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历史搜索

广告

日本产业升级启示录

为什么德日不去追风人工智能或基因技术等等“热门”,而是脚踏实地不放弃原有基础?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本文由知识自动化(zhishipai)授权转载

最近几年持续关注“大纤维”,感受到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等明星技术的耀眼光环之下,几个工业强国在低维材料,特别是纤维类材料领域的创新正在悄然无声地爆发。这有可能形成我们称之为“大纤维”的厚积薄发之势,酿成一场新的工业革命。

日本北陆地区碳纤维复合材料的实用化措施和政策部署研究,正是在一个地区层面上探究企业和研究机构如何抓住大纤维机遇,复兴本地技术和产业的经验,提供了一些难得的细节。值得特别注意的,不仅是谈到的新型纤维复合材料本身,这确实属于大纤维范围,有些相关专业和技术方面的读者可能从中获益,更是因为这个新兴产业的崛起发生在传统纺织行业集聚地区。

传统产业何去何从

上海市曾经是中国纺织行业毫无争议的首善之地,该行业被誉为上海市的“母亲工业”。然而,在新技术革命蜂拥而来的浪潮面前,传统纺织企业被冲击得所剩无几,几十万工人和技术人员下岗转岗,幸存的也把重点放在了贸易和时尚。而且,这并非上海一地的遭遇,全国各地纺织行业的命运基本差不多。很多年以来,人们相信产业有高端低端之分,纺织行业自然而然地被贴上“传统落后”的标签。一旦传统产业陷入发展困境,各地常常想到的就是淘汰传统落后产业,导入新兴技术产业。应该说基本思路有一定的道理,但这里就有一个难题,这些地方该怎么来选择自己下一步应该投身的产业?

有些产业众所周知属于高科技产业,是上升的明星。但这些产业往往也是各地一起蜂拥而上去发展,而且很可能为了争夺为数不多的已有人才和技术资源而付出巨大代价。有些地区即使争到了,后来者能够挤进的几乎都是竞争残酷的“红海”,成功的可能并不大。而侥幸能够跟进的也只能分得一杯羹,超越的机会更是非常渺茫。

现在我们越来越清楚,只会跟着跑不但很累而且在而且那些产业已经成型、别人制订的游戏规则已经难以撼动。在高科技产业领域我们要真正成为强手,必须在无人之地找到机会,察觉端倪使之成为我们首先进入的“蓝海”。道理好像很容易明白,但是具体怎么做坦率地说仍然是没有方向。

可以借鉴一下日本的传统纺织行业集聚地区是如何抓住作为新兴技术的碳纤维产业而得到复兴。当然,高科技促进地区产业发展并不是新鲜事,这个案例涉及到的传统纺织与碳纤维虽然不是一回事,但都是低维材料,在某些方面可能会有联系。日本的案例是不是偶然的、能不能对我们提供启发都值得研究。 

发挥各地的领域知识和技能

曾经读到过美国和德国传统纺织业集聚地区在大纤维技术产业发展中的突出表现,还有日本丰田等以纺织起家的企业,虽然现在整体上进入了汽车等行业,仍然坚持在纺织行业某些领域坚持深耕,甚至投入高到不成比例的资源。他们为什么不去追风人工智能或基因技术等等“热门”,而是脚踏实地不放弃原有基础?其中有的甚至可能异军突起,支撑起一个新的产业技术潮流。这个现象是偶然的吗?它们有没有背后的逻辑?

有一本关于产业创新的著作,对此可能给出了一个值得思考的解释。2016年2月出版的《未来的工业(The Industries of the Future)》一书,不但被列入纽约时报畅销书榜,而且被翻译成了15种语言。这类关于创新的书基本上出自两种人之手,或者是大学教授或者是新锐企业家,而本书作者Alec Ross却有些不同。希拉里?克林顿任国务卿期间他当过她的创新高级顾问,在此期间他大量访问了美国及世界各地,实地观察创新现象,还因此获得国务院的杰出荣誉奖。他目前是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访问学者,还兼任一些投资家、企业和官员的顾问,因此他的视角会有所不同。该书提出的一个重要观点就是,创新在地域上的分布不是均等的,某些地区特别有利于某一类或几类产业的创新,而这种现象很可能源于一种无形资产,书中称为“领域知识和技能(Domain Expertise)”,它指的是某些地区传统产业长期积累起来的隐形知识和无形资产。

人们很容易发现互联网企业大量聚集在硅谷,生物医学企业在大波士顿地区高度集中,那么是不是说仅仅那些现在的创新明星区域才有这样的无形资产?书中最值得关注的观点是,即使是那些“锈带”地区,那些今天已经被淘汰的传统产业留下的领域知识与技能,也可能在新技术浪潮中发挥作用。例如传统制造行业集聚的地区,因为对工业流程的深刻理解可能是物联网发展的优势。2016年8月《华尔街日报》有篇报道,说的是美国德克萨斯州发展新能源的情况。德州本来是传统能源石油的产地,这个传统能源地区可能在崛起的能源分析学领域取得一席之地。

日本研究中提到,“北陆地方的纺织业是日本屈指可数的产业集群之一,因此积累了许多现有研究”。该地原有的纺织业应该不是碳纤维,但作者显然认为传统纺织业中某些“现有研究”对新一代纤维产业是有价值的,其实这就是所谓的“领域知识和技能”。

生态圈的重要性

当然,仅仅依靠这些传统产业发展起来的隐形知识技能,新兴技术产业不会自然生长出来,从报告里可以看到当地的企业、行业机构和政府都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同时也充分利用了外部因素,如经济产业省在该地区建立的纤维产业集聚先进示范区项目。而借助日本纤维领域的巨头东丽,在北陆地区形成了近90个企业加入的“东丽合成纤维集群”,肯定也是振兴地方新兴技术产业的有效措施之一。

自从读到“领域知识和技能”这个概念以来,我一直在注意有没有实际成功的案例,在传统纺织到大纤维这个方面,确能找到一些例子。但不足的是,其中的因果逻辑仍然没有被充分揭示,希望日本纺织业转型的这个案例,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这个现象,为中国传统工业地区的转型升级发展提供借鉴。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世界经理人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