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中美经贸休战90天,接下来会怎样?

是理性的回归还是新的贸易博弈?

12月1日,中美两国元首在阿根廷举行了一次历史性的晚餐会晤。据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介绍,这次会晤气氛友好、坦诚,长达两个半小时,远远超出了预定的时间,双方达成共识,停止加征新的关税。白宫新闻发言人随后也评价,两人晚宴是一场“非常成功的会晤”。那么,这次会晤,究竟哪些预示和意义,中美关系未来将如何呢?

编者按: 12月1日,中美两国元首在阿根廷举行了一次历史性的晚餐会晤。据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介绍,双方达成共识,停止加征新的关税。那么,这次会晤究竟哪些预示和意义,中美关系未来将如何呢?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研究员卞永祖为本期微信撰文认为,中美此举都是以时间换空间。人大重阳执行院长王文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指出这是一个短暂的福音。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王义桅则分析了如何应对美国的四股力量,根本之策还在于提升自己的竞争力。

卞永祖:中美经贸休战,以时间换空间

当地时间12月1日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会晤,两国元首讨论了中美经贸问题并达成了共识。双方决定:暂缓加征关税。

美国同意在2019年1月1日暂缓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从10%提升至25%。中国同意从美国进口大量(数额待定)农产品、能源、工业及其他产品。农产品的进口立即进行。同意立即就关税之外的一系列问题包括强制技术转让、保护,非关税贸易障碍,农业服务业等进行磋商,并在90天内达成一致。如不能达成一致,上一项中的10%关税将被提升至25%。

当然,对于中国来说,暂停加征新关税,是又一次让时间换空间。

可以让我们当前正在进行的各项改革,能够更从容的进行,同时让大家对未来经济发展的信心得到修复。

比如,人民币汇率的未来走势将会更加平稳,甚至会迎来一次反弹。受美联储加息和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人民币汇率剧烈波动,一度跌到7的边缘,“保7”成了维护市场信心的关键。此轮谈判中美两国同意暂缓加征关税之后,全球贸易摩擦降温,市场风险下降,短期内民众对于人民币的信心会提高,人民币汇率会有一个显著的回升。但由于谈判仍在继续,前景还未确定,在美联储加息的压力下,人民币仍然存在贬值的可能。

谈就意味着可能谈拢,对经济发展来说自然是利好,特别是民营企业。中美贸易摩擦所带来的关税冲击使民营企业的出口与经营受到了很大影响,更重要的是民营企业对于市场的信心也受到了打压。今年民营企业的处境尤为艰难,受贸易摩擦影响,民企债务问题频发。央行和政府领导多次公开表态对民营企业的重视与支持,习近平总书记曾在34天内5谈民企,向社会释放了全力支持民企发展的信号。同时,政府也出台了许多政策来扶持民营企业的发展,特别是10月下旬,多项政策密集出台。90天的缓冲期为民营企业的经营减缓了压力,并且也解除了许多企业对于贸易摩擦的恐慌,使企业对于市场的信心增强,企业的投资相应地也会增加。

对中国整体的经济来说,为中国处理内部问题争取了时间。在最新公布的制造业PMI指数中显示,中国的经济已经处于枯荣分界点,如果贸易摩擦持续升级,那么来自外部环境的压力会使得我国的经济面临更大的困难。因此,停止加征关税有助于降低中国整体经济在短期内面临失速的风险,为中国解决国内经济问题争取了时间。

这90天,对于美国来说何尝不是时间换空间?

自中美贸易战以来,美国国内所受到的冲击并不小。从金融市场上看,美股的两轮暴跌,将十月染成了黑色,标普500、道琼斯和纳斯达克指数分别下跌6.9%、5.1%、9.2%,这样的单月跌幅已接近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惨表现。其中,科技股跌幅特别明显,亚马逊、奈飞股价下跌近20%,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股价下跌了9.7%,科技股已经接近进入了熊市状态。《纽约时报》报道称,自9月下旬以来近三周时间,美股市场总体呈现下跌态势,美联储持续加息、美中贸易摩擦带来的不确定性、投资者担心持续近10年的牛市行将结束。这也难怪特朗普不断指责美联储的货币政策。

从美国农业上看,中美贸易战已经对美国农产品出口造成了较大影响。截至今年6月的12个月里,共有84座农场依据美国破产法第12章申请破产。根据美国劳工部发布的数据,今年美国农产品出口价格指数环比下跌5.3%,是2011年10月以来跌得最严重的一次。其中,主要是受到大豆出口价格暴跌14.1%的影响。美国农业部(USDA)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1月22日当周,美国大豆出口检验量为1,105,229吨,出口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5.8%。同时,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大豆期货主力合约价格从今年3月起便一路走低,一度下跌近25%。

除了这两个行业的重大冲击以外,美国国内的政治压力也非常大。中期选举结束后,众议院的控制权重新被民主党夺回,特朗普在今后的两年内都需要应对来自民主党各方面的压力。此外,由于特朗普政府前期对各国开征关税、开展对伊朗制裁、在沙特记者事件的态度模糊等对外政策都已引发国内分歧,进一步增加了特朗普政府的执政压力。

综上所述,中美贸易战对美国的影响不容小觑,此次90天的贸易战暂缓,对于美国来说同样是一次喘息的机会。在此次停战谈判里,中国对价首先就是要从美国购买尚未商定但数量非常大的农业、能源、工业和其他产品,以减少贸易不平衡,中国立即开始购买美国农产品。这一让步无疑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美国国内经济问题(如汽车、农产品等出口问题)。11月29日,得益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对加息节奏放缓的暗示,美国股市大涨,那么再加上此次贸易战的暂时缓和增强了投资者的信心,短期来说美股的走势较为乐观。

美国是否开始理性回归?

从年初中美贸易大戏开始,至今可以说已经进入了第三阶段,不过这一次也恰恰是让整个世界最关注也是最担心的一次,在这次双方最高领导人会面之前,美方还通过不同渠道释放出一些并不友好的信息。

美国副总统在10月4号的讲话中,不仅将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说成是“很大程度上是由美国在中国的投资所推动的”,还另外给中国杜撰出了5宗罪,比如,中国通过国际贸易占了美国的便宜,甚至把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说成是“债务外交”,甚至提出了要全面冷战。作为跟中国有频繁交往的钱美国财长鲍尔森在新加坡也提出了经济铁幕的说法,而特朗普本人在会面之前也放风说要对中国对美国出口的剩余部分也要加税,总是在中美两国领导人会面之前,媒体对这次会面也是一边倒的悲观。

不过会面的结果却是出人预料的,虽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但是目前唯一确定就是在2019年的前3个月不会有新的贸易保护措施。并且这次双方要讨论的问题主要包括知识产权、贸易赤字等,实际上已经非常具体,就事论事大家都喜欢,像前面彭斯那样无限扩大,那双方肯定无法沟通。应该说,通过前面的双方你来我往,美国已经客观、理性了。

当然,当前美国的问题已经全球化了。美国的根本问题是,多年来已经没有新的可以给经济带来革命性影响的技术了,大家曾经热炒的3D打印、页岩气等技术并没有带来预期的影响。在前面没有高新技术突破,后面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却在坚定的走技术升级和产业转型之路,自然可以想象美国的焦虑,打压后面的追赶者自然是其本能反应。

不过,这个想法很丰满,但是事实却是很骨干,经过四十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经济已经成为了全球产业链中至关重要的一环,任何想把中国从现有体系中赶出去的想法,不仅给中美两国经济带来影响,也会让全球经济面临极大不确定性,自然也会受到来自世界其它国家的反对。

通过这次中美领导人会谈,我们还能看到的一点就是,美国开始理性务实了。这对美国是一个正确的选择,毕竟随着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中美这两个AI发展最快的国家还有相当多的领域可以合作,人类很可能又会迎来一次工业革命,全球经济也会迎来再一次高速发展的时期。如果只是纠结于当下的贸易对抗,自然是没有看到发展大势。但愿在未来的数月内,美国能够务实面对,那么中美达成全面解除贸易摩擦也是有可能的,虽然概率较低。

王文:中美元首共促关系发展

对于中美两国如何处理这种结构性的矛盾,我们每一个平常老百姓也好,国际社会也好,都看到了中美两国元首、两国的决策者是用理性的方式去解决这个问题的。更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中美两国确实存在结构性的矛盾,在经贸层面上的摩擦,甚至是贸易战,但是两国之间的风险还是处在可控的阶段。

目前能达成这种短暂的和解,或者说“休战”,应该说对两个国家而言都是一个短暂的福音,对全世界来说,大家也可以短暂地歇一口气。但是,目前国际贸易面临着重大的变革。如何变革,如何实现包容性、互惠性、合作式的变革,需要全世界的努力。(来源:凤凰卫视)

王义桅:从习特会看中美关系走向

我们用中美贸易摩擦而非贸易战,就是不要陷入话语陷阱,跳出新冷战的思维。中美贸易摩擦发生在三个背景之下:

(1)中国从数量上的崛起到质量上的崛起,尤其是技术、制度、观念上挑战美国的领导权。

(2)中国从模仿型、应用型创新到原创型创新飞跃,处于爬坡过坎的关键阶段。像中国制造2025,助推中国从全球价值链中低端向中高端迈进。

(3)世界发展处于不确定性。民粹主义兴起,国际秩序转型,世界正处于十字路口。

三个背景下发生的中美贸易摩擦,我们要综合分析,有些是世界不确定性本身带来的,不一定是由中国崛起带来的,我们可以和美国一起合作应对;有些是中国崛起对美国阶段性的冲撞,我们要尽量去延缓它。有些是根本性、结构性的,我们要把它们往后推,这样确立对美外交战略的思路。

我们要认识到美国有四种类型的人:

1、商人 ( American business is business )——汉密尔顿主义

2、传教士 ( If It‘s Good for America, It’s Good for the World )——威尔逊主义

3、军人 ( The United States is unique in the world: The world is here) ——杰克逊主义

4、律师(When in the trouble, get a Philadelphia lawyer )——杰弗逊主义

今天对应着四股力量,一种是美国的民主党,看重人权,劳工权利,指望把在华美国企业转回去本土,认知推进中美经济脱钩的,这种比较危险。第二类是在意识形态上把中国皈依掉,演变中国,这也是非常危险的。第三类是在贸易逆差、知识产权转让这些全球化技术基础层面上对中国抱怨的。特朗普比较多的是这种技术类型的,特别关心就业问题、贸易逆差和中国市场开放问题,这类是可以争取的。第四类以军工集团代表的,是真的想和中国开战的,比较强硬的一类。?

所以我能要避免中美关系滑入到第一个和第二个境地,就是说真的中国关系脱钩,产业转回。还有就是所谓的意识形态上演变中国的这一套,也要防止第四类。我们要抓住特朗普国内执政的软肋和诉求,做出中美阶段性妥协,和相互的让步,维护我们的核心利益——南海、台湾、中国制造2025等,在知识产权,市场准入,贸易逆差,在购买更多美国的产品上给美国甜头,这些本来中国也是可以做的。中国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倒逼我们的改革,以空间换取时间,争取更多的发展,把压力变为自己改革的动力,提升自己的竞争力,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我们要更加长远地看待中美关系,而不是被选举周期,政客的利益诉求所绑架。这次习特会达成这些共识至关重要,关键是抓住了特朗普的主要矛盾,尽管仍面临着其他势力的未来干扰,也寓涵着中美关系的发展,还是要登高望远。

本文系人大重阳授权世界经理人发布,并经世界经理人编辑。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世界经理人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并请附上出处(世界经理人)及本页链接http://m.ceconlinebbs.com/ARTICLE/8800096538,推荐关注(ID:CEC_GLOBALSOURCES)。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