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通用转型,Cruise 优先

裁员、削减成本后,通用汽车宣布任命 Dan Ammann为自动驾驶技术公司 Cruise 的 CEO,这会是通用自我救赎的开始吗?

2018 年 11 月 30 日,通用汽车宣布任命 Dan Ammann 为自动驾驶技术公司 Cruise 的 CEO,结合此前 14700 人的大裁员和 60 亿美元的成本削减计划,这是通用自我救赎的开始。

黑马 Cruise

如果说 2016 年底还有很多传统 OEM 对自动驾驶不以为然,选择站在岸上观望的话,2018 年底,已经没有任何一家车企会否认自动驾驶会深刻地重构汽车行业现有的商业模式。谁掌握了自动驾驶技术、谁就拿到了通向未来的一张关键船票。

过去两年诞生了很多传统 OEM + 新锐自动驾驶创业公司的组合,比如通用 + Cruise、福特 + Argo.ai、大众/现代 + Aurora......但看到今天,真正跑出来的组合只有一个:通用 + Cruise。

为什么说只有 Cruise 成功了,有几条清晰的数据可以佐证。

几乎所有在硅谷开展自动驾驶道路测试的公司,都在加州车辆管理局(DMV)申请了自动驾驶牌照。每年年初,DMV 都会披露车企的自动驾驶路测数据和相关技术进展,这是大背景。

2016 年和 2017 年,Cruise 在加州 60 家持有自动驾驶测试牌照的自动驾驶研发公司中的成绩都是第二名,第一是自 2009 年开始研发自动驾驶、公认的行业第一 Waymo。所以结论是,Cruise 起点很高,但没有超越 Waymo,所以技术进展并不多?

下面是 Waymo 和 Cruise 过去两年路测数据的对比。

可以看到 Cruise 从 2016 年的不到 1 万英里翻了一个数量级达到 2017 年的 12.5 万英里,而 Waymo 从 2016年的 63.6 万英里下降到 35.3 英里。不过问题不大,从绝对数值来看,Waymo 都要高于 Cruise。

下一个指标是自动驾驶汽车行驶每千英里需要人工干预的频次。

从 2016 年到 2017 年,Waymo 的人工干预频次从 0.2 次/千英里小幅降低到 0.18 次/千英里,而Cruise实现了从 18.5 次/千英里到 0.84 次/千英里的跨越,又一个数量级的突破。

看明白了吗?无论路测数据还是人工干预频次,Cruise 都落后于 Waymo,但 Cruise 的技术改进效率要远远高于 Waymo,为什么会这样?

在 Curise 提交给加州 DMV 的报告中,Cruise 提到了其与众不同的路测理念:挑最硬的骨头啃。Cruise 直接在最复杂的路况下开展测试,意味着系统遇到极端路况的情况会更高频,同时技术改进的速度也会更快。

这一策略与主流的自动驾驶路测策略大相径庭,包括 Waymo 在内的一众车企通常会从简单的郊区路况入手,一步步「农村包围城市」,挑战更加复杂的交通环境。

Cruise CEO Kyle Vogt 曾经在一篇博客中介绍,相比其他地区,Cruise 在旧金山的测试车队遇到极端路况的概率提升了 46 倍。这意味着即使 Cruise 的车队规模小于 Waymo,但单车执行效率和测试质量会更加高效。

Vogt 表示,大多数企业低估了市区与郊区的路况差异之大,某些情况下,市区路况的挑战性甚至达到了郊区路况的 4658%。随着道路中需要应对的对象数量增加,自动驾驶汽车的交互量实际上会呈指数级而非线性增长。

除此之外,Cruise 团队已经从 2016 年被收购之初的 40 多人扩张到了1000 多人,团队规模和技术能力的攀升,让 Cruise 获得了非常好的市场回报。在相继获得软银 22.5 亿美元和本田 27.5 亿美元注资后,Cruise 的估值已经上涨至 146 亿美元。

无论从哪个维度,Cruise 都是过去三年自动驾驶领域跑出的一匹黑马。

商业化旗手 Dan Ammann

Cruise 官网已经做了更新,通用汽车总裁 Dan Ammann 将于 2019 年 1 月 1 日出任 Cruise CEO。而 Cruise 创始人、CEO  Kyle Vogt 将出任 Cruise 总裁兼 CTO。

这里有一些有趣的动向值得思考。首先在官方公告中,Dan 表态“很高兴能够投入百分之百的时间与精力全力支持 Kyle 和整个团队”,而他负责的通用汽车全球区域市场和通用汽车金融业务将改为直接向通用 CEO Mary Barra 汇报。

也就是说,和大众集团 CEO Herbert Diess 出于重视中国市场亲自兼任大众中国管理董事会主席不同,Dan 完全放下了目前在通用这个大体系内的主管业务,转而全身心专注在 Cruise 这个小团队上。

再来说 Dan 本人,他与通用最早的渊源发生在 2009 年,当时他还在摩根士丹利担任董事总经理兼工业投资银行业务主管,为金融危机期间通用的重组提供了咨询帮助。

2010 年 4 月,Dan 正式加入通用汽车公司,任职财务主管,主导了通用金融危机破产后首次 IPO。

2016 年 1 月和 3 月,Dan 主导了两个标志性投资/收购,斥资 5 亿美元领投出行服务平台 Lyft,斥资 10 亿美元收购 Cruise。不知道 Dan 在推这两个项目的时候在内部是否遇到过阻力,毫无疑问,通用是当时全球传统 OEM 巨擘中转型最激进,大手笔投资押注未来的企业。

所以由他来负责 Cruise 与其他车企、出行平台合纵连横、推动自动驾驶汽车商业化是再合理不过的安排。

再说 Cruise,2017 年 Kyle 回应 Cruise 自动驾驶汽车商业化节点的时候,提到「我们的计划比大多数行业人士想象的要快得多,2018 年(商业化)不值得惊讶。」但从此前路透社的报道来看,Cruise 要商业化还存在一些技术挑战。

COO Dan Kan/CTO Kyle Vogt/CEO Dan Ammann

需要指出的是,Kyle 从 Cruise 创立之初 Title 就是 CEO 兼 CTO,他是一个技术出身的创始人,直到去年 9 月 Cruise 才把 Uber 工程主管 AG Gangadhar 挖来任命为 CTO。短短一年后,Kyle 重新出任 CTO,可以更好的把精力集中在解决自动驾驶的技术和工程挑战上。

最后说说幕后的 CEO Mary Barra。如果说 Dan 负责花钱买未来,Mary 在通用的角色就是「成本杀手」。

Mary 作为从实习生做起,在通用工作了 36 年的元老级通用人,在产业变革前夜对落后业务的关停并转一点儿都不手软。关键的节点包括 2015 年总额达 65 亿美元的成本削减计划;2017 年将欧宝汽车+通用汽车欧洲业务这个无底洞打包甩给 PSA 集团,以及今天的大裁员计划。

11 月 26 日,通用宣布重磅计划:到 2019 年年底裁员 14700 人,占员工总比的 15%,其中包括 1/4 的管理层。同时全球范围内 7 大生产基地将被关闭。

通用的意图相当明确:根据测算,本次裁员将为通用削减 60 亿美元的成本支出。裁掉管理层是「为了简化公司的决策流程」;控制成本是「为了将更多投资转向电动和自动驾驶汽车」。

似乎每个雄心勃勃的改革派 CEO 都有「成本杀手」的称号,包括大众集团 CEO Herbert Diess,以及黯然离场的前雷诺-日产-三菱联盟 CEO Carlos Ghosn 和通用汽车 CEO Mary Barra。

挥别旧时代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意志不够坚决的 CEO 是无法带领巨头转型的。

撇开特斯拉这种自动驾驶领域的 Bug 级存在不谈,Waymo 和通用 + Cruise 对决的看点在于,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商业化的三个关键:算法、硬件和运营,Waymo 的算法是明显领先的,Cruise 正在努力追赶;但在硬件和运营领域,Waymo 不造车而通用制造经验丰富,Waymo 从零开始做平台而通用投资的 Lyft 已经不容小觑。

最新的战况是,Cruise 已经被列为通用业务的最高优先级,要钱给钱要人给人。所以,Waymo or Cruise?

本文经新媒体 42 号车库(公众号 ID:iCar 123)授权转载,转载请联系出处。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