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消费金融国际对比:多元化与金融创新

年轻人借钱消费是拉动经济增长,还是带来金融风险?发达国家消费金融业务是如何发展的?我国的消费金融创新是过度还是不足?

本文来源恒大研究院

文:恒大研究院 甘源 石玲玲

导读

年轻人借钱消费是拉动经济增长,还是带来金融风险?发达国家消费金融业务是如何发展的?我国的消费金融创新是过度还是不足?

摘要

美国:多元化贯穿始终,银行以利息收入为主,实体企业下属信用卡公司以返佣收入为主,多元化商业模式促进差异化竞争与服务。美国消费商业模式多元化、信贷机构多元化、资金来源多元化、盈利模式多元化,消费信贷产品实行差异化竞争。实体企业下属信用卡与商户深度绑定,主要依靠返佣盈利,而银行信用卡以利息收入为主,多元化的商业模式既保证了消费金融覆盖人群广泛,又提高了服务的针对性和质量。

英国:银行主导消费金融,利息收入为主,盈利模式单一;发薪日贷款承担短期消费金融需求,利率较高。目前英国消费金融产品主要由商业银行提供,除学生教育贷款外,以信用卡模式为主,盈利模式单一。信用社、发薪日贷款公司既能够直接发放消费信贷,也能够发行信用卡。

日本:现金贷衰落,银行系财团信用卡渐成主流,行业协会主导的征信机制保证了信用信息的通畅交换。经历21世纪初的贷金业(即现金贷)“消金三恶”后,日本消费金融逐渐趋于稳健,现金贷业务减少,财团系银行渐成主流,直接发行信用卡或发放消费贷。行业协会主导征信,既保证征信数据全覆盖,又保证三大协会信用信息交换通畅。

印度:现金贷盛行,政府大力布局金融科技。印度储备银行要求40%信贷额度给予优先部门,而消费场景的缺乏导致优先部门信贷大多流向现金贷,而征信体系的缺失也使得印度消费金融风险快速聚积。2017年穆迪政府全力推动金融科技发展,国内掀起消费金融创业浪潮,全球金融科技巨头也纷纷布局印度,印度有望成为消费金融新蓝海。

美国消费金融商业模式成熟,值得借鉴。第一,信用卡发卡机构多元化,信贷产品覆盖场景齐全,特定行业信用卡针对性强,差异化竞争提升信贷服务质量。我国应鼓励多元化信用卡服务商、提供针对不同行业的特定领域信用卡,探索细分场景、提高消费金融服务的针对性、促进行业良性竞争。第二,政府主导的多层次市场化征信机制,既保证了征信覆盖人群全面,又保证征信数据交换顺畅。目前,我国百行征信正在尝试构建多层次市场化征信体系,但要保证征信体系层次明晰、又避免孤岛效应,还需要向美国和日本学习,发挥央行主导作用,整合征信市场,同时给予市场化机构充分的竞争和盈利空间。第三,加强信用卡组织建设,鼓励行业自律、资源整合。目前,我国信用卡组织只有银联,2017年网联成立,相当于第三方支付体系的银联,但银联、网联业务规范制定、技术标准、行业自律等功能仍待加强。第四,长期形成了成熟的返佣机制,盈利结构完善。目前,我国银行主导信用卡体系,业务收入以利息为主,返佣收入占比相对较小,因此发卡机构和商户的合作就相对较少,给消费者的活动、折扣、优惠力度都相对不足。因此,除了鼓励多元化的消费金融服务商外,银行体系也应该加强与商户合作,改善盈利结构,避免陷入收入过度集中的风险。

风险提示:监管有效性不及预期。

目录

1 美国:多元化贯穿始终

1.1 信贷机构多元化,市场化征信保驾护航

1.2 发卡机构多元化,差异化产品竞争制胜

1.3 资金来源多元化,信用卡组织加速整合

1.4 盈利模式多元化,发卡机构与商户互惠

2 英国:银行主导消费金融

2.1 政府主导学生贷,监管部门持续性立法

2.2 银行占绝对优势,征信体系全面市场化

3 日本:盛世之下必有阴影

3.1 实体经济强拉动,三重经营危机致衰落

3.2 贷金业法大整改,银行系财团渐成主流

3.3 三协会引导征信,信用数据交换颇通畅

4 印度:大力发展金融科技

4.1 年轻消费强拉动,优先贷款催生现金贷

4.2 征信体系未健全,金融科技赢长尾客户

5 各国经验总结及借鉴

5.1 多元化服务机构,细分场景获客

5.2 多层次市场征信,覆盖长尾人群

5.3 信用卡组织成熟,加强资源整合

5.4 成熟的返佣机制,改善盈利结构

正文

欧美发达国家消费金融业务由来已久,在商业模式、盈利模式、征信体系等方面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美国是消费金融业务相对领先的国家,多元化的消费信贷服务机构和盈利模式、层次明晰的征信体系、成熟的行业自律组织等是其发展的重要支柱;英国消费金融业务由商业银行主导,信用卡模式占绝对优势,盈利模式相对单一;日本现金贷业务风靡一时,消费金融经历了萌芽-发展-衰落-复苏,其独特的征信体系既能够保证征信的高覆盖率,又能够有效促进征信信息的交换。印度现金贷盛行,风险大量聚积,但印度政府大力发展金融科技,加上印度人口红利逐渐显现,有望成为消费金融新蓝海。

1 美国:多元化贯穿始终

20世纪20年代,零售行业记账卡的出现推动美国消费金融萌芽,战后政府放松信贷、鼓励消费,银行开始发行借贷卡,信用卡逐渐普及。但是,由于法律体系尚未建立、征信机制不完善,导致20世纪50-60年代出现信贷过度、费率过高、坏账率高等问题,因此,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美国政府开始对消费信贷进行立法,政府和民间组织共同促进征信机构市场化发展,信用卡组织将多元化发卡机构进行整合,美国消费金融业务开始健康发展,多元化市场格局逐渐形成。

1.1 信贷机构多元化,市场化征信保驾护航

2017年,美国消费者信贷余额3.83万亿美元,循环贷款占比27%,非循环贷款占比73%。美联储将居民消费信贷分为消费者信贷和房地产担保贷款两类,因此消费者信贷余额不包括房地产担保类贷款。其中,消费者贷款又分为循环贷款和非循环贷款两类,循环贷款提供者主要为存款机构,消费者在预先设定的限额内借入资金,以一次或多次分期的形式偿还债务,主要是指信用卡贷款;非循环贷款主要提供者包括存款机构、财务公司、信用社、联邦政府,主要向消费者提供封闭式贷款,按照预先安排的还款计划偿还,相应审批额度不能再次进行借贷,主要包括学生教育贷款、汽车贷款、耐用消费品贷款等。截至2017年底,循环贷款余额1.03万亿美元,占比27%,非循环贷款余额2.8万亿美元,占比73%。

2013-2017年美国消费信贷规模

消费金融提供机构多元化,行业针对性强、产品服务专业。2017年,美国存款机构提供消费信贷1.62万亿美元,占比42%,联邦政府学生教育贷款1.15万亿美元,占比30%,财务公司和信用社信贷规模分别为5399亿美元和4184亿美元,合计占比25%,其他类机构占比相对较小。可见,教育信贷由联邦政府主导、信用卡由存款机构主导、其他消费信贷提供者也相对多样,各司其职,既能够充分竞争,也能够提供专业化的消费信贷产品。

2013-2017年美国消费信贷规模

2017年美国循环贷款提供者结构

2017年美国非循环贷款提供者结构

市场化征信,三大巨头既相互合作又差异化竞争,实现美国成年人口征信数据全覆盖。在个人征信领域,Experian、Equifax、Trans Union三大征信机构之间既相互合作又实行差异形成竞争,覆盖全美85%以上的公民。市场化的征信体系既保证了征信数据的全面,也能够给征信机构更多激励,不断探索征信技术研发和创新。

美国三大征信巨头发展对比

1.2 发卡机构多元化,差异化产品竞争制胜

信用卡发卡机构多元化,细分场景覆盖广泛,实行差异化竞争。美国主流的信用卡发卡机构包括:(1)传统的商业银行,如花旗银行、摩根大通、美国银行,(2)各行业巨头主导的金融机构,如美国运通、第一资本、发现公司、通用电气旗下零售金融公司Synchrony等。多层次的发卡机构为用户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余地,覆盖了各个信用等级的人群,满足不同信用需求的群体,增强了市场竞争,能够有效提高消费金融的服务质量。反观国内,信用卡发卡机构仅限于部分商业银行,信用卡产品对人群和场景的覆盖均不足。

中美信用卡发卡机构对比

信用卡营销策略多元化,市场化竞争。以美国私有品牌信用卡为例,消费者在专属的品牌商店消费时,能够获得积分、折扣、返现、更低的信用卡消费利息等优惠,商户通过私有品牌信用卡提高销量、加强与客户的粘性,提高自身销量,发卡机构根据商户交易金额适当降低商户手续费,并提供结算、营销、数据分析等服务,两者互惠互利。此外,如医疗专用信用卡等行业信用卡,可为不同信贷需求的消费者提供便捷的信贷和分期服务。可见,多元化的发卡主体可以为消费者提供多样化的选择,发卡机构充分竞争,使得美国的信用卡的优惠力度更大、附加服务更多、服务质量更好。

1.3 资金来源多元化,信用卡组织加速整合

证券化为消费金融提供了充裕的资金,有效拉动了消费金融的迅速扩张。美国消费金融公司的资金主要来源于同业拆借和银行借款,由于与银行同业竞争,获得的银行资金较少,但证券化的大发展极大充裕了非存款机构的资金,促进了美国消费金融公司的扩张。2008年次贷危机前,美国非住房类资产证券化规模在消费者信贷规模中的占比一度接近80%,次贷危机后资产证券化发行回归理性,占消费者信贷规模的比重不断下降,但至2017年底仍然稳定在40%左右,为消费信贷的发放提供了有力的资金支持。

2004-2017年美国证券化与消费信贷规模

信用卡组织化解发卡机构多元化带来的孤岛效应,促进信用卡消费金融加速整合。由于商业银行、实体企业、信用社等都能够发行信用卡,不同信用卡公司之间就形成了孤岛效应,不同的信用卡只能在特定的场景进行消费,这大大阻碍了信用卡的大规模发展。因此,美国的银行卡组织Visa和Master逐步成型,使得银行间的交易往来变得更加便捷。目前,美国主要的信用卡组织包括VISA、MasterCard、American Express和Discover/Diners Club,其中VISA和MasterCard的信用卡数量分别达到31.43亿和16.69亿张,2016年全年总交易额分别为141.2兆美元和78.3兆美元。信用卡组织的出现,极大的整合了信用卡资源,促进了美国消费金融的发展。

2016年全球四大信用卡组织业务情况对比

1.4 盈利模式多元化,发卡机构与商户互惠

美国信用卡业务盈利模式多元化,我国信用卡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利息。从美国银行、摩根大通、花旗银行和美国运通的信用卡收入结构来看,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以利息收入为主,行业公司的独立信用卡业务收入以非息收入为主。再从美国运通2017年收入结构来看,58%来源于折扣收入,22%来源于其他非息收入,仅19%为利息收入,折扣收入即商户向发卡机构缴纳一定费用,用于发卡机构给消费者的返还,而发卡机构可以从中收取一定比例的折扣,成为信用卡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

美国主要信用卡机构2017年营业收入结构

美国运通2017年营业收入结构

反观中国,商业银行是发行信用卡的唯一合法机构,银行主导的业务体系不可避免的以利息为主。银联2017年信用卡业务收入中,利息收入占比34.36%、分期手续费31.13%、违约金14.98%、取现手续费0.82%,后三项均等同于利息收入,非息收入只占18.17%。返佣收入并不是商业银行的主要收入来源,因此,相比于美国的发卡机构尤其美国运通、第一资本等,我国的商业银行缺乏与商户深度合作的动力,银行为持卡人提供的优惠活动就相对较少,服务质量落后于美国。

2007年中国银联客户信用卡业务收入结构

2 英国:银行主导消费金融

2.1 政府主导学生贷,监管部门持续性立法

政府主导教育信贷,学生贷款占比不断提升。英国是欧洲消费金融市场规模最大的国家,2017年,针对个人的信贷规模达到1.57万亿英镑,其中住房贷款和再贷款占比近87%,其他个人消费信贷规模也达到2072.1亿英镑,学生教育贷款1138.4亿英镑,由政府主导。2008年全球次贷危机后,英国消费金融经历短暂回落,于2014年超过峰值2341.46亿英镑的规模,年均增长率始终维持在10%左右,至2017年达到3210.5亿英镑,其中学生教育贷款占比由2004年的8%持续增长至2017年的35%。

2004-2017年英国消费信贷规模

《消费信贷法》为英国消费金融的发展奠定了长期良性发展的基础。1974年《消费信贷法案》正式出台,后续不断修订,制订了完善的放贷法规:第一,明确消费信贷最高限额为1.5万英镑;第二,明确牌照制度,所有从事消费信贷的机构必须取得公平交易局(OFT)颁发的牌照;第三,明确规定7天的冷静期;第四,严格消费信贷广告和营销制度,严禁使用推销员,消费信贷机构需严格遵守广告真实原则。反观当前的中国,2017年网贷整治办和互联网金融协会等才逐步出台政策和行业自律规范,尚缺乏统一的消费信贷法律,距离英国的消费信贷立法尚有一定差距。

中国当前信贷政策与英国1974年《消费信贷法》的差距

2.2 银行占绝对优势,征信体系全面市场化

英国商业银行在消费信贷领域占据绝对优势,发薪日贷款公司主要满足短期消费金融需求,但利率较高。英国的商业银行在消费信贷市场牢牢占据着超过2/3的绝对份额,远超其他所有放贷机构市场份额的总和。按机构划分,2017年货币金融机构在消费金融市场中的份额高达70%,按产品类型划分,信用卡占比71%,可见英国的货币金融机构在消费金融市场中的地位举足轻重。除商业银行外,以MrLender、BreadMarket为代表的发薪日贷款公司也占据一席之地,主要满足居民短期消费信贷需求,但该类发薪日消费信贷的利率普遍较高,以MrLender为例,其发薪日贷款利率为每日0.8%,远高于中国消费金融普遍0.05%的日利率。

2004-2017年英国消费信贷机构

2004-2017年英国消费信贷收入结构

政府主导立法,征信机构市场化方式取得、使用、披露征信数据。英国《消费信贷法》和《数据保护法》对消费信贷的个人征信和数据保护都作出了相应规定:第一,征信机构市场化,英国的征信机构都由私人部门所有,跨国征信公司Experian和Equifax业务遍布欧洲;第二,征信数据采集市场化,征信机构只有在征得主体同意的情况下才可取得征信数据,并能够免费采集政府部门和法院的相关信息,但采集私人部门的信息需要付费;第三,征信数据使用市场化,商业银行和贷款机构是个人信用数据使用者,其他机构如司法部门等使用征信数据也需支付费用。

行业协会举足轻重,与政府法律法规相辅相成、互为补充。英国的行业自律组织与政府部门紧密合作,在立法的基础上,对消费信贷行业进行研究、制定利率与条款等自律条例、为会员提供消费信贷规范与指导,填补法律法规暂时无法覆盖的真空,与政府法律法规相辅相成、互为补充。例如,消费者金融协会(CFA)对短期消费信贷平台做出自律性监管、英国信贷自律协会(BCCA)对短期贷款平台自律监管、消费者信贷交易协会(CCTA)对综合性个人消费金融平台指定自律规范等。

3 日本:盛世之下必有阴影

3.1 实体经济强拉动,三重经营危机致衰落

发端于流通行业和零售行业,日本早期消费信贷提供者集中于实体企业,以现金贷业务为主。日本消费金融兴起于20世纪50年代,民间百货公司率先开展分期的消费信贷服务,形成了流通企业、零售企业长期占行业主导地位的消费金融格局;20世纪60年代,家用电器、汽车等耐用消费品逐渐进入日本家庭,电器厂商、汽车厂商等实体厂商纷纷加入消费信贷领域,再一次促进了消费金融的发展;20世纪60年代末,信用卡从美欧传入日本,由消费金融公司发行和管理,直到1982年日本银行才通过信用卡附属公司开始开展信用卡业务。因此,早期日本消费信贷服务机构为流通企业和制造业旗下的信用卡公司,包括航空公司、石油公司、铁路公司等,商业模式以现金贷业务为主。

日本消费金融发展历程

盛世之下,必有阴影,高利贷、多头借贷、暴力催收三重危机叠加,日本消费金融陷入困境。20世纪 8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时期,消费金融公司业务由小额无担保贷款转变为大额有担保贷款,现金贷盛行,21世纪初现金贷猛增也带来了日本私人消费的高速增长。监管制度和征信体系不完善,高利贷、多头借贷、暴力催收三重危机叠加,借款用户陷入债务危机,频繁出现自杀等极端事件,消费金融备受诟病,日本消费金融行业走向衰落。

日本私人消费占GDP的比重

3.2 贷金业法大整改,银行系财团渐成主流

贷金业法大整改,限定资质,统一利率,沿用至今。2005年《贷金业法》、2006年《利息限制法》和《出资法》陆续出台,日本消费金融监管体系逐步建立。《贷金业法》对贷款机构的主体资质、开业登记、书面合同、催收方式等方面做出规定;《利息限制法》和《出资法》统一贷款利率,规定消费信贷年化利率不得高于20%,超出部分利率无效,且贷款额度不得超过借款人年收入的三分之一。随后,日本最高法院又强制消费金融公司年化利率不得高于15%,且需要将以往超出部分退还给借款人,因此导致众多消费金融机构破产倒闭,2010年日本最大的消费金融公司武富士申请破产。

美日信用卡支付规模对比

美国银行及附属机构信用卡占比

银行系消费金融公司取代流通企业,大财团背景消费金融公司成主流。《贷金业法》后,日本实业背景的消费金融公司数量急剧减少,银行和财团背景的消费金融公司逐渐成为市场主力。三井住友财团旗下子公司Promise、三菱财团旗下子公司Acom、Atful及三井住友财团旗下消费金融公司Mobit成为日本消费金融四巨头,而这四家公司基本都由银行控股。根据日本央行2017年财政报告,日本信用卡支付规模为55兆日元,银行及附属机构信用卡占比47%,与美国相比依然较小,随着银行控股消费金融公司的发展,未来银行系信用卡占比有望提高。

2013-2017年三井住友SMBS会员人数

2013-2017年三井住友SMBS交易额

3.3 三协会引导征信,信用数据交换颇通畅

三大行业协会主导征信,覆盖日本几乎全部信贷机构,信用信息交换通畅。日本政府未设置专门的个人征信监管机构,而由行业协会主导征信市场,协会不以盈利为目的,为会员提供个人和企业的信用信息交换平台。目前,日本的个人征信市场由三大协会构成:日本银行个人信用信息中心(BIC)、全国消费信贷征信联合会(JICC)和日本销售信用信息中心(CIC),BIC会员覆盖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JICC会员覆盖地方消费金融公司,CIC会员覆盖赊销公司和信用卡公司,因此三大协会几乎覆盖了日本所有的信贷机构。在协会中,会员上报自身征信数据,协会负责整合,三大协会分享信息,向会员提供征信查询服务,同时收取一定费用来维持协会基本运营。

4 印度:大力发展金融科技

4.1 年轻消费强拉动,优先贷款催生现金贷

人口红利显现,年轻群体消费需求与支付能力缺口拉动消费金融行业发展。2017年,印度成为世界第二大人口国,印度35岁以下年轻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约65%,年轻群体消费需求与支付能力带来消费金融的广阔市场;此外,2016年印度互联网用户4.6万亿,超过美国位列世界第二,互联网渗透率35%,年轻人群对互联网金融的接受程度较高,人口红利逐渐显现。

2000-2007年印度人口结构

2016年印度互联网及智能机用户排名世界第二

银行业金融机构为印度消费金融公司的核心提供者。印度经历过20世纪90年代的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目前提供消费金融服务的机构主要包括商业银行、合作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三大类,其中,非银行金融机构主要是指专业的消费金融公司。印度商业银行主要包括国家银行、国有商业银行和外资银行,合作银行分为农村合作银行和城市合作银行,为低收入家庭提供金融服务,非银行金融公司数量繁多,目前尚不是消费金融的主要提供者。此外,国际性消费金融公司在印度的分支机构和合资机构拥有重要地位,例如印度储备银行与美国通用子公司Countrywide合作,提供耐用消费品和汽车金融服务。

2018年1季度印度消费信贷结构

银行40%信贷额度给予优先部门,大多流向现金贷领域。截至2018年1季度末,印度消费信贷市场规模约9.43万亿卢比。印度储备银行强制要求,所有银行必须将贷款额度的40%发放给优先部门,包括农业、小微企业、教育、住房、社会基础设施和再生能源等领域,而其他正常的个人信贷划分为住房、耐用品、信用卡、教育、车辆贷款、小额贷款等。因此,我们将优先部门的教育信贷和其他部门的非住房类个人信贷划分为消费金融范畴,其中,车辆贷款1.9万亿,占比20%,信用卡、教育贷款、有限部门教育贷款各占7%,其他贷款大多流向现金贷,促进印度现金贷业务大发展,并在印度国内掀起现金贷创业浪潮。

4.2 征信体系未健全,金融科技赢长尾客户

国家征信缺失,长尾用户市场待挖掘。印度消费金融尚处于起步阶段,截至2017年9月,印度人均持有信用卡0.02张,征信覆盖率不足12%,绝大多数印度人未在金融机构发生借贷行为,无信用记录。一方面,政府征信数据缺失导致消费贷欺诈现象频繁,另一方面,也为新兴的消费金融平台创造了条件,国家征信未覆盖的巨量长尾人群将成为金融科技平台的潜在客户。

印度金融科技对比

印度储备银行政策支持,全球金融科技平台大力布局,印度有望成为金融科技新蓝海。2016年莫迪政府提出多项互联网金融支持政策,包括发布废钞令、建立统一支付系统UPI、搭建身份系统Adhaar,并将数字战略写进政府预算报告,在印度国内掀起金融科技创业风潮。与此同时,以亚马逊、谷歌、阿里巴巴、腾讯等为代表的国际金融科技巨头不断开拓印度市场,例如蚂蚁金服投资的Paytm已成为印度最大的移动支付方、用户规模超过PayPal。因此,印度消费金融有望在金融科技的催生下大力发展,成为新的蓝海。

5 各国经验总结及借鉴

5.1 多元化服务机构,细分场景获客

多元化消费信贷机构、发卡机构、信贷产品,针对性强,差异化竞争。美国、英国和日本的消费信贷从业机构多元,除存款机构和专业的消费金融公司,财务公司、信用社、非银行金融机构、商业流通公司和实体行业厂商等都能够提供消费信贷产品。一方面,不同行业的专用信用卡能够为不同需求的消费者提供特定的优惠服务,针对性强;另一方面,不同的发卡机构专注不同行业的信贷产品,既充分竞争又各有优势,在细分领域形成差异化竞争。

各国消费金融提供机构对比

反观中国,一方面,消费信贷提供机构相对单一,消费信贷产品提供者以商业银行信用卡、互联网消费金融为主,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线下小贷公司份额微不足道;另一方面,消费信贷产品同质化严重,银行信用卡场景匮乏,形式以联名卡为主,互联网消费金融以电商消费场景为主,缺乏针对特定行业的消费金融产品。因此,我国应借鉴国外消费金融多元化经验,鼓励多元化信用卡服务商、提供针对不同行业的特定信用卡,提高消费金融服务的针对性、探索细分场景、促进行业良性竞争。

5.2 多层次市场征信,覆盖长尾人群

多层次征信体系,政府与市场化机构或行业自律组织形成双支柱。英美两国征信由市场化征信机构负责,采取盈利机制,而日本的征信由行业协会负责,属于非营利机制。但是,无论是市场主导征信的英美,还是协会主导征信的日本,成熟市场的经验大多为多层次的市场征信,政府主导,市场化机构或行业自律机构形成双支柱,不同征信机构针对不同群体、不同行业征信,针对性强,覆盖征信群体全面。

各国征信模式对比

目前,我国消费信贷征信主要依靠央行征信和互联网平台的大数据征信,多层次征信体系尚未形成。一方面。央行征信主要针对信用等级较高的银行用户,大量长尾用户处于无央行征信状态,因此无法获得银行信用卡;另一方面,互联网平台大数据主要针对各自电商平台有消费记录的用户,因此也存在信息孤岛现象。目前,百行征信正在尝试构建多层次市场化征信体系,但要征信体系层次明晰、又避免孤岛效应,还需要向美国和日本借鉴,发挥央行的主导、整合市场征信机构,又给市场化机构充分的竞争和盈利空间。

中国百行征信首批8家个人征信机构对比分析

5.3 信用卡组织成熟,加强资源整合

信用卡组织成熟,行业组织加强自律、整合资源。美英日三国的行业组织相对成熟,信用卡组织建立并运营信用卡信息交换网络,负责支付卡和交易的信息转换和资金清算,制定并推行支付卡跨行交易业务规范和技术标准,协调和仲裁不同发卡机构的交易业务纠纷,既加强了行业自律,又整合了行业资源。全球五大信用卡组织2016年支付总额高达11.19万亿美元,共计发行信用卡50.82亿张,信用卡组织充分整合资源,促进了消费金融的发展。

2016年全球五大信用卡组织业务情况

目前,我国信用卡组织只有银联,且资源整合能力不足,以银行跨行清算业务为主,对行业组织的发展引导作用不足。网联于2017年成立,相当于第三方支付体系的银联,但银联、网联清算体系与欧美的银行卡组织依然存在差距,业务规范制定、技术标准、行业自律等功能仍待加强。

5.4 成熟的返佣机制,改善盈利结构

美国的独立信用卡公司拥有成熟的返佣机制,发卡机构通过大量的积分、返现、利息优惠活动鼓励信用卡消费,商户将销售收入以折扣的形式返还给发卡机构,发卡机构从中收取一定折扣,折扣收入随着商户交易金额的提高而提高,因此商户和发卡机构都拥有足够的动力促进消费金融发展。反观中国,银行主导的信用卡体系,业务以利息收入为主,折扣和返佣收入占比相对较小,因此发卡机构和商户的合作就相对较少,给消费者的活动、折扣、优惠力度都相对不足。因此,除了鼓励多元化的消费金融服务商外,银行体系也应该借鉴美国的返佣和折扣机制,与商户加强合作,改善盈利结构,避免收入结构单一。

美国的返佣和折扣机制

本文系恒大智库授权世界经理人发布,并经世界经理人编辑。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世界经理人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并请附上出处(世界经理人)及本页链接http://m.ceconlinebbs.com/ARTICLE/8800096929,推荐关注(ID:CEC_GLOBALSOURCES)。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