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历史搜索

广告

霍炬上链:在这个混乱时代如何证明“我的是我的”

“他的最基本主张,就是互联网自由和知识平等。”

现在,霍炬发的每篇文章都会上传至Press.one,一篇篇文章在上面确权,盖上时间戳,形成数字签名,从而证明“我的是我的”。

文| Dave

出品|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霍炬是谁?

“天津人氏,传说是霍元甲的后代,擅长双节棍。”在知乎上,丁香园 CTO 范凯如是回答。

“一切关于未来的故事在实现之前都是歪理邪说。”这是霍炬对个人公众号的简介。

“Back to the 2006。”霍炬在推特上的介绍。

霍炬身上杂糅着多重身份、多种标签、多份经历。他既是微信公众号“歪理邪说”的作者,也是李笑来、冯大辉、和菜头等人多年好友。他曾和罗永浩隔空互怼,和差评打过“1 块钱的官司”,接到过百度的投诉,新浪微博让他“浑身发冷”。

但在区块链的世界,他是中文社区第一批知道并传播比特币的人,也是数字内容交易分发网络 Press.one 的 CTO。

互联网来了,算是我人生最大转折

翻开霍炬履历,是厚厚一叠介绍:2005 年一起做过刘韧发起的 365kit.com,2008 年创办银杏技术咨询公司,2010 年后期加入盛大集团,任盛大创新院高级研究员。

谈及过往经历,霍炬说,“我仍认为,到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无法改变同龄人,也无法影响同龄人,要说用自己的经历来帮助比自己小几岁的人,那太自负了。80 后甚至 90 后很多人做的比我们更好,这是时代和信息传播方式变化的结果。他们有自己的道路。”

霍炬出身在 1979 年末,确切来说算个 80 后了。1986 年,小学二年级的霍炬第一次接触到计算机。

这是天津第一批开设计算机课程的小学。距此 2 年前,邓小平在上海展览馆说出了“计算机的普及要从娃娃抓起”,一波计算机浪潮很快蔓延到天津。

这批“幸运儿”的小脸盯着看着摆在面前的庞然大物,整个屋子弥漫着好奇和一种被塑料外壳被芯片的热量烤出来的特殊味道。

这种味道是霍炬记忆中计算机的味道。

“今天看来,那简直不能算作计算机,那台 Laser310,使用 Z80 的芯片,没有操作系统,只有 rom 中的 basic 可以用来编程。”霍炬回忆道。

后来父母给霍炬买了台中华学习机,克隆版 Apple II ,使用 6502 的 CPU。总之,“一个和考试分数完全无关的东西”。

在小学六年级,他用 6502 汇编写了一个屏幕卷轴引擎,用来写游戏。

霍炬高三那年,天津从北京获得第一个 C 级商用节点,天津大学和南开大学以 9.6K 带宽接入北京大学教育网,成为北京之外第一批享受互联网的城市。

“互联网来了,这算是我人生最大的转折。”霍炬说。从此之后,无论人们的工作和知识结构,还是获取信息的方法,或是人的关系,都为之改变。

后来霍炬的经历已为众人所知,即本段开头那句话所概括的,因为觉得“世界似乎变得越来越混乱”,霍炬和妻子西乔去往加拿大定居,任职数字内容交易分发网络 Press.one CTO,同时负责产品战略,他的妻子西乔负责 UX 和 web 端的产品原型。

早期互联网界不少声音说霍炬有天赋,不过在他看来,“人类唯一能被称为天赋的东西,就是好奇心”。

“对我影响最大的,仍然是 20 多年前被好奇心带领走向计算机的世界,由好奇心带领在这个世界中寻找方向,走向喜欢的领域,学习更多的知识。”霍炬说。

你没有控制权

“互联网完蛋了,已经。”

2017 年 8 月,霍炬在个人公众号“歪理邪说”上发布了标题上述的文章,“这几乎是全球同步的趋势,人们使用的互联网服务越来越集中了”,美国人就是Google、Facebook、Amazon、Instagram,中国人就是 BAT 系列、微信、天猫和美团。

所有变化,都朝着更集中的方向发展,企业的权利越来越大,用户的权利越来越少。

霍炬以游戏机卡带举例,在传统世界,用户买了卡带,他就变成神圣不可侵犯的私人财产,但在数字时代,尽管用户花了钱,但是并不能拥有这些产品,账号被封、版权方撤回版权都是这些产品消失的理由。

数据亦如是。“一个比较直观的例子:你能很容易地备份自己的朋友圈吗?”霍炬写到,朋友圈本来完全是你自己创造的数据,最后你反而没有对它的控制权,这就是现在这个时代的荒唐之处。

霍炬不遗余力站在了反中心化反大公司垄断的头号战线。

2011 年 6 月 9 日,因为新浪疑似抄袭事件,霍炬宣布“本人无限期停用新浪微博,原因:新浪微博你让我浑身发冷”。

2016 年 3 月 15 日,国际消费者权益日,霍炬收到百度的投诉,因为其撰写的一篇文章《再谈百度:KPI、无人机,以及一个必须给父母看的案例》,直指百度虚假广告问题。1 个月后,魏则西事件爆发。

他管 Facebook 叫做“邪恶帝国”,而扎克伯格是一手创立邪恶帝国的人,因为“Facebook 偷用户数据偷得太多了”。

另一边,他觉得中国微信越做越大和 Facebook 在美国一家独大其实是一样的。

“中心化不是技术问题,而是社会问题。”霍炬说。

自由和知识

“世界范围看,推动信息自由的程序员非常多,比如 Aaron Swartz(亚伦·斯沃茨),Reddit 联合创始人,或者 wordpress 创始人 Matt Mullenweg,这套 blog 系统的完成和开源对新闻和媒体的贡献怎么夸张都不为过。 ”2017 年,霍炬接受媒体人方可成的采访时,罗列了一个推动信息自由的程序员名单,包括了比特币的发明人中本聪、以太坊的发明人 Vitalik Buterin、邮件加密软件(Pretty Good Privacy)的发明者 Phil Zimmermann。

2 年后,霍炬和公众号“禅与宇宙维修艺术”创始人 Jade 重新聊起 Aaron Swarts。

“他是一个承接上一代和下一代的人物。应该是承接互联网创建者们的理念,并且用来改造世界的人。”霍炬说。

Aaron Swarts,美国天才程序员、互联网黑客主义者,两三岁接触电脑,12 岁创建类似 Wikepedia 的网站;14 岁参与创造 RSS 1.0 规格;19 岁靠出售自己参与创建的社交新闻网站 Reddit 赚到百万美元;24 岁被指控从 JSTOR(全称 Journal Storage,存储学术期刊的在线系统)非法下载大量学术期刊文章,遭联邦政府起诉,面临百万美元罚款和最高 35 年监禁;26 岁在纽约布鲁克林自杀身亡。Aaron Swarts 因此被比作因盗火而受到宙斯惩戒的普罗米修斯。

“信息共享,言论自由”是 Aaron Swarts 深信不疑的准则。他人生的最后几年都在致力网络信息开放,他因偷偷闯入麻省理工大学机房下载了 JSTOR 的 480 万篇论文而获罪,最终陨落。

2014 年上映的纪录片《互联网之子》(The Internet's Own Boy: The Story of Aaron Swartz )讲述了 Aaron Swarts 的一生,此片为了致敬 Aaron Swarts,可在网络上自由下载。

事实上,霍炬身上和 Aaron Swarts 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是 80 年代第一批接触计算机的人。33 年前,霍炬在天津某个小学的微机室里第一次接触电脑时,Aaron Swarts 或许刚刚出生;1998 年,霍炬在参加高考或者像 Fido 上认识的一些网友一样尝试互联网创业之间抉择时, Aaron Swarts 正沉迷于新欢初代 iMac,并且相信“编程是奇妙的,能借助它完成常人完成不了的事”(出自其兄 Ben Swartz)。

他们都熟悉 RSS(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 或者 Rich Site Summary),一种对程序友好的去中心化信息订阅方式,而 RSS 发展的初衷之一是让人们更容易出版自己的作品。

“RSS 走的是真正的互联网延续的这条路,它和去中心化的问题一样,就是对’用户存在一定要求’。”霍炬表示。

最关键的是,他们都是互联网原住民,都有着“去中心化”和平等的理想主张。

“最早的互联网全是去中心化的,人们先确定了协议,大家各自实现。”霍炬说。Aaron Swarts 用实际行动表明了主张。

“他(Aaron Swarts)的最基本主张,就是互联网自由和知识平等。”霍炬说。

2015年,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曾推出网络中立性原则( Net Neutrality ),即要求所有的网络服务商保证所有的用户,在任何时间、地点、终端,都能够不受限制地使用网络,实现一个平等的网络社会。

2 年后,斗转星移,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 FCC )又以 3 票对 2 票的投票结果废除网络中立规定。

证明“我的是我的”

区块链世界对于霍炬的认知是从“中文社区第一批传播比特币的人”开始。

2011 年 5 月 23 日,霍炬写了一篇名为《关于 bitcoin 若干问题的的看法》,他写到:“这个项目非常有趣,或者说非常酷,而且前所未有。我对 bitcoin 的态度是强烈支持,并且希望它成功。我愿意接受 bitcoin 付款购买我的软件什么的。”

彼时,博客主之间流行相互赠送比特币,霍炬曾在当时供职的盛大创新院送比特币给同事,但“很多人甚至转个钱包收下它都不肯”。

后来,霍炬用比特币投资了烤猫的矿机,烤猫消失后,霍炬退出了比特币世界。

有意思的是,他的朋友李笑来因为早期低价囤入大量比特币成为了“比特币首富”,李笑来曾自称拥有 6 位数比特币。

霍炬再次接触比特币要到去年 3 月,李笑来邀请霍炬和他妻子西乔一起做Press.one。

据 Press.one 白皮书,这是一个分布式数字内容交易及分发网络,其愿景是打造一个区块链基础设施的内容分发协议,人们可以在这里创建各种各样基于内容的去中心化应用,如论坛、博客、wiki、微博、视频直播等。

此项目由李笑来构思提出并担任 CEO,霍炬和西乔分别担任 CTO 与 COO。

霍炬目前的主要精力都放在这个项目上,“歪理邪说”更新频次少了许多,最新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别闹,买图片根本不贵,但前提是……”讲的是视觉中国。

但是霍炬发的每篇文章都会上传至 Press.one,一篇篇文章在上面确权,盖上时间戳,形成数字签名,从而证明“我的是我的”。

证明“我的是我的”让人联想起霍炬在 2016 年打的一场“索赔 1 块钱”的官司。霍炬的一篇原创文章被公众号“差评”洗稿,开庭那天,霍炬远在加拿大,他的几个朋友到庭审围观,向他转述了庭审过程。

“这是一个规模很小的诉讼,就一篇文章,索赔金额也只有 1 块钱,但它非常有趣。”霍炬说。

为什么要在这个节点做 Press.one?

“这本来是我们在比特币出现之前就讨论过的事情,但之前的条件难以实现,区块链发展到今天,它有了实现的基础。”霍炬说。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