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历史搜索

广告

4位80后管理者亲述,我在阿里这10年

“20岁的阿里,良将如潮,不必只看一个。”

本文经微信公众号「新零售商业评论」(ID:xinlingshou1001)授权发布

一切不可想象,终将化为寻常。

华蕾是阿里巴巴第20号员工,也是阿里十八罗汉之后招募的第一个员工。

1999年她来湖畔花园风荷院16幢1单元202室马云家里面试的时候,见到的是“黑网吧”门口乱七八糟的鞋子,还有穿着大裤衩的谢世煌。

18年后,她在蚂蚁金服4号楼8楼宽敞明亮的会议室里接受《阿里巴巴和四十大道》作者赵先超采访时说,自己加入阿里巴巴是因为——

在小民房里都是年轻人,好玩,而且能玩电脑,上网不花钱。

2003年,浙江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的陈丽娟加入淘宝,成为淘宝网第一代产品经理,开发了购物车,职级P2。

那时候,“是个女的,还是个美女”的陈丽娟,身边的精英们大多远渡重洋,去了高盛、Facebook。 

和阿里有缘分。2000年的时候看电视,都是163、搜狐、新浪,阿里巴巴还是一个小公司,马老师上去跟他们大佬讲了一段话,他长得的确特别丑,但又讲得特别宏伟。所以让我深深记住了他。” 

更关键的是,热爱创新的陈丽娟笃信电商在中国一定有未来。

她“赌”对了。

16年后,花名“浅雪“的她成为了阿里巴巴副总裁、阿里巴巴智能生活总经理,职级P11,直接汇报给CEO张勇(花名“逍遥子”)。

2016年,她发起成立人工智能实验室,两年内陆续发布天猫精灵智能音箱,服务机器人天猫精灵太空蛋、天猫精灵太空梭,首款L4车路协同智能自动驾驶物流车。

2006年,胡喜通过了阿里巴巴的面试,在此之前,他英语专业大二退学,闭关一年自学C语言后就职于大连软件园,然而,当时的胡喜还没做好准备要去阿里。

于是这一年里,逢年过节,胡喜总能接到阿里HR的电话,“从来不问你什么时候来,只问你过得好不好。

2007年4月26日生日那天,胡喜入职支付宝,开始了写代码的程序员生涯。10年后,花名“阿玺”的他成为了蚂蚁金服集团副CTO,首批80后合伙人,团队技术工程师有3000多名。

你为什么加入阿里巴巴?

今天站在阿里巴巴西溪园区随机抓个人采访,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可能都绕不过阿里巴巴的愿景、使命、价值观。

20岁的阿里巴巴已经是一家市值近5000亿美元的纽交所上市公司,来自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超过10万名员工,可以毫不犹豫地说出“为了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这一公司使命。

如果时光回转到20年前,一切都不可想象。在穿越迷雾一样的未来森林时,需要勇气;而要坚持下来,需要的则是团队和文化。

没关系,你搞得定

2011年11月6日这一天,庄卓然(花名“南天”)结婚。5天后就是双11。结婚当晚,他从北京飞回杭州备战双11。

南天2009年加入阿里巴巴负责淘宝网的架构,2011年是他担任天猫双11技术负责人的第一年。

也是这第一年,遭遇了双11午夜惊魂。

这是淘宝商城历史上的第三次双11。之前两年曾出现卖家先大幅提价再打折,为了让买家真正享受到5折优惠,技术团队决定提前锁定折扣,并准备了50多个系统预案。

夜里23点,距离双11还有一个小时,小二发现有商家误解了5折和0.5折的表达,只好采取备案,全部数据回滚,再推送。

11日零点10分,推送完毕,一行代码错误,导致卖家无法准确知道所售商品的具体信息、尺码、颜色等,卖家无法发货。

凌晨一点,南天和蔡勇(花名“脱欢”)把自己关在华星时代广场24楼的会议室反复推算、修复,写了满满一墙代码。

时任淘宝商城CEO的逍遥子,双11市场负责人王煜磊(花名“乔峰”)都在门外。南天出来:“要么你们先闪一闪,回去休息一下,你们站在门口,我们在里面也紧张,你们也帮不上忙。”

3点多,逍遥子走了。

在焦急等待中,终于,11月11日早上6点,南天拿着大喇叭跳到办公桌上,跟运营喊:“所有的问题都排查完了,现在就剩下等搜索生效的时间。”大家按照计划,迎接即将到来的疯狂。

整整72个小时,南天没有合眼。在最后的关键时刻,他还做了个一锤定音的选择。在混乱和不确定中,有技术负责人希望把商家锁价系统放开,因为平台管控出了问题,此时要把这个权利放给商家。

南天则认为,已经发生的问题,是为了解决消费者真正享受折扣这个初衷而引起的,要彻底解决,不能走回头路放开锁价系统。

承受住了巨大的压力,这一年双11交易额突破52亿,是2010年活动交易额9.36亿元的4倍。 

担任双11技术负责人的这三年里,每到8月份,南天就会把自己的生物钟转换成3点睡,9点起,10点到公司开始部署准备。压力很大绷不住的时候,南天会在夜里3点开着车到杭州龙井山吸氧,5点再回来——在极度压力下,逼着自己往前突破。

到2013年双11,面对2300个复杂度高、可控性弱的系统预案,南天带领的团队在两周内被逼出了真正模拟双11的全链路压测方案。这一方案的顺利通过,保障了接下来几年双11交易峰值的平滑过渡。

这种“承受压力,自我驱动”的阿里人特质,也是南天选人的标准:领导力首先是担当,行动力要强,“你该举手的时候举手,该发言的时候发言,不拖延、不迟疑,关键时刻你要敢于跳出来”。

2011年腾讯推出微信应用,2012年日活用户超过1个亿,而2013年时手淘日活用户才千万级,移动端的布局上,竞争压力很大。

2014年,阿里收购移动开发者平台友盟,创始人蒋凡加入阿里巴巴,逍遥子决定手淘All in 无线,由蒋凡、南天、杨光(花名“青云”)三个30岁刚出头的年轻干将挑大旗。

南天心里没底,打电话给逍遥子:“你胆子这么大,直接让我去练?“

逍遥子回了七个字:“没关系,你搞得定。

2015年,阿里巴巴收购优酷。

“搞得定先生”南天又一次出发,前往大文娱兼职优酷CTO,负责产品技术和运营。

2018年正式入职优酷任大文娱CTO兼优酷COO,2019年南天负责制作运营了热播剧《长安十二时辰》和综艺节目《这!就是街舞2》,在这两部IP剧的带动下,优酷月活跃用户增加超过30%,会员增速为去年同期的3倍。

越出色越要轮掉你

昔日天猫双11的战友胡瑜玲(花名“冷月”)对技术咖南天轮岗去大文娱做运营丝毫不觉得意外。

轮岗是阿里积极求变精神的制度体现之一。清华大学刘鹰教授在《阿里巴巴模式》一书中提及,在阿里巴巴,一个管理人员想获得更好的提升,必须具备两个特点:一是接班人计划完成的好,二是有过轮岗经历。

轮岗并非必备,集团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合伙人王帅加入阿里16年就没有轮过岗。

但在阿里,通常轮岗的跨度非常大。销售部人员会轮岗做人力资源,首席财务官会转去管理层做管理。

俞峰(花名“玄德”)在支付宝13年,2019年被轮岗到淘宝做内容电商,“来之前告诉我天天能见到网红,来了见到的都是网红的老板”——玩笑背后是改变的勇气和阵痛。

2012年3月,马云在《改变今天赢在未来》的内部信中提出“通过干部员工轮岗交流机制来进行人才培养和发展计划”,第一轮22名中高层管理干部涉及其中,调动跨越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全部子公司及蚂蚁金服集团。很多人周五接到通知,下周一就要赴任。

冷月是2018年年底接到轮岗通知的:从完全建制的BU团队天猫海外业务负责人岗位,调至HR部门做组织和人才发展(OTD)。

OTD是一个非常抽象的团队,“到了那边也不知道团队到底是干嘛的,也不知道KPI是什么”。

但她的适应速度是飞快的,不仅出色完成了本职工作,还全程参与了新版价值观六脉神剑的升级讨论。

作为阿里巴巴青训营(青年管理者培训营)的班主任,在接受新零售商业评论采访的一个小时内,冷月用极其严谨的逻辑和精确的表达,解读了阿里巴巴的轮岗制度、管理培训体系架构。

2007年,冷月从知名广告公司跳槽加入了只有两个人的淘宝品牌部,此后操刀了第一支天猫广告“没人上街不代表没人逛街“、第一支天猫双11广告,年年绩效3.75。

按照阿里的KPI考核,3.75为优秀,3.5为合格,3.25为不合格,一个财年,原则上40%晋升,50%不动,10%淘汰。淘汰的基本原则是连续两次3.25。

2013年,冷月主动要求转岗做市场,引进了Costco等国际大客户后,又主动请求转岗做运营,把天猫海外的团队从5个人带到了200多人。

 “公司一般认为你在这个地方已经做得非常出色了,越是出色越要轮掉你”。是否具有相关经验并不是“轮岗”的必要条件,能否让管理者长出新的能力才是考量轮岗的因素。

在阿里,人才有“知识型”和“能力型”两种,对于到达一定层级的管理者,管理能力、适应未来的能力,更优先于知识型的能力。

在马云看来“没有换过5个老板的人不算在阿里巴巴工作过”。

阿里巴巴前资深副总裁邓康明解释轮岗的好处在于:通过岗位的互换,消除岗位之间的壁垒,人们才能学会从不同角度,用不同方法去思考、分析问题,才能真正培养出系统思维能力。

系统思维能力,是想要存活102年的阿里巴巴,在应对瞬息万变的市场和剧烈竞争的内外部环境中,急需的人才素质。阿里巴巴经济体的多元化业务恰好提供了系统思维训练的土壤。

给你阔大的舞台,安放牛逼的灵魂

阿里的合伙人中有四个80后,天猫技术负责人吴泽明、蚂蚁金服副CTO胡喜、阿里云智能基础产品事业部负责人蒋江伟、淘宝/天猫总裁蒋凡。

在蚂蚁金服流传一句话:支付宝不可能有第二个鲁肃(程立,被誉为支付宝技术平台奠基人之一),也不可能有第二个胡喜。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作为首个80后合伙人,胡喜目前正在做的,是找到下一个甚至下一批“胡喜们”,储备能够支撑蚂蚁金服、阿里巴巴未来10年、20年发展的90后甚至更年轻的人才。

从2015年开始,胡喜就开始寻找技术人才。3年来在海外约谈过1000多个人,入职率不到5%,“就像我当初加入阿里之前那样,不问你什么时候来,问你过得好不好”。

热爱写代码的胡喜一开始是拒绝带团队的。他觉得太痛苦了,尽管因为靠谱,大家一有事就找他,胡喜已经是团队里隐形的核心了。

鲁肃和苗人凤(支付宝的创始人倪行军)轮番找他谈话。没办法再拒绝的胡喜从几个人开始,一点点来,逐渐带到如今3000人的技术团队。

“这些东西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一个舞台,你抓住相应的机会,你的性格、言行,其他负责任的态度也好,逐渐把你推到这个位置上去。”

武侠世界里有师徒,阿里内部也有。胡喜的师父是鲁肃,鲁肃的师父是苗人凤,12年后,胡喜也有了自己的徒弟。师徒制带来了态度和价值观的传承。

2008年新年,胡喜和鲁肃一起为账务三期的项目通宵奋战三天,但是总账上有3分钱误差怎么都查不到原因,大家集体焦虑,最后关头鲁肃看出来是计算公式颠倒了。

整个过程中,鲁肃面对突发情况犹如定海神针般的淡定,给了刚入职一年多的胡喜巨大的冲击和安全感。

他就带着这种体感,磨合自己的团队,不断突破,重塑支付,重塑微贷,重塑技术,以服务更多小微企业和个人消费者。

2013年9月10日,马云发布内部公开信,正式宣布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

在信中提出,阿里巴巴并非是某一个或者某一群人的,它是一个生态化的社会企业。运营一个生态化的社会企业,不能简单依靠管理和流程,而越来越多的需要企业的共同文化和创新机制,以制度创新来推动组织升级。

出台合伙人制度,正是希望通过公司运营实现使命传承,使阿里巴巴从一个有组织的商业公司,变成一个有生态思想的社会企业。

成为合伙人意味着什么?荣誉,责任还是压力?

胡喜认为,不管压力,做好自己,今天的最好表现是明天的最低要求。“成为合伙人是这群人对使命、愿景、价值观的坚持,是担当,在最困难的时候,能够挺身而上,带着大家一起往前走,最关键的时刻以身作则:这个就是阿里,这个就是我们做事情的方式。

2019年6月,85后的蒋凡成为阿里巴巴第38位,也是最年轻的合伙人。

入职阿里4年间,他和南天、青云三个80后共同带领手淘完成了All in无线的转向,确立了手机淘宝App在移动互联网江湖中“超级入口”的地位。 

事实上,何止一个蒋凡,20岁的阿里巴巴成长出了一批“蒋凡们”。

目前在阿里,80后管理者占比近8成,90后管理者人数超2000名。他们各有所长,低调蛰伏,不断接受系统化思维的培养,伴随着阿里巴巴的业务创新,和瞬息万变的市场较量,和这个时代的浪潮较量,和人性较量。

良将如潮,不必只看一个。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