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GE:百年巨舰的辉煌与低落

张珂 |2018-09-13

从创新代表到从道琼斯指数移除,变革后的GE将专注于电力、航空和医疗三大业务。

自爱迪生创建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以来,它历经一百多年的沧桑,推动了工业的进步,也见证了时代的变迁。

近两年,GE流年不利,公司股价一落千丈。自20171月以来,公司股价下跌了六成以上,已接近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最低点。

1980年-2018年,GE股票价格变化

1980-2018年,GE股票价格变化

2018年6月,美国标普道琼斯指数委员会宣布把通用电气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30种成分股中移除

曾经叱咤风云的商业巨头,如今风光不再,不禁让人唏嘘。

但投资者对GE的未来发展仍然非常关注,毕竟GE是美国工业和企业文化的代表之一。

20178月,新CEO John. L Flannery上任后,GE进行了一系列的大规模变革和止血。

2017年年底,公司计划消减电力部门12000个工作岗位。

20188月,GE集团宣布,将其医疗业务剥离并独立成立医疗公司,并出售石油服务公司Baker Hughes的股份。瘦身后的GE集团将专注于电力、航空和医疗三大业务。

回顾过往,GE到底经历了怎样的辉煌和低落?

GE:美国创新的代表

对于大多数美国人而言,GE代表着创新,从灯泡到电视机,再到洗衣机,GE一直努力通过光电技术推动美国工业发展。

白炽灯泡、电力机车、早期X光机和电炉都是GE的早期产品。自20世纪20年代开始,GE开始大规模生产家用电器,并快速改变了美国人的生活。

随后几年,GE开发了真空技术,使微波和雷达系统得以发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GE为军队提供了设备和管理人员,并在1949年推出了历史上最受欢迎的喷气发动机J-47

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GE成为激光技术和医学成像的先驱。

20世纪80年代:杰克·韦尔奇的崛起

1981年,45岁的杰克·韦尔奇成为GE最年轻的董事长和CEO,并主导了对美国无线电公司RCA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收购,随后将业务扩展到金融服务领域。

韦尔奇无情地进行大规模裁员,削减公司成本,被人称为“中子杰克”。正是韦尔奇的一系列强硬的手段,带领着GE一路高歌猛进。

2001年,韦尔奇卸任时,他已将GE从一家营业额250亿美元的工业制造公司转变为一家营业额为1250亿美元的“无边界”商业帝国。2001年,公司市值突破6000亿美元,位列世界第一,也成就了GE的巅峰时刻。

2008年:GE的低谷时刻

自韦尔奇卸任后,GE显露出高度的臃肿和低效,而2008年金融危机更是重创GE,公司股价在一年中下跌了42%。公司金融业务的风险也被无情暴露,并致使GE经营陷入紧张状态。

2008年,沃伦·巴菲特投资30亿美元用于稳定GE的运营。然而,公司的麻烦并未因金融危机而终止。2015年,GE95亿美元收购法国阿尔斯通公司电力和电网业务被广泛认为是一起失败之举。

2009年,公司将其年度股息从1.24美元下调至0.82美元,2010年股息进一步下调。

GE的低谷时刻

在新CEO杰弗里·伊梅尔特的领导下,GE公司剥离金融业务并重返制造业,这标志着GE与韦尔奇时代的发展模式彻底割裂。

公司还剥离了数十亿美元的贷款和房地产,并放弃了NBC环球、GE塑料,GE水处理和GE家电等业务。

伊梅尔特的改革举措收效明显,公司股价也慢慢回升。GE航空业务营收翻了三倍,达到每年60亿美元。除此之外,医疗、电力和交通等板块也实现了两到三倍的业绩增长。

2016年,公司在工业制造领域的收入达到174亿美元,约是2000年的三倍。金融业务占比则持续下降,对公司的营收贡献不足9%

20176月,执掌公司16年的CEO伊梅尔特辞职,公司股价再度大幅下跌。

更简单、更聚焦而又不确定的未来

在伊梅尔特离开时,GE业务遍布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全球拥有31.3万名员工,专注电力、可再生能源、石油天然气、航空、医疗保险、运输和照明等大型工业领域。

GE Power是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2017年收入约360亿美元,其次是GE航空,收入约为274亿美元。

20185月,《财富》杂志发布的美国500强排行榜中,GE位列第18位。

GE位列第18位

20178月,John L. Flannery成为公司新一任CEO,计划重置并调整公司的许多业务部门,将公司未来重心放在电力、航空和医疗三大核心业务,同时退出运输和照明等过去几十年来公司标志性的业务板块。

通用电气“重置的一年”

Flannery2018年将是通用电气“重置的一年”,下调了2018年的利润目标,并称2019年的处境可能依然艰难,尤其是公司主营业务GE Power

随着2017年,GE出售照明业务、工业解决方案部门、GE水处理等业务,2018年,公司持续进行瘦身计划,继续出售多项业务:

  • 42日,公司将医疗技术部门以10.5亿美元出售给私募股权公司Veritas Capital

  • 521日,公司将运输业务以111亿美元出售给火车制造商美国西屋制动公司;

  • 625日,公司将分布式电力业务以32.5亿美元出售给私募股权公司Advent

  • 626日,公司宣布剥离医疗保健业务,GE Healthcare将成为独立公司;同时,公司计划撤出对美国油服公司贝克休斯的投资,将在未来2-3年完成;

  • 720日,公司财报电话会宣布,完成工业解决方案以26亿美元出售给ABB集团的交割。

除了业务结构调整外,公司还大幅裁员,以削减成本。

目前,GE已基本完成了200亿美元资产出售计划,预计在2020年前缩减250亿美元的净负债,以便减少公司对商业票据等短期融资的依赖。

但是,在经历去金融化、回归工业、业务瘦身等一系列长时间的断腕举措后,资本市场的信心似乎并未增强。而随着GE电力业务的持续疲软,已让各大投行陆续下调了对GE的预期。

在互联网推动的时代巨变之下,GE能否重振旗鼓,再度崛起?在前方浓雾弥漫的未来,GE这艘百年巨舰将驶向何方?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