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中国制造还残存哪些“落后力量”?

双低人群,我们该如何保护他们?

虽然马云宣称一年后辞去阿里董事局主席的位置,可能要回村儿里当教师,但他现在整个人都忙得停不下来,依旧是一个充满激情的演说家,而且大帅的眼光从来不局限于电商和虚拟经济,总是替全人类考虑,比如阿里的主业是电商,C2C模式帮助很多底层人民开起了店铺,而支付宝和余额宝也让零散小额的资金得以充分利用。前不久,马云又发表了关于制造业的演讲,犀利依旧,一针见血,他说:现在,制造业中存在着大量的落后力量,在未来15~20年的时间内,中国制造企业将会非常痛苦,我们不应该保护这些落后力量,而是要勇敢地把他们废除掉。

在整个演讲中,马云阐述了IT时代和DT时代的不同,展望了大数据、人工智能在制造业中的应用前景,而且他认为现在的贸易战只是在为旧制造而打。

新制造的核心之一就是基于数据的应用,不止于数据量够不够大,而在于数据算法够不够多,是否能挖掘岀足够有用的价值,但数据制造、智能制造是一个体系性工程,前期投入非常之大,而现在中国制造依旧残留着非常多的落后力量,他们不仅不会助推新制造,反倒会成为制造革新的阻碍,有点腻歪人!

迷恋流水线,它桎梏了中国制造?

中国制造尚属于劳动密集型企业,车间都是熙熙攘攘的,自然人类往往比设备、工具更多,管理这样的企业,难度非常之大,也就注定了会有一些外界非常陌生的模式出现。笔者在此前很多文章中都提到,制造业的核心脊梁就是一条流水线,会把单项复杂的工作分解成一项项简单的工作,任何人都能在短时间内学会并驾轻就熟,比如拧一颗螺丝或者贴一颗胶纸等等。在这种模式下,效率会被提升到极致,能在短时间内生产出大量的标准产品,但这种模式下,自然人的主观能动性几乎降到最低,人类只能同机器、设备簇拥在一起,有人形容如此生活就像养鸡场里的肉鸡:抬头看天,低头喝水。

虽然企业主早已知晓这个根深蒂固的问题,但过去三十年,流水线模式取得了巨大成功,而且给一些制造企业带来了丰厚的利润,他们很难放弃这种操作模式,于是如你所见,流水线在中国制造依旧非常走俏,而且越拉越长,越建设越密集,它们依旧承载者很多人的财富梦想,但同样地,又如你所见,制造业招聘难度越来越大。受时代影响,年轻人再没有兴趣枯坐在流水线上,像狗一样听话,像狗一样工作,此外,互联网行业催生出的电商、外卖、快递、滴滴等行业,不仅行动更自由灵活,而且能凭借自己的努力赚取更多的钱,如果颜值或者才艺足够惊艳,还能登上《天天向上》之类的娱乐节目,对话汪涵。

相比之下,制造业的基层员工就没有这份幸运,他们大多数的时间都要停留在一小段固定的流水线上,如此环境,再加上收入并不具备竞争力,使得年轻人越来越讨厌制造业,最直接的体现就是招募难度大,离职率非常高,更深层次的影响就是产品的合格率降低,运营成本被无限拉高,马云演讲中的观点:制造业在未来10~15年内会非常痛苦,其中,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找不到工人以及随时要面对熟练工人的离职。

如果说传统的流水线是物质型的落后力量,那么,制造业的旧理念和旧制度就是精神型的落后力量。因人员密集,人数众多,管理者非常容易生出一种统帅千军万马的美妙感觉,更会在长期的管理中出现山头、嫡系等情况。在配置人力时,管理者会面目狰狞地替自己部门拉人,以壮大自己的势力,甚至把这些称之为积攒家底。由于机构日渐臃肿,又出现了监督人员,专门去观察工人们的饱和度情况,总之,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腐败,为了最大化地避免这些问题,最高管理者常常不敢放权,任何的项目都要呈送到最高层才能决策,结果导致效率低下,而最高层的话又常常成为圣旨,连阅读姿势都要按照SOP作业,这让人想起了古代的封建制度:皇上集生杀大权于一身,每天的折子如潮水般涌向中央,一个人日夜批阅且六百里加急

双低人群,我们该如何保护他们?

其实,笔者探寻中国制造的落后力量,有很大的成分特指低学历,低技能的双低人群,这似乎又能归结到特殊的国情问题中去。

现在,大型制造业非常受地方政府欢迎,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它能创造就业,不止于流水线上的直接岗位,更能由大批员工的吃喝拉撒强烈地拉动周边消费经济,盘活整个经济社区,而为了吸引制造业入驻本地,相关的税收、土地、政策也会进行一些调整和减免,两者看似是互惠互利的,但其中有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始终存在:我们为了创造就业、缓解社会问题,给越来越多的双低人群安排了流水线上的工作,他们在此蹉跎岁月,学历和技能没有办法提升,甚至随着年龄下降,身体机能每况愈下,社会为了安置这些学历和技能下降的人员,不得不再度求助制造业,这简直是一个完美的恶性循环,无休无止地存在下去,事实上,人走和人流,这才是制造业最恐 怖的落后力量

无论是机构臃肿,还是工作单调,又或是人走和人流问题,在其他行业也是常见的现象,即便在苹果这样的企业里,很多项目都需要乔布斯批示,帮主感兴趣的项目,进度会非常快,反之相率低下,但中国制造业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底层员工,他们的收入已经无限逼近自己的生死线,稍微有闪失,再有些不良嗜好,如酗酒、赌 博、斗殴等等,就会由企业的落后力量堕落成为社会的落后力量,我们在处理旧制造和新制造之间的切换时,要特别小心,或许,制造企业永远不止于一个生产产品、获得利润的地方。


本文系康斯坦丁授权世界经理人发布,并经世界经理人编辑。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世界经理人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并请附上出处(世界经理人)及本页链接http://m.ceconlinebbs.com/ARTICLE/8800095699,推荐关注(ID:CEC_GLOBALSOURCES)。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