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面对腾讯音乐,索尼能突围吗?

Hi-Rse流媒体平台会成为索尼的下一个机会么?

在经过了近十年的业务亏损后,2015年索尼终于摆脱亏损,进入了利润上升期。索尼集团2018年财报显示,其第一季度营业利润同比增加374亿日元,涨幅24%,达1950亿日元。在索尼中国董事长兼总裁高桥洋看来,第一季度的业绩明显超过了预期,但仍有一些领域希望做得更好一点。

“索尼现在缺的是传播平台,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平台可以将生态圈做完整。”高桥洋解释道,完整并不意味着封闭,索尼想做的是最后一英寸的生态圈。10月23日,索尼中国在北京正式上线“索尼精选Hi-Res”高解析度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主打古典乐、爵士乐。

自2016年3月,高桥洋任索尼中国区总裁以来,他就将此前电视业务的打法也复制到了音频、相机品类——从高端开始进行市场攻克,然后将市场和品牌优势向低端迁移,提高产品溢价。索尼(中国)公关总监姜京源曾对《中国企业家》解释,高端产品战略的路径基本上可以概括为,先争取利润率,再扩大利润额,之后寻机增加销售额。

但在中国,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等音乐平台不仅有大数据支撑,在版权及资源方面,远比索尼强大的多。靠古典乐、爵士乐打入市场的方式并不讨巧,索尼若想真正实现市场化,则需要尝试引入更多、更流行、更大众的音乐。可在高桥洋看来,索尼从2012年起进入架构调整周期开始,主要措施之一就是重新研究自己的优势,且不在没有优势的地方浪费资金和资源。“不盲目地追求以流行歌曲为主的曲库,其实就是建立可持续盈利的商业模式。”高桥洋说。

音乐版权之争

在中国,索尼面临的另一个难题就是版权。

2017年8月,因版权问题,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再起争端,网易云音乐一批歌曲被下架,主要涉及韩语音乐和英皇歌曲,网易官方表示,由于没能和腾讯音乐就版权问题达成一致,歌曲只能暂时被迫下架。而腾讯方面则表示,因网易云音乐存在多次侵权行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已向深圳法院提起诉讼。腾讯也将暂停与网易云音乐间的部分内容转授权合作,直至对方解决盗版问题,并承担相关法律责任为止。

对于下架原因,网易云音乐曾表示钱不是问题,且有充足的资金购买版权。但有业内人士表示,有可能是腾讯开价过高,网易云音乐难以承受。但这场版权大战对网易云音乐的影响显而易见,不仅造成了用户流失,其2017年8月的搜索热度也降到谷底。

而音乐市场最大的问题就是独家版权导致的版权割据现象。进入版权时代,巨头们开始大肆抢占市场。2017年5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宣布与环球音乐集团签订了中国大陆地区数字版权分销战略性合作协议。这意味着腾讯已拥有了世界三大唱片公司环球音乐、索尼音乐、华纳音乐的独家版权,版权覆盖率高达90%。

即便索尼公司旗下有索尼音乐娱乐唱片公司,索尼音乐流媒体平台也需要拓展更多音乐版权。毕竟瑞典的音乐流媒体巨头Spotify,不仅在成立初期用公司股权换取三大唱片公司的版权,还在2017年与腾讯音乐娱乐(TME)交换了部分股份,使得Spotify持有约9%的腾讯音乐股份,同时加强了Spotify与腾讯音乐之间的合作。

在高桥洋看来,和BAT等平台合作固然很好,也不排除索尼将来会与其进行合作,但就目前而言索尼的经营思路与BTA等平台的经营思路并不相同。

而在版权的保护上,索尼近期也已开发了一种利用区块链技术的数字内容版权管理系统。“随着技术的发展,今后会有一些新的技术上的解决方案。”索尼精选音乐总监矢崎尚文表示,目前索尼是按照现有技术的情况下,尊重各国的法律法规,尽可能多地做到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硬件和内容,索尼的两个车轮

2018年5月,索尼公司总裁兼CEO吉田宪一郎发布了第三个中期计划,即从2019年3月31日结束的2018财年开始,至2021年3月31日结束的2020财年期间,索尼将在电子、娱乐和金融服务三大主要业务领域做直接面向消费者的业务。

在吉田宪一郎看来,在内容被创作、传播和享受这一过程中,消费者总要有一个终端来听或者看、或者来创造某一个内容。而索尼要做的就是既贴近消费者、又贴近创作者,“如果听音乐,你需要有一个耳机、手机、播放器,或是音箱,如果看视频,则需要一个高品质的电视机。但如果要创作视频或影片的话,你就需要相机或摄像机。”高桥洋说,在终端设备上索尼可以发挥更多优势。

2014年,索尼总部将电视、数码影像、音频三个业务部门剥离,成为独立运营的子公司,并鼓励让每一个分公司和事业部有足够的自主权和决定权,以便可以迅速应对市场变化。高桥洋解释电视业务的扭亏为盈也源于此次改变。

《中国企业家》此前曾报道,索尼中国每月都会对每一个产品型号、每一个渠道的投入和产出进行观察记录,根据统计数字进行动态调整——调高、调低目标,或者增加、减少投入,实在不符合标准就终止合作。

相比华为、苹果等公司,每半年发布一次新品的更迭,索尼硬件的更新换代周期普遍过长。对此,高桥洋表示,索尼既不会盲目的追求量,也不会盲目的追求周期缩短,周期的缩短并不一定对所有的消费者是好事。“但在保证质量的情况下,我们希望尽可能的缩短周期,不过周期缩短意味着库存的时间会增加,我们要取一个平衡点。”

除此之外,如何将硬件及内容更好地结合在一起,也是索尼接下来要思考的问题。而高桥洋对公司内部的要求是要寻找各个业务的目标群体,每一个业务都要有一个比较明确的目标兴趣社群。“我现在要做的是研究流媒体兴趣社群和其他兴趣社群里面有没有重叠,例如去发现一个流媒体用户,也是很喜欢索尼的用户。发现消费者的属性和他们的爱好,并从数据上证明这一点,未来开展营销的话效率就会提升一步。”高桥洋说。

话虽如此,但毕竟有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等专注音乐平台以及苹果等硬件公司环伺在旁,留给索尼的时间也是不多了。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