么很大的几率将是黯然退役,或直接被淘汰出局。

电竞圈也是一座“围城”,而且是一座年轻的围城。

想吃这碗“青春饭”的电竞爱好者数量众多,毕竟过去十几年来网游、手游爱好者的基数太庞大了。但是能够登上行业巅峰的人,必然寥寥无几。职业电竞选手除了要经历“非人”的高强度训练过程,还要饱受家人、朋友的冷眼和不解。在看不到财富、未来、希望的职业生涯中,很多人的“游戏人生”其实早已注定了结局。

本文系懂懂笔记授权世界经理人发布,并经世界经理人编辑。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世界经理人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并请附上出处(世界经理人)及本页链接http://m.ceconlinebbs.com/ARTICLE/8800095119,推荐关注(ID:CEC_GLOBALSOURCES)。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