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历史搜索

广告

华尔街大佬回首自己人生路:事业发展到顶峰时,我辞职了……

2018-12-24

人过70,此时能以年轻时所不具备的视野回顾人生。可以反思成败、价值观和信念,而无需向任何人证明什么。

人过70,曾经的苦苦挣扎和雄心壮志都已千帆过尽,此时他们能以年轻时所不具备的视野回顾人生。他们可以反思成败、价值观和信念,而无需向任何人证明什么。他们的人生经历已经说明了一切。从这种反思中获得的思考已经超越了知识本身,反映出多年经验积累的智慧。

沃顿知识在线启动了一系列思考活动。首期节目中,我们与《沃顿杂志》共同对话76岁的对冲基金先驱杰罗德·范恩(Jerrold Fine)。1967年,从沃顿毕业三年后,范恩与斯坦哈特(Michael Steinhardt)、伯科威茨(Howard Berkowitz)一起创建了华尔街最成功的对冲基金之一——史范柏公司(Steinhardt, Fine, Berkowitz & Co.)。1976年,在这家公司正值巅峰时,范恩选择退出,转而自立门户,创办了特许橡树基金管理公司(Charter Oak Partners Management)。2014年,范恩将该公司转变为家族理财机构,随后踏上作家之路。

范恩的小说处女作《再赢一次就戒赌》(于八月面世。本次访谈中,范恩谈及他的父亲、他的重大抉择,以及他的人生动力。

编辑后的访谈记录如下。 

沃顿知识在线:您可否跟我们谈谈您的人生导师(mentors)?他们是如何帮助您塑造价值观的? 

杰罗尔德·范恩:父亲是我最重要的导师。我和他非常亲近,几乎形影不离。不幸的是,我六岁时父亲生了重病,13岁时父亲就去世了。他向我传授了一些最重要的价值观,比如荣誉感。每次离家时,父亲都会说:荣誉就是你的生命。我懂得了永远不要失信于人。他还教育我要发挥自己的潜能,做到人尽其才。父亲的平衡感很强。如果他能多陪我几年,他一定会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导师。

我的父亲来自中产阶级家庭,他的父母都是移民。父亲本可以拿奖学金去东部上大学,但祖父生重病,命悬一线。所以我的父亲年幼时就不得不加入电影放映机联盟,开始帮助家人养家。后来他借钱买下一家电影院,开始自己运营。再后来他的生意越做越好,我们成为中产阶级家庭。我的父亲也和几个朋友做些储蓄放贷的生意。但后来父亲突然去世,我们几乎失去了一切。即便如此,父亲还是攒了足够多的钱供哥哥和我上大学,但大学以后我们一切只能靠自己。这样的经历于我而言是很好的一课,也是很悲伤的一课,至今为止我也无法完全释怀。

我还有另一位导师。从沃顿毕业时,我21岁。毕业后我供职于一家著名的投资银行,即多米尼克经纪公司。这家银行的资深合伙人是加德纳·斯托特(Gardner Stout),家世极其显赫。他似乎不属于华尔街,而更像是一名热爱动物和环境的自然主义者。

1973-1974年股灾期间加德纳失去了大部分财产,但他依旧维持着尊严。他投资了我的基金,并且坚持每年提取资金用于慈善捐款。他崇尚荣誉,信守诺言。几年后他得了老年痴呆症这一毁灭性的疾病,此前他已成为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馆长。如果去纽约博物馆,你会看到有一只翅膀是专门献给他的。他真的非常出色,我很敬佩他。

这两个我很爱的人都英年早逝,让人扼腕。他们都对我影响深远,教给我信任和荣誉,还有万事要靠自己。

沃顿知识在线:书籍在我们的人格塑造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哪些书塑造了您的人生观?您是何时阅读这些书的?它们为何有如此重要的意义? 

范恩:我是一名求知欲很强的读者。以前我在康涅狄格和纽约之间通勤时,每天回家的路上都有一个半小时用来阅读。有两年时间我一直在阅读有关中国历史和文化的书籍。如果你能做到每天阅读一个半小时,那么你将学到很多。

我喜欢阅读自传,尤其是乔治·华盛顿的自传,我读过好几遍。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达成目的后,有人推举他当国王。或许他本可以成为国王,但他没有这么做。他在适当的时候选择离开,让国家在新领导人的带领下继续前行。真的很了不起!当今的民主即发轫于此。 

沃顿知识在线:您年轻时的抱负是什么?现在呢? 

范恩:说实话,我年轻时一度梦想成为辛辛那提红人棒球队的球员。我姑妈以前是红人队的总经理秘书。她答应我,如果我成绩优异,她就让我参加红人队的选拔赛。但我上高中时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我的想法。那时我在美国联盟队打球,有次我在球场上对阵彼得·罗斯。如果他没有在自己的球队身上赌一把,他本可以进入名人堂。在棒球史上,罗斯有项纪录几乎从未被超越。当时我碰到罗斯,向他投出完美的一球,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我难以置信。时至今日我依然想不明白他投出的球落点在哪里。随后我意识到,我永远都无法达到这样的水平。这是一颗难以吞咽的苦果,但我从中学到了许多。

我现在还立志写小说。我的第一部小说已经完成,现在正在写第二部。我想写出为观众带来欢乐的书,但最重要的是,我要为写出既有内涵又有趣味的书而感到自豪。我希望这些书富有意义。我希望读者能理解书里的不同支流。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这样的生活让我充满活力。

我说过,我喜欢传记。对我而言,传记是非常好的学习工具。但小说会以不一样的方式打动你。写小说更富创意。我一直是个讲故事的人。我的孩子会告诉你我整个一生都在讲故事。

沃顿知识在线:您做的哪些选择对您的生活产生最重要影响?您为何做了那些选择?现在回想起来,这些选择都正确吗? 

范恩: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决定是与我妻子结婚。我们高中就认识了,当时她15岁,我17岁。我们就这样开始了!命中注定,心有灵犀。我们当时就心属对方。然后我去费城呆了四年。家人不允许她离家太远。她父亲作风非常美国中西部风格。他用指南针在房子周边测了一下,然后说,车程最多两小时。在俄亥俄州,与伯克利大学相匹敌的是迈阿密大学,于是她便去了那里。我大学毕业时,我们已经在一起有五年了。我开始在多米尼克经纪公司工作以后,我们就结婚了,她也转学到了纽约大学。我们经历了一起成长的过程。她作为一个艺术家极富创意,并且她真的毫不在意金钱或是市场。我一回到家就好像被她净化了,这对我保持清醒的头脑十分重要。

我做的第二个选择,是一个极为大胆的决定,就是在多米尼克经纪公司呆了两年以后创办自己的对冲基金。这个决定我考虑了很久。我不知道当时为何一点也不害怕。我应该感到害怕,因为我没有收入了。那时候,基金不收取管理费。我的妻子在纽约做老师的收入只有5000美元,我有一点儿积蓄。这确实是一项冒险的决定,但我确信我们一定会成功。我本应该疑虑重重,但当时我真的毫不犹豫就去做了。

后来我们经历了风生水起的九年。接下来不可避免的事情发生了——我们三个合伙人都非常独立,我们共同决定所有的事情。这是我们合伙人制度的规定,因此我们每个人都能否决任何行动,这种方式是可行的。但我早就能看见不祥之兆了——我们三个人早晚要自立门户。在我们的事业发展到顶峰时,我第一个做了辞职的决定。我还是做这一行,只是地点换成了康涅狄格州。我决定创办特许橡树基金公司。这是很大胆的决定,因为我们本来可以继续受益。我们业务兴旺,是当时最大的对冲基金。我喜欢每一个人。我也知道一旦我单打独斗,就必须重新证明自己。

再一次,这个决定还与我父亲的逝去有关。这个命题会贯穿我的一生,是因为他的去世我才知道孤独是怎么一回事。我想要陪伴我的孩子们。我想与他们共进晚餐。我想要看他们入睡。我想要教他们玩游戏。我想要成为他们成长的一部分。我知道如果我经营自己的公司,就可以享受更弹性的时间安排。我可以早回家、陪伴他们,然后假如我需要再办会公,就会在晚上进行。我是个工作狂,我很清楚这一点。这个决定很正确,因为我的孩子们现在很优秀。我与他们也很亲近。

我的第四个重大决定是放弃特许橡树基金而转写小说。我是2014年做的决定,当时公司的业务兴盛。大概花了一年时间才完成交接,因为抽身出来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我亲自给每一位投资人打电话,告诉他们我要去做的事情,以及我离开的原因。我从这个过程本身也学到了很多。一些投资人尽管诧异,但持较为积极的态度。他们会表示赞许,还会赠送礼物并请我吃饭。而有的投资人的反应则是,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说得好像我是与他们签订契约的仆人一样。静观这些人的反应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我在2014年底开始写小说,到目前为止每天都会写。 

沃顿知识在线:您在与他人相处时的指导理念是什么?您如何实践这种理念? 

范恩:首先,诚实是第一要义。你在与人相处时不可以不诚实。我总是把我们的投资人视为合伙人。我跟你说一个有趣的小故事。我的孩子们有时候会问我,你有过不诚实的经历吗?我的回答是,有过2次。第一次是我在小学时。在街对面,有个小店卖糖果和冰淇淋。老板夫妇姓布赖特霍利(Brightholly)。比我年长些的男孩会玩这样一个游戏,他们说那里是什么?然后年纪较大的布赖特霍利先生会弯下腰,这些男孩就会从柜台顺走糖果。我会看他们耍这个游戏,自己也试过一次,想要表现得跟这些大男孩一样。但我确实是在那晚整夜感觉愧疚。我难受极了。这只是些不值钱的糖果而已。第二天,我去了那个小店,又玩了一次这个游戏。不过这次当布赖特霍利先生弯下腰时,我把一个五分镍币放在柜台上,然后跑了。这样以后,我舒坦多了。

第二次不诚实是在我三四年级的拼写测试中。我学习很好,但我没有做准备,也不擅长拼写,所以我坐在一位很擅长拼写的女孩身边。我抄了她的答案。当老师分发批改完的卷子时,她把其他所有的卷子都发给了同学们,却在给塞恩斯海默(Carol Seinsheimer)时说,我们班好像没有杰罗德·范恩这个人嘛,倒是有两个卡罗尔·塞恩斯海默。”——我甚至还抄了她的名字!是不是难以置信?当我回到家——那段时间父母必须在试卷上签字——我母亲怒火中烧。我父亲认为这件事情有点可笑,但还是让我给老师写了道歉信。 

沃顿知识在线:您是否有过当时感到心碎而过后让您有新认识的经历?那段经历教会了您什么? 

范恩:我父亲的去世肯定是这样的一段经历。他每天抽三包无过滤嘴的香烟。他在1955年去世了。我6岁时,他第一次心脏病发作。我们搬去弗罗里达州呆了一年,并在他复原期间开始与祖父母一同生活。我必须在那上学。似乎事态并没有那么糟糕,然后我们回到了辛辛那提。接着他的第二次心脏病发作了。

我父亲和我做什么事情都是一起的。我在高尔夫球锦标赛中给他做球童。他说我是他的幸运星。他和我一起打破过许多原则,做出非常疯狂的举动。举个例子:他会在周日把我弟弟和我放在宗教学校。然后我穿过学校,从后门走出去,他再带我出去做他的球童。我们明目张胆地欺骗母亲。我当时觉得一切都很好。但事实上,我从来没有从他的过世中解脱出来。

我的教父是辛辛那提的最厉害的内科医生。他是我父亲的好朋友。我父亲第二次心脏病发作以后他来看望父亲。我听到他对父亲说,你必须戒烟,要好好照顾自己。我听到父亲说,我想要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活着。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不能原谅他拒绝戒烟。无法原谅。

我有一个哥哥理查德。有一部电影是专门为他而拍摄的。他是个很厉害的医生,一直在旧金山综合医院工作。这家医院的门诊部后来被命名为理查德·范恩(Richard Fine)人民门诊部。他从没有给这家医院捐过钱。这一切只是因为他的贡献。我从没没在任何其他医院见过这种情况。我小时候和他共住一个房间。他帮我解决了很多难题。当他搬去西海岸时,我们每星期都交流。直到他得了癌症。他在新年前夜告诉我这个消息,那时我才刚开始写书。我问他,诊断怎么样?他说,诊断很简单。我没救了。那是他自己的诊断。情况比想象得还糟糕,因为我看到一向骄傲的哥哥崩溃了。

从这件事中我学到了什么?你可能不会喜欢我的回答。这让我深受困扰。好人、为社会做贡献的人,还有那些自我牺牲奉献的人,都英年早逝了。而那些自私自利的人却能活得长久。这样的是与非让我深受困扰。我并没有因此而愤世嫉俗,但我感到愤怒。我没有停止思考过。因为我是这样的一类人,如果你砍伤我,那么我会流血。我想要流血。我不想要变得冷漠。 

沃顿知识在线:除了您的职业成就,您觉得人生的使命和意义是什么?您在何时又是如何找到的?您在多大程度上实现了您的人生使命和意义? 

范恩:对于这个问题,我的想法可能比较老派。我一直认为,如果你更加努力,你就可以做得更好。如果你训练得越多,那么你就会越好。我知道人不会永远存活在世。但我认为最大的恩赐在于,死后有来生。那将是最大的恩赐。我当然希望真的有来生,但我无法确定。我不敢打包票。

我被赐予了很多天赋和运气。我认为有责任尽我所能——包括尽一个人、丈夫、父亲以及别人钱财管理者的职责。我会尽我最大、最大的努力。我也为我们所取得的成绩感到自豪。我写书的时候,倾尽了全力。生命实在太短暂了! 

沃顿知识在线:您的理想(ideals)是什么?它是否随着时间而有所改变?我说的理想,指的是您为自己设定的完美标准。 

范恩:从商业的角度来说,这个问题不难回答。因为我的商业理想就是永远不输(never lose)。我想,如果我永远不输,那总有一天,我会赢。我一直是这么想的。我靠着这种想法冒险,也是靠着这种想法运营特许橡树公司。

最重要的事是能对着镜子问,我真的尽全力了吗?我真的诚实以对了吗?我有没有善待每个人?我是不是一个好父亲,或我是不是对孩子们要求过高?我有四个孩子,他们都上了很好的学校。我的两个女儿上的都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我就是认为必须要诚实对人、努力进取、尊重他人并且怀有善心,我说的善心并非仅是捐款。假如你看到有人需要帮助,你就为他们提供帮助。我尽力做一个好人。这就够了。其它的我做不到。

沃顿知识在线:既然您提到了您的子女,能不能说说您想要传承给家人并引导他们以后人生路的最深刻的信念和人生经验? 

范恩:诚实守信肯定是一条。尽全力也是。另外就是不要太天真。我不想我的孩子被人利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拥有了我小时没有的东西,这就是经济保障。我很幸运在20多岁的时候实现了财务自由。但靠自己赚到是不一样的经历。我一直跟他们说,要倾听。倾听,而不多言。自己做决定。不要随大流。提出引领你前行的问题。并且在你提问以后,要注意倾听回答。不要想着下一个问题。倾听别人的回答。假如你真的考虑清楚了一件事,要对自己有信心。你必须要学会做决定。这些决定并一定都是对的,但至少你已经全盘考虑过整件事。

我信犹太教,我的妻子信基督教。关于宗教的问题,我和妻子一致认为孩子们有权自己做决定。我们不会灌输给他们应该信什么不应该信什么。我们不会跟他们说基督是上帝的儿子。我们也不会跟他们说犹太人是上帝的选民。我们会尽力教育他们,然后等到他们长大以后就应该自己做决定。我们希望他们不为自己的背景所累。我认为这是大多数人没有享受到的恩赐。 

沃顿知识在线:生命里最重要的是什么? 

范恩:我已经76岁了,也许我40岁时答案会不一样。现在对我而言重要的是,在走向终点的这段旅途中尽量多做一些事情。我精力无限。我把自己照顾得很好。我把生活安排得仅仅有条,因此更自由一些。我仍然喜欢为我的家庭理财。早上我会做这件事,下午就能空出时间写作和探索以前没有机会尝试的事情。

我想要在自己掌握技能的时候尽力做到最好。我不会去退休社区或者门球社团,也不会过隐居的生活。这些都不可能发生。我想要看着家人成长,与妻子相伴。我会从中获得无限快乐。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