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为什么说从“量变到质变”的专利战略是错误的

专利质量的“量变”和专利数量没有必然关系,质量的“量变”是“质的量”的变化。

量变到质变是在哲学上的一个概念,是唯物辩证法的基本规律,教科书的解释是“揭示了事物发展量变和质变的两种状态,以及由于事物内部矛盾所决定的由量变到质变,再到新的量变的发展过程。”这个词每个人都非常熟悉,是政治课的必修内容,也非常容易理解。

在生活工作中到处是量变到质变的例子,水受热分子运动越来越越剧烈,量变到质变导致水沸腾;经济发展日积月累,从发展中国家量变到质变成为发达国家;甚至有人也说谈恋爱到结婚也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我对“量变到质变”这个概念的正确性从不怀疑。但是现在发现越来越多的观点认为,中国的专利战略从追求专利数量转化为提高专利质量的过程,也是量变到质变的例证。不少人甚至说专利数量的积累是企业专利质量提高必然途径,先把数量搞上来,然后着力提高专利质量,循序渐进地推进企业知识产权管理工作。

这种说法在逻辑上看上去无懈可击,实际上却偷换了概念。如果提高专利质量的过程也需要遵循“量变到质变”的规律,那么应该是专利质量逐渐提高,比如第一份专利权利要求写得太窄,第二份专利的权利要求写得稍宽,一直到第十份专利终于考虑各种因素将专利写得合格了。这个过程才是专利质量改变的“量变”,也就是专利质量逐渐提高的过程。许多企业从一开始的胡乱申请专利到最后形成缜密的专利布局赢得市场,这些可以说是专利战略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但是专利质量的“量变”和专利数量没有必然关系,质量的“量变”是“质的量”的变化。如果专利质量的“质”一直未发生量变,申请再多的专利也不会提高专利质量。因为不同的专利在专利质量上是独立的,多申请一份车灯方面的专利并不能改变已经存在的发动机领域专利的质量。如同人口数量和人口素质没有必然关系一样,多增加一个人并不能改变其他人的素质,当然这个例子抬杠起来有点不恰当,但基本道理差不多。

丑小鸭变天鹅也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先从蛋壳中出来一只丑下鸭,然后越长越好看,最后长成美丽的天鹅。如果本来就是一只鸭,长得再大还是一个只鸭,只不过更肥更大而已,或者增加更多数量的鸭,也不会就因此就有鸭能变成天鹅。

在知识产权管理中,这种“量变到质量”的思维影响非常大,也往往成为企业大量申请专利的理由。每个企业都死死盯着其他竞争对手的专利数量,每个高校都按照大学排名的位置制定自己的专利申请量,每个省市紧跟着兄弟省份的专利数量。于是专利数量迅速膨胀,麻省理工的专利申请量还赶不上中国武汉的一所中学,与中国一般的职业技术学院更没法比,还不到清华、浙大专利申请量的十分之一,只相当于后者专利申请量的一个零头。在国家层面,中国的专利申请量也比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总和还要多。

如果专利数量与专利质量有正向关系的话,中国目前也不需要思考怎样提高专利质量的问题了。我们在很多情况下搞错了一个问题,把专利数量的“量”和专利质量的“量”搞混淆,这是两条相互平行永远也不相交的平行线。

一件专利开始申请时搞砸了以后再也没法补救了。提高专利质量从一开始就要扎实工作,否则申请再多也是约等于零。在专利分析中,通过专利数量跟踪竞争对手时,也是比较专利质量不分伯仲的企业,麻省理工学院永远不会和武汉的一所中学比较专利数量,这些申请人的专利数量再多也上不了专利分析报告的台面,大部分全部要被删除。

申请多少专利要综合技术、市场等多方面因素,不以专利质量为前提的专利数量是毫无意义的。对于注重技术秘密的行业,专利数量多反而不是好事。专利申请千万不能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路,因为污染了就是永久的,根本治理不了。

本文系佑斌授权世界经理人发布,并经世界经理人编辑。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世界经理人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并请附上出处(世界经理人)及本页链接http://m.ceconlinebbs.com/ARTICLE/8800095713,推荐关注(ID:CEC_GLOBALSOURCES)。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