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历史搜索

广告

商界领袖的未来,做一个光明领导者

人类的未来需要全然不同的领导者和领导方式。

最近在一些场合,我提出“光明领导者”的概念,经常有人会笑着问:

你说要做光明领导者,难道还有黑暗领导者吗?

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是我们需要严肃的说明,之所以提出光明领导者,就是因为我们今天大多数领导者的领导方式乃至心智模式已经不光明了,甚至已经陷入了黑暗。

从一张照片谈起

要进一步讲述这个道理,我们可以先看一下去年风靡一时的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是2018年6月8日在加拿大魁北克召开的G7峰会上的一张七国首脑发生严重分歧的照片。

端坐在座位上傲慢的特朗普,面对摆出质疑姿势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周围其他各国领袖看到这个场景也都若有所思。

这张照片里的七国领导者同属于西方发达国家,在意识形态上属于西方体制的支持者和拥护者,但此刻为什么会出现剑拔弩张的场景?

照片所反映出的西方国家内在的深刻利益冲突和矛盾,已经成为了一个划时代的标志。在那个时间点前后,美国向他的传统盟友展开了激烈的贸易战。

时至今日,西方国家内部关于贸易利益划分的深刻分歧还没有摆平,深感被其他国家占了便宜的特朗普正在挥舞着贸易大棒,一方面针对的是正在快速崛起的中国,另外一方面针对的是它的传统西方盟友。

利益冲突已经把各国之间相处和争斗的真相摆在了桌面上,这个世界早已远离和谐了。

而看到这张照片的人们,不禁会问一个问题:这个世界或者西方国家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甚至有人也在问一个更加深刻的问题:这些国家的领导者们正在把世界带向何处?

透过这些事物的表象,我们不妨追问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世界的运作机制难道出了问题吗?

事实上的确如此。如果回顾同英国工业革命开始的近三百万的西方工业文明史,或者十四世纪从意大利开始的文艺复兴运动,从那时起的哲学、艺术、文学围绕着新兴的人文主义的思考。

在那之后,随着在英国和欧洲大陆工业文明的逐步展开,利己的人性假设成为经济学界、企业界商界乃至社会学界的基本观念,但是它在今天已经导致了过度的个人主义的泛滥,每一个人,每一家企业,乃至我们看到的照片上的每一个国家都在誓死捍卫自己的利益。

无论是在原有蛋糕还是在做大的蛋糕上,都在利益蛋糕上彼此切分和争夺,今天的世界竞争和利益纷争已经成了常态。

当然由此而发展的经济学理论也似乎在支持着这一常态,认为竞争和利益均衡恰恰是世界和社会进步的源泉。

但是另外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人也认识到这种无休止的竞争和利益的纷争,正在导致全球范围内人群贪欲的扩张焦虑的升级

我们的获得已经超出了所需,但我们需要的越来越多,同时每一个人的幸福感也大大随之降低了。这边我们要为获得更多而焦虑,那边我们要为保住那些已经获得的东西而焦虑。

我们的获得已经超出了所需,但我们需要的越来越多,同时每一个人的幸福感也大大随之降低了。

一方面为了获得和抓取,一方面为了保留和保持,人与人之间、族群与族群之间、乃至国与国之间的争夺也愈发激烈。

这些仇恨和争斗从根源上无非都是对各种利益的争夺和争斗,就像今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全世界的领袖们所发出的毫无顾忌的宣言一样,“美国优先”意味着谁也不可以占我的便宜。他已经把利益的争夺和再分配赤裸裸摆在了桌面上。

美国只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全世界每个国家哪一个不是如此呢?

而这一切仇恨、族群争斗,乃至国与国之间的争斗又在强化着每一个人利己的思想。这样一个循环已经无法遏制和切断,并且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其结果就让贫富差距越来越大。

贫富差距拉大

英国BBC发布的数据表明,仅中国2018年最富有的1%人群就拥有34%的全国财富。美国比中国更甚,1%的富裕人群掌握着40%的美国财富。

但是如果放眼全世界就会发现,这种财富的集中度更加可怕,1%的人群占据着全球82%的财富,也就是说最富裕的这些国家和人群已经拥有了压倒性的全球财富

一方面是富人极富,另一方面是穷人极穷,这样的一种不均衡已经造成了深刻社会动荡和矛盾,其中一个体现就是价值观的冲突。

价值观冲突

在很多西方国家,民粹主义和自由主义的冲突已经非常明显,而民粹主义所滋生的土壤就是分配的不均和贫富差距的拉大,特别是对国外移民以及全球化,乃至于对像中国这样新兴国家崛起的仇恨,都带有深深的自身财富被剥夺的怨恨和不满。

而这种价值观冲突,在某种意义上更加上升到了意识形态层面。

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现在正在试图打压中国这样国家的崛起,其最深层的原因也在于利益争夺,和对自身会逐渐丧失优势的内在深深的焦虑。

战争冲突

这些冲突正一步一步加深着全球战争冲突的风险。看一看今天全球世界,各种战争正在发生的热点和即将发生的热点遍布各地。

叙利亚已经被打成了筛子,美国、俄罗斯还有中东各国在那里拉锯角力,已经让那里的人民遭受了巨大的痛苦。城市家园被毁,难民四处流散,也造成了欧洲各国的难民接收的难题,这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叙利亚。

在伊朗,一场大战似乎正在酝酿之中。强势的以色列借助美国的支持不断放言要与伊朗对决,而在美国率先退出伊核协议之后,伊朗也开始磨刀霍霍,准备自己的各种包括核武器在内的武器和战争准备工作。

在拉丁美洲,因为美国的插手,委内瑞拉的局势变得愈发复杂,俄罗斯的军事介入也让委内瑞拉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叙利亚。

在中国所处的东亚地区,台海地区似乎正在酝酿着潜在的战争危机。美国刚刚签署了对台湾高达五亿美元的武器销售和培训项目。并且2019年前四个月,几乎每个月美军的军舰都会大摇大摆地穿越台湾海峡,让这一地区的军事角力骤然升温。

全球环境危机

如果说战争的危机是人祸的话,那么现在正在出现的全球环境危机看似是天灾,实际上与人类的行为有着密切的关联。

随着全球气温上升,如果未来2030年以前人类不能将气温上升控制在两度以内的话,全球暖化、海平面上升这一趋势将变得不可逆转。

根据英国BBC报道,当前全球30%的耕地已失去生产力,如果人类的各种化学物品排放和当前的全球暖化趋势不加以遏制的话,到2050年全球95%的土地将无法耕种,人类粮食将成为一个巨大的问题。

看到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和让我们深感忧虑的现实,我们不禁要问,那个照片里的领导者,包括更大范围内的全球政治、经济和企业领袖们,正在把人类带向何处?

导致他们采取这样一系列行为背后的心智模式和思想方法难道不是黑暗的吗?

人类的未来需要全然不同的领导者和领导方式

看一看今天大多数所谓我们崇尚的领导者的心智模式,谁没有索取利益的内心追求?在任何组织作为一个领导者没有这样的利益追求,我们会觉得他非常的天真可笑!

哪一个组织不把贪欲作为发展的动力?我们想要的更多,想成长的更快,想发展的更持久,这一切背后的动力都是贪欲在作祟。

曾经为人不齿的美国电影《华尔街》那句著名的台词“贪婪的是好的”,难道不是众多当今商界人物内心潜在的座右铭吗?

在组织内在关系上,乃至国与国的关系上,计较乃至仇恨充斥于每一个人的内心,我们看谁都不顺眼,谁都在与我们争夺利益,各种利益的争斗和计较成为我们工作和生活的常态,博弈和竞争角力已经成为每一个人挂在嘴上的名词。

因此我们变得非常的执着,非常的狭隘,我们执着于眼前的一切,我们狭隘于眼前的物质世界,以至于今天我们把这个世界搞成了这个样子。

如果人类还有未来的话,我们需要全然不同的领导者和新的领导方式,我们需要摆脱那种索取利益的内心追求倡导贡献导向的人生观

要让每一个领导者带领他的团队和组织更多地贡献给这个世界,以贡献来衡量他在组织内部的地位,用贡献来引领大家走出贪欲和贪婪的藩篱。

要把那种以贪欲作为动力的发展观尽快舍弃,放弃那些无谓的贪欲,以知足,以少欲,作为每一个组织乃至于每一个个体生活和发展组织的基本哲学。

针对每一个人内心所存在的仇恨和计较,我们要倡导一种原谅和包容的人格,对各种我们曾经仇恨的人和仇恨我们的人给予原谅,因为原谅,我们才会包容,通过原谅和包容去化解内在深深的矛盾,把那些看似无法解开的结从此打开。

否则,这个世界上充斥着这么多的宗教之间的冲突、价值观之间的冲突,乃至于族群之间的冲突,还有那些依旧深刻在我们内心中的过去战争的创伤,彼此侵犯和掠夺的创伤,难道就要一直保留下去,并且让他们生根发芽,并且结出新的恶果吗?

因此,我们需要倡导一种开阔宽广的心胸,不执着于这一切物质世界的藩篱,也不执着于那些曾经让我们烦恼痛苦的内心的种种计较和仇恨,让它们如烟一般的过去,人类应该面向更加光明的未来

作为每一个企业商界领袖,他们应该成为这种新商业时代光明领导者的表率,而商业文明应该成为每一个新的光明领导者打磨自身光明领导力的道场,摒弃那些旧的商业世界里那种贪欲、仇恨、执着带给我们的种种痛苦和烦恼

很多人在谈把商场变为道场,那就从今天开始转换吧,让我们的行为符合于光明领导力的标准。

光明领导力的标准是什么?有哪些作用?

说起光明领导力的标准,成为一个光明领导者,他需要一些基本的心智模式的转换。

首先应该秉承原谅的心态,让那种计较、分别、怨恨、仇恨、愤怒加以消解,对每一个人、每一件事过去的和未来可能会升起的,从内心里深深地原谅。

只有原谅才能真正解开组织内在的能量之锁。

还要培养给予的心态,从过去的贪婪和欲求,转换为给予这个世界。这是一个完全相反的行为操作,又是一个根本性的信念转变。

同时,对这一切不去执着,以不执的心态面对一切,好的也接受,不好的也接受,有的接受,没有的也接受,人生就会变得豁达宽广而没有挂碍。

以这三种心智模式的改善作为基础,我们会迎来行为的改变:

原谅的心胸会带来包容,而不是那种为了获取更多的所谓包容;

给予的心胸会让我们真正的贡献,而不是那种为了获得利益的虚伪假惺惺的贡献;

不执可以让我们真正的放手。

我们谈了很多对于组织的放手,对于他人成长的放手,甚至过去几年所倡导的自组织的模式,这一切都在于我们需要放弃那种固化的思维,那种一定要取得成果、一定要达成目标的信念,我们需要真正的放手,就需要真正的不执于内心。

并且,我们需要在组织内外去践行原谅、给予和不执,不仅是自身,也应该带领着组织和其他人一起去这样做。

当我们真正这样做的时候,新的领导者的操作系统就会形成,而在其上所长成的不管是我们的管理方式、经营方式,还是组织发展方式,这些一个个应用软件才会生长出来。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依旧可以做价值创造的事情,只是此时我们的价值创造,不再是为了这一个独立的企业,为了这一个独立的个体,而是为了更多人群,是一种宽恕原谅、给予奉献和不执放手的心态和行为的结果。

并且,我们依旧可以优化我们的组织模式,这时的组织模式优化就不再是基于贪婪、控制或者争夺的这种冲突和矛盾,而是相反。所以当我们的内心操作系统改变以后,这一切都会发生相关的改变。

作为光明领导者,带领周围的人一起走向光明

回顾过去,很多企业思想者和先行者们已经做了大量的尝试。

例如U理论的提出者奥托·夏莫教授和他的支持者们,倡导着大家用放下的思维,从过去的藩篱中走出来而迎向一个新未来。

但问题是,如果我们不能够真正从领导者的操作系统的根源入手,去舍弃那些与生俱来的、根深蒂固的执着和贪欲、仇恨怨恨,我们又怎么能真正的放下呢?

所以,没有领导者操作系统的升级,这一切就失去了一个基础的平台。

同样类似于像阿米巴这样的实践,还有中国很多企业所践行的儒家的治理方式,乃至于在组织进化方面最新提出的像青色组织的种种理念,它的根本环节在于基层的领导力的升级,而这些才是一切变革的基础平台和最重要的起始点。

时代已经将我们推到了这样一个关键的临界点!

今天我们所面对的危机,不仅仅是企业或者是个体的危机,而是全人类的乃至文明的危机!

而这一切的变化只能从我们个体开始,从每一个领导者开始,从今天此刻开始,践行成为、并作为一个光明领导者,并且带领周围的人一起走向光明

(本篇文章来自许正先生在若干演讲中演讲稿的总结与整理)

本文系许正授权世界经理人发布,并经世界经理人编辑。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世界经理人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并请附上出处(世界经理人)及本页链接http://m.ceconlinebbs.com/ARTICLE/8800099445,推荐关注(ID:CEC_GLOBALSOURCES)。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