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历史搜索

广告

国家级工业互联网平台的走向

“10家双跨平台企业”的横空出世,代表了当下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的最高水平。

本文由知识自动化(zhishipai)授权转载

2019年8月26日,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关于组织申报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的通知》,工信部发布“2019年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清单公示”(表1)。

2019年8月26日,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关于组织申报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的通知》,工信部发布“2019年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清单公示”(表1)。

表1:2019年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清单

表1:2019年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清单

有10家企业及其工业互联网平台出现在公示中,为方便叙述简称它们为“10家双跨平台企业”。

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作为国家发展工业互联网“打造平台体系”中的重要一环,经过一年多的努力,随着该清单的公示,至此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10家双跨平台企业”的横空出世,代表了当下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发展的最高水平。

为了遴选“10家双跨平台企业”,工信部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其中就包括对它们的技术、服务能力指标的考核。对应的,参与遴选的企业也各自申报了自己的技术、服务能力数据。

从公开渠道,截至目前能看到“10家双跨平台企业”的数据共有3次,分别是:

2019年6月18日,工信部中小企业局下发《关于请协助组织开展工业互联网平台服务中小企业能力评价相关工作的通知》(工企业函〔2019〕350号),所附《申报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基本信息表》。这是第一次出现了国家级工业互联网双跨平台企业的十类数据,下简称“一次”数据。

2019年8月15日,在武汉中国工业互联网标识大会上,中国互联网协会报告中列出了除华为外,其他“10家双跨平台企业”中,9家企业的5类数据,下简称“二次”数据。

2019年10月,工信部又统计了“10家双跨平台企业”的十一类数据,下简称“三次”数据。

表2列出了“10家双跨平台企业”的“一次”、“二次”、“三次”数据。

这三次数据,涉及的指标共15个。其中,“覆盖领域数”、“集聚中小供应商数量”、“服务中小企业收入”、“工业协议兼容数”、“新型工业APP占比”、“新增就业”、“新增利税”、“销售收入”八类指标,只出现了一次,没有可比性,不予讨论。剩余的“工业设备连接数”、“工业模型数”、“工业APP数”、“活跃用户数”、“活跃开发者数”、“覆盖行业数”、“服务中小制造企业数量”七类指标纳入本次分析范围。另,“服务中小制造企业数量”为“一次”的指标名称,“三次”指标名称是“服务工业企业数”,且应是“服务工业企业数”≥“服务中小制造企业数量”,因为“工业企业”包含“中小制造企业”。

还有就是“二次”数据对如“活跃用户数”等指标数据做了取整操作,这使得该类数据的数值比“一次”数据要小,但因为它并没有改变该类数据的数值体量,故也不存在问题。

本文只是希望通过对申报数据的分析,看国家级工业互联网双跨平台的技术及服务的数据变化,并不想针对某个具体企业。因此,以下分析皆用ABCD等字母替代企业名称,分析数据以表2为准。

表2:“10家双跨平台企业”一、二、三次数据表

基于常识,“10家双跨平台企业”三次数据应有连续性和增长性。即随着时间的增加,技术和服务数据或保持稳定或应增加。

数据没有异常变化的有B、F两家企业。

一类数据变化有异的有A、I、J三家企业。

A企业“覆盖行业数”从“一次”11个,到“三次”8个,覆盖行业应是越做越多,而不应是越做越少。

I企业“活跃开发者数”从“一次”1500位,到“二次”3113位,两个月翻了一番。

J企业“活跃用户数”从“一次”1953632个,到“二次”460000个,两个月降了76.45%。

二类数据变化有异的有H一家企业。

其“活跃开发者数”从“一次”2331位,到“二次”3280位,再到“三次”2331位,四五个月内向上坐了一次过山车;“一次”的“服务中小制造企业数量”244家,“三次”的“服务工业企业数”54000家,四五个月内增加了220多倍。

三类数据变化有异的有C、E两家企业。

C企业“工业APP数”从“一次”1346个,降到“二次”1228个;“活跃用户数”从“一次”7528个,到“二次”110000个,两个月增加14.61倍;“活跃开发者数”从“一次”8356位,到“二次”3011位,再到“三次”20000位,四五个月内向下坐了一次过山车。

E企业“活跃用户数”从“一次”253950个,到“二次”355000个,两个月增加39.79%;“活跃开发者数”从“一次”6118位,到“二次”2030位,两个月下降66.82%;“一次”的“服务中小制造企业数量”是295289家,“三次”的“服务工业企业数”为1442580家,四五个月内增加了4.89倍。

四类数据变化有异的有G一家企业。

其“工业设备连接数”从“一次”40.5万台,到“二次”145万台,再到“三次”385万台,四五个月内从增加104.5万台再到增加240万台;“工业APP数”从“一次”5745个,到“二次”3528个,再到“三次”5745个,四五个月内向下坐了一次过山车;“活跃开发者数”从“一次”4121位,到“二次”88000位,再到“三次”4121位,四五个月内向上坐了一次过山车;“一次”的“服务中小制造企业数量”是1090010家,“三次”的“服务工业企业数”为49882家,四五个月内减少了95.42%。

六类数据变化有异的有D一家企业。

其“工业设备连接数”从“二次”71万台,到“三次”2873万台,两个月增加40.46倍;“工业模型数”从“一次”531个,到“二次”1535个,两个月增加2.89倍;“活跃用户数”从“一次”120000000个,到“二次”63000个,两个月减少99.95%;“活跃开发者数”从“一次”952位,到“二次”5336位,两个月增加5.61倍;“覆盖行业数”从“一次”15个,到“三次”7个,四五个月内减少了一半多;“一次”的“服务中小制造企业数量”是35000家,“三次”的“服务工业企业数”为24178家,四五个月内减少了30.92%。

工业互联网的关键之一,就是对工业大数据的搜集和特征分析,使之成为智能制造的基础。应该说这种搜集和分析,不但应该用在制造企业,也应该用在提供服务的平台企业,以此,来帮助平台企业把脉问诊,助力其更好地成长。

作者简介

马  龙:威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世界经理人立场。如若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相关推荐

评论

评论共0
扫描二维码,移动端浏览手世界经理人机版更方便