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2000亿关税打折扣说明什么?

在今后很长一个时期,美中将在各个领域进行全面竞争,贸易战将长期化、常态化。

作者刘戈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本文刊于9月18日“听戈”公众号。

靴子终于落地,特朗普宣布从9月24号开始征收2000亿中国进口商品10%的关税,到年底自动升到25%。

不出所料,在美国商界的压力下,特朗普公布的2000亿关税计划果然打了折扣。折扣之大超出我的预估,原来觉得可能马上开始执行一半25%,一半10%。

我几天前在社交媒体预判,白宫内部对于贸易战下一步的打法分歧很大,这就决定了接下来号称2000亿的关税清单打折扣是大概率事件。这2000亿也是检验白宫抑制中国发展决心和美国民众利益博弈的试金石,如果打了折扣,说明美国制度对总统和政府的约束还在,美国商界对政府的影响力还在。

这个实施时间的延期,看起来是给美国企业重新建立供应链留时间。但实际上,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拖泥带水,实际上主动放缓了贸易战的烈度,给双方的调整留了余地。这实际是一个非常清晰的信号———继续打,继续谈。中美贸易战是长期的,反复的。这实际上给中国的应对留下了相当大的腾挪空间。

贸易战会让中美双方都叫疼

贸易战打倒这个水平已经对双方经济造成实质性伤害。中国如果全部丢掉这2000亿的订单,完全没找到新的市场,按最坏的结果估算,将会造成大概200-300万人口失业,也会影响上下游数百万人的收入。以中国巨大的经济体量,以及劳动力十分短缺的现状,消化这些就业问题不大,黑天鹅来不了。

再来分析一下美国第二轮2000亿美元的产品清单。和第一轮清单主要是工业零配件相比,第二轮清单不仅仅涵盖了电机电气设备和机械器具等高端制造业行业,很多低端制造业产品(如棉花、纸板纸浆、木制品等等)和消费品(如食品、纺织品、家具)也位列其中。2000亿清单将直接损伤到美国消费者的利益,这直接违背了特朗普政府宣传的对中国的贸易战将不会损伤美国消费者的利益的承诺。

对原产于中国的中间品进口征税,也将提高美国生产商的成本,最终转嫁到消费者头上。另外,由于中国产品有很强的市场竞争力,部分产品美国对中国的进口依赖度高,要从其他国家进口来替代中国是比较困难的。

美国现在的制造业主要存在于汽车、飞机制造,高端半导体、高端化工产品等领域。由于制造业的衰落以及制造业产业中严重的不平衡。美国老百姓的日常所用大部分需要进口。虽然依然是制造业大国,但美国早已不再是一个工业门类齐全国家,尽管美国公司依然处在众多技术领域的领先位置,但这些技术必须附着在具体的终端工业品上才能实现其价值。中美之间贸易互补性是非常高的,互补性指数达到60%以上,失去零配件和基础原材料的美国高科技是无本之木。而这些配套设施正是中国的强项。

任正非说华为今年还要买高通5000万套芯片。如果美国不卖给华为这些芯片对华为是灭顶之灾,但对高通何尝不是灭顶之灾。如果真像特朗普竞选时所宣称的那样对全部中国产品征收45%的关税,最先不答应的是美国民众。

正如加拿大学者瓦克拉夫·斯米尔在《美国制造》一书中所言“现在的美国既不生产一只盘子、一副刀叉,也不生产一部个人电脑、一台电视机,而是全部从外国进口这些产品”。即是在现存的汽车制造、飞机制造、化工产品领域也对中国零配件和基础原材料有严重依赖。

关税的上调,只能使美国产品的国际竞争力下降,老百姓的生活成本上升,而且归根到底,最后将使本来已经缺乏竞争力的美国制造业进一步衰落,和特朗普希望借此压制造业回流的初衷背道而驰。

中美贸易战依然可管控

随着贸易战的升级,这些问题将逐渐显现,靠选票上台执政的美国当权者将不得不权衡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对于美国投资者、企业家和老百姓来说,当年和苏联冲突关系到美国制度和价值观的存亡,当然可以同仇敌忾,接受一定的代价。而且由于美国和苏联阵营基本没有相互贸易,大家都感受不到这种代价的真实存在。冷战之后对于伊朗、俄罗斯等国的制裁也和大多数人的生意和生活没什么关系。中国和美国长达30多年的贸易和投资往来,已经将相当多的美国企业和大部分的老百姓密切地和中国捆绑在一起。这是二战之后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情况。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分析了关税局面,然后得出结论:两国之间存在着“不可避免的相互关系”,这意味着美中将不可避免地在贸易上达成妥协。

如果贸易战持续升级,最终将不可避免地伤及在中国投资的美国公司。以通用汽车为例,2017年全球销量890万辆,利润3亿美金。这其中有400万来自中国。2017年,上汽通用和上汽通用五菱,交给母公司的利润分别为154亿和53亿人民币。按照股比算下来,2017年通用只是通过这两个合资公司,就从中国赚走近100个亿。没这100个亿,2017年通用将亏损10多亿美元。如果美国工人算清楚这个帐,他们就应该明白他们之所以能够保住饭碗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现在大家都喜欢用“修昔底德陷阱”的思维逻辑来判断中美关系,但其实用“修昔底德陷阱”来套用中美之间的关系前提完全不存在。

拿古希腊人的理论来判断当下两个国家关系的必然性并且奉为圭臬坚信不疑,这是对人类文明进步和当代所有国家治理能力的视而不见。时代不同了———没人付得起与同等重量级对手战斗的代价。连冷战美苏闹了那么多年也没真打起来。现在中美之间根本没有当年美苏之间的意识形态对立,关键时候大家都会互让一步。美国的确想抑制中国的崛起,但绝不会因为去为实现这个根本不可能实现的目的付出太大的代价。

可以肯定的是,在今后很长一个时期,美中将在各个领域进行全面竞争,贸易战将长期化、常态化。但这种争斗一定会是有底线的争斗,在每一个细节上你来我往相互纠缠。出现互摊底牌的情况是极端小概率事件。

习近平主席访美时曾经说过:“世界上没有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但如果主要国家一再犯下战略误判的错误,他们可能会为自己制造这样的陷阱。”中国不相信修昔底德陷阱,中国的历史和传统文化里也没有修昔底德陷阱一说。鼓吹中美之间必然掉进“修昔底德陷阱”,是国际关系学者的偷懒和哗众取宠,而对此深信不疑的人要么常年活在阴谋论里,要么就是热切地盼望这一天的到来。

本文系人大重阳授权世界经理人发布,并经世界经理人编辑。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世界经理人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并请附上出处(世界经理人)及本页链接http://m.ceconlinebbs.com/ARTICLE/8800095323,推荐关注(ID:CEC_GLOBALSOURCES)。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