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历史搜索

广告

工业谍报之王 | 三星如何独步武林

在高科技竞争相互提防、相互封锁的时代,科技情报已经成为国家制造业之间暗自比拼的地下战场。

本文由知识自动化(zhishipai)授权转载

无论是中美贸易战,还是科技战,明火执仗的纷争之外,背后都需要有一套强大的情报体系在运转。放眼国际,强大的制造商背后,都有一套庞大的科技情报网络。而韩国三星,可以称之为工业谍报之王。即使是以情报见长的日本,恐怕也要甘拜下风。

一周前的1月9日,三星电子市值飙升至3016亿美元,创下自1975年6月上市以来历史新高,排名升至全球第18位。而在过去的一年,三星市值的增幅达到了950亿美元。全球市值前100的企业中,韩国只有三星电子上榜,而在韩国市值排名第二位的SK海力士,则未能挺进前100。这就是第一和第二的差距。

三星集团对于韩国有多重要?2018年,三星集团整体营收将近3100亿美元,约占韩国GDP总量的19%。而根据《2018年欧盟工业研发投资排名》显示,三星集团的研发投入资金达到135亿欧元,超过苹果和英特尔等著名科技巨头,排名全球之首。

这未免都给人留下一种印象,三星集团的强大,是靠密集的研发投入而支撑。然而,三星最早的上位,却是靠科技情报这一秘密武器,硬是从日本手里,获得葵花宝典。

三星谍报天下第一

毫无疑问,三星是靠着模仿创新而上位。它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从NEC学到了DRAM的技术(从代工NEC开始),在2006年则成功抓住了给苹果代工收集芯片的机会。随着,三星呈现了强大的生产能力,迅速将这些学习到手的技术,成功消化到极限,成为三星独立江湖的绝技。

与任何一个竞争对手都不同,三星非常注重情报的收集。根据《失去的日本制造业》一书披露,2006年三星电子的两类芯片DRAM和NAND,光在日本战略市场部门员工就达到800人,而市场调研人员则高达230人,是当时竞争对手的十倍以上。更重要的不仅仅是数量,而在于这些市场专员会被派到各个国家亲临一线战场。

这一点,北京人稍微注意,应该是可以有体会的。在中国,韩国的市场专员会到中国居住1-3年,学说汉语,亲身感受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北京的望京是最著名的韩国人员聚集地。这里很多韩国人,他们可能就是三星的情报高手。十多年前,这些专员就深入一线,从日常寻常市民生活中,体会存储器产品在中国可能的市场容量。三星的动态存储器DRAM天下第一的份额,其实是有着扎实的情报基础。而你我普通人的点滴生活,可能就是韩国三星的情报素材的来源。

工业谍报之王 | 三星如何独步武林


图:三星DRAM产能全球份额40%

(Source:IHS调研公司)

这些市场调研人员,是普通角色吗?不是,这些专员其实全是狠角色。只有最优秀的人,才会被选派为市场调研专员。他们是最顶级的情报人员。这跟中国往往从营销专业的商业学校招聘几个市场专员,形成鲜明的对比——只有水平相对较低的人才会聚集在市场营销学科。更为震惊的是,三星电子的董事会成员,每人都肩负着每年必须找到1名调研专员的使命。最有权力的人,选拔最有潜力的人,培育最优秀的情报人员——这就是顶级公司的情报逻辑。

即使是日本半导体公司,市场调研人员往往只有几个人,当时的日立甚至没有专门的市场调研员而是由销售人员来兼任。日本公司市场营销重点,就是统计和市场调查;而三星电子的则将市场专员其定义为“开创市场”,生产出能卖掉的产品,而不是卖出能生产的产品。如果说,三星笃信市场的未来,掌握在市场调研人员手里。换言之,三星高层相信,市场的未来就是由情报决定的。

这些分布在全世界各地的市场专员,帮助三星识别了上个世纪90年代个人电脑取代小型计算机的趋势,成功地生产了PC用的廉价DRAM,一举将秉持高质量但高价格的日本师傅,清 除出场。昔日曾经占据全球市场80%以上的日本五家DRAM生产厂商先后出局,只留下东芝存储器,也因经营问题被被美国基金贝恩资本为中心的“日美韩联合体”收购,在2019年11月已经更名为“铠侠”(Kioxia)。昔日代表日本辉煌的半导体行业的老牌子,已经被摘。而三星电子笑在了最后。

三星DRAM如何上位

恐怕三星绝不会否认,韩国的半导体技术,完全是从日本“搬过来”。三星电子在1983年才开始进入半导体行业。最早是通过夏普技术的转让,并通过工厂并购,建立了三星半导体DRAM的第一工厂。这让三星似乎有点膨胀,因此开始自力更生搞第二工厂。然而,完全搞砸的结果,显示出三星并无自己构建半导体工厂的能力。这让三星跌了个大跟头,打回原形。

半导体制造的技巧、秘诀都藏在设备中。日本的技术,一方面是通过生产设备泄露给韩国,然而这只是故事的一部分。日本曾经认为即使把设备给了韩国,韩国人也无法知晓其中工序流程的奥妙。关键还在于人才。在建设第三工厂,三星决定从系统性 的知识体系入手。科技情报成为战略选项,那些熟悉日本半导体的高管,成为韩国的香饽饽。

为了从日本师傅“学艺”,三星社长组织了一个由日本人组成的专家咨询团。三星高薪从日本富士通的高管,并且引入了近百人规模的顾问团。这使得三星半导体第三工厂,成功流片,一举奠定胜局。日本人编著的《失去的日本制造业》一书,记录了充满喜剧感的一幕,从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的周末,从日本飞往首尔的航班中,坐满了半导体制造商的技术人员。很多人甚至都是同事。而最新的技术情报,则通过各种灰色渠道以高达100万日元的价格,被秘密出售给三星电子。三星电子的情报收集网无比庞大,而通过这些巨大的人才网络,则是用飞机,把成吨资料才能记载的半导体的秘密,搬到了三星的工厂。

现在看起来即使国内认为情报出色的日本公司,在三星电子面前看上去都是小学生。

打压对手

真正的经营高手都是攻防战中的胜者。2013年英特尔CEO欧德宁退位的时候披露,2006年他亲手扼杀了替苹果手机iPhone第一代处理器的生产。因为当时的英特尔根据既有的订单量,完全无法算出盈利的成本,因为谁也没有能够想到,最终智能手机的出货量会超过个人电脑。这是英特尔历史上最大的误判。欧德宁的辞职跟这次误判而给英特尔带来的困境有着重大联系。

此前三星尽管在DRAM和NAND闪存领域独步武林,但一直就想进军晶圆代工业。而被英特尔拒绝的iPhone处理器订单,简直是天下掉下来的馅饼。凭借着三星的技术和自家产品的牵引,三星在晶圆代工的排名,仅仅用了三年就成为全球第三位。仅次于台积电和英特尔。

2006-2007年中国台湾制造的DRAM很畅销,三星对此颇感威胁,派出多名企业高管亲临现场进行彻底调查,并制定了逐步摧毁其IT产业的“灭亡 中国台湾计划”。它采用了“脚趾施压”的方式,那就是通过规模在一个点上压制对手,狠踩对方疼点。2008年雷曼危机发生的时候,三星依然坚决大规模投资。尽管这也后来被称为“逆周期投资”,但如其说这是对商业周期的判断,不如说这是用“杀敌一千自伤八百余二百”的肉搏术。当时三星在商业情报收集可谓周翔,算准了对方在制程和数量落后下的技术劣势,举千钧之力重压中国台湾存储器厂商的脚趾。

庞大的攻势,使得中国台湾的DRAM厂商完全无法喘过气来。2012年中国台湾的力晶科技、茂德科技等DRAM生产商被迫退出,并转营其他业务。三星用情报术,继续清理市场的尾随者。

小记:得情报得天下大势

强大的三星集团,有娴熟的地下情报做支撑,几十年来才能够在日本、美国、中国台湾毫不手软地抢下半导体和电子市场,引领潮流。在高科技竞争相互提防、相互封锁的时代,科技情报已经成为国家制造业之间暗自比拼的地下战场。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世界经理人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